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糖去冰[娱乐圈]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江殊同愣住了。

        他缓缓低头,看着埋在他胸口的那颗小脑袋。

        似乎真的是怕极了,她的手紧紧的圈.着他的腰,肩膀都在微微颤抖。

        小松已经走近,“老板,那边也没找到,要不我们……”

        说到一半,他顿住,看着眼前的场景有点不知所措。

        谁来告诉他,这是什么情况?

        他就走开了一会,这两个是怎么抱到一起去的?

        江殊同难得语塞,手抬起来想拍拍沈芙的背,又怕再吓到她。

        他很少有这样进退两难的时候。

        刚刚好像是过分了点,等下这丫头估计是要生气。

        沈芙现在也很后悔。

        抱上江殊同的那一刻,她觉得很安心。

        拍了一天的戏,他身上仍旧有一种很好闻的木质香草味,淡淡的,和T恤上的味道一样。

        但随即,小松的声音传过来,她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

        她抱了江殊同,还是熊抱。两人的身体几乎是严丝合缝的贴在了一起。

        四周安静下来,连风声都远了,唯一能听清的就是他的心跳,一下一下重而缓。

        他一直没说话,沈芙放手也不是,不放也不是,想抬头又不敢,就这么僵持着。

        江殊同最后还是拍了拍那颗小脑袋,放轻了语调,哄她道:“你回头看看,有没有鬼。”

        沈芙不敢。

        她知道小松那亮着光,也知道自己的脸现在有多红。

        她甚至恨不得戴个帽子把正在发烫的耳朵尖也藏起来。

        而且,她还想起一件更致命的事——

        她、没、有、穿、内、衣!

        没意识到还好,一旦意识到了,沈芙瞬间觉得所有感官都敏感起来。

        风从领口灌进去,衣服里空荡荡的。

        只有他的胸.膛,坚实有力。

        拯救她的是一通电话,她缓缓的松开了手,退后一步,低着头从兜里摸出手机,是欣欣。

        “喂?阿芙。”欣欣语调轻快:“你在哪呢?都几点了怎么还不回。这儿有人找你。”

        “谁啊?”沈芙轻声问。

        “我不认识诶。”欣欣说,“不过他拿了你的iPad,说你今天忘在片场了。你iPad掉了吗?”

        “呃。对!”沈芙松口气,忙又问:“那他现在人呢?”

        欣欣道:“他好像有什么事要当面和你说。”

        “哦,好。我马上回来。”

        沈芙挂了电话,意识到自己和江殊还是离的很近,于是她又往后退了一步,“平板找到了,我们……回去吧。”

        羞耻感战胜了刚才的恐惧,她低着头,忽略周围阴森森的环境,在心里默念“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率先往回走。

        江殊同看着那有点倔强的、明晃晃写着“我很生气”的小背影,有点头疼的捏了捏太阳穴。

        这丫头的脾气,比小时候更大了些。

        “老板?”小松试探着开口,他到现在也没明白发生了什么。

        江殊同看他一眼,“你走路发出那么多声音干什么?”

        小松:“?”

        ……

        回到酒店是半个小时后,为了避免尴尬,沈芙一路都在假寐。

        一直到车挺稳,她才悠悠然“转醒”,拿余光瞥了一眼江殊同。

        车里光线很暗,他斜靠在椅背上,低眼看手机,手指偶尔从屏幕上划过。

        过了一会,他按灭了屏幕,抬眸看过来。

        沈芙不知道他是不是察觉到自己在偷看他,马上坐直了身子,若无其事的问小松:“到了吗?”

        “到了。”小松说着已经开了车门。

        沈芙率先下了车,听到身后车门关上的声音,她还加快了脚步。

        一边走,她一边发欣欣消息:【那个人现在哪?】

        欣欣很快回过来:【他住302,你等会去敲门就行,要我陪你吗?】

        沈芙想了一下:【不用。】

        ……

        进了大堂,在电梯口碰上林嘉洛。

        他穿了一身黑,带着口罩和鸭舌帽,手里抓了一把烧烤,应该是刚刚从外面回来。

        但是,他不是昨天还在微博说要减肥吗?下面粉丝一片心疼,纷纷表示哥哥太瘦了不允许减肥。

        而且,虽然这里是横店,大家对明星见怪不怪,但附近私生也不少,买烧烤这种抛头露面的事,怎么不让助理去。

        “嘉洛哥?”沈芙打招呼。

        林嘉洛像是被吓了一跳,朝自己指了指,“你认得出来我?”

        “认得出来啊。”沈芙有点莫名,这不是很明显吗?

        “……”

        行吧。

        林嘉洛索性摘了口罩,自言自语:“早知道不戴了,吃个烧烤还偷偷摸摸。”

        沈芙不解,“你不是要减肥吗?”

        林嘉洛的表情有点纠结,又像是有点受伤,“你也觉得我胖?”

        “呃。不是!”沈芙觉得自己好像说错了话,解释道:“是你昨天微博……”

        “你说那个啊。”林嘉洛恍然,语调透着慢慢的怨念,“那是我经纪人发的,不知道哪里搞错了非要我减肥,串通了我助理连宵夜都不给买。”

        原来是这样,沈芙点头。

        所以真的是偷吃,怪不得看起来鬼鬼祟祟。

        她自顾自嘀咕着,林嘉洛没听清,问:“什么?”

        “啊?我……说话了吗?”

        沈芙抬手掩了掩嘴,一边努力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一边在心里骂自己:你这个自言自语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

        林嘉洛也没纠结这个,他才注意到沈芙身上的衣服,“你这穿的是……”

        “在片场被水淋到了。”沈芙解释,“借了别人的。”

        虽然知道他看不到里头的白T恤,但这么说的时候,沈芙还是有点紧张。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小小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欢喜。

        心跳在加速,脸颊也隐隐烧起来。

        但是想起刚刚的那个拥抱,她又垮了肩膀。

        是她主动抱上去的。

        他不会觉得自己在占他便宜吧?

        真的是,没脸见他了。

        电梯门这时候打开,沈芙沮丧的垂着脑袋走进去。

        按完楼层,抬头就见江殊同在五米开外的地方往这走。

        她眨了眨眼睛,手速大于脑速,飞快的按了关门键。

        但是事与愿违。

        电梯门关的只剩下一条缝的时候,江殊同正好赶到。

        他抬手挡了一下,门又打开。

        沈芙往旁边靠了靠,垂下眸子,若无其事的盯着前头的数字。

        耳朵却竖起来,仔细听旁边的动静。

        感觉到他走进来,站到了斜后方。

        以及,他在看她。

        沈芙悄悄的咽了咽口水,拼命让自己忽略掉脑海里不断回放的场景。

        江殊同虽然没看到沈芙关门的动作,但是很明显的,她刚才没有帮他留一下电梯的打算。

        ……

        还挺记仇。

        林嘉洛一直站沈芙身后,这会很明显的看得出小姑娘不想搭理江殊同。

        他乐了,拿手肘碰了碰江殊同,压低声音问:“你是不是又得罪人家了?”

        江殊同睇他一眼,传递的信息不是很友好。

        林嘉洛很识时务的闭嘴了,把手里的烧烤往前递了递:“我是问你吃不吃。”

        江殊同扫了一眼,冷淡道:“不吃。”

        “不吃就不吃。”林嘉洛又把目标转向沈芙,“小泡芙,你呢?”

        沈芙还没吃晚饭,那香味勾的她嘴馋起来。

        想了想,她还是点头。

        “这才对嘛。”林嘉洛意有所指道:“能拒绝烧烤这种美味的,都不太正常。”

        “……”

        说话间,三楼已经到了。

        沈芙拿了两串烤鱿鱼,沉默着往外走。

        “去哪?”江殊同忽然开口。

        他一说话,沈芙脑子里就又全是刚才自己抱着他不撒手的场景。

        她的脚步顿了一下,也没敢抬头,顿了两秒闷声道:“去拿iPad。”

        江殊同“嗯”了声,淡淡叮嘱:“大晚上的小心点,别进人家房间。”

        什么叫——

        别进人家房间?

        这话乍一听没什么,再一想却有一种被冒犯到的感觉,但是继续琢磨,又觉得还是没什么问题。

        沈芙没接话,有点郁闷的“哦”了声。

        出了电梯,她又想起什么似的,晃了晃手里的鱿鱼串,回头挤出一个笑:“谢谢嘉洛哥。”

        江殊同:“……”

        林嘉洛乐了,“诶我说,你有没有发现,她好像不太愿意搭理你。”

        “……”

        用得着他提醒吗?

        “所以呢?”江殊同侧头,凉飕飕的看过去,“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林嘉洛脸皮厚的很,跟没听到似的,继续问:“到底又怎么惹到人家了?”

        江殊同被问烦了,言简意赅道:“吓了她。”

        怎么也没想到是这个答案,林嘉洛抽了抽嘴角,“啧”了一声:“活该么你这不是。”

        “……”

        江殊同不说话了。

        林嘉洛又道:“不过我发现你管的是很宽,至于么,她也不小了,在你那弄得跟个小孩一样。”

        江殊同睇他一眼,“有吗?”

        “怎么没有。”林嘉洛咬着羊肉串,含糊不清的:“人生病了晚上出去买个药你要凶人家,去拿个iPad你还要管到她有没有进人家房间。”

        “而且吧——”林嘉洛顿了一下,“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正是谈恋爱的好时候,人晚上去干点什么,你老管着烦不烦。”

        “我都替她烦。”

        “你就说那个徐子骞,绝对对她有意思,就是不知道这小姑娘有没有反应过来。”

        “我觉得他们真的还挺般配的。”

        ……

        林嘉洛说着说着话锋一转:“其实吧,作为兄弟我提醒你一句,你要是真没那意思,就稍微……”

        他摆了个手势,“注意点距离。毕竟你们没血缘不是,万一人家有了男朋友,你这样人男朋友说不定还介意。”

        江殊同蹙着眉头,一直没搭话。

        电梯在六楼停下,他径直走出去。

        林嘉洛跟在后头喋喋不休:“还有,男人嘛,做错了事呢,就快点道歉,这叫风度。”

        走廊里迎面碰上陈思菡,江殊同看了林嘉洛一眼。

        “你看我干什么,看我也没用。”林嘉洛没领会他的意思,还在道:“你要是不道歉,信不信她一直这样下去。我跟你讲,女孩都很小心眼的。”

        江殊同挑了下眉,“包括陈思菡吗?”

        “当然。”林嘉洛应的痛快,“女人都一样。你不懂。”

        “是么。”江殊同的尾调放的很轻,“那你抬头。”

        “你少——”

        话到这里,戛然而止。

        林嘉洛低低的骂了一句什么,扬起一个笑脸:“思菡,你干什么去呢?”

        陈思菡没理会,目不斜视的走过。

        江殊同拍了拍林嘉洛的肩膀,原话送还给他:“活该。”

        “江殊同我……*#@¥!”

        林嘉洛往前追了两步又退回来,“我刚说了这么久你听明白没有?”

        江殊同拿磁卡开了门,语调没什么起伏:“你说什么了?”

        林嘉洛拦了他,伸手把门又关上,“我的意思是老牛吃嫩草也没什么,对不对?”

        他抬手指了指江殊同的心窝子,“好好扪心自问一下,对人这么好有没有私心。”

        “我说小姑娘要找男朋友让你保持距离的时候,心口这边闷不闷,难不难受?”

        可能是刚才吃了瘪,林嘉洛笑得有点贱,语调也非常的欠揍。

        这种事他也不是很确定,江殊同也不是情绪外露的人。

        不过万一是真的,能刺一下这块万年大石头,让他心里难受难受,他也很乐意。

        江殊同侧眸,有些不耐的瞥了他一眼,重新开了门。

        林嘉洛还想说什么,被江殊同一个手肘抡过来,疼的直皱眉。

        “我艹。”林嘉洛爆了句粗口,差点跳起来,“你知不知道这个走廊是有摄像头的!!!”

        “闭嘴吧。”江殊同扔下这么一句,甩上了门。

        ……

        房间里昏沉着,没有开灯。

        江殊同倒了杯水,在沙发上坐了一会,起身去到阳台。

        隔壁没亮灯,应该是还没回来。

        他背对着靠在栏杆上,想起林嘉洛的话:

        ——你扪心自问一下,对人那么好有没有私心。

        有私心吗?

        他这么问自己。

        他一直当她是妹妹,一个娇气的,需要照顾的小丫头。

        她出生的时候,早产。

        他跟着到医院,长辈们都在病房,他一个人去的育儿室。

        护士指着一个透明的保温箱说:“那个就是你妹妹。”

        当时她那么小的一个,皱皱巴巴的躺在那。因为早产,身体有各种问题,出院的时候也是瘦不拉几的。

        没想到隔了几个月见,越来越白胖,手臂一截一截的,看着人就笑。

        五岁的记忆里,留下的东西并不多。江殊同奇怪自己竟然能记得这么多的细节。

        后来是过了几年,她来了胡同里。

        他那时候是挺爱欺负她的,但也没对她不好过,其实哪一次不是让着她。

        毕竟她那么“识时务”,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哭。

        一点都惹不起。

        他是看着她长大的。

        能有什么私心。

        如果有的话,那...也挺不是人的。

        但是,回想起刚刚那个拥抱。

        她放开手的时候,怀里空了,心里好像也空了一块。

        江殊同有点烦,抬手捏了捏眉心,回房间去洗澡。

        ……

        另一头,沈芙敲开了302的门,开门的是正是白天泼了她一身水的道具小哥周扬。

        “我们收东西的时候看到这平板,现场也没找到你,就带回来了。但是——”

        周扬有点为难:“平板进了点水,现在开不了机,也不知道能不能修好,这样吧,我赔你一个。”

        “呃。不用。”沈芙摆手,“你给我就好了,我自己修就行。”

        “那怎么好意思。”周扬挠了挠头,“是我帮你弄坏的,必须还你一个。”

        沈芙在这种事情上很不善言辞,又急于拿回来,只好道:“我这平板用很久了,本来就要换了,没事的。”

        说着趁他不注意一把拿过,留下一句“谢谢你”就往钻进了旁边的楼道。

        沈芙一口气跑上六楼,回到房间关上门。

        四周静下来的时候,疲惫感也沉沉袭来。

        想起今天那些无畏的担心,她有点难过,原来偷偷的喜欢一个人,可以这么累。

        大学的时候,有室友暗恋上一级的学长,想方设法打听人家的课表,食堂、自习室、图书馆……到处制造偶遇。

        后来的结果呢,学长拒绝了她的表白,室友伤心了很久。

        沈芙当时觉得那姑娘傻,现在看来人家比自己好多了,至少没缩起来做缩头乌龟,死也死个痛快,最多伤心几个月,又是一条好汉,走在路上谁也不认识谁。

        但是她能怎么办呢,她这辈子也不可能躲开江殊同。

        只要留心,走哪都能听到他的名字。

        沈芙在这样沮丧的心情中冲完了澡,又泡了板蓝根喝下。

        今天淋了水又吹那么久的风,只能祈祷不要感冒。

        只是,这件T恤要怎么处理。

        沈芙手洗了内衣,又把其他的衣服一股脑塞到一旁,准备明天送到洗衣房,最后对着手里剩下的T恤发呆。

        半晌,她慢吞吞的在洗脸池里放了水,把T恤丢进去,挤上洗衣液,一点一点的、又不敢用力的搓洗。

        其实也没什么脏的地方,但她洗衣液挤多了,过了好几遍水才没有泡沫。

        用了最大的力气挤干,甩平,挂到衣架上。

        做完这些,她对着镜子做了个鬼脸,躺到床上。

        外头好像又下起雨,天气预报说今天的黄梅天可能要到六月中旬才结束。

        虽然累,但沈芙没什么睡意。

        iPad坏了,她也没带数位板,画不了画,只能靠在床头,百无聊赖的翻手机。

        临睡前她编辑了一条朋友圈,只有三个字:讨厌鬼。

        并且很细心的,屏蔽了江殊同和林嘉洛,包括徐子骞。

        虽然江殊同好像不开朋友圈,但以防万一,还是屏蔽掉比较保险。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她从来不发这种似是而非的朋友圈。

        但是心里憋闷着,又想找一个出口。

        下面很快有了几条评论:

        [说的谁?]

        [经验来看,这是有情况。]

        ……

        过了一会,大学室友群里有人@她:

        【小芙!那条朋友圈什么意思,坦白从宽[坏笑/]】

        【什么朋友圈?】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是和小芙平时的风格完全不一样诶,有情况?】

        【看着像打情骂俏。】

        【她人呢?】

        【@泡芙甜甜圈】

        ……

        沈芙又有点后悔,但删掉已经来不及了,只好硬着头皮回了一条:【不是,随便发的。】

        ……

        次日,沈芙难得起了个大早,没想到的是一出门就碰上了江殊同。

        进了电梯,他问:“早餐吃了没?”

        沈芙摇头,“没。”

        “等会去小松那拿。”

        沈芙:“嗯。”

        她想起还挂在房间里的那件白T恤。

        她穿过了的,他还要吗?

        江殊同把沈芙的沉默寡言自动理解为气还没消。

        他想起昨天林嘉洛说的:“你信不信她一直这样不理你。”

        以及,自己心里头凭空冒出来的那么点念想。

        他觉得有点罪恶。

        算了,还是给这小丫头道个歉吧。

        电梯“滴”的一声停下,门开了,他想了想,开口:“昨天——”

        沈芙听到开头两个字就头皮发麻,一抬头看到徐子骞站在外面,马上蹦出去,装出一副惊喜的样子:“师兄,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江殊同剩下的“对不起”三个字就这么生生被截断,他抬眸,和徐子骞对视上。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又是肥肥的二更合一!!!

        感谢“daybreak”“冷清秋”的地雷!

        感谢“我霉最可爱”“十一”“棃九”“沈遇遇遇遇”“棃九”“”“哼哼”“棃九”“solei”“洛洛洛伞”“笑歎浮生若夢╮。”“是轻青鸢呀”“赖冠霖圈外女友”“0211-R”“初无言”“秋秋橘”“”“超可爱的yan”“柚砸”“张靖浩妈妈”“佛说”“格格不入”“栀虞°”的营养液!

        吃完饭回来给大家发红包!这次也是双更合一!所以明天中午12点见啦!

        午安(*^ー^)

        小修了一下,主要是江哥的心里变化,这边不太好写,我重新写了一遍,大家可以再看一下!么么啾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