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糖去冰[娱乐圈]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那你摸够了没?”

        这声音在安静的车厢里显得清冷,仿佛一盆冷水兜头浇下来。沈芙打了个哆嗦,神魂归位。

        再看自己这会的动作,一手压着他肩膀,一手还撑在他小腹上,鼻息之间不过五厘米的距离。

        是借了豹子胆了吧?还不止一个。不然她怎么会光天化日,明目张胆,并且一而再再而三的,对着江殊同犯花痴。

        不对,说犯花痴都是抬举了。

        她分明是在占他便宜。

        “没事吧?刚刚一小孩突然闯出来,现在的家长也不知道怎么……”

        小松话说到一半,从后视镜看到车内的场面,同样打了个哆嗦,闭嘴了。

        电影大片都不这么拍。

        小松咽了咽口水,尽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目视前方,专注的开车。

        沈芙现在的这个姿势有点尴尬。

        她整个身体的重心都在江殊同那,要想起来,势必得借点力。

        左手边是他的伤口,不敢用力。

        右手……更不敢动。

        她很怕一用力,手往下滑……

        那她恐怕以后都没脸见他了。

        那纠结的两秒对沈芙来说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但也没时间多想。

        最终,她眼一闭心一横,右手使了点劲,撑着他的小腹迅速起身,拉开距离。

        江殊同“嘶”了声,“轻点。”

        其实沈芙再用力劲也大不到哪去,但小腹对男人来说,是个很敏感的地方。

        沈芙全身的气血一下子冲到头顶,手都不知道往哪放。

        “对、对不起。”

        沈芙艰难道:“我不是……故意的。”

        话是这样说,但她自己都不知道这句“不是故意”,指的是刚才弄疼了他,还是……冒犯了他的腹肌。

        出于羞愧,沈芙一点一点的、挪到了离江殊同最远的位置。

        她双手搭在膝盖上,紧张的抓着衣料,用最标准的小学生坐姿掩饰当下的尴尬。

        这种时候,作为成年人应有的自觉,为了缓解这种尴尬,他们应该心照不宣的、当作无事发生……吧?

        但随即,沈芙脑海里又响起昨天在包间里和江殊同的对话。

        她当时问:”我们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吗?”

        他是怎么回的?

        他说:“你觉得可以吗?”

        ……

        沈芙于是把自己缩成一团,不敢抬头了。

        算了,还是不要自取其辱。

        三十六计,装死是上上计。

        江殊同肩膀上那阵疼痛还没过去,他缓缓的吐了口气,坐直身子。

        侧头看到沈芙怂成一团的样子又觉得好笑。

        原来她还知道害羞。

        “坐那么远干什么?”

        沈芙垂着头,没应。

        模样看着活像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江殊同的眼皮动了动,黑眸里划过一丝不知名的情绪。

        不知道该不该承认,他有那么点怀念刚才那个温软的触感。

        还有她满怀撞过来的时候,那股子很淡的橘子香气。

        她看着瘦,整个人却意外的软,棉花糖一样。

        他觉得自己越发荒唐起来。

        似乎总是,忍不住想靠她近一点,甚至做点什么。

        有时候,想欺负她。

        想把她那些小猫一样尖利的爪牙都收起来,乖乖顺顺的,听话一点。

        或者,会有更罪恶一些的,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要不要任由其在心底和脑海疯狂肆虐的想法。

        男人对于女人的,本能的想法。

        他很清醒的知道不能,会吓到她。

        那样的话,后果还挺严重的。

        何况她跟个刺猬球一样,很容易就戒备起来,把自己团成一团,扎起人来不分青红皂白。

        ……

        江殊同阖上眼,眉心跳了一下。

        他喉结微动,然后道:“芙丫头。”

        “干、干什么?”沈芙终于还是偷偷抬眼。他的坐姿懒散,眉眼间似乎带点倦意。

        “转过去。”江殊同说,“我换件衣服。”

        沈芙:“……?”

        换衣服?现在?

        看沈芙愣着,江殊同终于忍不住逗她:“怎么,想看?”

        他的尾音打了个转,有那么点调戏的意味在里头。

        “谁想看!”沈芙下意识否认。

        她转过身,双手捂住脸以保证自己绝对不会偷看。

        注意力却全都放在身后。

        眼睛看不到的时候,听觉就会变的格外敏感。

        那阵悉悉索索的衣料摩擦声好不容易过去,听到他说:“好了。”

        沈芙缓缓的转过头,从手指缝里偷偷的瞄了一眼,才敢把手放下来。

        江殊同换了普通的衬衫长裤,刚戴过头套,所以也没什么发型。

        但乱也有乱的好看。

        碎发落下来,零零散散的搭在额头,恍然间又是记忆里那个白衣少年。

        沈芙错开视线,盯着自己搅在一起的手指看。

        她觉得她不能再这么和他近距离相处下去了。

        她快露馅了。

        喜欢,果然是藏不住的。

        车里安静了一会,江殊同忽然道:“早上那事,重新向你道歉。”

        早上。沈芙反应过来他说的是打电话查她备注的事。

        “但是——”江殊同顿了一下,难得用商量的语气:“那备注能改回来吗?”

        沈芙觉得自己刚才的表现太糟糕了,所以为了防止他误会,现在必须做点什么证明自己对他真的没什么意思。

        于是摇了摇头,无情道:“不能。”

        江殊同觉得肩膀又疼起来。

        “丫头。”他往沈芙那倾身,直勾勾的盯着她的眼睛,“你刚刚是故意的吧,报复我呢?”

        江殊同说的是弄疼他伤口的事。

        但沈芙心虚,没仔细体会语境,理解成了他说她故意占他便宜。

        “没有!”沈芙被踩了尾巴一般,“你、你别乱说。”

        她的眼神上下左右乱飘,大脑飞速运转,半晌又憋出来一句:“你这是小人之心!”

        江殊同:“……”

        行吧。

        又开始扎人。

        好在这时候医院到了,江殊同搭了件外套,又戴了帽子口罩,把自己遮严实了才下车。

        沈芙想跟着去看看,又怕被拍到。

        毕竟江殊同就算再怎么全副武装,也不可能不被认出来。

        和他同框,实在很危险。

        就像上次陈思菡生日,只是视频里被截到一个模糊的动图,就光速窜上了热搜。

        沈芙到现在还有点心有余悸。

        想到这,她踏出车门的脚又缩了回去,“那个,小松哥,我——”

        小松看出她顾虑,不过会错了意,没听完就打断道:“那边储物格里有口罩,你戴上。”

        “……”

        沈芙张了张嘴,却没说下去。

        她找到小松说的储物格,戴好口罩跳下车。

        这个点急诊大厅人很多,小松去挂号。

        沈芙不敢离江殊同太近,在他三米远的地方站着。

        虽然江殊同遮的很严实,但明星天然优越的气质摆在那,过往的人都忍不住投来目光。

        很快有人认出他。

        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女生手上打着点滴,由家人搀扶着,往卫生间的方向走。

        和江殊同错身而过后,她忽然放慢了脚步,频频回头。

        家人的催促她像是听不到似的,盯着江殊同直直的看,有点不确定,又不敢贸然接近。

        江殊同本来低着头看手机,感觉到那视线微微抬眸。

        女生全身僵住,“你、你、你是……”

        她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不知道是谁先喊的一句“江殊同”,越来越多的人看过来。

        避免引起骚乱,护士问过情况,引着他们去了单独的清创室。

        喧嚣被隔绝在外。

        护士同样戴着口罩,眼神却晶亮亮的,看得出用了很大力气才维持住专业素养。

        沈芙甚至觉得,江殊同慢慢解开衬衫扣子的时候,那小护士眼里冒着饿狼扑虎的凶光。

        有什么好看的,不就露个肩膀。

        谁没有。

        沈芙在心里嘀咕着,不自然的撇过头。

        看过伤口,护士呀了一下,“这是处理过吗?”

        她说着皱起眉头,“手法不太好。”

        江殊同看了眼沈芙,难得搭了腔:“嗯。”

        “……”

        沈芙只当看不见也听不到,找了张凳子一屁股坐下。

        她拿出手机,点开微博。

        江殊同受伤的事应该瞒不住,估计这会都上了热搜。

        果然,热搜榜上已经有了#江殊同拍戏受伤#的词条,后面还跟了一个心疼的表情。

        点开,是《风华》电视剧官微发的微博,说明了江殊同的情况并表示伤势不严重。

        下面粉丝的评论正在以几何倍数增长。

        ——??再说一遍?!

        ——我艹!剧组在干什么!!为什么会让他受伤!

        ——去医院了吗去医院了吗去医院了吗!怎么处理的?!给我们看照片!

        ——呜呜呜心疼!哥哥你不要那么拼!!

        ——哥哥出来报一声平安吧!

        ……

        沈芙往下翻了一会,大多都是差不多的内容。

        她退出去,切到大号回了几条私信。重新抬头去看江殊同。

        小护士格外耐心,一点一点的清理着创面,一边心疼道:“怎么会受伤的呀?”

        小松知道老板多半不会答,所以抢了话头道:“一点点意外。”

        小护士很懂事的没多问,叮嘱道:“最近伤口都不能沾水,最好拍戏也缓一缓,穿戏服太热了,这个天闷着不容易好。”

        “谢谢。”江殊同礼貌的应了声。

        “不过快到演唱会了呀。”小护士一点点暴露粉丝的属性,对江殊同的行程了如指掌,“要注意休息。”

        ……

        小护士轻轻柔柔的叮嘱一直在耳边,江殊同偶尔应一声。

        在沈芙听来,他心情还不错。

        而且,他们是不是,离得稍微近了点?

        渐渐的,沈芙觉得房间里有点闷,气压低的让人喘不过来气。

        她摘了口罩,继续低头摆弄手机。

        外婆的电话这时候进来,她没带耳机,放到耳边“喂”了一声:“外婆。”

        “囡囡。”外婆说,“在干什么呢,这两天浙江那升温了,你在外头吗,热不热?”

        “不热。”沈芙拿脚尖在地上打着转,“在医院。”

        说完后悔自己嘴快,但已经来不及了。

        果然外婆声音一下变了:“怎么去医院了?有热度吗?你是不是又乱吃东西了严不严重?我听你声音就不对劲……”

        沈芙扶额,忙澄清:“不是我。”

        外婆闻言松口气,嗔怪道:“不早说。那谁啊?”

        沈芙想着已经上了热搜,估计那边也瞒不住,索性诚实道:“是殊同哥。”

        “殊同受伤了?”外婆的音调又变高了:“严不严重怎么受的伤?你程奶奶在这呢,你把手机给殊同。”

        电话那头很快换了个人,程奶奶不知道想到了哪里,颤声道:“他还能接电话吧?”

        “呃,奶奶。”沈芙有点哭笑不得,抬头看了眼江殊同,“没那么严重的,您放心。”

        江殊同猜到了点什么,腾出一只手伸过来,眉毛微扬。

        沈芙会意,把手机给他,

        江殊同接过放到耳边——

        “喂,外婆。”

        “没事的,一点小擦伤。”

        “明天回来。”

        ……

        小护士贴好纱布,有些奇怪的看了沈芙一眼。

        她刚刚以为这小姑娘是剧组的工作人员,进来之后也没吭声,但现在看来身份挺不一般的。

        江殊同以“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为结尾挂断电话,把手机递还给沈芙。

        电话还没挂,沈芙放到耳边。

        程奶奶道:“芙丫头,你帮我看着点这混小子,受了伤就别胡来,好好休息两天。”

        沈芙心道她哪里管得了江殊同,不过为了让老人家放心,还是说好。

        江殊同这边已经差不多了,一边问小松要了手机回消息,一边单手扣着领扣。

        这两样动作竟然能同时进行,而且怎么看,都是不紧不慢,甚至带了点慵懒。

        系最后一粒扣字的时候,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带出流畅的线条。

        ……

        电话还没有挂,那头又换成外婆接,说着让她回趟北京。

        “反正殊同也回,你一个人在那总让人不放心,回来外婆给你炖鸡汤。”

        ……

        沈芙胡乱应了两声,借口上厕所,挂断电话。

        小松听到,主动道:“没事你快去吧,我们等会车上等你。”

        沈芙只好顺着话:“好。”

        从卫生间出来,路过护士站,她听到刚才换药的小护士在和别人聊天:

        “身材真的太好了,我的妈!我手都在抖!他绝对有腹肌!”

        “人家伤的肩膀,你看见腹肌了?”

        “肯定有,绝对有!而且他皮肤也太好了,白的我都晃眼!我今天真的太值了!他都没在公共场合露过的!”

        ……

        沈芙顿住脚步听了两句,面无表情的走过。

        看见怎么了。

        她今天还摸过呢。

        以为江殊同他们已经去车上了,沈芙加快脚步。

        没想到转过走廊,又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他被几个女孩拦了要签名。

        与此同时,很多人也拿了手机在拍。沈芙顿住脚步,没有上前。

        又围上来几个人要签名,小松解释说伤了肩膀,不好签。

        倒是江殊同说没事,签了几个才被小松催促着,点点头往前走。

        逞什么强,都受伤了非要签吗?

        沈芙在心里骂了两句,沉默的跟在他们五步远的地方。

        上了车又找了离江殊同远一点的位置坐下。

        她低着头,眼皮下拉着,很明显的看出有一点不开心。

        江殊同回了手机上一条消息,按了锁屏,仔细端详了她的表情。

        “不高兴?”

        隔了几秒,沈芙勉强的“嗯”了声。

        “怎么?说来听听。”

        因为别人看见你腹肌了?

        ——发什么疯。

        因为你受着伤还要给别人签名?

        ——多管闲事。

        ……

        好像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理由,沈芙随口编了一个:“刚刚外婆说年年病了。”

        江殊同实在没想起有这么个人,“年年是?”

        “外婆家的猫。”

        江殊同恍然,“就以前抓过我那只小狸花?”

        沈芙瞅他一眼。

        “那是它奶奶。”

        江殊同:“……”

        作者有话要说:芙芙:我!吃!醋!了!哼!

        昨天的作话是后来改的,再说一次,殷乐的预收已经开啦,指路专栏《你是不是玩不起》,欢迎仙女们收藏~

        再说一下,大家关心的,表白肯定是江哥的事,和我们芙芙无关哈哈

        50个红包~午安!

        感谢在2020-03-0100:00:01~2020-03-0212:00: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贰2瓶;满天星、冷清秋、初无言、紫影大大1瓶;(2月29号的营养液名单因为月底清零看不到了嘤,dbq那半天灌溉的小天使,我忘了2月只有29天QvQ)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