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糖去冰[娱乐圈]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沈芙在外婆家待到下午,傍晚的时候接到一个电话,让下楼拿快递。

        她闭关写稿好几天,实在没想起来自己买过什么东西。

        “我能问一下,具体是什么吗?”

        快递大叔的语调有点凝重:“二十几箱,你现在方便下楼吗?”

        二十几……等等,沈芙忽然想起些什么:前两天打游戏时候江殊同随口说的饼干,还有之后坑了林嘉洛的十箱饮料。

        但是,沈芙不确定的问:“二十几箱?”

        “对。”快递大叔的语气很笃定。

        沈芙敲了敲脑袋,为难道:“那个,我不在家。”

        “那家里有人吗?”

        快递大叔说着按了楼下对应门牌的对讲机,那头很快被接通,沈母“喂”了一声:“哪位?”

        “快递,方便下来帮忙搬一下吗?”

        沈母狐疑着:“什么快递?”

        快递大叔解释:“收件人写的是沈芙。”

        沈母“哦”了一声,“那是我女儿,不知道又买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您稍等。”

        “有点多的。”快递大叔迟疑着提醒:“您、家里还有人吗?”

        空气安静下来。

        沈芙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这种事还是回家解释比较好。她掐断了电话,拎上包就往外跑,“外婆,我先回去了。”

        外婆在后头喊:“吃了晚饭再走。”

        沈芙:“来不及了。”

        外婆拿着围巾追出来,沈芙已经跑得只有一个小点,她无奈退回门内,“什么事急成这样。”

        沈芙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

        从电梯出来,就看到门口整整齐齐的码了二十几个箱子。

        她大致扫了一眼,大概都是吃的。

        沈芙从兜里摸出钥匙开了门,刚探进半个头,沈母凉飕飕的声音从客厅传过来:“回来了?”

        “妈。”沈芙站直了身子,指了指门外,“这些……”

        沈母打断她:“你买的?”

        “当然不是。”沈芙挠了挠耳后根,“别人送的。”

        “谁?”

        沈芙从冰箱里拿了瓶可乐,挪到沙发上坐下,往电视里头指了指,“就他。”

        电视里播的是《大宋风云》,这会镜头正好切到林嘉洛。

        沈母跟着看过去,音量高了两个度:“沈、芙!”

        “还有江殊同。”沈芙马上又补充,她往后仰在沙发上,把前因后果大致说了一遍。

        沈母简直不知道说她什么好,指了指门外,“自己搬进来。”

        沈芙在沙发上赖了一会,朝书房喊:“爸!帮我……”

        沈母打断她:“你爸不在家。”

        “去哪了?”

        “说是有饭局。”沈母道。

        沈芙起身,狐疑着往书房走,里头静悄悄的连灯都没亮。

        她站原地思索了一会,试探着问:“那要不就、先放在那?”

        沈母本来也没指望她,话锋一转忽然问:“今天见到你清韵阿姨没?”

        沈母比程清韵小几岁,小时候也是一块长大的,感情很好。

        “见到了。”沈芙说,“还有江叔叔。”

        沈母调低了电视音量,“她们俩还那样?”

        沈芙回忆着点头。她去程家送螃蟹,程奶奶拉着她坐了一会,期间就没见清韵阿姨和江叔叔说过话。

        沈母叹口气,“我和你清韵阿姨这几年联系也不多,但她那脾气我知道,决定的事不轻易改。”

        她说着又想起什么似的:“殊同今年二十七了吧,也不小了,有女朋友没?”

        沈芙剥橘子的手一顿,“这我哪知道。”

        她把橘子整个塞进嘴里,溜达着回了房间。

        厚重的窗帘遮住了外头的最后一丝光,沈芙只开了一盏暖黄色的小台灯,半个小时过去,文档上却只有一行五个字的标题。

        又瓶颈了。

        她往后仰在椅背上,痛苦的瞪着天花板发呆。

        过了大约一刻钟,沈芙合上电脑,从包里抽出iPad,打开画图软件。

        她没想好画什么,只是漫无目的的勾着线条。

        屋檐,飘雪,庭院,还有...一个背影。看得出是少年人模样,双腿修长,脊梁笔直,单手插着兜,逐渐走远。

        江殊同。沈芙在心底默念这个名字,盯着线稿看了有几分钟,然后保存下来,切到微博。

        按下发送的前一秒,她又犹豫起来,重新退回procreate,擦掉了周围四合院的布景。

        虽然沈芙的漫画笔名和微博账号没有人知道,北京的四合院也大同小异,但万一被熟悉的人看到……

        她想了想,最后只添了一条小路。这样的话,就连他自己也认不出来吧。

        沈芙重新把图片发到微博,没上色也没配文字。做完这些,她伸了个懒腰,起身去洗澡。

        热水一冲,整个人都松快了不少。

        沈芙一边吹头发,一边去看微博上的评论:

        ——芙宝!!!

        ——失踪人口回归!

        ——这个背影看着好干净。

        ——我等到了吗?这是新漫画吗!

        ……

        沈芙划到这顿住,想了想,还是回:不是。

        江殊同的女主角,她画不出来。

        他好像从来没有再任何公开场合透露过自己的择偶标准,尽管记者已经问过无数次,他的回答也都只有一个:不知道。

        他有时候是个很简单的人,骨子里有大男孩的叛逆和桀骜,但有时候,又是那么的让人捉摸不透。

        沈母在外头喊:“吃饭了。”

        “知道了。”沈芙回。

        她抬头,扯着嘴角朝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露出几颗大白牙。

        要加油哦,她这样对自己说。

        之后的一个月,沈芙一直在忙剧本的事。

        整个剧本的大纲是徐清让亲自改的,几乎推翻了原来一大半的剧情。

        沈芙交上去的稿子,徐子骞都会再修一次,最后再由徐清让做最后的定稿。

        每次收到定稿,那种直观的差距都会让沈芙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挫败感。节奏、剧情、人物……她差的岂止是一星半点。

        好在她心态乐观,没灵感的时候就去旁边的小公园走走,坐在长凳上看来来往往的行人。

        会想起江殊同说:“没有人能在二十几岁的年纪里就铺垫好一生的安稳,所以沈芙,你可以再勇敢一点的,往前走。”

        虽然剧本最后并不一定有机会搬上荧幕,但有些事本来就是不问结果的。

        因为走过的,都会是值得的。

        压力实在大的时候,沈芙会用上几个小时,让大脑放空,心无旁骛的去画画。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那张背影之后,她每次漫无目的落笔,总是不知不觉就画成了江殊同。

        他坐在副驾驶枕着手臂睡觉,他靠在车窗边看外面的夜景,还有很多年前,他拍着篮球走过胡同旁边的小路……

        这些画场景简单,风格不一,共同点是,都没有正脸。

        微博上很多粉丝都问为什么,沈芙干脆给这个系列取名为《没有姓名的S君》。

        就这样写写删删,日子过得飞快,到四月中旬,剧本终于完成了一大半。

        那天下午,她接到徐清让的电话,说星艺那边想投资这部剧,连演员都初步定了,让她晚上跟着去饭局见一面。

        沈芙忙应下。

        徐清让又道:“我让子骞过来接你。”

        沈芙想说不用,那头已经挂了电话。

        她无奈,加快速度换衣服。

        手指在那条黑色吊带裙上划过的时候,沈芙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挑了一件白衬衫搭半身裙。

        这身衣服还是之前沈母买的,衬衫不是纯白色,领口和袖口的地方设计了一些黑色线条,看起来没那么沉闷。

        快速的化了淡妆,又戴上一对小巧的蓝宝石耳环做点缀,徐子骞的电话已经过来。

        来不及看镜子里有点陌生的自己,她拎上一个黑色小包,把手机充电宝都塞进去后匆匆下楼。

        徐子骞远远看到沈芙跑过来,眼里有一闪而过的惊艳,他等人走近,绅士的拉开了副驾驶车门。

        系上安全带,沈芙礼貌道:“麻烦师兄。”

        “不麻烦。”徐子骞说,“我顺路。”

        这种客套话沈芙当然也不会信,她看了眼时间,把碎发别到耳后,悄悄的舒了口气。

        趁着路上这段时间,她在手机上查几位主演的资料。她不追星,对这些名字都没多大印象。

        暂定的男主演叫郑瑞文,自演了部双男主戏大爆后,热度一直居高不下。女主演叫谭莎莎,出道的时候也是国民女神级别,到现在不大不小算个腕。

        沈芙皱着眉头,有点没想明白。这两位咖位都不小,相比《风华》来说,应该都有更好的选择。

        不是她对自己的剧本没有信心,而是在这个圈子里,上升期的演员接一部戏,需要考量的东西实在太多。

        而且,虽然徐清让的面子一向够大,但是几个亿的投资,星艺好像没当回事就扔出来了。

        “师兄。”她忍不住问:“这次的投资为什么这么快?”

        徐子骞摇头,“我也不知道,剧本刚递上去就定下来了,可能对了上头谁的胃口吧。”

        沈芙“哦”了一声,侧头看向窗外,脑子里划过江殊同的脸。他好像,不太管星艺那边的事。

        徐子骞以为她紧张,安慰道:“老师已经到了,等会不用紧张。”

        沈芙笑笑,“我知道。”

        他们去的不算早,包间里人已经来了七七八八,沈芙跟着徐子骞落座。

        抬头看过去,正对门的主位上应该是星艺的高层,旁边依次坐了导演、制片人和演员。

        《风华》的剧本已经各大平台走过评估,反响都不错。

        有人道:“之前不知道是徐老师出手,就是怎么剧本上没写您的名字呢?”

        沈芙正在往嘴里塞一块藕饼,闻言顿住动作,震惊的抬头。

        徐清让指了指沈芙笑道:“《风华》的原始创意人是我的学生,我只是把了个关,不抢他们年轻人的功劳。”

        沈芙眨了眨眼睛,茫然的转头去看徐子骞,后者笑了笑,示意她回去再说。

        “这是您学生啊?刚进来一打眼我还以为是哪家的演员呢,还说以前怎么没见过。”

        “小姑娘长的是标志,就我们公司新来的一批练习生里,都没见这么有灵气的。”

        “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

        沈芙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还有人来敬酒,被徐子骞挡下。

        “我这师妹不喝酒。”

        那人又不依不饶的说了两句“女孩还是得有点酒量”“这种场面以后多着呢”之类的话,才悻悻然放弃。

        沈芙有点适应不了这样的氛围,借口去卫生间出门透气,很快她就后悔了。

        “徐清让竟然不署名。”

        “谁知道呢,这也不重要,投资到位谁还管署名编剧是谁。不过谭莎莎这个出了名的作精,和郑瑞文合作,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你说那个沈芙,是不是有什么背景,这么年轻能出头的编剧,我入行以来还头一回见,听说刚毕业。”

        “有没有背景的,你看她长得多漂亮,大眼睛水汪汪的,满脸胶原蛋白,身材也是绝,我看了都心动”

        “也是,这圈子,要么靠背景,要么靠脸,见怪不怪了。”

        “说不定她两个都占呢。”

        “那她怎么不出道。”

        ……

        这卫生间的隔音实在不好,沈芙等外面几个闲聊的人走了才出去洗手。

        果然人多的地方是非就多,她舒口气闭上眼默念:“莫生气莫生气不值得……”

        但,还是有一种难言的失落。

        尽管早知道这个圈子有一种近乎畸形的生存文化,资本当道拜高踩低利自当先,但真的置身其中,才知道一切远比想象的要残酷许多。

        何况她现在见识到的,才只是冰山一角吧。那一刻,她的初心久违的动摇了。

        回到家是十点,徐子骞发消息过来说,两位主演那边对剧本都有几个地方不满意。

        沈芙大致看了一眼,好巧不巧的,郑瑞文和谭莎莎的“意见”完全相反。

        小编剧没有话语权,不管是多么外行的“建议”,也只能默默周旋。

        但沈芙今天实在是累极了,什么都不想管,洗了个澡,独自登上游戏。

        她今天想单排,一个人闯荡江湖。

        还没来得及开局,右边忽然弹出来消息:「今天搬砖了吗」邀请您组队。

        沈芙犹豫再三,还是在倒计时消失前,点了接受。

        耳麦里,江殊同问:“想去哪?”

        “都可以。”沈芙的声音闷闷的。

        她实在不是个会掩藏情绪的人,三个字就把“心情不好”这个消息明明白白的传递了出来。

        江殊同很熟悉她这种小脾气,“怎么,谁惹你了?”

        沈芙沉默了两秒,说没有。

        她趴在被窝里,瓮着声音,没头没脑道:“想一个人闯荡江湖。”

        作者有话要说:芙芙:宝宝有情绪了,但宝宝不说。

        感谢“JackTurn”的地雷,感谢“时光微暖”“耶啵好甜.”投喂营养液,比心心!

        这是第十四章,说一下,十六章开始v。今晚十二点,十五十六章一起更。

        这章50个红包,入v前三章评论也都发红包,十二点一定要来哦~么么啾(*^ー^)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