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糖去冰[娱乐圈]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他说“不许”这两个字的时候,眉梢微挑,语调轻缓,有点不容反驳的意思在里头。

        沈芙恍惚了一秒,觉得四周的空气都因为他这句话变得稀薄起来。

        她偏过头,避开他的视线。

        “凭、凭什么。”

        江殊同没说话,沈芙的余光能看到他微微倾身,把啤酒放回桌上,发出“叮”的一声。

        然后沈芙就觉得眼前飞过来什么东西。

        她下意识接住,低头看过去,是一瓶酸奶。

        “你喝这个。”他说。

        沈芙鼓了鼓腮帮子,并不敢直视过去,声音闷闷的:“……不想喝。”

        她低着头,眼皮下拉着,很明显的能看出有一点不开心。

        江殊同有点好笑的问:“那么想喝?”

        听起来还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沈芙现在是真的挺想喝口酒的,以前觉得啤酒涩涩的,一点都不好喝。

        但现在,她需要这种感觉,来冲淡胸腔里上涌的涩意。

        以及,壮壮胆。

        不要这么怂到,连看他一眼都不敢。

        想到这,她点点头。

        就听江殊同紧跟着来了一句:“自己什么酒量不知道?”

        “……”

        沈芙这会心思特别敏.感,也好面子,忍不住辩驳道:“我现在酒量没那么差的,这种啤酒,也是可以喝的。”

        江殊同的目光在她身上打了个转,“是吗。”

        “那我上次怎么听你哥说,你同学聚会,喝了一杯就不省人事了。”

        沈芙咽了下口水,有一瞬间被拆穿的尴尬。

        而且,也没这么夸张吧。

        那次和几个大学室友在酒吧,她盲点的一杯鸡尾酒,没想到度数会那么高。

        “那次——”

        说到一半,她又想起来。去酒吧喝醉这种事,好像也没比酒量差光荣到那去。

        这么想着,她索性装出一副镇定的样子,若无其事道:“——但我现在其实也没那么想喝了。”

        大部分时候,沈芙很懂得能屈能伸。

        江殊同点了点头,话锋忽然一转:“画呢?”

        沈芙迷茫的抬头:“什么?”

        “不是帮我画了手机壁纸?”

        她什么时候说——

        是帮他画的了?

        沈芙“唔”了一声,手指搅着腰间的带子,纠结道:“不好看。”

        江殊同挑了下眉,“你是说我吗?”

        “啊不是。”沈芙惊慌的抬头,“我是说我画的没你长得好看。”

        解释完对上他似笑非笑的视线,才反应过来他是故意的。

        沈芙这会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他其实经常这么捉弄人,以前她会气愤会跟他较劲。但现在,她只觉得心乱如麻。

        她这副样子落在江殊同眼里就成了另一种意思。这丫头到底把他画成了什么,紧张成这样。

        江殊同的脑海里浮现出各种恶作剧画面,比如把他的头安到一只猪或者一只熊身上。

        这丫头完全干的出来。

        “发我看看。”

        沈芙很为难的样子,“……不要了吧。”

        早知道刚才就直接说没有画了,现在反悔也来不及。

        可是手机里带他正脸的画就那么一张,也没时间修改。

        沈芙纠结极了。

        江殊同的目光落到她手里紧紧攥着衣服的手指上,因为用力,她的指尖都微微泛着白。

        他想到了一些更加不好的东西。

        “我现在就要看。”

        “为什么。”沈芙苦着脸,做最后的挣扎,“反正,你又不会用。”

        他的手机壁纸永远都是一张在河边钓鱼的背影,那是他十七岁那年生日,和表哥他们一群人跑到潮白河钓鱼拍下的。

        那之后,他就出道了。

        大概是怀念当时那段自由自在的时光,他一直用着这张图,估计也不会换。

        没想到江殊同晃了晃手机:“发给我我就换上。”

        “……”

        沈芙没辙了,手指放在锁屏键上却迟迟没按下去,她还没忘记自己刚才手机屏幕上是什么内容。

        而且,相册里很多画都不能让他看到。

        于是她往旁边坐了坐,“你离远点哦,偷看女孩子屏幕是很不礼貌的。”

        江殊同:“……”

        她把他想成什么人了?

        沈芙飞快的退回桌面,在相册里翻翻找找,手指滑到试镜那天在会议室的那张,她顿了一下。

        他穿这件浅紫色风衣真的很好看,光影透过百叶窗落到他肩头,都不用细致的去刻画眉眼,整个人慵懒又缱绻。

        他极少有这样从骨子里透出温柔的时候。

        如果没有这对耳朵和尾巴的话,发给他也没什么。

        不过,他一个大男人,应该也不会计较这些吧。

        这么一看,其实还挺可爱的不是吗?

        犹豫再三,沈芙最后还是点了选择,发送。

        江殊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趁他低头去看,沈芙蹦起来就往外跑。

        欣欣在身后喊,她也没停。

        一路奔回房间,沈芙关上门,靠着门板喘气。

        手机“叮咚”了一下。

        她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微信、1个通知”,迟迟没有解锁。

        半晌,她才摸索着往旁边墙上插了房卡,通了电,房间里亮起暖黄色的光。

        消息是欣欣发过来的,沈芙松口气,又隐隐有点失落。

        欣欣:【你怎么了?】

        沈芙回:【没,就突然有点灵感,回去写东西,你们玩的开心】

        发完这条,沈芙放下手机去洗澡,她心里想着事情,足足冲了大半个小时热水。

        一直到很晚,江殊同那边也没回微信,沈芙躺在床上,反反复复的点开聊天框。

        他什么意思么,白嫖啊!连句谢谢都没有吗?!

        沈芙郁闷极了。

        就这么一直睁着眼睛到凌晨三点,都没什么睡意。

        她脑海里全是从小到大和江殊同相处的点点滴滴,胸腔里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沉闷的欢喜。

        可是,他应该是不会喜欢自己的吧。

        这么想着,浓浓的失落感又侵袭而来。

        沈芙漫无目的的翻着手机,点开一部韩剧,看了两集却不知道在讲什么。

        她退回桌面,点开知乎,搜索:男生喜欢女孩的表现。

        [有事没事就来找你,看见你就笑。]

        [主动帮你的忙。再忙都会先告诉你,再累都会先回你消息。]

        [需要你去判断的,都不是真的喜欢。男人真的喜欢一个女人,不会让她猜,不会让她等,他、一、定、会、表、白!哪怕再羞涩,都会想办法!!]

        ……

        看到这里,沈芙沮丧的退出了这个问题。所以,他真的是不会喜欢自己的。

        尽管有那么多交集和回忆,她在他眼里,更多的时候,就真的只是一个小孩。

        他那样的性格,如果真的喜欢一个人,是什么也不会管的。

        想到今晚自己糟糕透顶的表现,沈芙哀嚎着在床上滚了两圈。

        应该、没有人看出来吧?

        不会的。

        万一呢?

        沈芙越想脑子越乱,整个人埋进被子里一通乱蹬。

        等发泄完了,她喘着气坐起来。

        不行。

        她不能这样下去。

        如果被他知道自己的心思,那局面真是尴尬的想都不敢想。

        江殊同这个人,看离经叛道,做事不按常理出牌,但恰恰也活的最通透。

        如果他知道了……

        那他们之间,可能会变得疏远,变得陌生。

        ……

        所以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从明天开始,她一定要表现的对他冷漠一点,不给他误会的机会。

        伴着这样的想法,沈芙的心终于落回了实处,在凌晨五点的时候勉强睡去。

        醒来的时候外头已经出了太阳,看了眼时间,早上七点。

        到底是将近一夜未睡,沈芙的脑袋涨的不像是自己的,踩在地毯上整个人都飘飘然。

        今天要跟着去拍摄现场,她找出前两天喝剩下的黑咖啡,泡了满满一个保温杯,放在随身的小包里带上。

        好巧不巧的,沈芙出去的时候,只有江殊同的房车还等在外面。

        小松开了车门,招呼她上去。

        沈芙做了一番思想斗争,还是钻进了后座,挑了江殊同斜对面的位置坐下。

        中间隔了张桌子,她拿余光去打量他。

        他在看剧本,眉眼敛起,很专心的样子,也不知道是在思索什么,半天没动一下。

        车里放着舒缓的小调,沈芙很快有点昏昏欲睡。她从包里摸出保温杯,打开后咖啡的香气一下蔓延开来。

        江殊同终于抬眸,“喝咖啡做什么?”

        喝咖啡当然是困啊。沈芙腹诽了一句,还是解释道:“昨晚没睡好。”

        江殊同合上剧本扔在一边,打量着沈芙的脸色。

        她这样恐怕不是没睡好,是压根没怎么睡。

        怎么就越大越不让人省心。

        想开口教训两句,看她这副没什么精神的样子又没狠下心。

        算了,没的等会又跟他委屈上。

        “以后少熬夜。”他淡淡叮嘱。

        让自己失眠的罪魁祸首就在眼前,并且一本正经的叮嘱自己少熬夜。

        沈芙一口闷气卡在胸腔里不上不下,“我没熬夜。”

        “……”

        “——我失眠。”她振振有词。

        沈芙愤愤的喝了一大口咖啡,却被苦的直皱眉。

        小松看不下去,问:“要加糖吗?”

        说着从旁边的储物格里抓了一把糖包放到桌上,沈芙看了一眼,方糖、白砂糖、黄糖应有尽有。

        她道过谢,随手抓了两包往里倒。

        还是苦。

        沈芙舔了舔唇,继续加。

        她专注着手里的动作没注意周围的动静,到第六包的时候,前边桌上传来“叮”的一声,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描金的法式咖啡杯。

        里头的咖啡冒着热气,浓香四溢。

        捏着杯柄的那双手指骨分明素净有力,顺着往上看,是江殊同漂亮流畅的下颔线。

        “喝这个。”他说。

        沈芙看了眼旁边刚刚工作过的便携式咖啡机,迟疑着接过,“苦吗?”

        江殊同在沈芙对面坐下,重新拿了剧本,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好。

        “苦。”他说。

        沈芙一点没怀疑,江殊同喝咖啡很讲究,有空的时候从烘焙咖啡豆开始耗上大半天,而且从来不加糖。

        真正喝的懂黑咖啡的人,平时饮食清淡,舌苔味蕾比较灵敏,可以捕捉到黑咖啡里的酸甜苦。加奶加糖,反而会破坏原有的风味。

        但沈芙喝不来,实在为了提神,就拼命加糖,然后当药一样喝。

        她端起杯子凑近鼻间闻了闻,“多苦啊?”

        江殊同:“肯定比你保温杯里那个苦。”

        “……”

        沈芙又把杯子放下了,并且往桌子中间推了推,“那你还是自己喝吧。”

        江殊同又道:“但是你喝一口这个的话,就会觉得你原来那个没那么苦了。”

        沈芙眨了眨眼睛,好像……竟然还有点道理的样子。

        “尝一尝。”江殊同说着翻了页剧本。

        阳光从窗外透进来,他眉眼间蕴着笑意,嘴角隐晦的勾起一个小弧度。

        沈芙将信将疑的,最终还是重新端起杯子,轻轻的抿了一口。

        随即她愣住。

        甜的。

        他骗人。

        她这副样子看起来有点傻气,江殊同心情莫名的变好,低低的笑起来,“苦吗?”

        作者有话要说:你就撩吧,很快就要还的。

        晚上九点见,午安。

        本来是12:00的,但是定时点错了时间QvQ(溜了...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