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糖心纠缠在线阅读 - 第48章 (〃▽〃)

第48章 (〃▽〃)

        第二天傅灼醒了个大早,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沈书妤比他醒的还要早。

        自从更改了作息,傅灼发现这人的精神头好像也比以前好了一些,他现在每一天早上几乎都是自然醒的。

        等傅灼洗漱完毕下楼的时候,就见沈书妤鬼鬼祟祟地在大门口一通捣鼓。他好笑地站在楼梯上看着,见她终于像个泄气的皮球似的,于是开口道:“这是指纹锁,目前只有我的指纹才能打开。”

        沈书妤闻言转过头,一脸的囧样。

        她特地早起,就是想早点离开。谁成想,门都还没尝试打开,他也起床了。早知道她刚才就直接爬窗户得了,不过谁能想到他家的锁那么高级。

        也不知怎的,沈书妤刚才却突然想到一个关于傅灼的传闻。

        之前同寝室的林君怡学姐就说过,以前有个人追傅灼追到了他的家里,傅灼直接拨打了110.按照他家这个锁的难解程度,怕是经过那次事件以后重新换了锁?

        傅灼走过来,气势磅礴的样子,然后抓住沈书妤的手强行让她的手指纹留在自己的大门上。沈书妤不肯,但哪能敌得过他的大力气。

        不过几十秒采集完指纹后,傅灼对沈书妤挑了挑眉毛说:“你试试,现在就能打开了。”

        沈书妤用刚才自己录入的食指按指纹锁上轻轻一触碰,就听到门锁打开的声音。

        傅灼说:“以后这家你想来就来,当自己家就行。”

        沈书妤当然不可能当真。

        她正打算要走,但傅灼不让她走,他又一把关了门,说:“先一起吃个早饭。”

        他一脸你懂的表情看着沈书妤,摆明了她不留下来吃个早饭他就不打算放行。

        沈书妤买的动车票是早上九点的,时间上来说相对很宽裕。现在才六点多,她完全可以慢慢悠悠吃个早餐。

        既然都在他家住了一晚,吃个早饭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话说回来,沈书妤昨晚睡得真的很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床的原因,傅灼家的床比寝室里的上下铺可舒服了不止一百倍。

        傅灼已经走到厨房开火,他问沈书妤:“三明治吃么?”

        沈书妤倒没有他那么挑剔,能填肚子她都能接受。

        只是让沈书妤没有料到的是,傅灼这个大少爷居然会下厨。于是沈书妤好奇地走过去看。

        简单地做点早餐对傅灼来说倒不是什么难题,他又不是生活白痴不能自理,热土司片,煎个蛋,再煎一下培根什么的,三明治这种东西对傅灼来说小菜一碟。

        不过,这都是傅灼自认为。

        沈书妤看到傅灼煎蛋的样子就忍不住摇摇头,她提醒他:“你火开太大了,蛋黄没熟蛋白就要烧焦了。”

        傅灼一脸逞强地挽起袖子,说:“我知道的。”

        说罢他连忙关小火。

        做饭这种事情沈书妤在家的时候经常伴着妈妈和外婆打下手,时间久了自然而然就会下厨了。虽然她做的东西也不见得多好吃,但像煎蛋这种基本常识也是知道的。

        傅灼挽起了袖子,沈书妤自然而然就看到了他手臂上的纹身。

        这大概是她第二次看到他左手手臂上的纹身,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对她来说简直是极其差的印象分。想到那天两个人之间的种种,仿佛不过是昨天,却好像又很遥远。

        这个时候沈书妤有些好奇地看着他手臂上的纹身,像是某种图腾,但她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花臂在他这只肌肉线条完美的手臂上看起来倒也不算是违和,只是多少让沈书妤有些犯怵。虽然这些年纹身已经是普遍的存在,但像傅灼这种花臂也是少见。

        纹身应该很疼吧?

        傅灼注意到沈书妤的视线,趁着煎完蛋的功夫引诱她:“想看就靠近一些。”

        他甚至一点都不介意脱光了给她看,因为除了手臂上的纹身以外,在他的腰上也有一处。最近他甚至有个比较疯狂的想法,他想将沈书妤也纹在自己的身上。

        沈书妤眨巴着大眼看了看他,转个屁股就走到客厅里去。

        她才不想看。

        傅灼低头看了眼自己手臂上的纹身,又把袖子放了下来。他也知道沈书妤大概是不喜欢纹身这种东西的,但他当初把这些东西纹在身上的时候就没有想过后悔两个字。

        趁着傅灼在做早饭的功夫,沈书妤也没有闲着,她又在练习一些基本功了。每天的韧带练习是必不可少的,一般情况下沈书妤都会找一张和自己腰差不多高的桌子,再把自己的脚放上去,使放在桌子上的脚和另一只脚成90度到120度。接着慢慢地往下压,压到自己的极限为止。因为从小有基本功,韧带这一块倒是十分柔软。但再柔软,只要有数日不练习就会开始硬起来。

        于是这一大早的景象是:清晨的阳光撒进客厅里,沈书妤穿着单薄在压腿,而傅灼则在开放式的厨房里欣赏着这赏心悦目的一切。

        有那么一刻傅灼的脑海里甚至出现了一幅画,画面里是他在做早餐,沈书妤和他们两人的孩子在一旁嬉戏打闹。

        傅灼想着想着,慢慢勾起唇角,继而他闻到一股东西烧焦的味道,低头一看,是锅里的培根烧焦了。

        ===

        在傅灼家吃过早餐之后沈书妤回了一趟寝室,她的行李昨晚都整理妥当了,只要拿下来即可。但沈书妤在开衣柜的时候看到了挂在自己柜子里的那件男士外套。

        这件外套是上次傅灼强行穿在她身上的,外套已经挂在她衣柜里好些天,现在她的衣柜里好像都是他的气息。

        不知何时,他这个人就像是他的气息一般,似乎就是这样一点点入侵了她的生活。她想拒绝,却发现自己怎么都拒绝不掉。

        沈书妤下来的时候一并将傅灼的那件外套带了下来,傅灼顺手接过,倒是和沈书妤有着一致的感觉。他的外套上也沾染了她身上的味道,很多很多。

        今天傅灼依旧像上次那样将沈书妤送到了火车站,不同的是,这次他手上没有票。沈书妤庆幸这次终于不用傅灼缠在身边,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等动车出发没有一会儿,傅灼就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你不是没买票的吗?”沈书妤一脸惊悚地看着傅灼。在过道上的位置,倒是方便跟他说话。

        傅灼笑眯眯地拿出一张票在沈书妤面前晃了眼,“刚补的票。”

        送沈书妤进站以后,傅灼转个屁股就去窗口买了一张同车次的票。现在已经是春运时间,客流量是平日里的几倍。傅灼在窗口没能买到跟沈书妤同一个目的地的票,只能是上车后再补票。所以这三个小时的乘车时间,傅灼只能站着。

        沈书妤着急地都要跺脚了,她咬着牙小声对傅灼说:“我不用你送,我又不是不知道回家的路。”

        没想到傅灼却是一脸的吊儿郎当:“男朋友送女朋友回家天经地义。”

        他现在一口一个男朋友女朋友的叫得倒是很顺口。

        沈书妤真的不想再理他了,她放在餐桌板就打算睡觉。

        傅灼也不打扰她,静静站着,笔直站着也不嫌累。动车上坐满了人,这个时候总是有来来往往起身去上厕所或者倒水喝的。傅灼深怕别人磕着坐在过道一侧的沈书妤,他像是一尊佛似的守护在她的身边。

        不知道的人,都以为他是个军人。那刚毅的脸,端正的站姿,看着就精神气很足。

        可沈书妤哪里睡得着。

        昨晚是真的睡得很香,这会儿精神饱满的。在她餐桌板上眯了半个小时后终于忍不住了,于是抬起头看着傅灼,“你累吗?要不要给你坐一会儿?”

        始终还是不太忍心。

        傅灼摇头,“要么你坐我腿上。”

        沈书妤伸手就是给傅灼一拳,“你正经一点好不好。”

        她那小拳头跟挠痒痒似的,傅灼根本躲都没躲。

        见好就收,他也不再调戏她,便说:“将你送到家我就回沣州市,最近这段时间比较忙。”

        沈书妤心里那座冰山早就已经在融化了,更别提傅灼又用这种宠溺的语气对她说话。周围的乘客闲着无聊也时不时打量这对“小情侣”,真是男的俊女的美,天生是一对。

        她也是一脸的无奈,“我又不要你送。”

        “我想送。”傅灼道。

        这一忙就要忙到年底,傅灼心里大概也清楚这段时间见不到她,所以昨天才会耍无赖让她住在他家里。

        三个小时的车程说快也快,到站的时候傅灼依旧护在沈书妤的身边,就是怕人群挤到了她。

        从火车站出来,傅灼拉着沈书妤直接在站内乘坐出租车。

        沈书妤想到上次自己突然来大姨妈肚子疼心里突然又有些酥麻,那日傅灼对自己的关怀体贴似乎都还历历在目,让她感觉十分温暖。

        这次站了整整三个多小时傅灼也没有半句抱怨,倒是在出租车上的时候傅灼对沈书妤说:“放假了没事就多给我发点消息,别总是不回我的消息。”

        沈书妤忍不住说:“你废话太多了。”

        傅灼是恨不得拉个屎都要跟沈书妤报备一句。

        他也不恼,笑着看她:“这哪是废话?就是想找你说说话,谁让你都不理我。”

        驾驶座上的司机看了眼后视镜里的傅灼,心想这大小伙子别看好像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对女朋友倒是挺温柔的。

        坐出租车到沈书妤家最多不过二十分钟。

        到后傅灼让司机先留一下,他将沈书妤的行李从后备箱里提出来。

        “记着我说的话没?”他问。

        沈书妤没好气地看他,“没记着。”

        “那我再说一遍。”

        她又连忙道:“知道了知道了。”

        傅灼笑:“能来个kissgoodbye吗?”

        沈书妤二话不说先往傅灼手臂上来一拳。

        傅灼乐呵呵的,“那抱一个。”

        “你再说我就生气了。”沈书妤板着脸。

        这一路上好声好气的,也是她心里感觉有点小小的过意不去,毕竟傅灼是真诚待她。站那么几个小时的车程,他比他的外表看起来可有耐心多了。她现在的态度是真的很好了,没有赶他走,也客客气气有说有笑的。

        算一算,现在离过年有两周的时间,也代表着这两周他见不到她。一想到此傅灼心里那叫一个不痛快,恨不得自己放下工作室的一切,可毕竟他还和自己的老爸有个赌约,他必须要在这一年里弄点名堂出来。

        傅灼怕沈书妤真的生气了到时候不理他,他一脸无辜,“行吧,那你上去吧。”

        沈书妤咬了咬唇看了一眼他,突然朝他走近一步。只是很快她就后悔了,连忙退开。然而为时已晚,傅灼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抱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