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糖心纠缠在线阅读 - ^_^

^_^

        沈书妤这次回安虹县,几乎就是和傅灼成了异地恋。

        一大早傅灼特地开了车来送沈书妤和沈桂雯母女一道去机场,忙前忙后,恭恭敬敬。

        沈桂雯对傅灼的印象倒是挺好。

        就简单的交谈和接触下来,傅灼身上有一种十分成熟稳重的气质。虽然他一只手臂上那满满的纹身让沈桂雯有那么一点难以接受,但沈桂雯也不是古板的人,知道如今纹纹身并不是坏人的代名词。

        沈桂雯也简单地问了问沈书妤关于傅灼的一些事情,大概得知男孩子家庭条件不错,自己也在外开了一间工作室。并且沈桂雯通过沈书妤的介绍看了《福星阿才》的动漫,打心底里是佩服他能够做出那么优秀的作品。尤其在听到傅灼被学校保送研究生后,沈桂雯更觉得这个男孩子很优秀。

        虽然经历过一段失败的婚姻,但沈桂雯仍然相信爱情。都是过来人,她那个年纪陷入爱河的时候也是没头没脑。只是相较起来,她觉得女儿沈书妤的眼光似乎比当年的自己要好很多。

        在回去的路上,沈桂雯又一次跟沈书妤提到傅灼,突然有点八卦地问:“你们两个人怎么认识的?”

        提到两人相识的过程,也是让人哭笑不得。

        沈书妤倒是没有什么隐瞒,把自己和傅灼认识的前因后果都跟妈妈说了一遍。

        在最后沈书妤提到自己在舞蹈室独自一人排舞差点被人侮辱的时候,沈桂雯吓出了一声冷汗:“你怎么没跟妈妈说这件事?”

        “怕你们担心。”沈书妤低头看着自己在指尖,“那段时间我的精神状态也不太好,后来傅灼给我联系了心理医生,治疗了几个月。”

        沈桂雯的脸色彻底冰冷。

        沈书妤以为妈妈是在为自己没有告知那件事而生气,连忙说:“妈,那次幸亏有傅灼及时相救,而且那个男孩子也被学校做了开除处理,我现在没有什么问题了。”

        沈桂雯摇摇头,伸手在沈书妤的头上摸了摸,叹了口气说:“妈妈和爸爸的事情,让你心里留下不少阴影了吧?”

        沈书妤闻言一怔。

        沈桂雯说:“家暴对一个孩子的成长影响很深,那时候我执意跟你爸打官司离婚也是为了你。但我却没有想到,那些伤害却潜伏在你的心里。”

        “妈,我没事了。”沈书妤朝沈桂雯甜甜地笑,“六月末的时候心理医生也对我进行了一次复诊,他说我现在恢复得很好。”

        沈桂雯闻言欣慰地点点头。

        好一会儿之后,沈桂雯对沈书妤说:“替妈妈谢谢傅灼。”

        ===

        送走沈书妤和沈桂雯后,傅灼独自一个人坐在候机大厅,心里总是有一种隐隐的不舍。

        七月初沈书妤放假回家两个星期的时候傅灼就闹腾受不了,要不是他那边工作繁忙,估计撑不过一周就要跑过来找沈书妤。八月初到九月初开学,还有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两个人见不着面,只要想到这里,傅灼就比谁都感觉到煎熬。

        在广播一遍又一遍提示他乘坐的这趟航班就要起飞的时候,傅灼转而去办理了退票改签手续。

        另外一头,沈书妤跟妈妈沈桂雯也即将落地。

        落地后要乘坐一个小时的专车才能到达安虹县,一趟路程下来,沈书妤和沈桂雯到家的时候也正好赶上了饭点的时间。

        晚饭吃完,沈书妤收到了傅灼的消息。

        傅灼:【晚上能出来么?】

        沈书妤像是看到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似的,连忙疾步走到房间里。脑子里嗡嗡响着,直觉只有一种可能,又觉得太疯狂了。她心脏砰砰跳着,觉得又惊又喜又甜。

        小鱼儿:【你来安虹了?】

        傅灼:【嗯。】

        小鱼儿:【天,你怎么没跟我说。】

        傅灼:【我坐你后面一趟班机直接来的。】

        傅灼:【惊喜么?】

        小鱼儿:【惊喜。】

        小鱼儿:【害羞.jpg】

        这次沈书妤舞蹈比赛结束后傅灼基本上没有跟她单独相处的时间,连偷偷摸摸在后台想亲热的时候也被丈母娘当场抓包。他心里痒痒,总觉得不好好跟她当着面说说话就不舒坦。

        沈书妤晚上想出来自然没有太大的问题。她本想又编个同学找她的理由,但想了想,还是把傅灼来安虹县的事情告诉了妈妈。

        沈桂雯听后有点意外,说:“他特地来的?”

        “嗯。”沈书妤有点不好意思地红了脸。

        “去吧。”沈桂雯淡淡一笑,“顺便让他明天中午来家里吃顿饭吧。”

        “好的。”

        晚上沈书妤见到傅灼的时候就把妈妈邀请他到家里吃饭的事情告诉了他,谁料傅灼一听整个人又不好了。

        “见丈母娘让我神经衰弱。”傅灼抱着沈书妤又啃又咬的,心里的纠结不言而喻。

        沈书妤伸手摸摸傅灼的发,跟安抚藏獒似的,说:“我妈妈还让我谢谢你呢。”

        傅灼抬起头,在沈书妤唇上啄了一口问:“谢什么?”

        沈书妤把今天在飞机上跟妈妈说的事情告诉了傅灼,傅灼听后又别扭起来了。他把脑袋埋在沈书妤的胸前深深吸了一口气,咕哝着说:“这有什么好谢的,都是我该做的。”

        他好像又害羞了。

        “没有什么是你该做的。”沈书妤的小手在傅灼的发尾打着圈圈,“我们非亲非故的,你没有必要付出那么多的。”

        傅灼听后心里却有点不乐意了,他惩罚似的在沈书妤唇上咬了咬:“你是我老婆,我不对你付出我对谁付出?”

        “谁是你老婆啊。”沈书妤害羞地不行。

        “你是我老婆啊。”傅灼一脸的理所当然,他又大声地说了一遍,“沈书妤是傅灼的老婆。”

        沈书妤羞地脸上像是要滴出血来,连忙捂着傅灼的嘴巴,“你别说那么大声好不好,酒店的隔音好不好啊?”

        傅灼贼兮兮地,大掌在沈书妤的身上揉,“那我们来试试隔音效果好不好怎么样?”

        ===

        第二天傅灼如约来到了沈书妤的家。

        他大包小包买了一堆的东西,外公外婆的礼物要照顾到,丈母娘的礼物要照顾到,当然,沈书妤的礼物也要照顾到。

        只是在给沈书妤挑选礼物的时候,傅灼想了大半天。

        跟沈书妤交往的这个学期下来,傅灼几乎每隔一段时间给她送礼物。时下流行的口红礼包他当然是要送的,首饰包包也没少送,只不过沈书妤一直放在他的别墅里从来不用罢了。

        傅灼到沈书妤家的时间早,于是被外公外婆面对面坐着围观。

        外公外婆在逼问沈书妤的过程中对傅灼的了解也不少了,知道他绘画写字都好,还特地看了他的一些作品。外婆倒不是第一次见傅灼,外公却是第一次。但在见到傅灼以前,外公就表现出了对这个还未蒙面的孩子有种异常的好感。

        但在见到傅灼之后,外公却沉默了。实在是,难以接受傅灼的那只大花臂啊。

        这年头虽然纹身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但走在马路上亮出这么一只手臂,多少还是会引起别人的围观。况且沈书妤的外公也是老一辈的人,对纹身这种东西更加没有半点好感。

        今天的傅灼特地一大早去买了一套规矩的衣服,整体一看就是那种家长喜欢的样子。只是这个时候,傅灼恨不得把自己手臂上的纹身全部隐身了。当初信誓旦旦说不后悔纹这一手臂的东西,但真的面对家长的时候,其中的痛苦只有他自己知道。所以说,纹身还是要谨慎,搞不好讨不到老婆。

        聊了没一会儿,饭菜上桌。

        沈桂雯今天难得亲自下厨,连忙照顾傅灼过来坐。

        傅灼很是规矩,主人家没上桌他绝对不会上桌,主人家没有动筷,他绝对不会盯着桌上的饭菜看。

        一旁的沈书妤一直忍着心里的笑意,知道傅灼私底下是个什么人,就知道他这会儿有多紧张。两人并排坐在一起,沈书妤最终还是偷偷在底下摸了摸傅灼的大腿,示意他放松一些。

        沈家的家常菜十分符合傅灼的口味。

        傅灼今天早饭没有来得及吃,这会儿愣是吃了满满两碗饭。倒是把难得下厨的沈桂雯给高兴的,她一直对傅灼说喜欢就多吃一点,千万别客气。傅灼一个不客气,结果就是把自己给吃撑了。

        从沈家离开后傅灼连忙去买了一颗健胃消食片吃了三颗下肚,一旁的沈书妤见了都是哭笑不得:“你说你,我妈让你多吃一点你就要把自己吃吐为止啊?”

        傅灼摆摆手:“是我自己没有控制住,好久没有吃到妈妈做的饭菜了。”

        沈书妤一听,心里一阵刺痛。她伸手给傅灼拍了拍背,安抚道:“那你以后就常来。”

        “嗯。”傅灼点点头,转而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丝绒的小盒子递给沈书妤,“呐,你的礼物。”

        “你又买的什么东西啊?”沈书妤口是心非,接过礼盒。

        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一枚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