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从野外生存开始的特种兵在线阅读 - 第一章:调令!

第一章:调令!

        光秃秃的山丘高地上,丁小黑匍卧在一推碎石间,前方推起的几块石头,很完美地把他身体掩饰去。

        他脸紧贴在枪拖上,身体纹丝不动,右眼视线通过枪口上的标尺,瞄准着山脚下。

        他那画满油彩的脸颊,一丝不苟的尽显严肃。

        “山下的兄弟们,缴枪不杀。”

        丁小黑身旁不远外仅有的一块半人高大石头后面,通讯兵小虎大声地向山下喊。

        “缴你个……”

        山脚下受激的战士,忽然冒头,反骂,丁小黑一看他露头,扣着板机的食指轻轻一扣。

        “呯!”

        一声枪响,低洼山脚下草丛冒起了红烟。

        “嘿嘿,又赚一个。”

        丁小黑裂嘴一笑,朝不远外大石头喊。

        “小虎,继续朝他们喊话。”

        上等兵小虎躲在一块大石头后,得到指示后,他又大声朝下喊。

        “山脚的兄弟们,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劝你们一句,不要在做无谓的反抗了……”

        “呯!”

        子弹打在了石头上,吓的上等兵小虎赶紧缩了回去。

        “老大,他们打我!”

        上等兵小虎,委屈的朝丁小黑喊了一声。

        “没事,我给你报仇,我已经找到他位置了。”

        丁小黑挪动了枪口,调整呼吸,然后轻轻扣动了板击。

        “呯!”

        “嘿,完美,又是一个。”

        “小虎,你继续喊话,我看谁还敢在开枪。”

        上等兵小虎这下不情愿了。

        “老大,你放过我吧,我是真的不想在拉仇恨了,别看现在咱得意了,回去肯定少不了又得挨揍的。”

        丁小黑纵勇着说。

        “谁敢,有我罩着你呢,怕什么,喊,就难听的话喊!”

        上等兵小虎苦着脸,他是真的不想在继续的拉仇恨了,怕惹人怒了挨揍,以往可没少吃这亏。

        就在小虎想着怎么找理由时,他携带的无线电外扩音器响了。

        关键时刻,无线电救了本就不情愿的小虎,他赶紧接通了无线电。

        “乌鸦,报告你的情况!”

        小虎扭头,看向了石堆后的丁小黑。

        “老大,大老大呼叫!”

        “真烦,正来劲呢,呼叫个屁啊!”

        丁小黑低骂一声,跳到了身后的低洼工事。

        接着,他猫着腰,从低洼的防御工事中,来到了上等兵小虎躲着的大石头后面,伸手从小虎手上接过无线电。

        “金雕,我是乌鸦!”

        无线电传来了声音。

        “乌鸦,报告你的进展情况!”

        丁小黑立马换上一副笑脸,对着无线电通话器回道。

        “金雕,我部在四号区,已经与敌交火,现在,包围了敌侦察小组,初步估讲,对方四十人上下。”

        “什么?你搞逑名堂呢,让你推进西山坡,你和对方侦查小组干什么仗,在说,你就十二个人,怎么包围对方四十人。”

        步话机中传来的声音,明显有些生气。

        丁小黑赶忙做解释。

        “金雕,准确的说,包围敌侦查小组的的我部指战员,就两个人,其他人已经向西山坡推进了!”

        “……你她娘又给老子惹事,两个人………逑,你她娘又擅自行动,被包围了是不是?”

        “咳!”

        丁小黑用咳嗽掩饰自己的尴尬。

        “金雕,这帮子侦查兵,太不经打,我一个人就能把他们全干了,现在,我已经干掉他们七个了,你放心,任务不会出问题的。”

        “你小子,少他娘给我吹牛逼,想法突围,别给我在扯皮了!”

        “是,突围,马上突围。”

        结束了通话,丁小黑的笑脸瞬间消失不见,他看向了小虎,带着几分不悦。

        “关了无线电!”

        上等兵小虎看着丁小黑,明显带着几分为难。

        “老大,现在咱怎么办啊,要不,我掩护,你突围。”

        丁小黑往山脚下瞟了一眼。

        “突围他娘个逑,几十个人围着,怎么突围出去,耗着吧!”

        上等兵小虎见丁小黑又开始整理防御工事,小心的问丁小黑。

        “老大,要不,我呼叫周边的兄弟部队支援咱以下。”

        丁小黑脸色难看的白了小虎一眼。

        “说什么呢,呼叫屁啊,等人来了,看咱俩笑话吗,我还要面子的好不好,先耗着,耗死他们!”

        小虎只能无奈的把自己缩在大石头后方,没办法,领导这么犟,他只能跟着受罪了。

        随着时间的消耗,终于迎来了天黑。

        小虎胆大了一点,黑暗的光线,让他的危机意识减少了几分。

        小虎贴近丁小黑身边,小声的试探道。

        “老大,夜黑风高,可是突围的好时机,咱要不趁着天黑开溜吧!”

        丁小黑头也不回的回应。

        “急什么,这天才黑,对方的防御,绝对不会放松,在等一等!”

        小虎担忧地问:“老大,咱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丁小黑抬头看了看天,接着满脸深沉。

        “等他们困了的时候!”

        “那什么时候他们才会犯困呢?”

        小虎又问。

        丁小黑头随口说道。

        “等你都开始犯困的时候,就是他们开始犯困的时候了!”

        小虎想了下,小声说。

        “老大,就咱现在这形式,我是绝对不会犯困的。”

        丁小黑看向了小虎的脸,极度认真的说道。

        “会的,你肯定会的!”

        忽然,小虎看到,天空中有个黑影飞来,他睁大了双眼,看着黑影离他们越来越近。

        “老大,有人朝咱丢石……”

        “咚!”

        一道刺目的闪光,丁小黑和小虎两人瞬间失明。

        “靠!”

        丁小黑下意识的捂眼。

        可是晚了,眼睛还是被闪到了。

        那刺目的闪光,刺的他眼睛生疼。

        他下意识的想到,这是敌人的进攻,他们已经危险了。

        刚想到是敌人的进攻,还未来得及作出反应,就感觉有人压到了他的身上。

        接着,他就感觉到压到他身体上的重量更大了。

        “他们就俩个人!”

        听到敌人的喊话,丁小黑挣扎着,手掏到了腰间。

        “忽!”

        一声轻响。

        “你妈……”

        “大爷的……”

        “我靠……”

        是敌人的骂声,丁小黑听着这骂声,反而笑了。

        很快,他的视力恢复了。

        那一刻,他们所在的区域,已经被弥漫的烟雾笼罩,有红的,有蓝的。

        “哈哈哈………”

        看到在场所有人的随身烟包都爆了,丁小黑愉悦地大笑起来。

        他是真痛快了,最后时刻,他挣扎着引爆了从腰间扯出的手雷,完成了与对方同归于尽的行动。

        虽说有点憋屈,但以两人牺牲,换一个侦查小队,怎么算,都真值了。

        看着对方无一人幸免,虽然有一些小失望,可丁小黑非常满意。

        恢复了视力的小虎,在看清情况以后,也跟着大笑起来,虽说这不是最好的结果,但至少又赚了。

        对方人多,吃了亏,本来就有气,看到丁小黑和小虎两人大笑,他们就受不了了。

        “干他们!”

        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对方人员,全朝他们俩扑了过去。

        一看情况不对,丁小黑伸手去挡,并喊道。

        “喂,你们别太过份了,我们现在已经死了!”

        最先压住丁小黑的对方领队,满腔怨气的回道。

        “我们也死了!”

        对方领队喊着,拳头也已经跟上。

        丁小黑头一缩,双手抱住了脑袋,大喊:“别打脸……”

        “哎呦,哎呦………”

        “老大,救我………”

        小虎也没逃脱挨揍的命运,他和丁小黑一样,抱头蹲在地上。

        “我也自身难保,怎么救你……”

        丁小黑抬头喊了一声,立刻就有几个拳头过来。

        “谁,说了不打脸的………”

        ……

        半个小时后,脸上带着肿块的丁小黑,和比他更惨的小虎,坐着卡车,回到了临时的指挥部!

        指挥部里,大队长叶俊盯着丁小黑的脸看了又看。

        “又被人打了!”

        丁小黑不承认的摇头。

        “不是,是摔的!”

        叶俊哼笑一声,又说道。

        “你摔的可真有本事,跟被打了似的。”

        丁小黑裂着嘴,干脆不说话了。

        叶俊瞧着丁小黑的脸,见他也不说话,就没在继续刺激他。

        他从面前资料堆里找出一个挡案袋,推到了丁小黑面前。

        丁小黑伸手,把推过来的档案袋取了过来,将封口的绕线解开,从里面取出了一张纸。

        他将档案袋往简易桌上一丢,认真看向了手中纸上的内容。

        只见那纸上,顶头两个醒目的大字。

        “调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