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糖去冰[娱乐圈]在线阅读 - 第二章=

第二章=

        江殊同已经坐上了副驾驶,他脱了外套扔到后座,又往后调了调座椅,给自己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

        沈芙扒住车门,“为什么?”

        你敢坐我还不敢开呢!

        江殊同侧眸,懒洋洋的开口:“赶通告,两天没睡了。”

        说着把椅背又放下了些,大有好好睡一觉的架势。

        沈芙站原地默了两秒,“我刚拿驾照。”

        你可别睡的太.安心。

        江殊同没听见似的,阖上眼,拿指骨敲了敲车窗,“上来。”

        “……”

        行吧,反正他看起来也不怕死。

        坐上车,沈芙又有点后悔。这要是被拍到……她转头看向江殊同。

        他是干净清冽的长相,不说话的时候给人一种很强的疏离感。这会闭着眼,薄唇微抿,下颔线条流畅干净,喉结偶尔动一下,看着性感又矜贵。

        就这么盯了几秒,沈芙有点心虚的收回视线。

        “江……”说一半,她又顿住。好像不好直接叫名字。

        江殊同单手枕在脑后,等半天没听到下文,微微侧头睁开眼,“嗯?”了一声。

        这一声拖腔带调的,听起来意外的温柔。

        沈芙的手指无意识的抠着方向盘,“我是想问、你去哪?”

        江殊同想了一下:“随便。”

        沈芙:?

        “你去哪?”他又反问。

        沈芙:“五里桥。”

        江殊同摸出手机看了眼,“嗯,先去那。”

        这人刚不还说有事吗?沈芙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提醒:“安全带。”

        江殊同抬眸,修长匀称的手指勾过安全带很轻巧的带到身侧,“吧嗒”一声,他说:“可以了。”

        沈芙舒口气,缓缓发动了车子。

        这边路口窄,她车速放的慢,倒车的时候修了大半天。

        江殊同倒是没一点不耐烦,阖着眼呼吸平稳,也没担心自己的车会遭殃。

        也是,他那么有钱。

        沈芙嘀咕了两句,车终于安全的驶上了大路。

        一路过去还算平稳,经过一个红绿灯路口,沈芙停下车,盯着前面的路口发呆。

        要不要现在问他要张演唱会的内场票呢,还是拜托表哥。直接问他拿会快一点吧?

        这么想着,沈芙的目光缓缓落到江殊同脸上。

        这是睡着了吧?他好像是有起床气的。

        沈芙想起很早以前,那时候江殊同也就十三四岁的年纪,瞒着大人半夜跑去网吧通宵,她早上过去把他吵醒,他凶的像是要吃人一样,把她刚梳好的辫子全揉乱了。

        感觉到那视线,江殊同眉心微动,等了一会才开口:“你再看下去,后面的车子就要撞上来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还是闭着的,语调懒懒的听不出起伏。

        沈芙回神,红灯早过了,四周的鸣笛声叫嚣着穿透耳膜。

        她心虚的看了眼后视镜,后面那辆奔驰车里的大哥已经把头伸出了窗外,骂骂咧咧的喊着什么。

        沈芙的脸烧起来,手忙脚乱的启动车子,穿过路口才舒口气。

        江殊同把玩着手机,侧头看了眼窗外,笑了一下,没说什么。

        导航机械的发出提醒:您已偏离路线,正在为您重新规划。

        眼睁睁看着地图上绕出了一大截绿线,沈芙握着方向盘的手僵了僵,这边、好像是单行道?

        江殊同扯了扯安全带,坐直了身子,从侧边拿了瓶矿泉水,润过嗓子才慢条斯理的开口:“刚刚那个路口应该右拐。”

        沈芙睁大眼睛:“你刚刚怎么不说?”

        “不想说。”

        沈芙:“……”

        怎么会有人——这、么、欠、揍!

        忍了忍,还是转头瞪过去。

        她一双眼睛生的极漂亮,黑白分明亮晶晶的,像是藏了星星,干净的一眼就能望到底。

        江殊同摸了摸鼻子,印象里这小丫头很是记仇,那时候在胡同里拿玩具蛇吓哭了她,这事她记了十年,估计这会还没忘。

        他想了一下,缓和了语调问:“去五里桥干什么?”

        “约了人。”沈芙答的生硬。

        江殊同也不介意,又问:“几点?”

        “两点。”

        江殊同点了点头,“嗯,要迟到了。”

        “……”

        他会不会聊天?

        江殊同的手机这时候响起,有电话进来,铃声是《Speechless》的伴奏。

        他像是懒得动,抬手按了车载免提。

        电话那头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哪儿呢?”

        江殊同兴致不高:“什么事。”

        男人斟酌了一下,“还是为那综艺……”

        “不接。”江殊同听到这打断,拢了眉头,像是对这事很烦的样子。

        男人头疼:“但是星艺那边我——”

        江殊同直接按了挂断。

        沈芙拿余光瞥了一眼,显示屏上这名字她知道,沈怀青,江殊同的经纪人,盛千传媒的老总。

        而他口中的星艺,是国内最大的娱乐经济公司,上市集团,造星手段一流,里面一二线的艺人数不胜数。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江殊同是星艺唯一的太子爷。

        江殊同没在星艺签约,这事还得从十年前说起,那时候他高二,男孩最浑的年纪,在外头搞了个乐队,成天不务正业。

        江父想送他出国读金融,他张口说要出道。

        江父早年忙于事业,对这儿子多有愧疚,觉得玩两年也行,哪知道一个没看住,江殊同已经自己签了一个小公司。

        那公司就是现在的盛千传媒,当时穷的只有老总一个经纪人,江父气的胡子都炸了,晾了两个月又狠不下心不管,只能好资源不要钱一样源源不断送过去。

        江殊同在这点上很识时务,星艺抛过来的好处照接不误,捅了娄子也不着急,反正有人收拾残局。

        他长得好,天生能唱能跳,红的其实不费吹灰之力。后来演电影一举三金,印象里那两年大街小巷到处都是他的应援。

        十年过去,盛千早就跻身三大娱乐公司,江殊同除了做艺人,也是盛千的老板之一。

        星艺那边想借他一点光,得看他心情。

        用表哥他们的话说,挺不要脸的。

        沈芙想的出神,没注意到右前方一辆违规变道的沃尔沃,她上路经验少,脑子霎时间一片空白。

        “江殊同!”她下意识喊。

        几乎同时的,方向盘覆上另一只手,骨节分明,素净有力,男士清朗的气息徒然靠近。

        一瞬间的功夫,堪堪避过。

        江殊同半侧着身子,手还搭在中控台上,好整以暇的:“刚叫我什么?”

        沈芙抬头,飞快的瞥了一眼江殊同的脸色。

        他勾着唇,笑得有点坏,像是在算账。

        沈芙抿紧了唇,装死。

        小丫头本来就是冷白皮,这会更是一点血色都没有,眼眶也泛着红,显然是被吓到了。

        还是这么不禁逗。

        江殊同收回视线,把车窗摇下一条缝。

        冷风一吹,沈芙从刚才的惊悸中回过神,脸皮又逐渐开始发烫。好在这时候江殊同电话又响。

        还是沈怀青,江殊同接起来:“又怎么?”

        “给你那剧本,看了没?”

        江殊同“嗯”了一声,没下文。

        沈怀青道:“上次不是挺感兴趣?”

        江殊同拢了眉头,食指漫不经心的点着膝盖,“开头还行,后半段水平太次。”

        “不接?”

        “再说。”

        简单几句,电话挂了。

        车里又静下来,沈芙的脑海里反复回放着刚才的片段,脸从脖子红到了耳朵尖。

        导航上显示还有五百米的路程,她靠边停了车,尽量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不远了,我在这下就行。”

        江殊同没说话,算是默认。

        沈芙开了车门,下去后又回头道了声“谢谢”,转身一溜烟跑的飞快。

        江殊同没急着开车,又枕着手靠回椅背上,侧头瞥到驾驶座上一个四四方方的东西。

        那是个铁盒子,不大,放在掌心正正好,上面画了只肥兔子。晃一晃,还有零零落落的声音。

        江殊同伸出一根食指,轻轻挑开。

        五颜六色的水果糖,卖相看着不错。他挑了一颗蓝的,放进嘴里,甜腻的香草味一下漾在舌尖。

        江殊同皱了下眉,有点后悔。

        他早该知道,这丫头从小嗜甜如命。

        江殊同侧头,朝马路对面看过去。沈芙背着个大书包,在一家咖啡馆门口探头探脑。

        印象里还是那个话都说不全的小不点,追在他身后哭鼻子。

        这么一晃眼,是长大了。

        连声哥哥都不叫。

        作者有话要说:别人家的总裁抽烟喝酒开跑车,我们家影帝吃糖玩耍逗小孩。

        感谢“银狐仓鼠”“孟”“矜语”的地雷(乖巧作揖)

        感谢“宸宸”“茶茶”“啦啦啦啦啦啦”“”“东南一株草”“就爱看小说”投喂营养液,笔芯!

        大年初五,评论依旧撒红包,祝大家平安健康财源滚滚!

        晚安好梦。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