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糖心纠缠在线阅读 - 第65章 (#^.^#)

第65章 (#^.^#)

        那轻轻的一个啄吻,给沈书妤的感觉像是在心尖上的一个小小印记。她下意识连忙躲开,一并从傅灼的怀抱中离开。该生气的,可她却好像并没有任何怒意,反倒是满满的害羞。这个啄吻让她想到那次傅灼轻咬她的耳朵,又痒又麻。

        见沈书妤的脸色,傅灼很快意识到自己做了错事,连忙道歉。

        他知道现在这个节骨眼上,自己做某些事情肯定会把她从自己身边推远,所以他有这个贼心而根本没有这个贼胆。但刚才那一下,完全超出了他自己心里的计划。

        他好像在做梦似的。

        沈书妤退到一旁去,她转而把手头上的游戏币都给了傅灼,说:“电影快要开场了,不玩了。”

        面对他的道歉她装作没有听到,也装作这件事根本没有发生一般。

        傅灼松了一口气,随手将自己手上这一把游戏币给了一个小孩,抱着自己夹到的那个玩偶跟在她的身后去检票口。

        他一个阳刚气十足的大男人,手里抱着爆米花又抱着玩偶,看起来迷之违和又感觉十分和谐。尤其在看他跟在一个仙女似的女孩子身后时,他像是一个骑士。

        也刚好是检票的时间,两人一前一后地进了影厅。因为如今买电影票大多都可以选择网上提前预约买票,加上今天算是休息的最后一天,扎堆看电影的人,也导致座无虚席,留个沈书妤和傅灼的位置简直是差到不能再差。奇妙的是,两人的位置不仅是在山顶上的,还在小小的角落里,更离谱的是,他们的位置还被单独分开。

        沈书妤循着位置找过去的时候也是一怔,她转而一脸疑问地看着傅灼。

        傅灼则一脸无辜:“票都没卖光了,只有这两张了。”

        鬼知道他做了多少工夫才跟别人换了这两张票。

        沈书妤将信将疑,还是乖乖地坐下。

        一提到年轻男女共同去电影院看电影,难免会让人联想到是情侣的关系。沈书妤很清楚自己和傅灼之间如今的关系,所以在踏入影厅的时候,她的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感觉很别扭。

        几乎是刚坐到位置上等候的功夫,傅灼的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

        这个时候离电影开场还有十分钟的功夫,大屏幕上还在放广告,倒是没有人注意傅灼手机的铃声。傅灼将手机调到了静音,也一并将这个电话挂断。可他刚挂断没有一会儿,这个号码又给他打了过来。

        嗡嗡的震动声响了一次又一次,沈书妤忍不住说:“电影还没有开场,你去接电话吧。”

        傅灼像是得到了沈书妤的批准似的,才按下了接听键。

        两人挨得近的缘故,几乎是电话一接通,沈书妤就听到那头说:“搞什么鬼呢?你大哥的电话都不接?”

        “滚啊。”傅灼带着笑意道,说着下意识看了眼身边的沈书妤。

        那头傅尉斯说:“你小子,整个新年都看不到鬼影,跑哪儿去了?”

        “人生大事。”傅灼面不改色道。

        沈书妤听得一清二楚的,装作没有听到。

        傅尉斯像是听到什么绝世新闻似的,在那头哈哈大笑,“哪家姑娘那么神,还能让你动了春心?”

        “我家的。”傅灼勾着唇道。

        “啧啧,真是恶心。”

        傅尉斯是傅灼的堂哥,两人相差了几岁,还真是从小穿一条开档处长大的关系。逢年过节的兄弟两人都会聚在一起,也就今年例外。

        其实那头傅尉斯也温柔乡里刚出来,不爽的是,他今天在工作。

        打这通电话给傅灼,也是有工作上的事情。

        嘻嘻哈哈过后,傅尉斯正色道:“缺钱吗?”

        “缺什么?”傅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这是人说的话?

        傅尉斯说:“年前看了你工作室出来的那个动画预告,想给你投点钱要不要?”

        “谢了,不用。”他傅灼最不缺的大概就是钱了。

        傅尉斯笑说:“钱是永远都不够的,你考虑清楚。”

        凡是要有个退路,傅灼想了想说:“你准备投多少。”

        “看你要多少。”

        兄弟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一旁的沈书妤也算是听了个大概。

        总之,那是一个离她好像很遥远的世界。

        说到最后,傅尉斯问傅灼:“你今年毕业是么?”

        傅灼淡笑,顺便看了眼沈书妤,对那头的傅尉斯道:“不啊。”

        “不?”傅尉斯不解,“你今年不是大四?”

        “谁说大四了就要毕业的?老子继续读研究生不行?”

        “行,你是个狼人。”

        只是说到研究生这个事情,沈书妤也有些好奇了。

        见傅灼挂断了电话,沈书妤便问他:“你考研了啊?”

        傅灼摇摇头。

        电影开始,影厅灯光全部熄灭。

        沈书妤只听傅灼幽幽道:“我被学校报送研究生了。”

        沈书妤:“……”

        是个狼人。

        ===

        这场电影比沈书妤想象中要好看很多很多很多。

        她这个人不知为何,一旦触碰亲情的部分,无论是笑点还是哭点,她总是能够落泪。要是画面是合家团聚,那么她会喜极而泣;要是画面是生离死别,那么她会潸然泪下。

        电影里或多或少有讲到亲人之间的那种感情,沈书妤没有忍住,眼泪哗啦啦地往下流。画面定格在电影主角亲人不幸离世,背景旋律十分悲伤。

        说来巧合,这部电影就是傅尉斯的公司出品的,自然,傅灼早早就便有所了解。

        早前电影在筹备的时候傅尉斯就十分兴奋地来找傅灼探讨过,说是要做一部有质量的电影。于是早期电影故事,分镜,以至于改编内容和删减镜头等傅灼都还记得清清楚楚的。

        成.片傅灼倒是没有看过,今天一看,果然挺让人意外。

        怪不得傅尉斯最近心情看起来不错,如今网络上但凡提到电影无一不会提到这部,他作为投资人,赚了钱又赚了口碑,自然是比谁都要高兴。

        傅灼打心底里也替自己那个哥感到高兴,转眼一看沈书妤,小姑娘捧着爆米花眼泪流啊流的。

        他哪里见过这样的她,从来都是对她凶巴巴的人,除了那次接吻的时候哭,这还是第一次。

        傅灼着急忙慌的,找了半天没有找到纸巾,于是伸手把她下巴上的泪眼轻轻拭去,一并哄道:“都是假的啊,你想想电影主角的高片酬。”

        在电影院里傅灼的声音也不能大,所以只能凑到沈书妤耳边小声说。越是这样细致体贴,也越是让人心动。傅灼这个看似四肢发达的大男人,其实有着非常细腻的内心。

        沈书妤被一转移注意力,悲伤的情绪就烟消云散了,她自己伸手擦了擦脸颊上的眼泪,跟个没事人似的继续看。

        难过在当下是有,但她也知道这都是假的。只是忍不住会哭,不是她能控制的情绪。

        对沈书妤来说,这部电影可以说是从头到尾都精彩,她不想错过任何一个画面。以至于一开始还有些介怀和傅灼两个人单独坐在“山顶”的位置上,后来也就丝毫不在意了。

        倒是傅灼,从见沈书妤哭了之后到后面的部分,他根本没有什么心思再看进去。

        他总是想要找个机会去靠近她,不是把手往后面撑着她的椅背,就是靠过去问一句电影好看不好看。沈书妤简直要被他给烦死,好几次直接抓了一把爆米花塞在他的嘴巴里。

        被塞满嘴爆米花的傅灼第一次觉得爆米花这玩意儿也挺好吃的诶。

        大概是跟她在一起,感觉做什么事情都特别甜。

        幽暗的环境中,实在可以做很多想做的事情,尤其两个人又跟别人隔得远。

        傅灼虽然一直告诫自己不能再逾越,却始终贼心不死。他好几次用力捏了捏自己的手心,想趁着沈书妤不注意的时候轻轻地伸过去抓住她的手。

        不说破不代表不知道,沈书妤只想认真看个电影,但傅灼那点小动作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她自然会发现。

        眼见着傅灼那只手就要伸过来,沈书妤冷冷地清了一下嗓子,吓得傅灼连忙又把手给缩了回去。

        人前不可一世的傅灼,还是第一次在一个人面前那么憋屈。这副模样要是叫于晓峰那帮人给看到了,怕是要带傅灼去一趟医院看看神经科医生。

        傅灼却乐在其中。他被沈书妤吃得死死的反而高兴,只要她给自己一个笑脸,他觉得做什么都值得。

        将近两个小时的电影最终还是要散场。

        影厅里亮起灯,预示着观众可以离开。沈书妤却依依不舍地看着片尾,期待会有彩蛋。傅灼知道根本没有什么彩蛋,却也不给她泼冷水。她盯着屏幕,他便看着她。

        这算是大年三十以后的一个意外,傅灼真的没有想过两个人会在一周后的初七能够一起看一场电影,并且还能如此和谐。

        等到最后没有彩蛋,工作人员也进来打扫卫生了,沈书妤才和傅灼离开。

        电影看完已经是六点多,外头天早已经暗下。两个人从电梯上下来后附近就有很多餐馆,于是便找了一家中餐馆用晚餐。

        傅灼说自己用完这顿晚餐之后就要离开安虹县,明天一早还要到工作室报道。

        到了餐厅之后才发现有在做活动,今年是闰年,说是但凡在闰年二月二十九日出生的,整个二月在这家餐厅里用餐都是免费。

        沈书妤不以为意听着,心想这谁要是二月二十九生日也真是惨,四年才能过一次生日。然而她正这样想着,就见傅灼拿出了自己的身份证递给服务员看,淡淡地说:“那真是巧,这个月最后一天是我生日。”

        服务员一听,连忙拿起傅灼的身份证看了一眼,果不其然:“恭喜你们,这顿晚餐免费哦。不过要点多少吃多少,要光盘,不得打包呢。”

        沈书妤不相信,凑过去看了眼傅灼放在桌子上的身份证。

        ……居然还真是。

        傅灼不以为意地朝沈书妤淡笑,“我又不骗人。”

        这顿晚餐吃得也是意外的惊喜,沈书妤又托了傅灼的福可以免费吃一顿。

        往些年傅灼的确是不在意自己的生日的,况且又是四年一次,这些年他统共也没有过过几回生日。但这次不同。

        若不是这顿晚餐免费他也没有记起自己生日的事情,但一旦记起了,便念念不忘。

        终于,他忍不住朝沈书妤讨要礼物,说:“我四年才一次生日,你有什么表示吗?”

        沈书妤看了眼他,低眉道:“没有。”

        傅灼看着沈书妤哄着:“把你送给我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