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糖心纠缠在线阅读 - 第52章 (〃▽〃)

第52章 (〃▽〃)

        傅灼越是这样哄着,沈书妤越是不敢抬头看他。

        她现在被他弄得好像真的已经混淆了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明明她一直拒绝着他,可却一次又一次地朝他走近。

        沈书妤现在连自己都不懂自己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明明她告诉自己应该讨厌他,却又不由自主一点点地被他吸引。

        她的脑海里想起他刚才认真写字的样子,也想起他之前低头画福星和阿才的样子。

        到底哪一个才是他?

        沈书妤心里一阵混乱,索性掉头就走。

        傅灼在后面笑着追,“干嘛啊,不好意思见你老公啊?”

        沈书妤被他弄得羞赧,转眼又生气,“你别乱说话好不好!”

        现在的他又是这般吊儿郎当,和刚才聚精会神提笔写字的他好像完全不同。

        傅灼见沈书妤似乎真的要生气,又连忙投降,“不说了不说了。”

        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

        沈书妤这人也一向是吃软不吃硬,见傅灼好声好气的,便软了心。

        这会儿午后,想到他上次送她回来连午饭都没有吃,沈书妤就问他:“你今天中午吃饭了吗?”

        傅灼点点头,“十二点钟的时候下服务区吃了碗面条。”

        想到他这个人挑食,于是沈书妤便问他:“服务区的面条好吃吗?”

        果不其然,傅灼说:“难吃的一批。”

        “那是你太挑食了。”沈书妤忍不住吐槽。

        “哪有。本来就很难吃,我实话实说。”

        “饿了就什么都吃得下去啊,哪里还觉得难吃的。”

        “我又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沈书妤被他噎得无话可说。

        傅灼朝沈书妤扬了扬眉,“给你带了好东西。”

        “什么啊?”她其实不太敢收他的东西,心里本能是排斥。但下意识的又会好奇。

        傅灼却直接拉起她的手,二话不说往自己的车旁边走去。

        沈书妤小小地挣扎了一下,可是身后人多,她又不敢明目张胆,不然人家还以为他们在打闹。

        村子小,一点点小事情就容易传来传去的。

        显然傅灼心情很好,见沈书妤难得没有那么挣扎,便说:“跟我来。”

        冬天的室外温度到底是低,傅灼就直接将沈书妤拉到了车上,他自己再转个屁股坐到了驾驶位上。

        “呐。”他往她手里塞了个纸盒子。

        沈书妤沈书妤捧着手里的这个盒子一脸不解,“这是什么?”

        傅灼靠过来帮她把盒子打开,说:“车厘子。”

        他买了十斤,每两斤装一个盒子,这会儿沈书妤手上那盒子里就有两斤。

        等沈书妤看到车后座上那另外四盒车厘子后,忍不住吐槽:“你神经病啊,买那么多干什么。”

        “怕你吃不够。”傅灼伸手拿了一颗放进嘴里。

        别说,虽然他以前也挺喜欢吃车厘子的,但现在似乎更喜欢了。

        “那么多我都要吃吐血了。”沈书妤道,她转而又把手里的车厘子还给他,“我不要。”

        十斤都要好几百块钱,想想都觉得好奢侈啊。

        傅灼乐呵呵的,把那盒车厘子又往沈书妤手里塞,“你就不能给街坊领居分点啊?好歹我这个女婿第一次上门拜访。”

        沈书妤气得就想给他一锤。

        傅灼直接拉住沈书妤挥过来的手,笑着说:“是不是很喜欢我?”

        “喜欢你个头啊。”沈书妤抽了一下手,抽不开。

        傅灼朝沈书妤靠近了一点,低低地问:“喂,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当我女朋友?”

        猝不及防的告白,沈书妤脸一红。她想把自己的手从他手里抽开,但她哪里有他那么大的力气。

        “你放开啊。”沈书妤轻着声求饶。

        傅灼不肯,“那你先说,什么时候才能当我女朋友。”

        沈书妤简直要羞愧而死了,她咬了咬唇看着傅灼,红着脸说:“你要是这样霸道的话,我一辈子也不要当你的女朋友。”

        傅灼一脸的无奈,“我的小祖宗,我对你哪里霸道了?”

        要是他霸道一点,这会儿她人都别想有副好身骨坐在这里。天地良心,他有多少次的机会可以对她霸道,但他都没有。可这小家伙还一点都不领情,真是气死人。气人归气人,他就是被他吃得死死的。

        但话虽如此,傅灼还是依依不舍地放开了她。

        顺便,傅灼将车点燃,开了暖气。

        “怎么穿那么点就出来了。”他刚才摸到她的手,冰凉冰凉的。

        沈书妤埋怨地看了眼他,“你来也不说一声,打个电话就让我出来。”

        她用这种语气这种语调说这种话,好像是个小娇妻在娇嗔。

        傅灼笑,“都是我的错。”

        他说着拿了颗车厘子往沈书妤嘴里塞,“快尝一颗消消气。”

        沈书妤不想吃他递过来的车厘子,可他却趁她一张嘴就把车厘子塞了进来。

        她简直被他弄得没有一点脾气。

        也是巧合,她今天早上还在念叨着过年的时候让妈妈买一点车厘子回来。这会儿她手里就捧着两斤,不仅是她手里有两斤,车后座上还有八斤。

        一颗颗的车厘子又大又鲜艳,娇艳欲滴的模样,简直让人想一口就吞了。

        沈书妤对车厘子这种水果简直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傅灼见沈书妤这么喜欢,心里也高兴。

        他一脸宠溺地把手掌心伸过来放在她唇边,说:“籽吐我手上。”

        沈书妤当然做不出这种事情,她看到旁边有抽纸,便直接拿了张抽纸把嘴里的车厘籽吐在纸巾里包住。

        傅灼顺其自然地将她手上那团纸巾拿过来放在自己手里,又说:“家里有口饭没?饿死老子了。”

        沈书妤简直是哭笑不得,“你在服务区那碗面条没有吃饱啊?”

        “都说了难吃得一批。”他依旧吃了几口就吃不下去了。

        来者是客,毕竟他是真的开了五个小时的车远从沣州市而来。沈书妤不忍心将空着肚子的他赶走,便说:“家里今天没有压米饭,只有面条,你吃吗?”

        傅灼懒懒靠在车椅背上,“吃啊,我又不挑食。”

        沈书妤白他一眼。

        不挑食才怪咧。

        ===

        这个时间点,外婆剪了窗花去午睡了,外公也出去打牌。

        沈书妤见家里没人,才敢放傅灼进来。但进屋的时候沈书妤给傅灼做了好几个手势,让他轻一点别说话。

        “干嘛呢?偷情啊。”傅灼笑着朝沈书妤靠近。

        沈书妤一把推开他,“你再这样我赶你出去!”

        傅灼闭上嘴。

        沈书妤招呼傅灼再院子里坐,也不让他进来,说:“我外婆在楼上睡觉,我去里面给你煮面条。”

        傅灼老实地点点头,深怕沈书妤真的会把自己赶出去。

        “你自己在这里坐会儿啊。”沈书妤说完进了屋。

        傅灼把手上的这几盒车厘子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后,好奇地看着这个小院子。

        想到这是沈书妤从小居住的地方,不用任何理由就是一个喜欢。

        不一会儿沈书妤从里屋出来,问站在院子里的傅灼:“酸菜面条你吃吗?酸菜是我外婆自己做的,可能……”

        沈书妤话还未说完,傅灼便道:“你做什么我都吃。”

        “酸菜很酸的。”沈书妤提醒。

        傅灼大言不惭道:“我现在特别喜欢吃酸。”

        都是跟她学的。

        既然他特别喜欢吃酸,沈书妤便没有再多说什么。她招呼他先坐,自己稍后便好。

        于是傅灼老老实实坐在垫了毛毯的藤椅上,脑海里又是一幅美好的画面。

        假设他的家里也弄这么个小院子,搭上葡萄架,等到秋天的时候葡萄一串一串地挂在头顶,应该看起来很爽吧。更爽的是,他家的女主人会是她。

        妈的。他光是想想就要**了。

        这样想着,傅灼便乐呵呵地傻笑。

        等到沈书妤的胖外婆下来的时候,就见自己家的院子里坐着个傻笑的“傻大个”。

        沈书妤的外婆也是刚睡下去没有多久,但她迷迷糊糊的好像听到楼下有点动静,犹豫了好些时候才慢悠悠下来打算看一看。

        “小伙子。”外婆朝傅灼挥了一下手。

        望着头顶上那排葡萄架走神的傅灼闻言连忙低下头,“诶。”

        傅灼和沈书妤的外婆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相见。

        上一次外婆在家小区旁边看到的人就是傅灼,但她早就忘了。

        眼下看着傅灼,胖老太心想这是谁家的帅小子啊,长得可真是俊。

        傅灼今天穿一件黑色的羽绒服,看起来倒挺阳光的。顾忌着是第一次见家长,傅灼一直扬这个笑脸,他也知道自己不笑的时候像是别人欠了自己几百万。

        胖外婆还没问傅灼,傅灼就自报家门说:“外婆,我是小鱼儿的同学,我叫傅灼。”

        “同学啊。”外婆两眼放光,连忙招呼傅灼坐,“我家小鱼呢?”

        话刚说完,在厨房里听到动静出来的沈书妤就直接说:“外婆,我在这里。”

        外婆难得“训斥”沈书妤,“同学来了怎么让他一个人坐在这里。”

        沈书妤瞪了眼扬着眉一脸狡黠的傅灼,对外婆说:“我给这家伙煮面条去了。”

        外婆闻言转过头仰着脑袋看傅灼,“怎么?还没有吃午饭吗?”

        傅灼忙一脸乖巧地点点头,“特地给小鱼儿带了点车厘子,怕放久了不新鲜,所以没顾得上吃饭。”

        小鱼儿?

        沈书妤又忍不住瞪他一眼,谁允许他这么叫的。

        外婆转眼看到院子里那张桌子上好几盒的车厘子,激动地对傅灼说:“你买这么多过来干什么。”

        知道车厘子有多贵,外婆便说什么都不收。

        傅灼说:“这些车厘子是我一个朋友的果园里种的,全部都是送的。我家里还有十来斤呢,怕多放着坏了也是浪费。”

        他说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的。

        外婆单纯,一下子就信了,忙说:“那谢谢你了,还专程送来。”

        傅灼对外婆笑得甜甜的,说:“我知道小鱼儿爱吃。只要是她爱吃,我怎么着都要送过来。”

        “谁要你送。”沈书妤看着傅灼嘀咕了一声。

        外婆也笑嘻嘻地看了沈书妤一眼。

        被这两个人看得头皮发麻,沈书妤索性转个身就往里屋走,锅里还煮着面条。

        等到沈书妤把那碗面条端出来的时候,院子里只有傅灼一人。

        “我外婆呢?”沈书妤问。

        傅灼耸了下肩,“走了,说是到村头去看看别人写对联。”

        又装着一脸沉思的模样笑着说:“我觉着吧,估计是想给我们留个二人世界。”

        沈书妤闻言二话不说就朝傅灼小腿上踢了一脚,“你闭嘴。”

        傅灼点了一下自己的唇,“那你在这里亲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