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糖去冰[娱乐圈]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一章=

        阳光直直的照下来,逆着光,沈芙眯着眼也没能看清江殊同脸上的表情。

        只感觉他抬手敲了两下玻璃,然后懒懒问:“什么时候回来的?”

        沈芙快热糊的脑袋一下子清醒过来。

        她眨了眨眼睛,诚实道:“昨晚。”

        “……”

        昨晚,江殊同点了点头,那差不多和他是前后脚。

        所以他之前让小松帮她买票,她拒绝的那么干脆,是什么意思?

        沈芙显然也想到了这里,干笑两声,解释道:“我本来的确没打算回来的,但是……”

        江殊同挑了下眉,“但是什么?”

        沈芙努力的想着理由,一抬头对上江殊同探究的视线,思维原地卡了三秒。

        然后她不知道是抽了什么风,竟然道:“但是,表哥说要钓鱼。我就……我就还挺想钓鱼的。”

        似乎也觉得这个理由太过牵强,沈芙有点说不下去。

        她重新抱起脚边的西瓜,沉默着起身,准备孤零零的往前走。

        毕竟这场面实在有点尴尬,他看起来也没有载自己一程的意思。

        沈芙觉得,她还是自觉一点比较好。

        江殊同被她这倔强又带点委屈的小背影气笑了。

        怎么好像是他做错了什么一样。

        他把车缓缓的划过去,“上来。”

        沈芙顿住脚步,扭头瞅了他一眼,像是在确认他没在开玩笑。

        然后才绕过去,拉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座上。

        江殊同摇上车窗,单手搭着方向盘,语调是带点玩味的那种:“我知道横店那边有几个可以钓鱼的地方,下次带你去。”

        “……”

        “不用这么大老远的跑回北京。”

        沈芙:“……&#¥#”

        她现在下车还来得及吗?

        这人昨晚聊天的时候明明还挺正常的,果然一见面就原形毕露。

        算了。

        忍一时风平浪静。

        沈芙暗自吸口气,想想又不甘心,索性理直气壮道:“但我觉得北京的鱼比浙江的鱼好吃。”

        “是吗?”江殊同今天心情似乎特别好,愿意在这么幼稚的问题上掰扯下去。

        “我觉得浙江那的比较好吃,北京这的比较好上钩。”

        “……”

        沈芙总觉得他这话有什么不对,有一种被冒犯到,但仿佛又是自己多事的感觉。

        考虑多说多错。

        她决定单方面结束这个话题。

        两人沉默下来。

        远远的能看到程家的院门了,沈芙想起那里面所谓的“客人”,斟酌道:“那个,你——”

        江殊同侧头看她,“嗯?”

        沈芙卡了一下,生生转了话锋:“能把我送到门口吗?”

        “……”

        在她心目中,他现在的形象已经恶劣到做得出“半道把人扔在路边”这种事了吗?

        江殊同放缓了车速,懒懒道:“这么点路还要送。”

        她的要求很无理吗?

        在这种事情上,沈芙的自尊心很容易就能被激起来。

        她解了安全带,做出随时准备下车的架势,“你要是不愿意也可以。”

        “……”

        顿了一下,她又看着窗外补充:“我走回去。”

        那语调委屈里带了点小倔强,就好比是小时候冷落了她一会,她一边趴在你书桌旁眼巴巴瞅着你,一边说:

        “你不陪我玩也可以。”

        “我自己玩。”

        ……

        江殊同发现自己竟然还有点怀念。

        车缓缓的停在了谈家大门前,江殊同靠边熄火,解了安全带。

        注意到他动作,沈芙眨了眨眼睛,有点不解的:“你要下来吗?”

        “……”

        听这语调,好像不是很欢迎他。

        江殊同拔了车钥匙,侧头看过去,目光缓缓的落到沈芙怀里的大西瓜上。

        “我想吃西瓜了。”

        说完拿上手机,很利落的下了车。

        沈芙被他眉眼间一闪而逝的笑意晃了眼,呆了两秒,身边的车门被拉开。

        他微微弯腰,直勾勾的看过来,“不下来?”

        沈芙回神,避开那视线。见他也没有搭把手的意思,自己提上东西下车。

        什么人。

        想吃还不帮忙拿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她的外婆家,沈芙却亦步亦趋的跟在江殊同后面进去了。

        江殊同身材高大,完完全全的挡住了她。

        以至于外婆惊讶了一下,“殊同,你刚来吗,进来坐。”

        沈芙默默的探出头:“外婆,还有我。”

        外婆吓一跳,“你这孩子,怎么躲在后面,手里拎的什么。”

        她上前从沈芙手里接了东西,“还挺沉,你妈让你买的?”

        沈芙挠了挠头,“不是。”

        “瞎客气。”外婆才不信,嗔怪道:“说多少次了,别买东西过来,拎着怪重的,外婆这什么都有。”

        余彤听见动静从屋子里出来,一边道:“是芙丫头来了吗?你表哥刚还问——”

        大概是看到江殊同,她止了话头,上下打量着他惊奇道:“你怎么在这?”

        “……”

        “我怎么不能在这。”江殊同有点好笑,四处看了圈,问:“谈遇呢?”

        余彤抬手指了指北房,下意识答:“屋里呢。”

        江殊同径自去了,余彤还是一脸没反应过来的样子。

        外婆从厨房那探出个头,解释道:“他俩一起进来的。”

        余彤朝沈芙使眼色,压低声音问:“他回去过了?”

        “没。”沈芙说,“我从水果店过来,他捎了我一段,直接来的这。”

        表嫂“哦”了声,松口气的样子,拍拍手微笑,“差点以为我错过什么好戏。”

        沈芙这会纠结极了。

        她理解表嫂想看好戏的心情,除了女人天生的八卦心,这里头有一大半的原因是江殊同之前自己作死。

        表嫂她们结婚有两年,最近也被长辈催着要个孩子。

        每次逢年过节长辈们聊到这个话题,江殊同但凡在,都会从旁边搭把调。

        譬如“也是时候了”“你们年纪不小了”“今年生肖好抓紧点”“奶奶还等着抱孙子”等等。

        表嫂要是回他一句:“你自己怎么不抓紧点,你就很年轻?”

        江殊同就会说:“我这不是没遇到合适的人,单着也挺好的。”

        “再说哪家姑娘跟了我也挺遭罪,就不祸害人家了。”

        “你看哪个男明星这个年纪恋爱结婚的。”

        ……

        纯粹是火烧不到自己头上,幸灾乐祸的同时还要添把柴,生怕火烧的不够旺。

        沈芙觉得,他要有点报应,也是应该的。

        但是私心里,她又希望江殊同不要去见那个什么小提琴家。

        兀自出神了一会,外婆在厨房喊着过来拿水果。

        沈芙端了盘西瓜进屋,江殊同和谈遇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她把盘子放到桌上,往江殊同那推了推。

        谈遇被这个动作伤到了心,“不是,芙丫头,你这什么意思。”

        他往自己胸口指了指:“你亲哥在这呢。”

        沈芙眨了眨眼睛,有点词穷。

        虽然知道江殊同刚才说“想吃西瓜”是开玩笑的成分多一点,但她还是下意识有了这个动作。

        这样,是不太好解释。

        沈芙心里有鬼,就更加心虚。

        “可是。”沈芙挠了挠头,硬着头皮对谈遇道:“你不喜欢吃西瓜啊。”

        谈遇:?

        他是不喜欢,但江殊同也没见得很喜欢。

        “而且。”沈芙马上又道:“江、殊同哥是客人,所以我才往他那放的。”

        “……”

        还是余彤出来解围:“给你端过来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的。”

        谈遇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对上自家老婆并不算友善的眼神,又生生忍住。

        江殊同一直没说话,只是眼神似有若无的落在沈芙身上,里头似乎带点玩味。

        沈芙不知道他什么意思,被看的有点恼,暗自紧了紧牙关,和余彤打过招呼,若无其事的溜出去。

        到了廊下,她才用力跺了跺脚。

        再给他眼巴巴送东西她就是狗!

        江殊同看着那背影笑笑,伸手捏了一块西瓜,慢条斯理的咬上去。

        “还有你。”余彤转而把矛头指向江殊同:“吃完快走,回你家去。”

        “这么不欢迎我啊。”江殊同往椅背上靠了靠,“我还偏不走。”

        谈遇瞅他一眼,“是挺不欢迎你的。”

        他换了种感慨的语调,“一年半载也不见得回来几次,家门都没进就往这跑,不孝子孙。”

        “就是。”余彤附和。

        江殊同:“……”

        行吧。

        一块西瓜吃完,江殊同擦了擦手起身,“走了。”

        沈芙就蹲在东厢房门口,把北房里的动静听得一清二楚。

        远远的看见江殊同出来了,她收回视线,抱着西瓜低头啃。

        表哥表嫂这一唱一和的,是巴不得赶江殊同回去,好看热闹。

        过了一会,头顶罩下来一块阴影。

        沈芙抬头,和江殊同对视上。

        她嘴角还沾着西瓜汁,衬的嘴唇格外嫣然,带着一种别样的性感。

        偏偏眼神又干净的要命。

        两相反差之下,看得人心猿意马。

        江殊同抱臂靠在门框上,清了清嗓子,忽然道:“谢谢。”

        “什么?”沈芙茫然。

        江殊同低低的笑了两声,带出一点气音,然后缓缓道:“西瓜。”

        他微微歪头,眼里笑意粲然,“这么看还是你最欢迎我,你哥哥嫂子都没良心。”

        “……”

        沈芙又一次被他的笑晃了神,有一种把事情告诉他的冲动。

        如果他知道了,按照他的性格,应该是躲在这不会回去的。

        沈芙舔了舔唇,“那个——”

        江殊同也不着急,等一会没听到下文,才不轻不重的“嗯?”了声。

        “你、你——”沈芙酝酿了半晌,还是只憋出一句:“你要回去吗?”

        江殊同侧头,像是在仔细观察她的表情。

        然后忽然的弯腰,凑近。

        “怎么,舍不得我?”

        据他观察,这丫头还是挺喜欢他这张脸的。所以他也不介意,多利用一下优势。

        至少那个什么徐子骞,长得没他好看。

        沈芙手里的西瓜“啪”的一下落到地上。

        惊觉自己失态,她猛的站起来。

        “谁、谁舍不得你了!你不要乱说话!”她说的磕磕巴巴,脸也红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一种被调戏的错觉,恼羞成怒之下,她退到门内。

        “我刚刚是想说,你们家、你们家……”她忽然又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江殊同好整以暇的:“我们家什么?”

        他越淡定,沈芙就越觉得自己处在劣势。

        “你们家、你们家——”她努力在脑海里搜罗着词汇,最后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冒出来一句:“你们家有个女的!”

        说完她就后悔了。

        这叫什么话。

        简直丢死人了。

        再看江殊同,果然是愣了一下。但随即他就笑起来。

        沈芙闭了闭眼,干脆赶人,“没什么,你快回去吧。”

        说完,她摸到门把手,“砰”的一下关上了门。

        灰尘扬起,江殊同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

        他摸了摸鼻子,摇头笑。

        作者有话要说:我保证!!下面两章亲不到你们顺着网线过来杀了我!!!(作者君卑微的求生欲)

        感谢在2020-03-0512:00:00~2020-03-0612: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小周小周嫉恶如仇2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纷飞的樱花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川川7瓶;章鱼君3瓶;北城以北深海未眠、一十九、棃九、流云2瓶;孟秋时陆、贰、冷清秋、初无言、纷飞的樱花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