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糖去冰[娱乐圈]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江殊同摸了摸鼻子,似乎也是有点尴尬。

        他哪里记得那边的猫传了几代。

        印象里都长得差不多。

        “抓伤你的那只叫欢欢,后来生病走了。”沈芙说着又瞅他一眼,“你怎么这么记仇。”

        江殊同眉毛一扬,被气笑了。

        他喝了口水,慢条斯理的拧上瓶盖,然后道:“我不仅记仇,我还记得我为什么被它抓。”

        沈芙一下有点说不出话。

        江殊同那次被抓,抓的还有点狠,虎口那边到现在还有个很淡的粉色印字。

        但归根结底,罪魁祸首是她。

        欢欢平日里性情温顺,但那段时间怀了小猫,外婆反复交代不能惹。

        沈芙当时小,这话听了左耳进右耳出,没放心上。

        那天吃过饭,她像往常一样想抱着欢欢想逗着玩。一不留神惹了它,照着她的脸就抓过来。

        是江殊同拿手替她挡了一下。

        欢欢的散养的田园猫,没剪过指甲,一抓就是很大的口子,血珠子渗出来“滴答答”的落到地上。

        沈芙愣了一下,当场就哭了。

        那之后,江殊同打了很久的针,忌口了大半年,连可乐都不能喝。

        长大后回忆起这件事,沈芙也是后怕的不行,如果不是江殊同,她恐怕就该破相了。

        想到这,沈芙有点心虚。

        “我、我不是那意思。”

        “嗯。”江殊同却不依不饶,又像是真的有点好奇:“那是什么意思?”

        “……”

        他就不能给个台阶就下吗!难道他现在这样、不是记仇吗!

        沈芙忍了忍,觉得有点气闷,索性直接道:“就是骂你。”

        她顿了一下,“——但现在觉得骂的不太合理,所以准备收回刚才的话。”

        江殊同似乎被她这一串直白的话说的有些发愣,随即又笑开。

        这段时间相处下来,他能感觉到沈芙是真的长大了。

        或者说,她在努力的做一个大人。

        她开始懂得去收敛自己的情绪,知道说话得留余地……她很低调,不张扬,努力的做好自己,想得到认可。

        这些江殊同都看在眼里。

        还有就是,她懂得防备别人了。

        包括他。

        哪怕是对着他,她也不再肆无忌惮有什么说什么。

        但此时此刻,她这骂了人还理直气壮的样子,倒真的有那么点小时候的影子了。

        江殊同想了想,没反驳。

        这种小脾气,可以稍稍的助长一下。

        ……

        来回折腾了大半天,回到酒店,天色差不多已经暗下来。

        沈芙洗了个澡,顶着一脸水汽出来,慢吞吞的用纸巾擦干,坐到沙发上。

        不知道江殊同怎么样了。

        伤口不能沾水,他应该不会忘吧?

        晚上吃的什么呢?

        ……

        随即她又觉得自己的担心有点多余,他又不是一个人,还有助理。

        那么大人了,肯定会照顾自己的。

        你瞎操什么心呢。

        沈芙晃晃脑袋,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甩掉,贴了张面膜躺下来。

        手机订了十五分钟闹钟,她闭上眼放空大脑,没一会又开始胡思乱想。

        要不还是发消息问问他吧?

        只是问一句,也是正常的……关心范围内吧?

        不然显得她多冷漠一样。

        沈芙说服了自己,从旁边摸到手机,打开和江殊同的聊天框,打字:

        【你吃晚饭了没,伤口没有碰水吧?】

        想了想,她又补充一句:【奶奶说让我看着……】

        打到一半,她又把“看着”换成了“照看”。

        还是不对,这么一看,她很不情愿一样。

        于是干脆删了这句,加了一个[可爱]的表情。

        正准备点发送,上方弹出来一则推送。

        是江殊同刚刚发的微博:

        只是小伤,谢谢大家的关心,工作人员都很辛苦。

        配图是他的晚餐,乍一看有五六个。

        还挺丰盛。

        这是对之前热搜的正面回应。

        不出意外的,下面的评论已经炸了,粉丝一片心疼:

        ——啊啊啊啊啊啊怎么不发自拍,到底伤的怎么样让我们看看!!!

        ——天呐马上就演唱会了,肯定很累吧,一定要注意休息!伤口不能沾水!!

        ——心疼死了呜呜呜哥哥多吃一点。

        ……

        沈芙大致翻了一遍,觉得粉丝已经把能说的不能说的都说完了。

        她觉得自己大概也没什么能补充的了。

        于是又一个字一个字的,删掉了微信对话框里的内容。

        她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原来,还不如做他粉丝,还可以这样光明正大的关心他。

        摘了面膜,沈芙去卫生间重新洗了脸,放了部电影,讲的什么却全都没有看进去。

        不知不觉睡过去,迷迷糊糊的,她做了个梦。

        梦里江殊同在和一群人打架,他抱着个篮球傻傻的站在旁边。

        对方人多,五六个,江殊同挂了彩,脸上的表情是少有的动了怒,下的也都是狠手。

        有人在说着脏话,还有人拿了刀……

        一片混乱中,沈芙转醒。

        房间里昏昏暗暗的分不清是几点,周遭一片静谧。

        沈芙手背搭在额头清醒了一会,感觉到背后出了一阵冷汗。

        她舒口气,没去碰手机,静静的想梦里的场景。

        江殊同小时候挺浑的,打架对他来说,不是件稀奇事。

        但那次,是因为她。

        记忆会随着时间模糊,但那天的所有细节,细小到每一句话,他的每一个神态,都像是刻在了她脑海里一般,清晰如昨。

        当时是八月底,暑假还剩下最后的三天,而江殊同所在的初中一个星期前就已经开学。

        每到傍晚,沈芙就坐在北房门口,一边逗猫,一边等表哥放学。

        江殊同多半时候也会跟着过来,和表哥一起写作业。

        不过他不如表哥坐得住,一般写到一般就能来陪她玩一会。

        所以沈芙更期待江殊同。

        那天是表哥先回来的。

        沈芙见只有他一个,问殊同哥呢?

        “他们班那英语老师又拖课。”江殊同说,“估计还要有一会。”

        沈芙“哦”了一声,脸上明明白白的挂着小失落。

        表哥一脚已经踏进了屋子里,见状又退回来,“合着和江殊同比,我就这么不招你待见?”

        沈芙瞅他一眼,诚实道:“你又不陪我玩。”

        表哥“啧”了一声,“我怎么就没陪你——”

        “行了,多大人了还和你妹妹计较。”外婆从厨房过来,打断了表哥的话。

        她递了张纸币给沈芙,让去小卖部买一瓶酱油。

        沈芙乖乖接了钱,掰着小手数了一下,刚好还能买块雪糕。

        她笑起来,仰头重复了一遍是“海天牌的老抽”,晃着马尾就往外蹦,外婆在后头喊着带把伞。

        惦记着雪糕,沈芙一路走得快,拐了弯,经过条死胡同,里头传来些争执声。

        沈芙放轻了脚步,扒着墙根悄悄看了一眼。

        五六个少年乌泱泱的围在那,领头的染着黄毛,嘴里含了根牙签,翘着二郎腿坐在一条长凳上,像大人嘴里那种混社会的坏孩子。

        沈芙有点怕,不敢多看,缩了缩脖子想绕过去,余光瞥到一个熟悉的人影。

        江殊同站那群人对面,手里颠着球,靠着墙挺漫不经心的样子。

        远远的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沈芙犹豫了一会,还是往前走近了些。

        等看清了形势,她瞪大眼睛,他是只有一个人吗?

        “这样。”黄毛吐了牙签,“你把你那个妹妹叫出来问一问,好好道个歉,这事就算过了。”

        江殊同嗤笑一声,“想什么呢?”

        黄毛眉毛一竖,跳起来,“你丫别给脸不要脸。”

        江殊同的耐心早就告罄,他站直了身子,篮球随手往旁边一抛,“怎么呢?”

        夕阳斜照下来,气氛一下子剑拔弩张。

        篮球在空中划过一个漂亮的弧度,滴溜溜的滚到沈芙脚边。

        她抱起来,抬头正好和黄毛对视上。

        反应了两秒,沈芙拔腿就跑,被追上来的黄毛拦住去路。

        他打量沈芙两眼,“就是你吧。天天跟江殊同后面跑那小屁孩是不是,干什么呢,又想回去叫大人?”

        被看穿想法,沈芙抱紧了手里的篮球,吓得红了眼睛,踉跄着往后退。

        身后墙面被太阳晒得有点发烫,沈芙靠到上面,退无可退。

        她有点害怕,但不敢叫。

        江殊同拨开前面几个人,脸色沉下来,“你动她试试。”

        黄毛“哟”了一声,“护的还挺紧。”

        江殊同没理他,三两步到了沈芙旁边,“来这干什么?”

        沈芙下意识抓住江殊同的T恤下摆,往他身后躲了躲,“买、买酱油。”

        小丫头抱着篮球,鼻尖出了汗,刘海被风吹起,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这会雾蒙蒙的,看着可怜极了。

        黄毛跟着半蹲下来,“小妹妹,我问你,前两天,你在网吧看见你哥,是不是回去跟大人告状了?”

        江殊同闻言像是忍耐到了极点,眉眼都染上一点戾气:“你够了啊。”

        黄毛也分毫不让:“这是你妹妹又不是我妹妹,老子那处分可不是白拿的。就她看见了,她不告状谁能知道?”

        沈芙眨了眨眼睛。

        她想起来了。

        前两天,她是撞见江殊同他们一行人逃课去网吧了。

        仔细看的话,这个黄毛当时也是在的,不过她不太认人,一时间没有想起来。

        后来不知道怎么东窗事发,老师那说是有家长闹到学校,怪她们没看好孩子。

        逃课的那几个都拿了处分,江殊同也在里面。

        不过这和她没什么关系。

        她没有告状。

        这么想着,沈芙从江殊同身后探出头,委屈道:“我没有。”

        “你没有那家长怎么知道的?”黄毛满脸的不相信,“那天我们都听见了,你说要告诉家长,是不是你说的?你这小孩怎么还赖账呢?”

        沈芙有点有理说不出。

        当时她看见江殊同就下意识跑过去了,还问他:“哥哥你这么早放学了吗?”

        旁边有他同学笑道:“你哥哥不是放学,你哥哥这是逃课呢。小妹妹你可不能跟他学。”

        “那老师不会发现吗?”

        “体育课。”江殊同微微弯腰,叮嘱:“你回去不能告诉外婆知道吗?”

        “那你帮我买雪糕。”

        江殊同:“你肠胃炎不是刚好?”

        “但我想吃,不然我就告诉外婆。”

        ……

        但是,那是她随口说的。

        她怎么可能真的去告状,她知道那样很讨厌。

        沈芙攥着纸币的手心出了汗,心下一慌,下意识去看江殊同。

        他不会也这么认为吧。

        江殊同以为她在害怕,摸了摸她的脑袋:“别怕。”

        他抬眸,重新去看黄毛,“说了不是就不是,你们tm还有完没完?”

        黄毛也怒了,“江殊同你横什么横,让你妹妹道个歉怎么了?你想干什么?想打架?”

        江殊同闭了闭眼,忽然弯腰,双手穿过沈芙的咯吱窝,稍稍一用力,把人拎起来放到墙角。

        他又随手拉过黄毛坐的长凳,在墙角拦出一个三角形的空间,“待里面别动。”

        说完直起身,侧头有点不耐的:“打不打。”

        江殊同学过跆拳道,打架很厉害,但是双拳难敌四手,那些人下手又黑,还是挂了彩。

        他倒是不在意的样子,理了理碎发遮住眉骨处的伤,单膝蹲到沈芙面前,“回去不能说哥哥在外面打架了知道不?”

        沈芙看着黄毛一瘸一拐的背影,点点头。

        江殊同笑了一下,拿过她怀里的篮球,伸出一根手指让沈芙牵着。

        “我们去哪?”沈芙仰头问。

        江殊同把篮球在食指上转的飞快,懒洋洋道:“不是买酱油吗?”

        ……

        音乐铃声突兀的在房间里响起,打断了沈芙的回忆。

        是殷乐发来的视频通话。

        沈芙接起来,把手机举到头顶。客厅里没开灯,只隐约显出一个轮廓。

        殷乐刚结束晨跑,一边喝水一边皱眉,“你干什么呢?灯都不开帮你们剧组省电费啊?”

        “不是。”沈芙活动了一下脖子,“我刚睡了一会。”

        殷乐“嘶”了声,“你还真是惬意。”

        大概猜到她为什么打电话过来,沈芙主动道:“江殊同没事,一点擦伤。”

        “什么?”殷乐却好像不知道这件事,闻言音调拔高了几个度:“他受伤了?怎么受伤的严不严重?”

        沈芙挠了挠头,“你不知道啊?我以为你看热搜了。”

        “我哪有时间看热搜,我被那个混蛋工作狂气的罢工一天了。”

        沈芙没想到有朝一日也能从殷乐口中听到“罢工”这个词,调侃道:“他不扣你工资吗?”

        “扣就扣,我要辞职,我不干了!”

        殷乐把手里的咖啡杯拍到桌上:“我明天就回北京。”

        “来真的?”沈芙一下从沙发上坐起来,“说说。什么情况?”

        “你要真不干了我请你吃一顿……不、三顿!三顿大餐,地点随便你挑的那种。”

        “……”

        电话那头沉默了。

        沈芙懂了,往后又倒回沙发上,“我就知道,你也就过过嘴瘾。”

        “我迟早有一天炒了他。”殷乐信誓旦旦的放话。

        “知道知道,你这话说了千八百遍了。”沈芙敷衍着,“不过你明天回北京真假?”

        “真的。”

        沈芙“嗯?”了一声,“那个工作狂准你假了?”

        “准是准了。”殷乐的语调还是有点沮丧,“不过——”

        “不过什么?”沈芙顺着话问。

        “我要去趟广西。”殷乐叹息着说,“不知道要多久,可能去不了演唱会了。”

        “广西?”沈芙的眼皮跳了跳,“那工作狂又给你布置新的任务了?”

        “没。”殷乐说,“是法律援助。你还记得我大学时候加入过的那个法律援助工作站吗?”

        沈芙想了一下,“记得。”

        没毕业之前,殷乐参加过很多类似的志愿者活动。

        “他们给我发了邮件,遇到了一个异常棘手的案子,他们没有能力解决,所以试着联系了我。”

        殷乐顿了一下,“我还真犹豫过,但看了案件资料,受害人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非常可怜。”

        “我也不是什么善良的人,但……”殷乐长长的舒口气,“但谁让我正好就有假期。”

        “他们真的是言辞恳请,我在那工作狂手底下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过这种、被人追捧的感觉了,你懂吗?”

        沈芙听得笑起来,连连点头,“懂。”

        她知道殷乐也就是嘴上不饶人,这姑娘一直说自己不是好人,只想要钱,但每次遇到这种事,永远都没有办法狠下心拒绝。

        “所以,我打电话是想说……”殷乐支吾了一下,继续道:“演唱会我可能去不了。”

        “啊?”沈芙愣了一下,“那边要这么久吗?”

        “这么久还不一定办的下来。”殷乐沮丧道,“要不……你帮我去吧,票不能浪费了,拍点视频回来让我过过瘾。”

        “我?”沈芙干笑一声,“我就算了吧。”

        毕竟她可是今天还信誓旦旦的保证绝对不去他演唱会的。

        “你没空吗?”殷乐问。

        沈芙默了两秒,“也不是,我就……”

        “对啊。”殷乐打断她,“我看你挺闲的,去见见世面,陶冶一下情操。”

        “……再说吧。”

        ……

        “他那伤真没事吧?”殷乐最后问。

        “没有。”沈芙说,“就一点擦伤,他好的很,你看他晚餐多丰盛。”

        话是这么说,但挂了电话,沈芙又忍不住挂念起来。

        要不还是发条消息问问吧。

        他一向对这种伤口不当回事的,以前打架挂了彩,大伤稍微处理一下,小伤连药都不擦。

        总是一脸无所谓的说,死不了。

        如果受伤的是她,那他应该也会关心一下的吧?

        而且,程奶奶说了,让她照看的,也是有正当理由的。

        ……

        沈芙翻出聊天框,精简而又不带感情的打下一行:【你换药了没】

        她没给自己犹豫的时间,狠下心点了发送。

        那边很快回消息过来:【没有啊】

        沈芙:【???】

        没有……啊?

        啊他个大头鬼哦!!

        这是什么无所谓的嚣张态度!!!

        沈芙气呼呼的盯着屏幕,上面显示“对方正在讲话”。

        紧接着,江殊同发了条语音过来。

        他的语调懒懒的,在这夜色里,带了点低哑的魅惑:“我一个人怎么换?”

        作者有话要说:芙芙:我告你耍流氓哦!

        这章是明天中午12点的更新!!!!!!我存稿箱定错时间了,这是明天的!!!!!抱歉大家我明天早上到晚上都是课,真的没时间写,所以这真的是明天的!!!大家明天别等!!我发错了明天真的没有时间写!!最近失眠压力很大,课很多,还有很多杂事!!对不起大家,这是明天的!下一更在4号中午12点!真的要哭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