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糖去冰[娱乐圈]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沈芙到自家小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半。

        从楼下往上数,家里灯亮着。

        一路坐电梯上去,到了门口,她拿出钥匙却犹豫起来,把耳朵贴过去听里头的动静。

        还没听出个所以然,里头的门开了。

        沈晏端拎着垃圾袋出来。

        沈芙手里的钥匙应声而落,她直起身子,抬手放在脖子上,干笑两声:“那个,爸。”

        见沈晏端不说话,她又摆着手加了一句:“——好久不见?”

        沈晏端纯粹是有点懵,“你怎么?”

        沈芙把钥匙从地上捡起来,脸不红心不跳的:“我就是想家了。”

        沈母听见动静往门口走,边走边问:“和谁说话呢?”

        沈晏端把位置让开,“你自己看。”

        沈芙垂着头,叫了一声:“——妈。”

        门里头一阵沉默。

        沈母的表情说不清是欣喜还是担忧,迟疑着问:“你……被人赶回来了?”

        “没有。”沈芙闻言泄了气,兀自进了门,“你们怎么都这个反应,我想家了还不行嘛。”

        “就你还想家?”沈母跟在她后头,嗔怪道:“出去这么长时间打过几个电话回来?我两只手就能数得清吧?

        “平时短信也没几条,说上几句就忙、忙、忙。”

        “……”

        “行了行了,回来就回来了,你也少说两句。”沈晏端把垃圾袋放到门口,转了话锋问:“吃饭了没。”

        “没。”沈芙仰倒在沙发上,家里那种久违的踏实的感觉让人一下子放松下来。

        沈母一边念叨说怎么一点没长进,一边进厨房煮了碗饺子。

        沈芙早起就没好好吃东西,这会连烫都不怕了,囫囵塞了两个。

        沈母想说什么又生生忍住,最后只道:“慢点没人抢你的。”

        “这次回来待几天?”

        沈芙一个饺子咬到一半,闻言顿住。

        算一算,离演唱会还有一个多星期。

        她有点后悔这么冲动,应该再晚两天的。

        “多待两天吧。”沈芙的腮帮子又重新动起来,只是咀嚼的速度慢了很多,“剧组这两天没多少事。”

        想到演唱会结束已经是半夜,那么晚回来总该有个正当理由。

        她也没仔细思考,又道:“正好我有个大学室友过两天从国外回来,好久不见了,想和她聚一下。”

        到时候就说住在朋友家,然后外面找个酒店凑合一晚。

        沈芙觉的自己看个演唱会跟做贼一样。

        但是爸妈知道,外婆就会知道,到最后江殊同也肯定会知道。

        算了。

        就做一次贼吧。

        沈母随口问:“哪个室友?”

        一个谎言通常需要更多的谎言去支撑,而沈芙实在不太擅长说谎。

        她拿筷子拨着碗里剩下的饺子,极力掩饰着心虚:“就之前来过家里那个,去英国留学的。”

        沈母“哦”了声,没做多想。

        洗过澡,沈芙回到房间。

        屋子里黑沉沉又静悄悄,窗帘拉开才透进来一点月色。

        一个多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她却对这个从小长大的地方,生出一种陌生的感觉。

        沈芙开了小台灯,坐到书桌前。

        早上走的匆忙没带充电宝,手机电量告罄,早已经关机。

        她插上充电器,点开微信。

        聊天框里,最后一条还是江殊同发的:【我登机了。】

        沈芙点开键盘,手指停在屏幕上方好一会,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回。

        江殊同聊天,从来都不说废话,不论是微信还是电话,对他来说都只是收发通知的工具。

        而这句“我登机了”,显然没有必要且多余。

        像是一篇沉闷的学术文章中,忽然被突兀的加进了一句:“今天天气真好啊。”

        所以他是什么意思呢?

        是当时,想起她了吗?

        沈芙迟钝的神经里有什么一闪而过,却又抓不住。

        或者说,并不敢承认那个可能性。

        她撑着下巴,盯着桌上的不倒翁,有一种在做中学语文阅读理解的错觉。

        半晌,她舒口气,低头在聊天框输入:【落地了……】

        打到一半又觉得不对,想了想换成:【到家了吗?】

        其实没指望他马上就能回,然而刚准备放下手机,他的头像又跳到了最上面,后头跟着一个醒目的小红点。

        江殊同:【嗯。】

        果然还是这么精简啊,沈芙一下又开始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不该问。

        还要不要回?

        正纠结着,江殊同又发了一张图片过来。

        沈芙愣了一下才点开。

        拍的是客厅,简单的黑白色调,沙发和落地窗,灯光有点暗,带出一种很安静的感觉。

        这应该是他自己常住的那套房子吧。

        为什么拍这个,是……证明他回家了吗?

        沈芙想了想,笑起来。

        沈芙:【嗯。[可爱/]】

        江殊同:【早点睡。】

        沈芙:【晚安。】

        江殊同:【晚安。】

        沈芙的心跳的很快,直到那头确定没动静了,她才舒口气,把这段聊天截屏,存到了相册里。

        做完这些,她反倒一点睡意都没有了。

        索性开了很久不用的数位板。

        她这次画的还是背影,但没有江殊同。

        是一个女孩,坐在机场候机厅,周围来来往往行人如织,她微微抬头看向某个方向,像是在寻找什么。

        虽然没有刻画细节,但这幅画工程量还是很大。落完最后一笔,外头已经快十一点。

        沈芙一连打了两个哈欠,带上#没有姓名的S君#的标签,发了微博。

        实在是有点累了,她也没有看回复,爬上床把自己团进被子里就睡了过去。

        察觉到她房间关了灯,沈母悄悄进去看了眼,意外的是几分钟的功夫,沈芙已经睡熟。

        沈母轻手轻脚的帮着关了床头的灯,出来后对着门口的沈晏端摇头道:“睡着了。”

        “这么快?”沈晏端惊讶着想往里走,被沈母拦住。

        “你小心吵醒她。”沈母把人拉到客厅,感慨道:“怎么累成这样。”

        就算是以前高三那会,沈芙也是成天活蹦乱跳的,晚上还要偷偷躲着看小说追剧。

        沈母想越不对,“她是不是在外头受了什么委没说?你打电话问问。”

        “我看不像。”沈晏端摇头笑笑,“倒像是有心事。”

        沈母斜他一眼,“能有什么心事,就你们这些舞文弄墨的敏感。”

        ……

        沈芙这一觉睡了整整九个小时,醒来的时候意识还有点模糊。

        翻了个身,摸到枕边熟悉的小熊玩偶,才恍然意识到自己回家了。

        她一下子清醒过来,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慢吞吞的起身。

        今天是周三,她以为家里没人,但是一开门就听到客厅传来电视剧的声音。

        “妈?”沈芙迟疑着喊。

        “醒了?”沈母今天似乎格外的温柔,“早饭想吃什么?帮你做。”

        沈芙受宠若惊,甚至有一种不真实感。

        “随便吧。”

        说完她自己也觉得这个回答很鸡肋,又道:“有面包吗?我自己随便热杯牛奶就行了。”

        沈母觉得这孩子是不一样了,以前大早上起来就喊着要吃什么,现在忽然变得懂事还真让人不适应。

        沈母一边嘀咕,一边往厨房走,“面包有,我帮你拿。”

        沈芙踢着拖鞋去卫生间洗漱,一边问:“妈你今天怎么没上班。”

        “休假了。”沈母说,“你什么时候去趟外婆那,外婆也想你了。”

        沈芙想了一下,“明天吧。”

        “行,那你记得买点水果过去。”

        沈芙应下。

        ……

        洗漱完出来,早点已经在桌上放好了,她坐过去,一边撕面包一边看手机。

        表嫂发了微信过来:【芙丫头,听说回来了?】

        这消息传的也太快了。

        沈芙去看沙发上还在发微信的沈母,扶着额头回:【昨晚到的】

        彤姐姐:【那和你说个八卦。】

        沈芙:【什么呀[可爱/]】

        彤姐姐:【江殊同回北京了。】

        “……”

        这个她不仅知道,并且和他是前后脚回来的。

        什么时候开始,江殊同的行程在表嫂那也可以称之为八卦了?

        沈芙:【我知道的呀】

        彤彤姐:【我刚刚去程奶奶家,他们家有客人。】

        沈芙:【?】

        她怎么越来越听不明白了。

        那头一连发了几条过来:

        【你别急,听我说完。】

        【程爷爷有个老战友去世了,临终前记挂着这边,让她孙女送点东西过来。】

        【那女的看年龄估计二十五六吧,是个小提琴家,好像还挺有名气,一直在国外,还拿了挺多奖。】

        【顺便,等会江殊同也来。】

        【刚刚我去的时候,那女的本来要走了,程奶奶提了江殊同,她就顺势留下了。】

        【汇报完毕。】

        沈芙盯着那串文字看了好一会,最后提炼出一个看起来不太可能的信息:【你是说江殊同要相亲?】

        彤彤姐:【不是。话也不能这么说,这不赶巧吗,谁让他正好回来。】

        沈芙:【江殊同知道吗?】

        彤彤姐:【那当然不知道了,知道他肯定躲远了。】

        “……”

        沈芙松口气。

        据她观察,江殊同现阶段应该还没有谈恋爱的心思,他和组里的女演员私底下连话都很少说。

        但是,万一那个女孩很漂亮呢?

        虽然娱乐圈漂亮的女孩已经很多了,但是,小提琴家,气质肯定很好吧。

        他一直单着,应该是在等一个合适的人。

        谁知道那个人什么时候出现。

        沈芙承认自己有点自私。

        甚至有时候,宁愿他就一直这样一个人。

        他应该,不会加那个女孩微信吧。

        ……

        沈芙越想越烦躁,对桌上的面包牛奶也没了胃口。

        彤彤姐:【所以我是问你要不要来看热闹?[吃瓜/]】

        沈芙沉默两秒,下了什么决心一般,猛的把玻璃杯放到桌上,发出“咚”的一声。

        沈母吓一跳,“怎么了?”

        “没什么。”

        沈芙在手机上打字:【我现在过来。】

        彤彤姐:【等你。[爱心/]】

        沈芙又咬了一口面包,起身去卧室换了一身衣服,拿了个手机充电器就往门口走。

        沈母在后头喊了什么,她胡乱应了几声,关上门。

        现在是早高峰,沈芙不想挤地铁,到小区门口直接打了辆车。

        报上地址后又接到妈妈的电话。

        “你去哪?什么事这么赶?要我送你吗?”沈母一上来就砸了一串问题。

        她觉得沈芙这次回来变化很大,具体也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

        就像是一下子长大了的感觉,说话不一样了,眼神也不一样了。

        从前是没心没肺的,情绪全写在脸上,开心不开心一眼就能看出来。

        现在总觉得藏了点什么。

        就像沈晏端说的,是那种有心事的感觉。

        “外婆家。”沈芙说,“不用送的,我已经打上车了。”

        “不是说明天去?”沈母疑惑。

        沈芙支吾了一下,“表哥他们在,我好长时间没回来了,想碰个面。”

        沈母“哦”了声,叮嘱道:“那你路上买点外婆爱吃的水果,晚上要是晚打我电话来接你。”

        “好。”沈芙应下。

        挂了电话,微信上又有几条消息,还是表嫂的。

        彤姐姐:【你吃不吃鱼?】

        沈芙:【什么鱼?】

        彤姐姐:【不知道,钓上来什么是什么?】

        沈芙:【?】

        表嫂接着发过来一条语音:“你表哥不知道从那里找出来几根鱼竿,现在捣鼓着挖蚯蚓,说下午要去钓鱼。”

        她说着顿了一下,无情道:“我看他这样也钓不上来什么。”

        ……

        快到外婆家的时候,路过水果店,沈芙让司机靠边停了车。

        “师傅,我就在这下吧。”

        也不远了,她准备买完水果走过去。

        这家店在这段开了有十几年,老板娘自然认识沈芙,见她进来笑道:“这不是谈家的外孙女吗?”

        沈芙笑着叫了人,四处瞅了一圈,然后道:“阿姨我要一个西瓜和一个火龙果,您挑就好。”

        “好。”老板娘一边拿东西一边闲聊:“阿姨好久不见你了,来看你外婆?”

        沈芙“嗯”了声,“前段时间在外面出差,所以没过来。”

        “都长大了,工作辛苦吧?阿姨印象里你还是那么点大的小丫头。”

        老板娘拿手在腰上比划了一下,“经常跟在你哥和江殊同后面跑。”

        听她提起江殊同,沈芙目光闪了闪,笑笑道:“不辛苦。”

        老板娘把东西过了称,一边装袋一边问:“现在做什么工作呢?”

        “编剧。”

        沈芙掏出手机付款,顺手还拿了一盒草莓。

        她不喜欢,但表嫂很爱吃。

        老板娘闻言“哟”了一声,“那也是大作家了,等会给阿姨签个名吧。”

        沈芙哪里好意思,“不是阿姨,我就在剧组打打杂。”

        “没事,给阿姨签一个,你看那边那个——”

        老板娘说着指了指墙上贴着的一张纸,“上次我见到江殊同让他签了一个,来这里买水果的小姑娘都变多了。”

        沈芙看过去,果然是江殊同的笔迹,旁边还有不少人留下名字“合影”。

        不过她们都没有写很近,“江殊同”三个字周围,最起码空了一个半径五厘米的圆。

        沈芙有点哭笑不得,拿起笔又犹豫了,“阿姨,我不要跟他写一块。”

        “好。”老板娘说,“阿姨重新给你拿张纸。”

        沈芙照着江殊同签的位置,把名字写在了另一张纸上。

        老板娘看了发笑,“你们还吵呢,从小就闹个没完。”

        谁跟他吵,那时候明明是他每次都欺负人。

        但他就是有本事让所有人觉得他让着她似的。

        好像委屈的是他一样。

        “没。”沈芙想到这微微摇头,“我懒得理他。”

        虽然不是事实,但过个嘴瘾也挺好的,反正他又听不到。

        沈芙搁下笔,心情大好,“谢谢阿姨,阿姨再见。”

        老板娘应了声,“下次再来,阿姨也帮你贴在墙上。”

        ……

        从水果店出来,头顶的太阳已经升的很高,有点晃眼。

        沈芙眯着眼,抬手挡了挡。

        夏天又要来了。

        一个西瓜加一个火龙果,分量实在不轻。沈芙一只手拎不住,最后干脆把西瓜抱在了怀里。

        这边的街道其实从小到大都没什么大变化,无非是翻新了,扩建了。

        她闭着眼睛都能走。

        穿过红绿灯,再往里走一段,马路的喧嚣像是一下子被隔离开。

        老胡同有一种很神奇的力量,踏进这里,脚步会变缓,心也能慢慢静下来。

        沈芙走累了,抱着西瓜蹲到路边,准备休息一会。

        她有点犹豫,要不要发条消息让表哥出来接一下。

        想了想,她还是拿出手机,翻到谈遇的微信给他发消息。

        这时候从身后滑过来一辆车,黑色的车身低调优雅,阳光下熠熠闪着光。

        虽然有点眼熟,但沈芙没觉得和自己有关,低头继续打字。

        直到车窗慢慢降下,露出江殊同清俊的侧颜。

        他单手搭上车窗,饶有兴致的看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再强调一遍,没有女配!!

        【前方持续高能】未来十章应该有三次亲-亲!!大家不要走开!!

        50个红包,午安吖(*^ー^)

        感谢在2020-03-0410:00:00~2020-03-0512: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荒荒10瓶;永远十八岁的小可爱呀5瓶;Y.H3瓶;顾雨离2瓶;初无言、向太阳、Ace.H、28096367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么么啾!

        ☆、○-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