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从野外生存开始的特种兵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潜伏的猛兽!

第二十七章:潜伏的猛兽!

        血气刺激着丁小黑的胃部,刺激着他的感知神经,生食血肉,让他的胃翻滚起来,他想吐,但是忍着,他知道,他的身体需要。

        忽然,吸食生血的丁小黑警觉地抬起了头,他意识到不对劲了,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与之前的血腥味是不相同的。

        好像之前的还带着一股动物内脏的味道,而且,他手上的这只羚类动物,除了他匕首插进地道口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伤口存在。

        已经有肉食动物入场了,很有可能是体形不小的猛兽。

        冷汗瞬间就流了下来,匕首被他从羚类动物身上抽出,他一开始抽的很小心,尽可能的让自己不出动静。

        当匕首完全抽出,他猛的转身,反握的匕首,平展向后划去。

        这不是下意识行为,这是丁小黑极其冷静的应对方案,他清楚的知道很多动物喜欢。悄悄摸进猎物,从猎物的视觉盲区进攻。

        人类的视觉盲区比较大,200度上下,连平展180度都不到,所以,匕首划出去的范围也必须得更广。

        很庆幸,匕首落空,并无划到任何的物体,而小黑,也已经转过身来看,向了自己的身后。

        最后并没有他所认为的悄悄向他进攻的肉食猛兽,但这并非就是他的判断错误,原始森林之中,随时随地都可能伴随着危机,而要减少自身危险,就必须在危险来临来临之前,提前将危险降到最低。

        他之前的应对,没有错,至少从自身安全上说,是没有错的。

        身后没有出现可能会对他发起进攻的猛兽,但这并不代表就安全了,而之前。他嗅到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绝对不是个好兆头。

        他觉得必须离开,不离开,可能真就要遇上大家伙了。

        作为一名军人,此刻后退,并不是懦弱的怯战,这毕竟不是战争,没有必要去增加自身的危险。

        那只属于他的猎物,他没有打算放弃,是一定要带着离开的。

        他感应一下微弱的风向,接着你就观察一下四周情况,这才小心的向着下风口走去。

        眼看着就要走出这一片区域,前方一外突起的小坡,引起了他的注意,让他下意识的停住了。

        他握紧了手中的匕首,直视着那一外突起的小坡。

        就在停下之前,他不经意间注意到那里闪现过一小片黑影,那应该是有着一个家伙埋伏与此。

        不得不说那个潜伏的家伙很会选地方,它也知道选择埋伏在下风口,这样,就不会因为自身的气味而暴露。

        丁小黑不知道这个家伙是一早就埋伏在这里,等待着某个猎物从这里经过,那是因为他手中猎物穿出的血腥味吸引过来的。

        不管那一种,总之就一点,来者不善。

        这一次丁小黑没有选择撤退,此刻,既然确定对方已经瞄上了他,撤退反而是不明智的。

        就算是杀伤力很大的猛兽,也都不会选择正面硬刚,它们会以最小代价,而获得最大的成果,所以背后偷袭才是最好的。

        丁小黑知道这一点,他如果选择撤退,那个家伙,一定会从他的屁股后面进攻。

        丁小黑不能任由这样的事情发生,现在他是孤身一人,没有可以将后背交付出去的战友,所以,他必须硬刚,至少不能将自己的后背亮给那个潜伏起来的家伙。

        30天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那个家伙迟迟都没有出来,丁小黑又紧了紧手中的匕首。

        他感觉匕首的握把黏黏的,这是他紧张的出了汗。

        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潜伏的那个家伙至今身份不明,丁小黑能想到的,会出现于这样环境中的猛兽,不多,有山猫,猞猁,野狗,丛林狼,当然了,也有可能出现比较稀少的一种猫科动物——黑豹。

        如果是猞猁,山猫,黑豹这样的小体形猫科动物,那还好一点,虽然这三种猫科动物都是敏捷型的,攻击力不弱,但总好过另外两种犬科动物。

        虽说从单体战斗力上讲,想猞猁,山猫,黑豹这样的猫科动物,比野狗和丛林狼更有威胁,但丁小黑还是情愿遇上的是它们。

        毕竟,野狗和丛林狼这样的犬科动物,它们是群居为主,如果遇上,那绝对不会只有一只。

        丛林狼最少会以两只活动,他们的进攻方法很多变,以最小群体的两只为主会,一只正面阳光另一只找机会从侧面偷袭,一个人,那怕是训练有素的特种兵,遇上它们也要倒霉。

        而野狗,那比丛林狼更麻烦,它们一出动,就是一家子,也许是有大有小,但是不能忽略了每一个的战斗力,他们虽然不会像狼群一样运用好的战术,但是一拥而上,反而更加的麻烦。

        好在这只是亚热带地区的原始森林,并非非洲的大草原,那里生活的多种野狗,就是特种小队遇上,都会觉得麻烦。

        随着时间的推移,丁小黑并没有觉得烦躁,反而变得越来越冷静,虽然他的军旅生涯并不长,但他一样也是一个优秀的猎手,在以往的对抗训练之中,有善于运用动物的那一种战斗方法。

        这样一直拖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总要有一方打破这个僵局。

        丁小黑动了,不过不是冲,也不是退,他将手中的猎物伤口朝下,抖了几下,让它那未流尽的血液洒出,以鲜血的气味来刺激远远潜伏于远处的家伙。

        只要是肉食动物,僵持了那么久,肯定也会急燥,而是血腥味,更容易刺激到它。

        丁小黑已经想好了,如果照此的话,还不能将对方刺激出来,那他就选择转移,他很清楚自己选择这一种刺激对方的方法,是很危险的,如果对方还不出来,时间继续僵持下去,很有可能吸引过来其他的猛兽。

        那么,情况对他就不利了,所以,他必须快速结束这边的战斗,并快速转移。

        听小黑选择这个方法选择对了,那个潜伏的家伙终于忍受不了血腥气的刺激,从突起之地显出了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