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糖去冰[娱乐圈]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沈芙垂着脑袋,双手抱头,不敢去看江殊同,语无伦次的解释:“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谁让你刚刚我接了你才说那是……而且你为什么不写备注……都怪你……现在怎么办?”

        江殊同本来没当回事,看她紧张成这样被逗笑了。

        沈芙的声音越说越小,最后干脆装死,心里纠结着要不要现在就跑。

        隔了不知道多久,空气里传来他带着笑意的一声:“嗯。”

        江殊同看了眼外头的天,敛住笑意,“我怎么知道怎么办,你喊都喊了,让我怎么解释?”

        “你知道我爸多希望有个儿媳妇,那老头子固执起来我浑身长嘴也说不清。”他说着叹气,像是真的很苦恼的样子,“麻烦可不小。”

        沈芙的声音弱弱的:“……你就说我叫错了。”

        “这样。”江殊同点了点头,“可我觉得他不会信,你觉得呢?”

        沈芙:“……¥#*&#

        电话这时候又响。

        沈芙彻底停止了碎碎念,两手捂住耳朵,眨了眨眼睛,缓缓抬头去看江殊同。

        江殊同倚着门框,眉梢微挑,眼里都是细碎的笑意。

        他把手机往沈芙面前送了送,意思不言而喻——你捅出来的篓子自己解释。

        沈芙:“……”

        她缓缓伸出手,指尖甫一碰到手机又扎了刺一样收回去。

        她飞速的抬头,打量了江殊同的脸色,顿了两秒后,下了什么决心一般,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抬脚朝着门外光速撤离。

        江殊同看着那背影也是迟疑了两秒,然后侧过头,低低的笑起来。

        他看了眼手机屏幕,划了接听:“喂爸。”

        江屿行还没从刚刚那一声里面缓过神来,小心翼翼的问:“你有……女朋友了?”

        江殊同低头掸了掸衣角,“想什么呢,不可能。”

        “那刚刚怎么回事?!那女孩……?”

        “那是芙丫头。”

        “你少拿芙丫头当挡箭牌。”江屿行果然不信,“你老实说我又不会拿你怎么样,你也老大不小了,现在谈过个几年结婚差不多……”

        “说了没有。”江殊同打断他,语调懒懒的,有点吊儿郎当:“你放心,我现在有女朋友的几率比你帮我找个后妈的概率都小。”

        “说什么呢不怕你妈听见!”

        江殊同毫不留情:“说的好像她听见就在意一样。”

        “……”

        江屿行气的直接挂了电话。

        有了这么一出,沈芙也不纠结什么奶茶不奶茶了,她想想就觉得丢人,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避着江殊同。

        加上之后几天徐子骞不在,她每天都战战兢兢的和统筹老师对接,只希望不要有意外发生。

        然而事与愿违,第三天的时候她接到通知,一位客串的演员因为档期原因,要提前离开剧组,为了把他的戏集中在这两天拍完,要修改一部分剧情的配景,并作出适当的删减。

        那通电话是半夜打过来的,沈芙睡得迷迷糊糊,嗯啊哦的应着,电话挂断后几分钟,她才彻底清醒过来。

        看了眼时间,凌晨一点半。

        在床上呆坐了一刻钟,沈芙才抓着头发起身,把电话又拨回去,重新问了一遍情况。

        “什么时候要?”她不确定的问。

        “最好是明天傍晚之前。”统筹老师那边也忙的焦头烂额,“还有就是寺庙那场戏,能不能改成只让他手下出场,没办法服装老师这边实在赶不出衣服,辛苦你了沈老师。”

        沈芙虽然为难,却拒绝不了,只好硬着头皮接下,“我尽量。”

        这个点也实在不好意思打扰徐子骞,她去卫生间洗了把脸,打电话给酒店前台,让送两包咖啡上来。

        那个演员不大不小是个腕,演的角色戏份也不少,剧本又牵一发而动全身。

        沈芙写东西慢,一不留神就熬了一夜。

        闹钟响的时候,她已经几个小时没有抬头。后半夜喝了两包黑咖啡,这会倒是不困,只觉得屋子里很闷,脑袋也涨的疼。

        她揉着脖子起身,开了窗,风吹上来,这种感觉好了很多。

        外头天光乍晓,银白的曙光渐渐显出绯红,看样子是个晴天。

        终于在夜幕降临之前,沈芙把任务完成了大半,徐子骞不知道是哪里得到的消息,打电话过来问。

        他听完有点无奈,“我不是说过我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吗,你一个人哪里忙的过来。”

        “把改好的发给我,剩下的不用管了。”徐子骞的语气不带商量。

        挂了电话,沈芙放松下来。

        白天关了网,手机上有很多未读消息,但她的头已经很疼,洗了个热水澡之后,什么都没管就缩进被窝里补觉。

        醒来是半夜,外头忽然下起雨,冷风从窗口灌进来,沈芙觉得头很晕,连打了三个喷嚏。

        不会又要感冒吧?她懊恼的去关窗户,翻了翻随身的包,感冒灵已经没了。

        沈芙是很知道自己的德性的,感觉头晕或者轻微的咳嗽,喝点药还能有救,否则到最后一定会发烧。

        无奈,她披了件衣服,去旁边的24h便利店卖药。

        到了大堂,迎面碰上江殊同一行人。他们应该是刚刚拍了夜戏,脸上都带着疲惫,从大门浩浩荡荡的进来。

        并不想自己这副样子被人看到,沈芙戴上帽子,拢紧外套,走了旁边的侧门。

        “殊同,你看什么呢?”

        导演看江殊同顿住脚步,跟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没什么。”江殊同说,“可能我眼花了。”

        除了感冒药,沈芙顺带还买了一些零食,磨蹭着到了房间门口,她心里正庆幸一路没有碰上什么熟人,就听旁边冷不丁的传来一声:“去哪了?”

        沈芙手都抖了一下,房卡落到地毯上,没发出声音。她缓缓转头,江殊同抱着臂,好整以暇的靠在走廊上,眼神带着探究。

        “我……感冒了……去买点药。”她说着试图藏起怀里的塑料袋,然而目标太大,看着更像是欲盖弥彰。

        江殊同俯身,捡起房卡,却没有立马还过来,他眉头微皱,上下打量着沈芙。

        “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跑出去,有多危险?”他的语调更像是在算账,“这里不是你家小区,这儿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如果你刚刚跑出去被人截走了,你觉得是我能找到你还是警察能找到你?”

        沈芙被他几句话训的有点害怕,又有点委屈,她垂着头,鼻头一酸,眼泪吧嗒吧嗒掉在塑料袋上,“我……我真的是出去买药的,然后顺便……买了点吃的,你凶什么凶嘛。”

        说到最后,她已经理不直气也壮,直接红着眼眶瞪了过去。

        就这么僵持了一会,江殊同妥协的叹口气,“买的什么药?”

        “感冒灵。”

        江殊同刚舒展一点的眉头重新皱起来,“你怎么又感冒?”

        “你又凶我!”大概是半夜脑子不清醒,沈芙想也没想,直接怼了回去。

        江殊同气的闭了闭眼。

        “咳。”旁边传来一声低咳,林嘉洛从房间探出头来,“那个、你们确定,要在这里吵吗?”

        “谁和他吵。”沈芙委屈极了,从江殊同手里一把抢过房卡,开了门跑进去又径自关上。

        “砰”的一声,走廊里彻底安静下来。

        林嘉洛摸了摸鼻子,在落井下石和雪中送炭中做了一番艰难的心理斗争,最后还是选择做个人。

        他走过去拍了拍江殊同的肩膀,“女孩子嘛,总有那么几天是惹不起的,看开点就好了。”

        安慰完,他又忍不住撒把盐:“再说你刚刚是挺凶的,早说让你不要管那么多,非不听,现在好了吧。”

        江殊同黑着脸,拂开林嘉洛搭在肩膀上的手,“你说完了吗?”

        林嘉洛识趣的止住话头,想起什么似的扯开话题:“不过这到底是你表妹还是堂妹,这么操心。”

        江殊同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我有说过她是我亲妹妹吗?”

        林嘉洛:?

        “不是,什么叫不是亲……”

        没听他说完后半句,江殊同已经退回了自己的房间,并且毫不留情的关上了门。

        林嘉洛站原地纠结的摸了摸鼻子,视线在两扇紧闭的房门间来回徘徊,一时间实在是有点消化不了这个消息。

        那他们是什么关系?

        沈芙在关上门的那一刹那就冷静了下来,她刚刚,干了什么?

        吼了江殊同,还当面摔了门……

        摸了摸自己的脸,她跑到卫生间去照镜子。刚哭过,眼圈还微微有些泛红,头发也是乱的……

        明明是自己今天太累,心情不好,不应该对他那样的。

        懊恼已经来不及,沈芙很想挖个地缝当下就遁回北京躲起来。

        他应该,挺生气的吧。

        沈芙痛苦的捂住脸,又轻手轻脚的走回门边,试图贴着耳朵去听外头的动静。

        奈何这个酒店的隔音效果太好,什么都听不到。沈芙等了二十分钟,才轻轻的开了门,探出头去。

        走廊里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头顶的水晶灯亮着暖黄色的光。沈芙左右都看了一圈,又默默的缩了回去。

        心不在焉的烧了热水喝过药,沈芙关了灯,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外头雨还在下,打在窗户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她的视线逐渐适应了周围的黑暗,透过窗帘,隐约能看到对面高楼模糊的影子。

        沈芙又翻了个身,摸到手机,解锁,从消息列表中找到“S君”,编辑了一串话又删掉。

        也许他没放在心上呢?半夜发消息……挺奇怪的吧。难道说一句对不起,还指望他回一句没关系吗?

        怎么可能。他江殊同是谁,大概率会很拽的扔回来一句:“知道就好。”

        沈芙摇了摇头,重新把手机扔远。

        脑袋越来越沉,终于睡过去。

        早上醒来,外头雨还没有停,天色不算好,空气里湿漉漉的。

        沈芙扶着额头起身,试着说了句话,还好,感冒没有加重。经过客厅,目光触及到那袋零食,昨晚的记忆又逐渐回笼。

        看通告,他今天都在外面拍戏。应该……遇不到吧。碰到了也就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好了,反正他应该……也不好意思抓着不放吧。

        这么想着,沈芙又轻松起来。

        剧组那边今天没什么事,她找了部电影,听着外头的雨声,一边吃零食一边看。

        片名叫《诺丁山》,其实已经刷过很多遍了,第一次看还是在大学的英语课,一个漏洞百出的“男版麻雀变凤凰”的故事,但她喜欢了很多年。

        “Iantofaboy,askinghimtoloveme.”

        沈芙不知道有多少次,看到结尾处安娜的这段表白而热泪盈眶。

        有人说,如果你忘了爱情本来的样子,就去看诺丁山吧。沈芙想,如果可以,将来她想在诺丁山办婚礼。

        不知道出神了多久,门铃响。

        “谁啊。”

        她一边喊,一点按了暂停键小跑到门边。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托盘,上面放了简单的两个小菜。

        以为是送餐的酒店工作人员,沈芙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伸手去接,“谢谢啊,我自己来就行。”

        对方没有松手,正疑惑,头顶传来一个淡漠的声音:“你开门之前都不看看是谁的么?”

        沈芙的手“嗖”的一下,条件反射般的缩了回去。她缓缓的抬头,对上江殊同实在不算好的脸色。

        “你、你……”沈芙瞪大眼睛,结巴了两次才说全:“怎么是你!”

        这叫什么话。

        江殊同蹙起眉头,盯着沈芙身上的睡衣看了两秒。

        穿成这样,也不看看是谁就敢开门,她还能再迷糊一点吗?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不吃鱼的猫_”“北笙”的地雷!感谢“再睡一冬”“红烧排骨”“是雯子呀”“不吃鱼的猫_”“影子”“萱李子璇”“是惠鸭喔”“初无言”“”“甜甜哒”“666666”“点缀”灌溉营养液!么么啾!(*^ー^)

        今天来大姨妈了,超难受(T﹏T)就不多说话了QvQ给大家发完昨天的红包就去睡啦,这章还是50个红包,晚安吖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