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糖心纠缠在线阅读 - 第54章 (〃▽〃)

第54章 (〃▽〃)

        傅灼是接了个电话后走的,看起来似乎是挺要紧的事情。

        沈书妤看着他认真接完电话,听到他说“嗯,我马上来”的时候,心里居然慢慢升起一股淡淡的失落感。

        今天下午她剪窗花的时候接到他的电话,那一刻她的心其实跳得很快。沈书妤知道的,她是期待见到他的。说来奇怪,明明感觉很讨厌这个人的霸道,但总也忍不住会去想念他。

        走前傅灼看了眼腕上的手表,对沈书妤说:“老子才跟你待了一个小时。”

        他说话的语气有些不甘,竟让沈书妤的心里冒出淡淡的甜。像是知道他在意自己,让她有种莫名的满足。也像是那天他抱着她去药店买止疼药,让她感觉到一种归属。

        知道他是要回去了,沈书妤便对傅灼说:“路上小心。”

        傅灼闻言不满地看着沈书妤:“没有其他话了?”

        沈书妤摇摇头。

        她脸上的表情小心翼翼的,像只受惊了的小白兔那般。

        傅灼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又朝她危险靠近,“真没有其他话了?”

        沈书妤心乱如麻。

        她后知后觉他刚才吻了自己一下,那个吻很淡也很轻,却慢慢如潮涌一般袭上她的心头。

        见他越靠越近了,她连忙慌乱地说:“谢谢你送的车厘子。”

        傅灼摇摇头,“礼尚往来,谢不能光用嘴巴说。”

        沈书妤的眼神闪烁,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傅灼笑着走过来把自己温暖的双手捂在沈书妤的耳朵上轻轻蹭了蹭。

        沈书妤一脸不明所以。

        傅灼说:“耳朵怎么那么凉?”

        他刚才轻轻咬了一下,冰凉凉的。

        沈书妤企图挣脱开他,一并道:“人的耳朵本来就比身上的温度要低一些。”

        “哦,这样。”

        傅灼说着又想抓她的手,但这次被沈书妤眼疾手快逃脱。

        “你快走啦。”沈书妤急得想跺脚。

        她就怕外公或者外婆突然回来,他们现在这样也太不像样了。

        只是傅灼后来真的走了,沈书妤的心里却好像缺了一块似的。

        他手心的温度,霸道的姿态,还有唇上的柔软,都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

        几乎是傅灼前脚刚走没有多久,外婆就回了家。

        外婆往院子里望了一圈,说:“小鱼啊,你刚才那个同学呢?”

        沈书妤手里抱着热水袋,淡淡地说:“走了。”

        “走了?人家大老远的过来,你怎么不留人吃个晚饭再走。”外婆开始数落沈书妤待客不周。

        沈书妤没有说话,用自己被热水袋焐热的手捂了一下耳朵。

        她的耳朵还真的挺冰的。

        外婆看到放在桌子上的那副对联,问沈书妤:“这就是你的那个同学写的对联吗?”

        沈书妤点点头。

        外婆双眼发光地拿起这副对联看了看,说:“刚才你李婆就在村口,说小伙子字写得特别好看,还说跟你一块儿走的。我一猜就是人家。”

        这么说沈书妤突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村子小,八卦传来传去的,也不知道别人是怎么传的。

        说起来,沈书妤想起来那副傅灼写的对联拿回家了还没有贴。

        外婆一脸欣赏地看着手上的这幅对联,对沈书妤说:“我们把对联贴起来吧。”

        沈书妤点点头,她也正有此意。于是起身走到外婆旁边,也跟着又看了一番这副对联。

        不免想到刚才傅灼写对联的样子,沈书妤必须承认,那个认真拿着毛笔的傅灼真的是很吸引她。

        祖孙两人拿着对联到门外去,才发现两个人的身高都不太够。

        于是沈书妤又折到院子里去拿凳子出来。

        外婆蹲在地上正在给对联上浆糊,说:“你那同学在的话估计都不用搬凳子了。”

        “嗯。”沈书妤轻轻地答应了一声。

        “就是长得太高了。”外婆说。

        说着又笑,“高一点也好,贴对联的时候就不用凳子了。”

        沈书妤从外婆的眼神里看到一丝八卦的气息。

        果然,不一会儿胖老太就问沈书妤:“人家在追求你啊?”

        沈书妤和外婆之间几乎无话不说,于是硬着头皮点点头。

        “看起来比你大很多的样子啊,挺老气的,是你的同学吗?”外婆也算是一针见血了。

        傅灼看起来的确是要比实际年龄大很多。

        也不知道那个臭美的人要是知道自己被评价为老气,是不是会气到。

        沈书妤忍着笑,说:“是大四的学长。”

        外婆扶着沈书妤往凳子上站,嘴里先是吩咐小心,再接着说:“这样啊。学什么专业的呀?”

        “学动画的。”沈书妤一边贴对联一边回答。

        “就是电视里的那种卡通片吗?”外婆问。

        沈书妤一想好像也没有什么毛病,于是点点头。

        “动画片好啊,有前途。”外婆乐呵呵的。

        沈书妤贴完一边后下来准备贴另外一边对联。

        外婆还在旁边喋喋不休:“人怎么样?性格好吗?看起来倒是挺温柔的一个人。”

        从外婆嘴里听到温柔两个字,沈书妤差点没有吐血,“那是他在你面前装的。”

        想到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沈书妤看到傅灼那张脸就害怕。他这个人真的根本和温柔两个搭不上一点边,也就是今天看到外婆的时候一直扬着个笑脸,看起来一副无害模样。

        外婆一听,说:“难道跟你爸那样的?啧,那种男人是最要不得的。”

        “不一样的。”沈书妤下意识说,“他不是我爸那种男人。”

        傅灼这个人外表看起来虽然一副凶巴巴的样子,但人其实不凶的。他这个人对自己不上心的事物是漠不关心,不浪费什么表情。但是要是他在意的话,简直就成了一个无赖了。

        他对她就是那样。

        外婆笑眯眯地看着沈书妤,“那你喜欢他吗?”

        沈书妤脸一红,“外婆啊!”

        ===

        晚上八点的时候,沈书妤已经洗漱完毕窝进了床上。

        冬天日落早,农村的生活一般这个点也都关在自家屋里了。

        这个寒假对沈书妤来说简直太过悠闲和奢侈,她早早躺进床上忍不住叹息一声,太舒服了吧。

        她刚躺下没有多久,傅灼就发来了消息:【到了。】

        沈书妤看到消息的时候心想着,现在才到啊……

        下午的时候沈书妤也想给他发条消息问问他到哪儿了,但一想她又不好意思主动发。

        像是心有灵犀似的,傅灼又发了条消息过来:【高速上堵了会儿车。】

        原来高速上也会堵车啊?

        现在早已经是春运时间,今天更是小年,高速路上堵车是最常见不过的事情。沈书妤是从未出过什么远门也很少了解这些,所以不懂。巧的是,今天沈书妤看了一则消息,刚好说的就是堵车的事情。堵车厉害的时候几天几夜也是有的。

        见沈书妤迟迟不回消息,傅灼便发了个问号过来。

        他这足足开了五个小时的车,身心俱惫,但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沈书妤。

        可让傅灼不开心的是,他那只手机一个下午消息不断,却没有一条是来自沈书妤。于是傅灼只能没骨气地自己主动给她发消息。

        窝在床上的沈书妤索性把被子捂着脑袋钻进去,像是偷偷摸摸做坏事似的,给傅灼回了条消息:【我知道啦。】

        傅灼前一秒心里还不开心,后一秒看到沈书妤发来的这三个字心里就乐开了花。他甚至还脑补起她甜甜软软的语气。

        捧着手机,笑眯眯地又给沈书妤发消息:【小没良心的。】

        老婆大人:【……】

        老婆大人:【我又怎么了。】

        FZ:【一点也不关心老子。】

        埋在被窝里的沈书妤心里好像也冒出了甜蜜蜜的泡泡。

        两人你来我往地又聊了一会儿,傅灼忍不住直接给沈书妤发来了视频连接。

        沈书妤心里一紧,但想到自己窝在被窝里他也看不到,于是点开了那个绿色的按钮。

        一接通,傅灼就在那头道:“人呢?”

        沈书妤没有说话,但被窝里稀稀疏疏的有些声响。

        傅灼笑说:“在干坏事呢?”

        “才没有。”沈书妤连忙否认。

        傅灼那头倒是明亮明亮的,沈书妤注意到他身后的背景,就是他的那个工作室里。

        “怎么黑不溜秋的。”傅灼问。

        因为知道傅灼看不到自己,沈书妤就明目张胆地看着视频里的他。

        现在的沈书妤不能否认的是,她越看傅灼越觉得他长得好看。从来她都不是一个在意别人外表的人,甚至好几次还数落方珏总是以外表定论一个人。但她打脸了。

        傅灼的额头,眉毛,眼睛,鼻子,嘴巴……好像都让她觉得挺好看的。

        “把摄像头打开。”傅灼以为沈书妤是刻意遮住摄像头。

        “开着的。”沈书妤说。

        傅灼歪了一下脑袋,鼓了一下腮帮子,“那是不想给我看啊?”

        这头沈书妤微微笑着,脸红着,说:“我在被窝里。”

        “呦。”傅灼故意笑得色眯眯的,他起身好像走到了一个房间里,然后把门关了才小声问沈书妤:“没穿衣服啊。”

        “傅灼!”怎么那么下流啊!

        他笑着说:“我就喜欢裸着睡觉。”

        完了,他某方面好像有点小反应了。

        沈书妤一气之下就从被窝里钻了出来,就是为了证明自己身上穿着衣服。

        她不仅穿着衣服,还穿着很可爱的一套珊瑚绒质地的睡衣。

        于是傅灼第一次见到头发微微凌乱的,浑身好像笼罩着居家氛围的沈书妤。

        “我老婆真好看。”

        沈书妤呛他:“臭不要脸的,谁是你老婆啊。”

        “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