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糖去冰[娱乐圈]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六章=

        沈芙这会脑子里一团浆糊。

        真的是美色误人……色令智昏!

        她怎么就大白天的明目张胆的盯着他那么看了。

        谁知道他没睡!

        他不会发现她在看他了吧?

        应该不会的。

        ……

        江殊同饶有兴致的端详沈芙惊疑不定的面色,忽然又想起什么似的,拿过手机,点了两下。

        沈芙的电话接着响起,她低头去看。

        来电显示:S君。

        她愣了一下,还没来得及细想,江殊同忽然伸手,很轻巧的抽走了手机。

        熟悉的衣袖,还有鼻尖萦绕过来的,一闪即逝的木质香草味。

        铃声还在响,沈芙抬头看过去。

        江殊同仍旧是那个姿势,单手枕在脑后,头微微侧着,低眉盯着手机屏幕,表情里有一丝不解。

        沈芙想起她只改了微信备注,没把通讯录改回来,急着抬手去抢,“你还给我!”

        江殊同任由她拿回去,拿手机的那只手还维持着姿势僵在原处。

        沈芙按了挂算,车里安静了。

        刚才只是着急,现在羞耻感也袭上心头。

        两种情绪叠加在一起,她的眼眶不争气的红起来。

        她低下头,划拉着手机屏幕,皱了皱鼻子,瓮着声音开口:“你凭什么抢我手机,不就是一个备注吗,我爱怎么写怎么写!你管得着吗!”

        越说越生气,越想越委屈。

        她在屏幕上飞速的打了两个字,干脆把通讯录备注真的改成了“狗男人”。

        然后递到江殊同面前,“现在满意了吗?”

        那语调跟炸了毛了小猫似的,奶凶奶凶的。

        江殊同摸了摸鼻子,觉得自己好像……是过了点。

        他把椅子调上去,坐直身子。

        一回头看到沈芙微红的眼眶,心底的愧疚感瞬间满溢而出。

        刚才,是真的只想逗逗她。

        但是此刻,他也是真的有点词穷。

        沈芙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索性把脸撇到一边,摆出一副“不想交流”的架势。

        车里一下子安静了。

        江殊同也有点为难,看沈芙头都不愿意往这转一下的样子,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打破这个僵局。

        他看了眼时间,发动了车子。

        “生气了?”

        听到这句,沈芙的情绪消散了大半。

        如果,他说一句道歉……不是,只要是类似于道歉的话,就原谅他好了。

        看沈芙仍旧没出声,江殊同头疼起来,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继续说下去。

        想了想,他缓和了语调,找了个看起来让人无法拒绝的话题:“等会想吃点什么?”

        沈芙愣了一下,刚压下去的火气和委屈一下子又窜上来。

        虽然,她也没多理直气壮!

        但他凭什么!这么快就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沈芙闭了闭眼,一字一顿的:“我不吃。”

        ……

        沈芙盯着车窗外倒退的街景发了会呆,感觉心里闷得慌。

        她拿出手机给殷乐发消息:【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殷乐那边是上午,很快回过来:【我也气死了我也气死了我也气死了!!!】

        沈芙:【……?】

        殷乐的情绪显然更激动一些,噼里啪啦又发了一串过来:【气死我了气死我了!那个混蛋不给我假!他不让我去看演唱会!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杀了他!我今晚就要杀了他!】

        沈芙:???

        隔着屏幕,沈芙都能感觉到殷乐在愤怒咆哮。

        沈芙:【你之前不是说手里的案子快忙完了吗?】

        殷乐:【是忙完了,但那个混蛋不让走!你说他是不是有病!我看演唱会关他什么事!我要杀了他!!】

        ……

        殷乐大概是在气头上,反反复复重复着这几句,再发又没了回音,应该是去忙了。

        沈芙这会已经逐渐冷静下来,冷静下来后不由反思:她是不是反应太大了些?

        其实好像也确实没什么,她小时候不懂事,偷翻他日记他都没有生气。

        现在只是一个备注而已。

        相熟的好朋友之间,如果因为这种事把手机拿过去看一眼,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顶多调侃几句,谁也不会真生气。

        是她心里有鬼,所以才这么激动。

        那现在怎么办?

        她已经朝他发火了。

        可是再一想,又还是有点委屈。

        她索性还是不说话。

        回到酒店,沈芙跟在江殊同后头上楼。

        电梯里还有其他人在,一路无话,沈芙甚至特意和江殊同拉开了距离。

        到了房间门口,沈芙拿磁卡开了门,一双手先她一步覆上门把手。

        “别生气了?”

        他的胸膛从侧面靠过来,大概是长时间没说话,声音微哑。

        “你别……”沈芙往旁边看了眼,“等会有人经过看到。”

        江殊同跟没听到似的,一步都没挪。

        沈芙气早消了,而且他靠的这么近,她现在连思考的能力都没有。

        “我没生气。”

        “……”

        “你先让开。”

        江殊同仍旧没动,像是在确认这个说法的真假。

        沈芙咬了咬嘴唇,猛的抬头看他,“松不松手!”

        她晶亮的眸子瞪过来,江殊同犹豫了两秒,缓缓收回手。

        直觉告诉他,要是再不放开,就真的又要生气了。

        沈芙进到门内,门关到只剩一条缝的时候,她又往回拉了一点,探出头去。

        江殊同也在垂眸看她。

        他的表情怎么看都有点无辜,沈芙拿指甲刮了刮门,忽然扬起一个笑,“我真的没生气。”

        说完利落的关上了门。

        江殊同靠墙上,难得的愣了两秒,然后偏头笑起来。

        刚才她那恨不得一辈子不理人的架势,鬼才信。

        林嘉洛正好开门出来,见状奇怪道:“大清早的你干什么呢?”

        江殊同敛了笑意,睇他一眼,淡声道:“没什么。”

        “没什么你站这傻笑?”林嘉洛走进了,仔细打量江殊同的表情,不依不饶道。

        江殊同扯了扯嘴角,有点不耐的推开他往自己房间走,“你烦不烦。”

        “……”

        林嘉洛“呵”了声,低低的骂了一句什么,转身上了电梯。

        ……

        回到房间,沈芙坐到沙发上。

        她发现自己无药可救的,被江殊同刚才的一个动作两句话撩到了。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心情无端好起来。

        甚至,心底还生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甜蜜。

        ……

        手机震了一下,殷乐又回了条微信,内容还是复读机一样在骂她老板。

        沈芙打了两行字又删掉,干脆拨了语音过去:“他不让走你就不走吗?你还大律师呢,限制人身自由是犯法的诶。”

        殷乐沉默了两秒,“你是觉得我告的赢他?”

        沈芙:“……”

        好像,是不太可能。

        虽然隔行如隔山,但沈芙多少听殷乐科普过,她那个老板世家出身,年纪轻轻就已经是金牌大律,但凡他经手的案子,至今没有败诉过,诉讼费都是七位起步。

        不仅如此,那人生活刻板自律,到了几近恐怖的地步,不沾烟酒不近女色,是政法界出了名的黄金单身汉。

        “乐乐。”沈芙拿了个抱枕在怀里,躺下来盯着天花板瞧,思索着道:“我有个问题。”

        殷乐:“你说。”

        沈芙:“你老板……今年几岁了?”

        “二十九啊。”殷乐说,“怎么了?”

        二十九,也不老么。

        沈芙想了一下,提议道:“那要不……你讨好一下他?”

        “讨好他?”殷乐仿佛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怎么可能?!你知道他有多恐怖吗?”

        “这个人不打游戏不逛淘宝不聊天,办公室弄得跟样板间一样,除了文件就一盆绿植,衣服永远只有黑白灰三种颜色,每天洗两次澡,每三天换一次床上用品,从来不睡懒觉!”

        殷乐一口气说完,长长的舒了口气,反问:“你说我拿什么讨好他?”

        沈芙到底还是个编剧,脑子飞速运转,最后试探道:“色……色诱?”

        那头一阵沉默。

        半晌,殷乐凉嗖嗖的接话:“我疯了吗?”

        “等等。”沈芙猛的坐起来,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你怎么知道他一天洗两次澡三天换一次床上用品?”

        “……”

        殷乐闭了闭眼,“沈芙你正常一点好不好,你最近是剧本写多了吗?作为手下,知道老板这些习惯不是正常的吗?”

        沈芙“哦”了一声,又躺回去。

        “对了。”殷乐说,“你刚刚找我是什么事,被谁气到了?”

        沈芙没答,沉默两秒后开口。

        “乐乐。”她斟酌着问:“你有喜欢的人吗?”

        “没有。”殷乐答的干脆,不屑道:“喜欢能当饭吃吗?纯粹浪费时间。”

        沈芙一时语塞。

        谁能知道这姑娘以前还是看着韩剧幻想过爱情的,现在看来,是彻底被那个工作狂老板同化了。

        这么想着,沈芙长叹口气,斟酌道:“那、江殊同呢?你不是很喜欢他吗?”

        “我又不是女友粉,追星的喜欢和男女之间的喜欢能一样吗?”

        “不一样吗?”

        “当然了。”殷乐说,“有些人有些事本来就是可望不可及的,你今天怎么了,说话颠三倒四的,难不成在剧组喜欢上哪个明星了?”

        殷乐是随口开玩笑,却恰恰一语说中了沈芙的心事。

        她没注意到电话那头的异样,一边收邮件一边道:“我先不和你说了,有工作,回聊。”

        语音很干脆的被挂断了,沈芙松开手,手机从耳边滑落到地毯上。

        刚才还有点甜蜜的心情,在这一瞬大起大落。

        殷乐的话在耳边回响:有些人,有些事,本来就是可望不可及的。

        是这样吗?那她该怎么办?

        有那么一瞬间,她想过直接告诉江殊同。我喜欢你,不是粉丝对偶像的喜欢,也不是妹妹对哥哥的崇拜。

        是女人对于男人的,那种喜欢。

        这种想法一出来,又被迅速的扼杀在摇篮里。

        她太知道江殊同是什么性格了,他看起来对什么都不上心,但恰恰又活的很透彻。

        他心里头有杆秤,一旦……那他们之间,可能连这种寻常的所谓“兄妹情”,都不会再有了。

        他还没出道那会,学校里不知道多少女孩对他表白,他拒绝起来从来不留情面,有人死缠烂打的,他也总能在两三天内解决掉。

        沈芙那时候年纪小,但这一桩桩一件件,她都记得。

        她知道的,他一直是个狠心的人,对自己,对别人,都狠的下来。

        他有底线,不管是谁,碰了都不行。只要决定了的事,他就不会回头。

        盯着天花板胡思乱想了很久,沈芙垂下手,从地毯上摸到手机,点到微信。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她还是把备注改回了“S君”。

        看时间差不多,她起身重新洗漱一番,去了片场。

        下午几个室内的镜头,沈芙躲到外边的回廊下,远远的听见导演喊清场。

        阳光斜照过来,明媚热烈,她的脸有些发红。

        “怎么躲这。”欣欣凑过来,手里拿了两根冰棍。

        沈芙接了一根过来,慢慢的剥开外边的包装袋,从边角上咬了一口。

        “这边凉快。”她说。

        欣欣抬手挡了挡,阳光照得她眼睛都眯起来,“是吗?”

        沈芙:“嗯。”

        这冰棍有点冰牙,她又咬了一口。

        “那我先过去了。”欣欣说,“你等会小心中暑。”

        沈芙点点头,继续磕冰棍。

        她已经躲着江殊同大半天了,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躲到他明天回北京。

        她想冷静一下,好好想想。

        但只要一看到江殊同那张脸,她又冷静不下来。

        只好躲着他。

        然而没一会,有电话过来。

        沈芙解决了一整根冰棍,把木棒塞进包装纸里,从兜里掏出手机,是小松。

        “小松哥。”她接通了电话抢先道:“我不热。”

        “沈小姐。”小松的声音带点急切,“你看看休息棚里有没有老板的手机,老板受了点伤,我们在车上,你要是找到了就送过来。”

        “受伤?”沈芙瞪大眼睛,抬头看向人潮涌动处,那边果然停了拍摄,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人全聚在了一块。

        来不及想其他的,沈芙连连点头,“哦好,我马上。”

        她挂了电话就飞奔到了休息棚,中途不小心撞到几个人,也只来得及回头说一声“抱歉”。

        江殊同的手机就放在座椅上,沈芙抓起来就往车上跑,中途有几条信息进来,她没顾得上看,到了车旁边才低头扫了一眼。

        随即愣住。

        手机电量50%,有几条微信消息和未接来电,通知栏遮住了一小半的屏幕……

        但沈芙不可能认不出来,锁屏的壁纸是她之前画的那张图。

        他竟然用了吗?

        愣神几秒,车门从里面打开,小松道:“快上来。”

        沈芙应了一声后上车,门又从身后关上。

        江殊同坐在靠窗的地方,他只穿了一件中衣,领口敞开着,肩头挺大一块擦伤,还在往外冒着血珠。

        看着都疼。

        他这会阖着眼养神,从脸上的表情来看,像是感觉不到疼痛。

        沈芙全然忘了早上的事,脑海里一边是他的手机屏幕,一边又是眼前看着有点触目经常的伤口。

        小松在鼓捣药箱,她杵在原地有点手足无措,想帮把手又不知道该做什么。

        她的目光最后又落回到江殊同身上。

        他额角有些汗珠,顺着皮肤滑到太阳穴,裸露的肩头肌理分明又不突兀,锁骨处的线条一路往下延伸到胸口,随着他的呼吸微微起伏。

        江殊同睁眼的时候,就看到这小丫头盯着他的胸口直勾勾的看。

        她脑子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脸红的通透。

        “好看吗?”他忽然开口。

        “好看啊。”沈芙下意识的回。

        说完她自己愣住了,捂住自己的嘴眨了眨眼睛。

        她在干什么?

        又一次的、当着江殊同的面、明目张胆的犯花痴吗?!!

        脸一下烧的更加厉害。

        “呃,不是,你手机在我这,我、我是看你睡着了,在想要不要叫你。”一句话被她说的断断续续。

        江殊同撑着座椅,微微坐直了身子。看沈芙磕磕巴巴一副懊恼的恨不得跳黄浦江的样子,竟然觉得有点好玩。

        他到底是个正常男人,看得出她刚才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那一刻是有点想逗她的,但想起早上的事,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丫头最近脾气大的很,惹了怕是不好收场。

        而且,她大概不太懂这些,只是见着好看的多看两眼而已。

        沈芙也在心里骂自己:怎么能这么不争气!一看见美色就忘了自己姓什么叫什么了!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矜、持!

        他不会误会她觊觎他美色吧?

        不对,你本来就是啊,都不需要误会的。

        沈芙越想越觉得尴尬,沉默着把手机往前递给江殊同,准备等他接了就跑。

        “放那吧。”江殊同说。

        沈芙照做,刚准备溜。

        脚都踏出去半步又不放心,眨着眼睛回头,“你、疼吗?”

        江殊同挑了下眉,她的担忧明明白白的全写在了脸上,连问他“疼不疼”都是小心翼翼。

        像是生怕语调重了点,他就会更疼一样。

        其实这点伤对江殊同而言实在不算什么,他倒真的没放在心上。

        但是,说不疼好像还挺辜负她这番担心的。

        江殊同微微低头,脸上的表情瞬间从若无其事切换成了隐忍的强颜欢笑。

        “不疼。”他淡淡道。

        但中气明显的不足。

        沈芙瞬间走不动路了。

        小松准备好棉签和药水,左右看了眼有点为难的样子。

        最后,他的目光落到沈芙身上。

        思索两秒,他把托盘塞到沈芙了手里,“你来吧,我一个糙老爷们,万一下了重手不太好。”

        沈芙哪里做过这个,弄不好还不如小松。

        她连连摆手,“小松哥,我不会。”

        “没事。”小松说,“老板挺能忍的。”

        江殊同:“……”

        好像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小松抓了抓脖子,“主要今天司机不在,我得开车,看着不严重,但还是得去趟医院,万一发炎就不好了。”

        小松也头疼极了,虽然说去医院,伤口最好也是及时做一下简单处理。

        但老板不喜欢和陌生人接触,更不要说处理伤口这种事。

        外头导演过来敲门:“怎么样殊同,没事吧?伤口能处理吗?这有个护理专业的小姑娘,要不要让她上来?”

        听到“小姑娘”三个字,沈芙的耳朵警觉的竖起来。

        她透过窗子往外看,果然导演旁边还跟着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孩,眉清目秀,往那一站有江南女孩的温婉。

        她紧了紧手里的托盘,想说话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不用。”江殊同把车窗摇下一条缝,“没什么问题,你们继续拍吧,我去趟医院。”

        知道他脾气,导演也没坚持,只说路上注意安全。

        沈芙暗自松口气,见小松还眼带希冀的看着自己,点头道:“那个,我试试吧。”

        “好嘞。”小松说,“那我去开车。”

        江殊同没说话,算是默认。

        沈芙把托盘翻到小桌板上,小心翼翼的坐到江殊同旁边。

        两人之间只隔着不到十厘米的距离,沈芙的心跳骤然加速。

        她用棉签沾了稀释过的络合碘,看了江殊同一眼才小心翼翼的往伤口上沾。

        刚一碰上,她又立马撤手,轻声问:“疼吗?”

        江殊同微微侧眸,对上小丫头担忧的眼神。

        他心头一软,“不疼。”

        沈芙点点头,继续刚才的动作。

        她一点一点的根本就不敢用劲,而且其实也没什么效果。

        江殊同倒也不着急,单手拿着手机回消息,任由她这么在上头磨蹭。

        偶尔有呼吸清浅的落在肩头,他的心神逐渐被这边吸引。

        小丫头很专注,长睫毛轻颤着,侧脸姣好。

        仔细看的话,她捏着棉签的手微微发抖。

        江殊同刚想说不用这么小心,前面路上忽然窜出来一个小孩,小松踩了刹车,车内人的身体因为惯性前倾。

        江殊同是侧坐着的,沈芙在他右手边。

        这就导致沈芙往前倾的时候,直接撞进了他怀里。

        棉签擦过肩头,一把盐撒上去的感觉。

        这次是实打实的疼,江殊同皱了下眉,低头去看沈芙。

        沈芙这会有点懵,鼻尖那种熟悉的木质香草味很清晰的提醒着她:她倒在了江殊同身上。

        不仅如此,她的手好死不死的,撑着他的月匈……再往下一点点的地方。

        手底下传来硬邦邦的触感,应该是……传说中的腹肌?

        那只小手尴尬的停在那,江殊同以为小丫头害羞了,刚想开口,就见她眨着眼睛茫然的抬头:“你有腹肌啊?”

        三生有幸,她居然摸了江殊同的腹肌?

        这怀疑且不敢相信的语调,江殊同的脸黑了,“那你摸够了没?”

        作者有话要说:殷乐老板的这个人设,有人想看吗?

        给殷乐开了个预收《你是不是玩不起》专栏可见,感兴趣的仙女们收藏一下吖~

        昨晚失眠到四点,现在好累呀,要去补觉觉啦,就不多说啦~

        但是这章好肥的!么么啾!

        午安,50个红包。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