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从野外生存开始的特种兵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明天必须寻找到消炎的草药!

第二十八章:明天必须寻找到消炎的草药!

        那个身影,终究还是没有顶住来自于丁小黑的刺激,它轻步渡了出来。

        丁小黑紧了紧手中的匕首,那黑影已经看清,是一只小型的猫科动物,也许,是一只山猫。

        战斗并无开始,那小型猫科动物,渡步来,渡步去,有过试探进攻,可每一次,冲一半,见丁小黑刀尖都指向了它,让它不得不退回去。

        这样的僵持,持续了有近半小时,最终,这只寻找不到机会的猫科动物,选择了放弃退走。

        丁小黑并没有放松,他非常了解做为猎手的猫科动物习性,此刻,他惹放松,那猫科动物在忽然偷袭而来,他难保自己不会受伤。

        无论那猫科动物是真的退则还是假意退走,他都选择了那猫科动物退去的方向。

        选择他路,还是太过危险,不说之前的猫科动物偷袭,沿途而去,暖宝不会有其他的食肉动物,闻到气味而来。

        而选拔这退去的猫科动物离去方向,他所需要的,也只是防备着前方这一个带有一定威胁的猫科动物。

        食肉猛兽,都有自己的领地意识,有前面猫科动物领路,至少他不用担心别的动物对他发起攻击。

        前面的某个动物速度很快,丁小黑追出去没多远,就不见了它的踪影,丁小黑没有去找它,而是选择继续前行。

        前面,出现了一条溪流,不深,宽度也仅有三米上下,丁小黑在溪流边停下,他先4周打量一分,确定周围没有异常之后,他才蹲了下来,伸手舀了一捧水,洗了一把脸,接着,又舀一捧,送进了嘴里。

        一捧水下肚,嘴里淡去的血腥味,彻底的消散了。

        丁小黑起身,踩着溪水中的石头,走到了小溪流的中间,并在此停了下来。

        他取出了匕首,就在这溪流的中间,清理起手中的羚。

        先是剥皮,这个他不专业,只是开了口,接着依靠暴力,将外皮,生扯下来。

        他没有留下这并不大的毛皮,而是直接丢进了溪流,任由它顺水流向下游。

        将去了皮的肉,放进溪流,清洗了一番后,才破开了它的腹,开始清理内脏。

        内脏清理出来之后,它也依旧丢进溪流里,让它顺水流走,接着,他又清理起来。

        都清理干净了,他才抬头,又看了看两岸,必竟,清理时,散播的气味还是能吸引来其他的食肉动物。

        然而,两岸之上,并无异样,丁小黑收回了目光,用匕首,在清理好的生肉上,薄薄的削下一片,然后送进了嘴里,咬了起来。

        不要以为羚类,羊类的生肉是鲜美的,只要是生肉,就没有好吃的,这不光是来自于人的味觉,同时也来自于心中。

        这薄薄的生肉在他的嘴里咬了很久,生肉不比熟肉那样一咬就烂,虽然已经削的很薄了,可咬着依旧难烂,还总是塞牙缝。

        一片嚼的差不多了,他强忍着恶心的,将其咽了下去。

        接着,就又削了一小块,这一块,不再是薄薄的肉片,它是细长的肉条。

        他再用匕首将这肉条切成指甲盖大小的肉块,然后,把这些小肉块,像是吃药一样的,一颗一颗的吞了下去。

        不考虑这些食物下肚,会不会因为不消化而难受,总之,饥饿感已经不在了,当然了,饱腹感也不存在。

        他起了身,向着前方看了一眼,连跑带跳,踩着两块石头,跑进了对岸的一片树林。

        树林很大,他并没有贸然向着林子的内围进发,毕竟这是晚上,名字中谁知道还潜伏着什么样的危险,还是先巧地方休息的好。

        这边没有山洞,也可能是有,但他没有找到,伸就算是有,他也不会选择以山洞做为休息点。

        听小黑意识到他手中的肉类虽然已经清洗过了,但是对于食肉动物敏锐的嗅觉来讲,还是会散发出诱惑的气息,如果他选择以山洞而息,食肉动物追过来,堵住了洞口,那他就连退路都没有了。

        为了自己的安全考虑,他再一次选择以大树为休息首选之一,虽说他在这片林地的外围,可高大的树木,并非没有。

        一棵笔直的针叶松,成为了丁小黑的首先。

        那针叶松,有着人腰那么粗,以原始状态存在这么大的松树,那起码有三十年以上的树龄了。

        针叶松是主分叉极少的树种,其实,做为休息树选,并非是最合适的。

        而丁小黑最终还是选择了它,其一是因为这边高大树木寻找着要浪费时间,其次,针叶松的枝杆,足够结实,而且,还不是猫科猛兽好上的树种。

        丁小黑费了一番力气,才上到了这棵针叶松上,未经人工修整的原始生存的针叶松,主杆上,有很多小叉枝,上到树上,真的很费劲。

        其次,针叶松是真的很扎人。

        他并没有直接上到树顶,而是选择在主干的中间区域停了下来,在往上,除也主杆外,其他分叉树细,不一定能承受住它的重量。

        而且越往上,分叉也越密,密集的针叶扎人不说,还很难找下一个合适的休息区。

        他在中间区域的一根分叉上坐了下来,这根分叉,也不是很粗,也就只有人的胳膊粗细,不过,承受住他的重量是没问题的。

        坐下来的丁小黑,取出背包带,将自己与这棵针叶松的主干绑到了一起,这样的话,他睡着了,就不会意外掉下了。

        现在还睡不下,丁小黑闲来无事的就把手中的肉,用匕首,切成一条一条的肉条,然后用匕首削下细的松枝,将这些肉条串起,架在他上方的树杈上,晾了起来。

        忙完了手上的一切,丁小黑又看向了远方,那里,依旧是黑漆漆的,与他所处的这一颗针叶松下方区域是一样的。

        丁小黑想到了负伤离去的131,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毕竟,像他那样,身上带着那么重的伤,我不说行动方不方便,单单是伤口上的气息,都有可能吸引到肉食猛兽的注意。

        “这次的任务,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完成啊!”

        丁小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想到了那个之前与他有个战斗一场的敌人,想到了敌人,他隐隐约约的感觉自己的右手背有些发痒。

        他低头看了一眼,发现,因为之前在溪水里清理肉,手背上的浓痂,已经被溪水冲去,那伤口上,又流出了沾沾的浓水。

        “还是发炎了,明天必须寻找到消炎的草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