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糖去冰[娱乐圈]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包间里。

        趁沈芙没到,程清韵撑着下巴,开始算账:“前两天我去青岛,你爸怎么追过来的?”

        江殊同抿了口柠檬蜂蜜水,眉目疏淡,坦然道:“不是我。”

        “不是你还能有谁?”程清韵敲了敲桌子,一字一顿:“还有谁知道我去了青岛?”

        江殊同默了两秒,说:“外婆。”

        他往后靠在椅子上,抬眸看向程清韵,平静的重复了一遍:“除了我就是外婆。”

        “……”

        程清韵一下有些说不出话来。

        “妈。”江殊同侧头看向窗外,顿了一下似乎在回忆着什么,“我爸当年是做错过,但是他心里头一直都是有你的。”

        这似乎是很多年里头一次,江殊同主动说起这些。

        倒的茶水不小心溢出来,程清韵抽了纸巾去擦。

        她吧纸丢进垃圾桶才缓缓开口:“你外公刚去世的那几年,我一直在想,如果你爸那晚没有在应酬,如果那天的雪稍微小一点……”

        “如果我没有依赖你爸,在他没有接第一个电话的时候就求助别人……是不是结果会不一样。”

        回想起那晚纷扬的大雪,混乱的呼喊,还有医院冰冷的走廊……

        江殊同的眸光暗了暗。

        程清韵继续道:“后来,我觉得我好像也没有资格去恨他什么,我该恨我自己。”

        “后来你外婆劝我说,你外公已经去了,活着的没有谁应该为此夜夜诛心。”

        “所以你爸没做错什么,有些事不讲对错,是我们本来就不合适。我喜欢安稳他非要去闯荡,我的青春你的童年……”

        程清韵说到这,长长的舒口气,“他拿多少钱都赔不起。”

        江殊同单手搭在座椅侧边,另一手的指尖无意识的摩-挲着瓷杯边缘。

        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他笑了一下,“我的童年,过的挺好的。”

        程清韵轻哼一声,“你是过的挺好的,不是打架了就是逃学了,三天两头就有人来家里告状,你消停过吗?”

        那时候的鸡飞狗跳还历历在目,程清韵想起他这些混账事就来气,随手抄了个靠垫扔过去。

        江殊同侧头躲过,摸了摸鼻子没反驳。

        两个服务员进来送凉菜正好瞥到这一幕,她们对视一眼大气都没敢出,放下盘子光速退出。

        “和江殊同吃饭的,女的!!!”

        “你小声点我有眼睛,一前一后进去的,那女的气质太绝了,而且他们好亲密,不会是——”

        “那还用说吗,肯定是秘密女友之类的,话说江殊同这么多年没绯闻,所以是早就有了圈外女友吗?”

        “你看那女的几岁?”

        “她披着头发我没敢仔细看,年纪应该不小,但保养的很不错,估计……”

        两人边走边聊,迎面碰上匆匆赶来的沈芙,目送着她进了包间门而且迟迟没有退出来,两人彻底凌乱——

        “她没走错吗?”

        “怎么又来一个?”

        “震惊,某知名影星横店密会两女子?”

        “……你明天可以去UC上班了。”

        “不过,后面那个有点眼熟诶,好像在哪里见过。”

        “是哪个小明星吗?”

        “不是,好像就这两天在酒店见过。”

        “秘密女友的话,我觉得后面那个更像。”

        ……

        虽然好奇,但江殊同这种咖位的八卦不是她们可以窥探的,乱嚼舌根弄不好就得卷铺盖走人。

        沈芙进了包间,却没看到程清韵。

        江殊同靠在椅背上,低眉看着手机,听到动静抬头。

        他抬起手肘搭到前边的桌子上,微微坐直了身子。

        沈芙探出的脚又收回去,四处看了一圈寻求保护伞,“——阿姨呢?”

        江殊同:“……”

        他看起来很凶么?

        江殊同扔了手机,还是解释道:“卫生间。”

        沈芙“哦”了一声,一小步一小步的挪到江殊同斜对面坐下。

        可惜四人桌再怎么也大不到哪去,他腿又长,沈芙微微低头,就能瞥到他干净的皮鞋和质地柔软的西裤。

        视线再往上,他穿的还是那件衬衫,领扣解开了两个扣,反袖式的设计露出半截修长的手臂。

        现在,那双骨节分明的手正捏着茶壶,给她倒水。

        傍晚在阳台朝他大喊大叫是情绪上头,隔着电话欺负他也是有人撑腰。

        现在再见到本人,视觉冲击下,沈芙心里头那股子气势瞬间像沸水落在冰面上,“呲拉拉”消散的无影无踪。

        “那个。”她试图打商量:“我们能当作……什么都发生过吗?”

        看她这副“我知道我不对但你别和我计较”的样子,江殊同有点好笑。

        他捏了瓷杯放到她面前的桌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咬着调轻飘飘的反问:“你觉得可以吗?”

        “……”

        沈芙的手不安的往脖子上搭,支吾道:“我觉得……可以吧?”

        她后半句说的可怜巴巴的,江殊同差点没绷住。

        他现在发现这丫头惯会做表面功夫,其实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觉得不可以。”

        沈芙垮下肩膀,“我刚刚电话里不是跟你说过对不起了嘛。而且——”

        没两句她又原形毕露,指了指卫生间,“阿姨还在呢。”

        “……”

        行吧。

        江殊同紧了紧后槽牙。

        感觉到他的目光,沈芙立马垂下脑袋,“我、我没有威胁你的意思。”

        “……”

        他真是差点就信了。

        想了想他还是问:“狗男人这词,哪学的?”

        “这词还用学吗?”沈芙小声嘀咕:“你怎么还记着啊。”

        江殊同:“……”

        如果没听错的话,这里面的潜台词应该是:你怎么这么小心眼啊。

        他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手心朝上往前伸了伸,用指骨敲了敲桌子:“手机拿来我看看。”

        “干什么?”沈芙警觉。

        江殊同道:“看看你给我的备注是什么。”

        备注?沈芙眨了眨眼睛,心下一慌,下意识摇头。

        她给他的备注是“S君”,微博画的背影系列也是“S君”,万一将来被他知道了微博,他那么聪明一个人,肯定就什么都知道了。

        想到这,沈芙继续摇头,语气坚定:“不行。”

        “为什么不行?”

        “……这是我的个人**。”

        沈芙找了个看起来无可挑剔的理由。

        殊不知在江殊同眼里,她现在整个人就是一个大写的心虚。

        程清韵擦着手从卫生间出来,随口问:“你们聊什么呢?”

        沈芙捧着茶杯,暗自舒口气,“没有,没聊什么。”

        “那怎么都不动筷子。”程清韵拉开椅子坐下,又问江殊同:“你什么时候回北京?”

        江殊同的目光缓缓从沈芙身上挪开,然后说:“后天。”

        回北京?沈芙咬着筷子,猛然记起他月中还有演唱会。

        只是殷乐现在人还在美国,最近也没联系。不过她忘了什么都不会忘了演唱会,倒也不用操心。

        趁着他们聊天,沈芙悄悄的从桌上拿下手机,把江殊同的微信备注改成了全名。

        做完这些,她松口气。

        “小芙呢。”程清韵忽然说,“出来这么长时间,要不要回去一趟?”

        沈芙指了指自己,“我?”

        程清韵点头,“你爸妈还有你外婆肯定都想你了,要是愿意的话,去殊同演唱会看看。”

        沈芙听到这微怔,轻轻摇头,“我就不回去了。”

        江殊同的演唱会她跟着表哥他们去过,印象里那年她初二。

        一直到现在,她还能记得现场那种让人热血沸腾的气氛。

        那是她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到舞台上的江殊同。

        现场冷色调的光影筛下来,他站在高台上,自信、耀眼、遥不可及。

        台下所有人都在为他尖叫,甚至她身边有女孩唱着唱着就哭了起来。

        那眼泪里兴奋、激动、骄傲……太多的情绪揉杂在一起。

        然而她只觉得怅然。

        年少的时候不敢深究那种怅然背后的深意,但现在的她很明白。

        因为那一刻,她不能再清晰的意识到,江殊同这个名字,从此成为了那么多人追寻的光。

        而记忆里的那个邻家哥哥,那个穿白T恤抱着篮球总是跑的一身汗的少年——

        不见了。

        她抓不住,追不上,到处都能看见他,又到处都不是他。

        从那之后,她再也没去过江殊同的现场,也很少在网上搜他的视频。

        她固执的守着那些回忆,坚决不做他的小粉丝。

        仿佛这样,他们之间的距离就不会变远。

        只是时至今日她才恍然,原来这么多年一直拧巴着,都是在和自己较劲。

        而他什么都不知道。

        “小芙。”程清韵奇怪道:“你怎么光吃饭不吃菜?是不合口味?”

        沈芙这才发现自己一直在往嘴里扒拉米饭,这会腮帮子已经被填满。

        她艰难的嚼了几下,“不是,可能最近吃的有点腻,上火了,这个蛋炒饭正好。”

        程清韵恍然,把江殊同前面的一盘青菜端过来,“那你多吃点素的,清胃。”

        沈芙咬了咬下唇,恋恋不舍的看了眼被挪开的焖牛肉。

        但是话已出口,不能出尔反尔。

        她缓缓的朝那盘青菜伸出筷子,夹了根在碗里一点点咬。

        怎么都没什么味道的?

        这里大厨的水平这么不稳定吗?

        沈芙艰难咽下。

        她本来就不喜欢吃青菜,加上这么淡的口味,估计只有江殊同这样的怪人才吃得惯。

        等等。沈芙抬头去看江殊同,忽然冒出一个想法,不会是他特意交代过大厨吧?

        抢了他的菜还一副嫌弃的样子,江殊同挑了下眉梢,把旁边一碗绿豆汤也推过来,“这个也不错,降火的。”

        “……”

        她不要喝。

        沈芙又把碗放回桌子中间,挤出一个讨好的笑,意思很明显。

        江殊同伸手把碗拿回去,又把青菜和焖牛肉重新调了位置。

        程清韵拿筷子去打他手臂:“你干什么。”

        “妈。”江殊同无奈,“她挑食,不吃青菜。”

        ……

        吃完饭已经是八点多,程清韵去走廊里接电话,沈芙摸着圆鼓鼓的肚子站在门口等。

        江殊同从身后过来,抱着臂靠在墙边。

        沈芙拿余光看到,浑身都不自在起来。

        “那个,你先回去吧,我等会和阿姨一起走。”

        江殊同垂眸,盯着沈芙白皙的脖子看了两秒,想说什么最后又没说。

        他点点头,经过沈芙旁边的时候很自然的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等沈芙抬头,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口。

        什么啊,头发会乱的。

        她小声嘀咕了一句,抬手摸了摸,又觉得有点高兴。

        程清韵打电话回来,“小芙,阿姨有点事,明天早上就得回北京了。”

        她左右看了一圈,“江殊同回去了?”

        沈芙点头,把手里拎着的包还给程清韵,又问:“明天……早上?”

        “对。”程清韵又回了条消息才收起手机,“江殊同怎么这样,自己跑那么快,懒得搭理他。”

        程清韵边走边道:“你给他发条消息,就说我明早的航班,让他起来送我去机场。”

        最后还强调:“我要他亲自送。”

        回到房间,沈芙点开和江殊同的对话框,对着新改的备注还有点不习惯。

        她想了想,先发:【有件事......】

        江殊同:【?】

        沈芙:【阿姨说她有点事,明天早上就要回北京。[企鹅/]】

        江殊同:【嗯】

        就一个字?

        也太冷漠了吧。

        沈芙拿手指头一个字一个字的打:【她说,要你亲自送她去机场。】

        没等他回,又补了一句:【早上五点出发。[可爱/]】

        江殊同:【……】

        “他回什么了?”程清韵问。

        “一串省略号。”沈芙挤出一个笑,实话实说。

        程清韵“呵”了声。

        ……

        沈芙抱着衣服去卫生间洗澡,出来听到客厅有江殊同的声音。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睡衣,犹豫着要不要退回卫生间

        再仔细一听却觉得不对。

        那对话有点熟悉。

        ——“好了,算我的错。”

        ——“什么叫算你的错,这是你们男人的通病吗,做错了死不悔改让你们道歉还……”

        ——“对不起。”

        ……

        这不是,晚上那通电话的内容吗?

        沈芙咬了咬嘴唇,挠着头走到客厅。

        程清韵靠在沙发上,抱着手机操作着什么,那录音就是从那里放出来的。

        “阿姨?”沈芙试探着出声,抬手指了指,纠结道:“这个……?”

        “洗完了?你说这个吗?”程清韵扬了扬手机,解释道:“是这样,我电话一般都录音。”

        “……”

        是,可以,没问题。

        但是、你为什么要……反复听啊……

        “我还是第一次听江殊同正儿八经说对不起。”程清韵说,“截下来留个纪念。”

        沈芙:???

        程清韵扭头看她,“你要吗?发你一份?”

        “呃。我——”

        沈芙干笑两声,“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程清韵不以为意,“他要干什么混蛋事你就放出来给他听,让他清醒清醒。”

        最终,沈芙昧着良心点了点头。

        次日一早,虽然程清韵反复说让她不用跟着早起,但长辈住在她这,早起赶飞机,她却一个人呼呼大睡,实在太不礼貌。

        所以五点的时候,沈芙还是艰难的跟着起床了。

        用冷水洗过脸,倒是也很容易清醒过来。她披了件薄外套,跟着出门。

        江殊同见到她有点惊讶,但没说什么。

        这个点,天已经很亮。空气里扑面而来的是一种潮湿的凉意。

        江殊同开车,程清韵和沈芙坐在后面。除了高德地图偶尔的路段提醒,车子里安静的只有彼此的呼吸声。

        江殊同放了首纯音乐,调子很缓,沈芙没听一会就昏昏欲睡。

        她还真的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车子停在机场,旁边已经没有了程清韵的身影。

        驾驶位的座椅被往后放下,江殊同单手枕着手臂,阖着眼靠在上头不知道睡没睡着。

        他座椅放的很下,几乎是半躺着的。沈芙稍稍往前倾,就能和他在一个水平线上。

        阳光透过前面的挡风玻璃落进来,洒满了他大半个身子。

        沈芙手肘放在膝盖上,撑着下巴,忍不住稍稍凑近了些,盯着他微微起伏的胸膛出神。

        这么长时间一动都不动,应该是睡着了。

        她的视线逐渐上移。

        锁骨、喉结、下颔、嘴唇……

        在这样安静而密闭的空间里,沈芙忽然有点不想打破这样的场景。

        正入神,江殊同他忽然开口:“醒了?”

        沈芙吓了一跳,慌张的坐直了身子,“你、没睡着啊。”

        江殊同睁开眼睛,微微侧头视线往上,在沈芙脸上扫了一圈,然后慢吞吞道:“……没啊。”

        他说着把另一只手也枕到了脑袋下面,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

        他发现,这丫头似乎对他这张脸还挺感兴趣。

        那就给她多看会,也无妨。

        作者有话要说:江哥开始骚了。

        没错,你这张脸的用处很大,身体也是(bushi)

        忍不住预告,下章让芙妹默默江哥的腹.肌(是个美丽的意外)

        ------------------

        【高亮】我终于!给《假淡定》正儿八经写了个文案!!!忍不住嚎一嗓子!!

        男主:京圈少爷狠得没边骚话连篇

        女主:专治各种骚断腿:D

        1.

        京城上流圈都知道,谢少那些年身边来来回回就一个女人。

        那女人很有手段,隔段时间就能让谢少带她出来刷一刷存在感。

        后来,那个女人终于彻底消失了。

        有人调侃:“谢少您终于玩腻了?我们还以为您要在这一棵树上吊死呢。”

        只有谢图南自己知道,他是被那个女人甩了三次。

        2.

        分手的时候乔暮云自以为走的无声无息,其实哪里瞒得过谢图南。

        谢图南多傲一个人,冷眼看着一句挽留的话都没有。

        然而,她还敢回来。

        //久别重逢//各种意义上的火葬场//

        -和好能不能如初我不知道。

        -但我还是想和你重蹈覆辙。

        专栏预收,感兴趣的仙女们还有没收的吗!!!

        午安,50个红包!!

        感谢在2020-02-2812:00:01~2020-02-2912:00: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王乐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郁诺雪5瓶;贰3瓶;章鱼君、嘉林、矜语、北城以北深海未眠2瓶;是轻青鸢呀、28096367、棃九、soleil、初无言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