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糖去冰[娱乐圈]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五章=

        那只鸡中午没来得及炖,用绳子绑在了院子里。

        吃过饭,外婆才磨了刀,拎着鸡脖子去到水池旁。

        沈芙远远看着,有点惆怅。

        谈遇还在准备下午出行的渔具,抬头见沈芙望夫石一样站在门口,不明所以的顺着那方向看了眼。

        啧,这胆子越来越大了。

        唯恐她被血腥的场景吓到,谈遇忙喊:“芙丫头,过来帮忙。”

        沈芙“哦”了声,回头瞅了眼,又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所有的东西都井然有序的归类好了,通常而言有表哥在,这种事情都轮不到她们插手。

        沈芙挪了张凳子,坐到余彤旁边。

        谈遇把最后一个盒子关上,舒口气一屁股坐上去,累极了的样子:“你们两个谁给江殊同发消息。”

        余彤从手机屏幕上抬头,“芙丫头发。”

        年纪最小没有话语权,沈芙乖乖的掏出手机,打开和江殊同的聊天框。

        上午江殊同说要一起去钓鱼,本来以为是开玩笑,没想到后来他又和表哥说了一次,竟然真的要去。

        沈芙打了两个字又觉得不对,纠结道:“怎么发?”

        “什么怎么发。”谈遇一脸莫名,“难不成他还要三邀四请吗?让他赶快过来搬东西。”

        沈芙懂了,低头继续打字:【我哥让你快点过来搬东西。】

        江殊同隔了两秒回:【。】

        沈芙如实道:“他回了一个句号。”

        “什么意思。”谈遇很不满,“当甩手掌柜呢,不行啊,谁惯的他这些毛病。”

        他话音刚落,江殊同晃着车钥匙从门口踏进来,“什么毛病说来我听听。”

        ……

        路上是江殊同开的车,谈遇坐在副驾驶,沈芙和余彤坐在后面。

        在去哪里钓鱼这个问题上,江殊同和谈遇又产生了分歧——

        谈遇要去钓鱼场,江殊同不愿意。

        “不是。”谈遇说,“你发什么神经,我说那钓鱼场挺好的,你一明星,不然还想去哪?”

        江殊同连导航都没开,不在意道:“随便找个小河滩。”

        “……”

        谈遇操心的不行,“你不怕被人拍?”

        江殊同单手搭着方向盘,淡淡道:“不会。再说钓鱼场没什么意思。”

        “行吧。”谈遇也不挣扎了,“我今晚回去要开个微博,要是被拍了你别压热搜啊,怪费钱的,还不如直接给我。”

        “还有。”谈遇想了一下补充:“到时候记得@我一下,等我涨够粉丝做个大v,接点广告,贴补贴补家用。”

        江殊同睇他一眼,笑道:“你这条件要出道也不是不行,就是已婚麻烦了点。”

        “去你的。”谈遇笑骂。

        余彤插话道:“我不介意,离婚我也能接受,你赚了钱分我一半就行。”

        “别啊。”谈遇讨饶:“我错了。”

        “我说真的。”余彤一本正经,“结了婚才发现,爱情都是虚的,还是面包比较靠谱。”

        谈遇跟没听到后半句似的,“我也说真的,我真错了。”

        江殊同调侃道:“你这道歉够熟练的。”

        谈遇“啧”一声,“江殊同你留点口德吧。”

        “你这人设迟早有崩的那天,你粉丝要知道你私下里这样,八成都要脱粉回踩。”

        “你说是不是,芙丫头?”

        沈芙听着他们闲聊一直没插话,不知不觉走了神,突然被cue还有点茫然,“什么?”

        谈遇又把话重复了一遍,江殊同也没打断,像是真的等她回答。

        沈芙坐在副驾驶后面,抬头往前面看去。

        江殊同穿的白T恤,和上次给她那件是同款。还是单手搭着方向盘,有点漫不经心的样子。

        如果非要说他私下是个什么样的人,大概就是……挺不正经的。

        谈遇忽然又想起什么似的:“你演唱会是不是快了?”

        江殊同“嗯”了声,“你来吗?”

        “我来什么,我有假吗?”谈遇满满的怨念,“再说,我来干什么,看你耍帅吗?”

        江殊同煞有其事的点头,“可以。”

        “你能不能少自恋。”谈遇嫌弃的不行。

        余彤叹着气摇头,“我也没空,我们科室最近巨忙。”

        她说着看向沈芙,转了话锋道:“不过芙丫头可以去。”

        “她上次要了门票。”谈遇接话。

        沈芙刚才就在心里祈祷千万别提到她,听到这绝望的抬手挡了挡额头,硬着头皮道:“那个是、帮我一个朋友要的。”

        “那你不去?”余彤惊讶。

        如果现在顺着话说下去,那是不是到时候就光明正大了?

        对哦,沈芙忍不住扬了扬眉毛。

        真是太机智了。

        江殊同等了一会没听到回答,怕沈芙尴尬,主动开口道:“我问过她,不愿意来。”

        “……”

        沈芙刚在脑海里盘算好,她是直接说会去,还是委婉一点表示“到时候再看”,以及用什么样的语调说才能显得自然一点。

        就被江殊同这么一句话彻底扼杀。

        他不说话、是、会死吗!

        沈芙闭了闭眼,小幅度的吸了口气,然后睁开眼咬着牙道:“对。我觉得演唱会太热闹了,听得脑袋疼,不想去。”

        说完,她往后窝在椅背里,玩起了开心消消乐。

        连过两关,又觉得无聊。

        沈芙切到微博,之前她画了自己在机场的背影,还没看过回复。

        ——这个系列终于出现女主角了!

        ——所以这真的不是新漫画吗!

        ——这是背影二人组吗?一人血书求来个正脸吧芙宝!

        ……

        沈芙从上翻到下,却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很多事,就是连自己都解释不清的。

        “芙丫头?”

        沈芙望着窗外出了会神,听到表嫂在叫自己,她“啊?”了声,“什么?”

        “心不在焉的。”表嫂说,“是不是在想哪个小男生?”

        沈芙摇头,“没。”

        “有男朋友吗?”

        “没有。”

        “你是不是还没谈过?”余彤看着手机,随口又问。

        沈芙很低的“嗯”了声,在心里祈祷表嫂别再问了。

        然而大概是太无聊,这个话题过不去的似的。

        “那有喜欢的吗?”余彤来了兴致,“或者喜欢什么样的,跟我说说。”

        沈芙犹豫着,用余光飞快的瞄了眼江殊同,“——算有吧。”

        谈遇闻言回头,“谁?”

        “一边去。”余彤嗔他一眼,“没你的事。”

        “我是她哥怎么没我的事。”谈遇说,“不过芙丫头你是跟你表嫂取取经,她可是高三就跟我私定终身了。”

        ……

        “你们够了。”江殊同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别教坏小孩子。”

        他的语调很淡,听不出什么情绪。

        沈芙低头,又玩起开心消消乐。

        这次却怎么都过不了关了。

        车逐渐驶离了市区,沈芙有点犯困,最后真的歪在座椅上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车已经停下,她侧头看了眼窗外,这边很荒凉,小路边是成片的果树。

        大概十来米远的地方有一条湖,表哥他们正在那搭遮阳棚。

        沈芙拿过手机,开门下车。

        现在是下午两点多,太阳最烈的时候,她伸了个懒腰,快步走向湖边。

        是表嫂先看见的她,远远的喊:“你走慢点,小心摔了。”

        这次出来一共带了两个遮阳棚,已经搭的差不多。

        沈芙拎了张小凳子坐到余彤那,有点不还意思,“怎么不叫我。”

        “想等弄完再叫你的。”余彤朝谈遇和江殊同那扬了扬下巴,“反正有他们。”

        沈芙跟着看过去,江殊同不知道说了什么,谈遇一拳打过去,被江殊同躲过。

        这样的场景不知道是多久没见过了,沈芙不自觉笑起来。

        目光挪到湖面,湖水不算很清澈,看起来有点雾蒙蒙的感觉。

        有风吹过,带着点凉意拂过面颊。

        余彤从兜里掏出一包湿巾和一瓶防晒塞给沈芙,“擦擦手,补点防晒。我们又不怎么会钓鱼,就是陪他们来的,晒黑了可得不偿失。”

        沈芙点点头,拿湿巾擦了手,把防晒倒在掌心抹到脸上。

        余彤又道:“你觉得他们能钓上来吗?”

        “能吧?”沈芙有点迟疑。

        余彤:“我觉得够呛。”

        谈遇从车上拿了鱼竿过来,正好听到这几句。

        “你们两个瞧不起谁呢?”

        “不过。”他忽然有点为难的样子,“我们怎么钓?”

        余彤一脸莫名,“什么怎么钓?”

        “我是说——”谈遇指了指湖面,“你们真要钓吗?”

        “废话。”余彤斜他一眼,“你什么意思,不然我们来干嘛,坐着看你们吗?”

        谈遇从地上拿起一个钓竿,“会吗?”

        “……”

        余彤有点恼,“我不会,那你不会教啊?”

        谈遇连连点头,很识时务的:“教,当然教,荣幸之至。”

        他说着又把目光转向沈芙。

        沈芙诚实道:“我没钓过。”

        意料之中,谈遇思索了一下,“那我教你嫂子,让江殊同教你。”

        江殊同在三米远的地方,听到这话回头,调侃道:“你想跟你老婆一起你就直说。”

        他朝沈芙招了招手,“芙丫头,过来。”

        沈芙很听话的跑了过去。

        此刻她有点庆幸江殊同跟过来了,不然她可能会吃狗粮吃到撑。

        江殊同挑挑拣拣,递过去一根轻便的鱼竿,“用这个吧,趁手一点,我教你。”

        其实倒也没指望她能钓上来什么,不过是图个乐子。

        而且保守估计,她最多坚持半个小时。

        沈芙坐在小板凳上,两手握着鱼竿。

        江殊同弯着腰,手从她身侧环过来,一点一点的示范着。

        沈芙压根就没听清他说的什么。

        他离得太近了。

        从来没有哪一刻,她觉得江殊同的声音这样陌生。

        低沉、轻缓、带着一种致命的磁性。

        他说话时吐出的气息浅浅的拂过耳侧,让人连呼吸都不自觉放轻。

        风吹过,沈芙的耳根子发起烫来。

        她一边在心里唾弃自己“不争气”,又一边可耻的希望此刻的时间能走的慢一点。

        谈遇转头看到,远远的喊:“江殊同你别占我妹便宜啊!”

        江殊同直起身子,“你别自己思想龌龊就看什么都带颜色行不行?”

        “我就提醒你一句。”谈遇说,“你说谁思想龌龊呢?”

        余彤听不下去,“你们俩幼不幼稚。”

        “……”

        沈芙怕江殊同看到自己此刻发红的耳垂,连忙扣上了防晒衣的帽子。

        还好天气热,脸红一点还有借口。

        江殊同也坐下来,熟练的调了鱼竿。

        没一会,湖面就有了动静。

        几乎是很轻松的,一条鱼上钩了。

        不知不觉的,沈芙就盯着他看。

        过了一会,她忍不住问:“你经常钓鱼吗?”

        “差不多。”江殊同说,“心里烦或者压力大的时候,钓鱼能让人静心。”

        他有什么心烦压力大的事情吗?

        沈芙的目光没有焦距的落回湖面。

        不过,他的烦恼,大概说出来也很少有人能理解吧。

        过了二十几分钟,江殊同的鱼篓里已经活蹦乱跳的放了十来条鱼,还不包括他嫌太小重新又扔回去的。

        而沈芙这边,始终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不应该啊,明明他们就隔的这么近,凭什么鱼就喜欢他那边的钩子?

        沈芙百思不得其解。

        过了一会,她的耐心彻底告罄,扭头看到小路对面的果园。

        “那边种的都是什么?”

        “石榴、柿子、无花果。”江殊同说,“都要到九十月份才成熟。”

        “绕过去还有西瓜,想吃的话去看看,但不一定好吃。”

        沈芙:“直接摘……吗?”

        江殊同扭头,好整以暇的看她一眼,“嗯”了声。

        “啊?”看他表情不像是开玩笑,沈芙纠结道:“……不好吧?”

        “是我一个朋友的。”江殊同说,“想摘就摘,我等会打个电话。”

        “……”

        那你不早说。

        沈芙和余彤一起去了,那边的瓜田很大,她们不太会挑,捡边上不大不小的摘了两个。

        刚回到湖边,余彤的电话响起。

        她接起来:“喂?是我……今天秦医生不是在吗?好我马上回来。”

        一听就是医院那边的事,谈遇也放了鱼竿走过来,“怎么?”

        余彤解释道:“等会要从下边医院过来一个危重症,科里同事都在手术台上,忙不过来,我得回去。”

        “你们开我的车先走吧。”江殊同说着把车钥匙扔了过来。

        谈遇接住问:“那你呢?”

        江殊同道:“我让我助理来接,等会我把芙丫头也送回去。”

        他一边说,一边给小松发了定位:【等会过来接我。】

        小松:【几点?】

        江殊同想了一下,打了一缸子又删掉,最后回:【再过三个小时。】

        ……

        沈芙捧着个西瓜傻傻的站在路边,眼睁睁看着车开远了,在视线里变成一个小点。

        江殊同收起手机,回头看到这场景有点好笑,“西瓜不吃了?”

        沈芙磨蹭着回到他旁边,“这怎么吃啊?”

        “往地上一摔就碎了。”江殊同说,“用手拿着吃。”

        他说的煞有其事,说是开玩笑又不像。

        沈芙低头往四周看了看,还是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一向有很重洁癖的江殊同嘴里说出来的。

        “真的吗?”

        江殊同发现沈芙最近是真的有点好骗,他往后靠在椅背上,摘了墨镜懒懒道:“假的。”

        他侧了侧头,“那盒子里有刀和勺子,对半开了用勺子挖着吃。”

        “……”

        懒得和他说,沈芙捧着西瓜往看起来还算平缓的湖滩上走。

        江殊同一开始没注意,等看到她已经几乎到了最边上。

        他一下坐直了身子,“你干什么?”

        沈芙回头,指了指手里的西瓜,“洗一下。”

        江殊同的眉心跳了跳,“别闹,那水很深。”

        “我就在边上不下去。”沈芙说。

        “……”

        她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

        江殊同头疼起来,扔了鱼竿,边走边道:“知道那湖底里有什么吗?”

        什么?

        难不成还是水鬼吗?

        她当她还是小孩吗,这么好骗。

        湖滩有一个坡度,沈芙探着头看了眼,“我可以的。”

        刚说完这句,一回头看到江殊同已经近在眼前。

        沈芙吓一跳,手上一松,西瓜“咕咚咚”沿着河滩滚下去,最后沉进了水面。

        沈芙呆了两秒,下意识的伸手,身体微微前倾。

        也是同时的,她手腕上传来一股力道,拉着她往反方向走。

        沈芙没什么准备,身体失去重心,脚下一个打滑……

        她来不及叫,腰上环过来一只手,带着她直直的往旁边杂草地上倒。

        一阵天旋地转,沈芙只觉得脑袋应该是磕到了地面,但意外的一点都不疼。

        她是仰躺着的,阳光晃着眼睛。身上被压了什么重物,有点喘不过气来。

        加上唇上奇妙的触感,和脸颊上的温热气息……

        沈芙猛的睁开眼,猝不及防的落进江殊同黝黑的眸子里。

        他压在她身上,身体紧密的贴合在一起,嘴唇贴着嘴唇,牙齿磕到了牙齿。

        四目相对,心跳如雷。

        作者有话要说: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写到了!男上女下!草地里!!!

        感谢在2020-03-0910:00:00~2020-03-1012: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江殊同沈芙今天在一起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Ja□□ine30瓶;心談t霖_0608、42712626、崽哇、初无言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