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糖心纠缠在线阅读 - 第67章 (#^.^#)

第67章 (#^.^#)

        互道了晚安之后,其实谁也没有睡觉。

        此时的傅灼在前往沣州市的路上,沈书妤则捂在被子里翻手机上的日历。

        今年是闰年,二月要多一天。从前沈书妤从来不会在意这多出来的一天,然而她没想到的是,那么特殊的日子居然是傅灼的生日。

        晚上傅灼提到自己生日的时候云淡风轻,也不在意自己每隔四年才过那么一次生日。只是后来沈书妤想想,却将这个特殊的日子烙印在了自己心田。

        他这个人霸道又无赖,连生日的日子都那么特别。沈书妤心想,即便未来他们不会在一起,他这个人的印记怕是永远都会在自己的心里。

        从今天到二月二十九,沈书妤用自己那纤细的手指指着手机日历上的日子一天一天数着,还有十三天就是他的生日。

        这么算日子,寒假似乎也是眨眼之间,离开学只有短短九天的时间了。

        昨天晚上室友方珏还给沈书妤发消息,说想早点开学,她想见于晓峰学长了。一直不喜欢于晓峰的沈书妤,竟然也撺掇方珏喜欢就去大胆告白。

        当时消息发送出去,沈书妤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怂恿方珏。

        方珏也是意外,连忙回复道:【你说真的?】

        沈书妤想了想,回答:【嗯。喜欢就要大声说出来啊。】

        后来沈书妤也好像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说。

        从一开始她对于晓峰的偏见,就注定了她对于晓峰一行人没有好感。就好比当初,她对傅灼的第一印象并不好那般。

        可是随着自己跟傅灼的接触越来越多,沈书妤发现了他身上越来越多的闪光点。他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男人,却因为她一开始的偏见对他印象不好。

        跟傅灼接触越多,沈书妤越能明白他这个人的性格。他身上有值得别人学习的优点,比如他对待自己喜欢的事物,他总是会尽全力去争取获得。

        昨晚方珏在沈书妤的怂恿之下下定了决心,说:【那我开学的时候就去跟晓峰学长告白!】

        沈书妤笑着回复:【好。】

        今天正准备入睡时,手机突然发出消息提示音,让沈书妤的心里一阵悸动。

        这个手机是傅灼给沈书妤的,消息提示和她之前的那只手机不一样。但不能否认的是,这个手机的确挺好用的,比其她那个旧手机来说各方面的功能都很棒。沈书妤刚才闲着没事,顺便把自己的网名也更改了。

        有那么一点恍惚过后,沈书妤点开消息。

        是方珏发来的,说:【你说,我如果告白失败了的话怎么办?】

        昨晚方珏在沈书妤的点拨之下春心荡漾,本来她一直是抱着暗恋一辈子的态度去喜欢于晓峰的,可是现在突然有了“异心”,她想要更多了。想到未来或许能够跟自己暗恋的晓峰学长手牵手……她的心就扑通扑通甜蜜蜜。

        沈书妤看着方珏发来的这条消息一时间也无解。

        沈书妤是希望方珏能够告白成功的。

        告白这件事说得好像轻松,但沈书妤知道,她永远没有方珏那么大的胆子。

        方珏又说:【如果告白失败了,我还怎么面对晓峰学长啊!】

        小鱼:【既来之则安之吧。】

        方小珏:【不能安之啊,我一想到要是晓峰学长拒绝我的话,我一定会心碎的o(╥﹏╥)o】

        沈书妤怔了一下。

        她只知道去怂恿方珏去告白,却未想到是否会失败。在沈书妤的心中,方珏是那种世界上最可爱的小姑娘,她心地善良,活泼动人,怎么可能会有男生不喜欢。

        但方珏的猜想也不是没有道理。

        方小珏:【怎么办啊,我好紧张。】

        沈书妤安慰方珏:【不要想那么多,离开学还要一段时间呢。】

        方小珏:【啊啊啊啊,我要疯了。】

        方小珏:【我从来没有跟别人告白过,现在算是自食其果了。】

        小鱼:【怎么?】

        方小珏:【我就是忽然在想,以前对我告白然后被我拒绝掉的人,他们心里会难过吗?】

        想来,方珏从小到大都是那种长得很好看的女生,自然也没少收到过告白。但她这个人自认为外貌协会终极会员,只要对方长得不够帅不够好看,无论告白再怎么用心,她都是二话不说狠狠拒绝。这么一对比,方珏突然感觉自己十分残忍。想想当年拒绝掉那么多人,现在轮到她要被人拒绝了。

        小鱼:【……会难过的吧……】

        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

        说着,沈书妤的心里却忽然想起了傅灼。

        被她拒绝,他心里会难过吗?

        他那么一个吊儿郎当的人,看起来没心没肺的,会因为这种事伤感吗?

        手机界面上,方珏给沈书妤分享了一首歌,是杨千嬅的《少女的祈祷》。

        沈书妤没有听过这首歌,手伸出被子到床头柜里摸出了耳机戴上后才听。

        音乐播放,缓缓流动的旋律仿佛让沈书妤置身另外一个空间里。

        方小珏:【怕发生的永远别发生。】

        小鱼:【这首歌听着真是悲伤。】

        方小珏:【是啊。】

        巧合的是,傅灼在前往沣州市的路上,车载音乐刚好也放到了这首歌。

        悲伤的歌词于傅灼这种在感情上大老粗的男人来说很少会有太大的感触,只是今晚在倒退的街景,幽暗的车厢内,他想着:人生的疾苦都会在未来的路上埋伏好等你,一样也不会少了你,一样你都躲不掉。

        傅灼低下头,勾着唇捏了捏手里那只小熊。

        他又想,到底还有多少考验,才能真正地抱得美人归。

        ===

        第二天沈书妤睡眼朦胧的就被妈妈沈桂雯喊了起来,说是今天要去参加婚礼。

        沈书妤一脸迷糊,问:“谁的婚礼?”

        “你表姐沈玖玖的。”

        沈书妤差点没有惊掉下巴:“玖玖姐姐初六订婚,初八就结婚,这未免也太快了吧!”

        而且!沈玖玖还是大年三十那天才跟人男方相亲的呢!

        沈桂雯却一脸淡然,说:“男方家比较迷信,算了两个人的八字,说是要越早定下来越好。你舅舅舅妈对于这门亲事也满意,没有理由拒绝。”

        “玖玖姐姐真的愿意嫁给那个人吗?”沈书妤一边刷牙,一边问妈妈。

        沈桂雯对着镜子在梳头发,道:“你玖玖姐别看平日里好像跟个孩子似的,其实活得很通透。对方家里条件很不错,是打着灯笼都很难找的。既然双方满意,也不纠结再隔多久订婚结婚。”

        “可是,都不了解对方是什么样的人,根本没有相处过,怎么知道对方好不好?”沈书妤倒是一脸着急。

        沈桂雯笑,“你着急什么?这人和人之间的相处啊,不是说相处得越久越好。”

        沈桂雯点到为止。

        沈书妤看了看妈妈,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话。

        虽然沈玖玖自幼是在乡下长大,但后来家里条件好了些也都搬到了县里,如今沈舅舅也在县城里买了一套小房子,一家人过得十分幸福。

        沈书妤一大早就和妈妈一起去了沈玖玖家,到的时候外公外婆也已经在。

        外公外婆一大早坐亲戚家的车直接来沈玖玖的家里,吃了中午这顿喜宴后又打算再回乡下再住一段时间。

        也就一日没见,外婆见到沈书妤便立马过来拉着她的手,说:“昨天去你爸爸家啦?”

        “嗯。”沈书妤点点头。

        “你爸真的生了个儿子啊?”外婆问。

        沈书妤依旧点点头。

        看来外婆对于张国洪有了个儿子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

        但沈书妤知道,妈妈早就已经放下了这一切。

        想到昨天见到的那个小宝宝,抛开其他的不说,长得是真的很可爱。沈书妤昨天在张国洪家里还是因为这个小宝宝才没有那么尴尬和无聊,说起来,那个小宝宝也是她的弟弟。

        外婆叹了口气,说:“不提了不提了,来,带你去看你玖玖姐姐。她在化妆呢,可漂亮了。”

        这场婚礼虽然仓促,但是因为现在婚庆行业发达,倒也没有少什么。屋子里该布置装点的,婚庆公司里来的人几个小时就能全部布置妥当。据说喜宴最难定的酒店大厅,男方家也十分豪气地花了高价钱定来。

        沈玖玖还在卧室里化妆,妆发等工作人员都是男方家里请来的工作人员一手包办。

        沈书妤一进屋就看到已经在弄头发的沈玖玖。

        原本就漂亮可爱的沈玖玖,经过这番打扮后,更是美得让人挪不开眼睛。已经不止一个人进来看了沈玖玖之后夸赞了。

        沈玖玖被这么一夸也臭美,说:“也不看看今天谁是新娘啊。”

        说完,众人哄堂大笑。

        外婆忍不住在沈书妤耳边说:“你以后结婚肯定更美丽。”

        沈书妤无奈地扯了扯外婆的袖子:“你小声一点啦。”

        妆发完毕,沈玖玖就准备去穿婚纱了。

        说起接下来沈玖玖要穿的那套婚纱也是来头不小,据说是男方请了一个设计师早早的就设计了的。沈玖玖是昨天才去试婚纱,除了偏大一点需要当场改小以外没有任何不妥。

        好几个表姐妹都在等着沈玖玖换婚纱,迫不及待想看一眼。

        等沈玖玖换好了出来,果然惊为天人。

        这套婚纱真的很美,有女孩子最喜欢的水晶点缀,婚纱裙摆又长又仙气。

        一个表妹一脸羡慕,说:“玖玖姐姐,我以后结婚了也要穿你那么漂亮的婚纱。”

        沈玖玖终于有些害羞了,腼腆地说:“好啊。”

        一旁沈书妤看得也是挪不开目光。

        这似乎是她第一次看到“真实”的新娘。小时候村子里但凡有人结婚办喜事,对于孩子们来说新娘总是最让人好奇的。

        不一会儿舅妈从客厅里跑过来,说:“快快,等会儿新郎就要来接新娘啦,外面在放炮迎接新郎了。”

        众人激动不已。

        接亲的环节是最有趣的。

        沈书妤作为为数不多和沈玖玖同龄的女孩子,被留在了沈玖玖的闺房里。

        虽然婚礼是仓促了些,但该有的流程一样没少,该美丽的婚纱照样夺目。

        安虹县的风俗习惯是男方会在上午十点十分的时候来接亲,寓意十全十美。伴娘考难点的环节通常需要半个小时,然后新娘由新郎接过去一道到酒店里用喜宴。

        沈书妤虽然不是伴娘,但被留在闺房里跟沈玖玖待在一起解闷。

        今天沈玖玖的两个伴娘都是她临时找过来的闺蜜,跟沈玖玖算是铁打的关系。

        刚才沈玖玖穿着婚纱出来的时候,这两个伴娘倒是先哭了。

        在等待新郎上来的功夫,沈玖玖穿着婚纱在沈书妤的面前转了一圈,问:“我好看吗?”

        沈书妤真诚地点点头:“真好看。”

        沈玖玖笑着说:“我也觉得挺好看的。”

        沈书妤的心里虽然有一肚子的疑惑和不结,但到底没有说什么。倒是沈玖玖说:“小鱼,结婚后我也有可能要去沣州市了。”

        “是吗?”沈书妤有点惊喜。

        沣州市是省会城市,安虹县很多做生意的人都会去那个地方。据说新郎家里也是在沣州市开公司的。

        “嗯。”沈玖玖点点头,“到时候我跟你也算是有个照应。”

        正说着,外头一阵吵嚷。是新郎驾到。

        两个伴娘激动地跺着脚,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纸条来。

        沈书妤在一旁好奇又有趣地看着。

        先是外面的新郎说话,低沉又浑厚的声音,说是来迎接新娘子的。

        里头一个伴娘说:“迎接新娘子,先过我们这关哦。”

        外头道:“没问题,放马过来吧。”

        紧接着外头的伴郎塞了个红包过来,说:“行行好,别太刁钻了。”

        里外皆是笑意。

        伴娘道:“你知道我们家玖玖最喜欢什么颜色吗?”

        外头人道:“紫色。”

        沈书妤听得出来,这是刚才那个新郎的声音。

        伴娘道:“好,接下来一题,知道我们家玖玖最讨厌什么动物吗?”

        外头人道:“猫。”

        伴娘道:“这都是最简单的题目,再来。”

        外头人道:“好。”

        伴娘道:“知道我们玖玖的生日吗?几月几日,阳历的和农历的都要说。”

        外头人道:“农历九月二十八,阳历十月二十五。”

        伴娘道:“那结婚后,家里谁管钱?”

        外头人道:“老婆。”

        伴娘道:“结婚以后,家里谁洗衣服。”

        外头人道:“我。”

        伴娘道:“那谁做饭?”

        外头人道:“还是我,所有苦活累活都由我来,玖玖只负责做最美的新娘。”

        ……

        这居然没有一个问题能够难得倒新郎的,也是让众人有些意外。

        按说沈玖玖和新郎相亲到结婚这才不过八天的时间,简直就是闪婚了,这新郎不是事先做过功课就是旁边有人通风报信。

        但是一切问题都是建立在“囍”字上,新郎能够答得出来反而让人一片叫好。

        最后,伴娘问:“第一次和玖玖见面是什么时候,时间地点,天气如何。”

        这句话问完以后,外面难得一阵沉默。

        沈书妤看了眼坐在床畔的沈玖玖,她从头到尾倒像是一个局外人似的在看戏,一脸的笑意。

        等了一会儿,外面的人说:“我忘了。”

        接着,他又说:“但是我记得有一次,那年是XXXX年06月31日,那天下着雨,我看到玖玖坐在小山村的小溪旁边在哭。我走过去问她为什么哭,她跟我说自己期末考试考砸了,不敢回家。”

        新郎话说完,外头又是哄然大笑。

        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呀,那年沈玖玖都还在读小学吧。

        这会儿所有人都在笑,沈玖玖的脸上却渐渐地没有了笑容。

        沈书妤笑着问沈玖玖:“姐姐,你还记得那件事吗?”

        沈玖玖摇摇头又点点头。

        她记得那年的事情,却不记得那个过来给她解忧的人就是即将要迎娶她的丈夫。

        所有问题问完后,外头又塞进来两个红包。

        两个伴娘拿起红包打开来看了眼,差点没有吓到,这个红包也太大了。

        ……

        婚礼喜宴的事情一忙几乎就是一整天,这对于还不到二十岁的沈书妤来说很是新奇。这也几乎沈书妤记事后参加的最为隆重的一场婚礼。

        喜宴的地点在安虹县新建成不久的那家星级酒店,沈书妤来过这个酒店,上次来的时候还是因为傅灼。

        想到傅灼,沈书妤不免又想起那日他点了一整桌的东西,最后却因为味道不好全部都不吃。

        他是一个从来不会亏待自己的人,怕是第一次在她身上吃了不少的亏吧。

        婚礼期间,沈书妤在朋友圈发了一条短视频,十分感性地写了一句话:【愿天长地久,白头偕老。】

        消息发出去没有多久,她这条朋友圈底下就多了一条留言。

        FZ:【那你什么时候愿意嫁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