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糖心纠缠在线阅读 - ^_^

^_^

        关键词:第一次。

        沈书妤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

        刚接吻拥抱过后,她的身上好像全部都是傅灼的气息。

        不是什么都不懂,而是一切都很懵懂。越是这样懵懵懂懂,心里似乎愈发紧张。这几天她偶尔会想到这件事情,每每想到心里就是一阵的慌乱,甚至,她还做梦了。

        花洒打开,温暖的水流顺着身上的玲珑曲线滑下来。

        面对自己的身材沈书妤不算有自信,比起丰满和妩媚多姿,她顶多就是瘦。虽然现在这个社会以瘦为美,但沈书妤却不止一次听到傅灼说她太瘦,所以她也会担心若是傅灼真的看了会不会失望。

        这将是沈书妤第一次让一个异性看到自己的身体。

        她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

        四十分钟过去。

        外头的傅灼要已经在隔壁房间洗漱完毕。

        他忍着去敲浴室门的冲动,但留意听着里面的一举一动。

        其实他也好紧张。

        这也将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

        周围认识的同龄人基本上早就已经破了身,但他这些年无心男女之事,自然也不屑寻花问柳。以前好友笑话他无欲无求,他只是冷然笑笑。现在他是知道了,那种时时刻刻想要占有的心情是怎样的。

        只要见到沈书妤,他总是不由自主被吸引,脑子里犯浑。交往的这一个学期下来,天知道他忍得有多痛苦。甚至,他也开始做春-梦。抓心挠肝。

        梦里,是沈书妤毫无遮掩的身子,他在驰骋。

        而今,梦境似乎快要成真了。反而更加不真实。

        傅灼去倒了一杯冷水喝,特地加了冰。冰块咬碎在唇内,企图给自己降低一些温度。但似乎怎么都不够。

        一个小时过去。

        浴室里的所有动静停止。

        沈书妤看着镜子里粉红着小脸的自己。

        她的长发全部吹干披散在身后,身上则穿着一件宽大的浴袍。。

        几乎是一打开浴室的门,沈书妤就看到坐在床上的傅灼。他明显也洗过澡,身上穿戴整齐,蓄长的发随意着没有打理,整个人笼罩在一种温柔的气息里。

        沈书妤一看到傅灼这样就后悔了,她现在真的有种把自己送到狼窝的感觉,对比起他来就像是迫不及待似的。

        “好了啊。”傅灼起身。

        沈书妤点点头,进退不是。

        只是不用她纠结太久,傅灼已经几步走来站到她的面前。

        他直接低下头埋在她脖颈上深深吸了一口气,顺势轻咬了一口,低沉着声说:“还是那么香。”

        沈书妤脸红了。

        傅灼二话不说一把将她打横抱起来,像是要去赶赴一场盛宴。

        他喜欢抱着她坐在床上亲,摸摸她顺滑的发,扣着她的手十指交缠。

        渐渐地,他的吻越来越用力,越来越沉。

        沈书妤害羞极了,抓着他,红着脸。

        “嗯?”傅灼的双眼里满是□□。

        沈书妤咬着唇,摇摇头。

        傅灼低笑着吻住她的唇,随即如洪水猛兽向沈书妤袭去。

        这一次,他不打算放过她。

        结束的时候不知道今夕是何夕。

        沈书妤整个人提不起一点力气,闭上眼的时候还不忘咕哝一声:“大骗子……你肯定不是第一次……”

        傅灼却好像还神采奕奕的,仔仔细细给沈书妤收拾,低头在她额上亲了亲:“改天带你多运动运动,太禁不起折腾。”

        “我不要……”

        好累。

        说完这几句话后沈书妤彻底进入了沉眠。

        傅灼收拾妥当了以后躺进了床里,伸手将沈书妤揽过来抱在怀里。

        怎么不是第一次?

        碰到你之后哪里还需要什么技巧。

        他笑得心满意足,轻叹一声紧紧抱着她闭上眼。

        ===

        因为昨晚折腾到半夜,第二天两个人直接睡到日晒三杆。

        还是傅灼先醒的,他昨晚梦里都好像在笑,微微醒来感受到沈书妤在怀里,他就低头吻一吻她,再心满意足抱着她继续睡。

        养精蓄锐一个晚上后,这会儿傅灼又是精神饱满。

        等沈书妤意识到危险的时候,傅灼根本没有给她任何思考和拒绝的机会。

        “好累啊……”沈书妤皱着眉一脸不悦。

        傅灼给她捏了捏被角,低头啄了啄她的唇:“你再睡会儿,老公去楼下给你弄好吃的。”

        “嗯。”沈书妤翻个身闭上眼。

        他总是要耍流氓,让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最后被逼着一直喊老公他才心满意足。

        光是昨晚就是三次,她好歹一点经验都没有,可他却一点都不知道克制。

        想到这里沈书妤就不想理他。

        可沈书妤不知道的是,忍了一个学期的傅灼是真的忍不住。怎么都要不够,怎么都不满足。他也体谅到她身子承受不住,不然这个晚上她真的别想休息。

        然而话说回来,沈书妤嘴里虽然埋怨,但不能否认的是,她也是喜欢那种极致的感受。

        大概是昨晚累,所以这一晚上沈书妤倒是睡得很好,几乎可以说是一夜无眠。

        这会儿被弄醒以后再想如睡好像怎么也睡不着了,索性她也起床。

        到了浴室看到自己身上触目惊心的痕迹,沈书妤又想到昨晚的疯狂。

        一切都历历在目,傅灼是怎么疼爱她的,她想着红了红脸,心跳也快了不少。

        简单地冲了个澡,刚从浴室出来就看到傅灼端着餐盘上来。

        他穿着素色的短袖,整个人精神饱满,裸露在外的花臂看起来依然极有男人味。

        “醒了啊。”傅灼将食物放在桌上,走过来单手一把将沈书妤抱起来。

        这个拥抱的姿势不同于以往,傅灼让沈书妤双脚圈着他,他单手托着她:“怎么不睡了?”

        沈书妤老实回答:“睡不着了。”

        “那饿了没?”

        沈书妤点点头。

        大量的运动过后其实昨晚就饿了,不过她从来没有吃夜宵的习惯。昨晚实在是太累了,只想睡觉。刚才洗了个澡,本来也还不觉得饿,可是莫名其妙突然很想吃东西。

        “还有点痛。”她说。

        傅灼有点紧张,“哪里疼?”

        “就那里呀,好像有点破了。”沈书妤埋怨着说。

        刚才洗澡的时候碰到还有点疼,她用手摸了摸,好像都是肿着的。

        傅灼抱着她在沙发上坐下,哄着说:“我看看。”

        昨晚他也是看了一遍又一遍,只是每看一眼他就忍不住红了眼,那股子欲念怎么都压不下去。

        沈书妤饿得慌,伸手抓了个餐包往嘴里塞,别扭着说:“我才不给你看。”

        “不给老公看给谁看?”傅灼见不得她这副样子,好像又起了反应。

        沈书妤是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连忙逃也似的要从傅灼身上起来。

        傅灼按着她,低沉着声说:“乖,不动你了。”

        他说着端了桌上的豆奶递到沈书妤唇边,“喝点,小心别噎着。”

        沈书妤听话地就着傅灼的喝了一口,一尝味道不错,又抓着他的手继续喝。

        经过昨晚,无形之中两个人好像更加亲密一些,虽然她嘴里说着埋怨的话。

        “慢点。”傅灼伸手拍拍沈书妤的后背,“我的小可怜。”

        傅灼不说沈书妤还不觉得,一说她就睁着无辜的大眼看着他,顺便控诉:“你讨厌死了啊。”

        “哪里讨厌?”傅灼笑着在她额上啄了一下。

        沈书妤一边啃着餐包,一边说:“我昨晚是第一次你知道不知道啊!”

        “嗯,知道。”傅灼心里一酥,身底下的反应好像又猛了些。

        多少是有点在意的,他那么深爱的人第一次是跟自己,他觉得好幸福好满足。

        沈书妤瞪着傅灼:“那你为什么都不知道怜香惜玉呢?我都让你慢一点,你还那么快!我都求饶了,你还要继续!”

        她说着又咬了一口餐包,继续控诉:“你真的太坏了!”

        “嗯,我最坏了。”天知道傅灼现在忍着多大的毅力想继续使坏,“等会儿让老公看看。”

        沈书妤就穿这个浴袍,还是跟昨晚一样。

        香软在怀,傅灼的意志力得到了极大的考验,尤其昨晚开过荤之后。

        他拍了拍她的身子,抱着她从自己身上下来问:“还想再吃点什么吗?”

        沈书妤摇摇头,饿归饿,她的胃口一直以来也不大。她自然地将自己咬了一口的餐包递到他唇边,傅灼顺势咬了一口。

        “那吃完再睡一会儿?”傅灼说。

        沈书妤摇头,“我要回寝室收拾东西,昨晚外婆给我打电话了,我觉得还是要回一趟家比较好。”

        “怎么着,把老子睡了就跑啊?”傅灼按着沈书妤的一把在她唇上轻咬一口,“有你这样的么?”

        沈书妤笑意盈盈地,双手勾着傅灼的脖颈:“你讲讲道理好不好,我都快两个月没有回家了。”

        这段时间忙,沈书妤确实是那么长时间没回家了。现在想想尤其心虚,昨晚外婆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还和傅灼在一起……

        傅灼难得体贴:“那明天下午再回去。今天休息一会儿,昨晚太累了。”

        沈书妤突然想到什么,轻轻扯了一下傅灼领口。

        傅灼顺势看到自己左肩上的两排牙印,伸手勾了下沈书妤的鼻子,一脸宠溺:“请问是哪只小猫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