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糖心纠缠在线阅读 - 第71章 (#^.^#)

第71章 (#^.^#)

        ===

        时间过得快,一晃眼,开学也已经过了两天。

        两天的课程完全不足以让学生在这个寒假散掉的心重新拼接起来,对于沈书妤来说更是。

        这两天沈书妤的心神已经涣散到下午舞蹈专业课的时候差点扭到自己的脚。

        对于舞蹈学生来说脚伤可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一旦落了伤就代表着短时间内不能练舞,不能练舞就代表进度跟不上别人,就代表着落后。一次两次的落后,就预示着一些看不到的潜在机会在自己的身边悄悄溜走。

        课后沈书妤留在教室里准备再练一会儿,方珏走过来说:“怎么回事呢你,这两天看起来都好像心不在焉的。”

        沈书妤淡淡一笑说:“心还没收回来。”

        方珏故作严肃,清了清嗓子学着老师的口气说:“该收收心了啊!”

        沈书妤点点头,“我再练一会儿。”

        方珏准备等一等沈书妤的,问她打算练到什么时候。

        沈书妤想了想说:“大概一个小时吧。”

        “那不行了,晚上我学生会还要开会的,怕是等不了一个小时。”

        沈书妤朝方珏摇了摇头,“不用等我的,我又不是不认识路,你快去忙你自己的事情吧。”

        “那你也不要太辛苦哦,老师课堂上批评你的话就听一听过就好啦,别太放在心上。”

        沈书妤点点头。

        方珏和沈书妤道别了之后准备回寝室洗个澡后再去食堂吃点东西。

        巧合的是,刚出来没有一会儿就碰到了迎面走来的于晓峰学长。方珏心里那叫一个激动,但这个时候沈书妤又不在自己的身边,所以她只能硬着头皮一步一步往前走去。

        身高一米八几的于晓峰长相十分韩范,加上又刻意往哪方便打扮,整个人真的跟时下荧幕上的那种小鲜肉一般无二。最关键的是于晓峰长得真的很帅,比常人要略深邃一些的眼窝,五官恰到好处的立体,简直是万众挑一的帅气了。

        是于晓峰先跟方珏打招呼的,那帮人跟方珏汇聚到了一条路上,都是前往学校食堂的方向。

        于晓峰对方珏说:“一个人啊?”

        方珏紧张地点了点头,说:“刚上完舞蹈课。”

        于晓峰下意识往舞蹈教室那边看了眼说:“你们舞蹈生也是辛苦了,总是看你们香汗淋漓的。”

        方珏脸颊上发丝都是湿漉漉的,却甜甜笑着说:“不辛苦的,习惯了就好。”

        于晓峰点了点头,不忘提醒方珏:“注意别感冒了。”

        方珏害羞地嗯了一声。

        暗恋对象的一句不经意的关心,让方珏心里像是吃了蜜糖一般的开心。

        一旁突然有个男生笑于晓峰:“你还挺怜香惜玉的啊。”

        方珏这才注意到那个陈家豪也和于晓峰一起,不过她刚才眼底里只有晓峰学长,根本没有注意到这群男生中的陈家豪。

        于晓峰白了眼陈家豪:“你话挺多的啊。”

        陈家豪走过来企图攀着于晓峰的肩膀,被于晓峰躲开:“别老是攀来攀去的,老子个子都被你攀矮了。”

        陈家豪笑哈哈的:“你怎么那么小气啊。”

        “跟你大气干嘛?你给我什么好处?”

        于晓峰也是懒得理会陈家豪,趁机跟方珏打探一下院花沈书妤的情况。他到现在都想着给沈书妤还有傅爷做个媒,却不知私底下沈书妤和傅灼早已经纠缠不清。

        “那个什么,怎么没见你们院花小妹妹?”于晓峰问。

        方珏闻言脸沉了一下,心里有点淡淡的失落,自己喜欢的人在打探好朋友的情况,多少还是会让她感觉到不自在。

        但方珏还是说:“小书她还在练舞呢。”

        于晓峰立即捕捉到重点,一边问方珏,一边手底下跟某人通个风报个信:“院花妹妹那么认真刻苦啊。”

        方珏点点头。

        一旁的陈家豪问:“我们学院的院花?沈书妤?”

        于晓峰笑着看了眼陈家豪说:“别打歪心思了,院花妹妹是我们傅爷的。”

        “那我看你挺上心的嘛。”陈家豪笑道。

        于晓峰又白了眼陈家豪,一脸看傻逼的表情看了眼他:“傅爷的终身大事我当然着急,我就感觉院花妹妹跟他很般配,这媒婆我是做定了。”

        走在一旁的方珏刚才还阴霾的心,因为听到晓峰学长现在说的话后突然变得晴朗起来。

        “那可不一定吧。”陈家豪顿住了脚步跟于晓峰道了声别,说自己还有其他的事情。

        于晓峰早就见这个陈家豪不怎么喜欢,巴不得人赶紧走,一句留的话都没有。

        然而那头,陈家豪却直接往舞蹈教室而去。

        ===

        舞蹈教室里现在只有沈书妤一个人,她也习惯了总是一个人在教室里练舞。沈书妤从来都不觉得自己在舞蹈方面有天赋,她能够取得好成绩,背后所要付出的汗水要比别人多出好几倍。在舞蹈领悟上沈书妤其实根本就比不上方珏,对方珏来说很容易理解的东西,到了她这边却好琢磨很久。但沈书妤有颗不服输的心,既然天赋比不上别人,那就要更加努力。

        所谓勤能补拙,天道酬勤,沈书妤一直很相信这句话。

        正跳得忘我,沈书妤突然听到“啪啪啪”的鼓掌声,她停下舞蹈下意识转头,就见不知何时出现在教室门口的陈家豪。

        这个人叫陈家豪吧?

        沈书妤记得好像是。

        陈家豪平日里也喜欢穿一身的黑,但身材没有傅灼那么霸道,他和于晓峰那帮人一样都有点韩范。

        沈书妤就见陈家豪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一边走着还一边说:“跳得真好啊。”

        沈书妤闻言眉头微皱。

        并不觉得对方是在真心夸赞自己,而是带着某种调侃的语气,让她觉得怪异。

        也不知道陈家豪在这里看了多久了,让沈书妤的心里一阵排斥。

        这个男生虽然给人一种正人君子的感觉,但沈书妤知道他绝非表面上那么简单。

        “有什么事吗?”沈书妤下意识退后一步。

        陈家豪站住脚步,对眼前的沈书妤说:“之前就想跟你做个朋友的,奈何你太高冷了。”

        近距离跟陈家豪交谈,让沈书妤原本尘封的记忆好像全部袭上心头。她想起那日平安夜的时候在奶茶店里陈家豪跟自己说话的样子还历历在目,他也是这种语气,看起来十分不怀好意。不仅如此,那日他翻脸比翻书还快,让沈书妤忆起了自己那个会家暴的父亲张国洪。

        沈书妤又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舞蹈教室大且空旷,但陈家豪总给她笼罩上一层阴影。

        陈家豪将自己的手机拿出来,对沈书妤说:“加个好友呗。”

        沈书妤果断地摇了摇头。

        她一点都不想加这个人为好友。

        陈家豪笑着朝沈书妤走近一步,“不加啊?那你加傅灼了?”

        因为听到傅灼二字,沈书妤心里也是一怔。

        “加他了对吧?”陈家豪笑。

        沈书妤没有回答,她转身去拿自己衣服准备离开。不料陈家豪却几步跨到了她的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好歹这里也算是公共场合,沈书妤心想陈家豪应该不会对自己做出什么,可心里却忍不住害怕。她下意识往后退一步打算远离这个人,不料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陈家豪“噗嗤”一笑,说:“你怕我啊?我有什么好怕的?有傅灼那个四肢发达的人可怕?”

        沈书妤忍不住说:“他不可怕。”

        陈家豪眼神暗了暗,一并按住准备从地上起来的沈书妤。

        “你喜欢他?”陈家豪语气不善地问道。

        沈书妤准备挥开陈家豪的手,可奈何挥不开,她被他按在地上根本没有办法站起来。

        “陈家豪,你别过分了!”沈书妤突然很后悔,平安夜傅灼问她要不要学防狼术的时候,她就应该点头同意。

        可这个时候想起傅灼,沈书妤却微微走神。

        陈家豪蹲下来朝沈书妤靠近。

        沈书妤转身要逃,又被他一把拉住脚。她去踢他,但无奈自己的力气根本没有他的大。

        男女体力的悬殊这点沈书妤早就知道,可她现在似乎忽然明白,傅灼一直没有对她真正用力过。

        “救命!”情急之下沈书妤开始叫喊。

        陈家豪却笑得更大声:“行了行了别嚷嚷,你们舞蹈教室那么偏远,没人会来的。”

        沈书妤不信,她准备再叫喊,陈家豪过来一把捂住了她的嘴。

        “都让你别叫了!”说着,陈家豪朝沈书妤脸上扇了一巴掌。

        “啪”地一声,沈书妤耳朵嗡嗡直响。

        眼前陈家豪说话的话模模糊糊的:“……你不就是一个绿茶婊吗……装什么清高啊……”

        沈书妤晃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脸颊上火辣辣的疼。

        陈家豪居高临下,看着沈书妤裸露在外的肌肤后红了眼。

        白嫩嫩的皮肤看起来还真是吹弹可破的样子。

        陈家豪也算“阅人无数”了,沈书妤的确是他见过的极品。原本他还想着,没准能把她追过来玩玩。但这个念头已经在平安夜的时候彻底被打断,都是因为傅灼。

        沈书妤的泪水不知何时滑出了眼角,但不是因为痛。

        她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陈家豪求饶:“别过来……求求你别过来。”

        陈家豪禁锢着沈书妤的双手,凑过来在她脸颊上闻了闻。

        没有任何脂粉香味的沈书妤竟然有几分香甜,让陈家豪忍不住靠近又闻了闻。

        沈书妤整个人都在颤抖,她不忘着挣扎,可她越是挣扎,陈家豪就越是狠狠地掐住她的脖子。

        “知道我为什么那么恶心你吗?”陈家豪说,“我得不到的,也不想让别人得到,尤其是傅灼。”

        话说完,陈家豪低头准备吻住沈书妤的双唇。

        然而就在这时,一晃而过,陈家豪的脑袋被人狠狠地踹了一脚。

        陈家豪整个人因为这猝不及防的一脚倒在地上,只听他一声痛苦呻吟,一抬头,就见到满脸厉色的傅灼。

        那一脚的力道,陈家豪躺在地上久久都爬不起来。

        傅灼的双眼似乎能喷出火来一般,周身散发着滔天的怒意。

        但此时的傅灼根本来不及管倒在地上的陈家豪。他一心全部都在沈书妤的身上,二话不说过去半跪在沈书妤的身边将瘫软的她抱在怀里。

        沈书妤整个人都在颤抖,闻到傅灼身上熟悉的味道,她下意识往他身上靠近。

        傅灼温柔又宠溺地抱着沈书妤,满脸的心疼。

        他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低声哄着说:“别怕,谁敢动你先从老子身上过去。”

        沈书妤抬起头看了眼他。

        她原本颤着身子,却明白自己在见到他的那一瞬间一点也不怕了。

        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安全感。

        傅灼快速脱下自己身上的夹克披在沈书妤的身上,他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又是一字一句哄着:“别怕,别怕。”

        沈书妤这才感觉到自己脸颊火辣辣的疼。

        得到慰籍之后,她整个人从刚才紧张的状态下放松下来,控制不住地抽泣。

        傅灼根本来不及擦拭她眼角的泪水。

        看着她的模样,他心里一阵阵的绞痛。

        这是他放在心尖上都不敢欺负的人,居然有人这样对待。

        如果可以,傅灼简直想将陈家豪碎尸万段。于是他打算先轻轻放开她,好好收拾收拾眼前的陈家豪。

        可傅灼没有想到的是,他正准备起身,沈书妤的小手却紧紧地拉住他的衣角。?

        她怕,怕他离开。

        “别走……”好容易停止抽泣的沈书妤又埋在他的怀里孱弱道。

        她不知道他是不是要离开,但这个时候她知道自己离不开他。

        傅灼的心像是被人狠狠划上了一刀,他一把抱起她,柔着声说:“不走,我不走。”

        他要带她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