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糖去冰[娱乐圈]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六章=

        风轻轻拂过,浅啡色的夕阳落在周围,空气安静了。

        江殊同那张无可挑剔的脸此刻就在眼前,近到她可以看清他脸上的每一处细节,数清每一根睫毛。

        沈芙瞪大了眼睛,大脑一片空白。

        江殊同单手撑在沈芙耳边,微微拉开了一点距离,但没有起身。

        因为他胸前的衣襟,正被某人死死拽着。

        半晌,沈芙才缓缓的恢复了知觉。

        她眨了眨眼睛,不敢再和江殊同对视。

        目光往下,落到他的喉结上。

        接着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还拽着人家的衣服。

        而且,因为她这个动作,他本来不大的衣领被往下扯了一段,锁.骨往下,隐隐约约的能看到巧克力块的腹.肌。

        沈芙不受控制的咽了下口水,一根一根的松开手指,到最后握成拳头,缩回自己月匈前。

        “头抬一下。”江殊同开口提醒,声音微哑。

        沈芙眨了眨眼睛,颈后那种温热又柔软的触感被无限放大。

        原来是枕着他的手。

        怪不得,刚才倒下来的时候一点都不疼。

        沈芙“哦”了声,微微抬起头。

        可这势必,又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他清浅的呼吸落在耳侧,带出一阵很奇妙的酥麻感。

        沈芙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江殊同翻身,直接坐在了草地上。

        从沈芙的角度看过去,他左腿微曲,一手搭着膝盖,身后是漫天的夕阳。

        逆着光,看不清表情。

        沈芙也不敢细看,撑着地面坐起来,抱着膝盖思索接下来该怎么办。

        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好像有点难度。

        ……

        忽然的,电话响起。

        沈芙摸了摸口袋,发现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落到了草地上。

        她微微倾身,伸手拿过,电话是外婆打过来的。

        沈芙吸了口气再缓缓吐出,平复好情绪,划了接听:“喂,外婆。”

        “囡囡。”外婆说,“什么时候回来,刚打你哥电话怎么在开车,他也没说明白,让我问你。”

        “彤彤姐医院有急事。”沈芙解释,“他们开殊同哥的车先回去了,可能赶时间,不好接电话。”

        “那你们等会怎么办?”外婆说,“我看时间也不早了。”

        沈芙随手拔了颗野草在手里晃,盯着湖面道:“——殊同哥的助理等会来接我们。”

        外婆放下心,又问:“那你今晚回家吗,还是住这?”

        沈芙想了一下,“不回了。”

        “好。”外婆笑,“这什么都有,被子也是刚晒的。我等会和你妈说一声。”

        “……”

        “出发之后打个电话回来,我好做饭。晚上还有几只大螃蟹。”

        ……

        沈芙一一应下,挂断电话。

        她攥着手机的手缓缓垂到膝盖上,指尖因为用力而微微泛白。

        其实就是,牙齿对牙齿,嘴唇对嘴唇的一个吻而已。

        也不算什么。

        ……

        而且,这种事情,如果她表现的太介意,江殊同也会很难办吧。

        那以后要怎么见面,岂不是很尴尬。

        但如果,表现的完全不介意,又好像会显得她很随便一样。

        那就更不好了。

        这可是,严格意义上的初吻吧。

        应该没有哪个女孩子会不在意自己的初吻。

        可是,这事又不能说出来。

        ……

        沈芙纠结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偷偷的侧头去看江殊同。

        江殊同也在看沈芙。

        从刚才她打电话到现在这么一段时间,他一直在思索怎么开口。

        看小丫头这个反应,还是很介意的。

        终于在对视的这一刻,他轻声道:“抱歉。”

        沈芙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但身体已经本能的摆手,“没、没关系。”

        说完她就后悔。

        该死,为什么要这么快的说出来啊!

        就好像你真的、一点、都、不介意一样!

        但是话已出口,本着多说多错的原则,沈芙闭了闭眼,在心里反复告诉自己冷静,三思。

        都已经这样了,她只要不乱说话,就不会暴露什么。反正她现在不论有什么反应,应该都是正常的。

        想清楚后,沈芙睁开眼睛,却发现江殊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旁边。

        并且此刻正垂眸,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

        她吓一跳,“你——干、干什么?”

        江殊同没答,忽然的蹲下身,抬手挪开了她圈在膝盖上的手臂。

        沈芙今天穿的是条背带裤,长度刚巧到膝盖下面一点点。

        可能是刚才落地的时候被什么植物划伤了,小腿侧面留下了几道血印子。

        她自己看了眼,不算什么大事,只是稍微渗了点小血珠。

        “没什么的,一会就愈合了。”

        ……

        江殊同抬眸打量她,眉头微微蹙着,“身上还有吗?手臂上呢?”

        沈芙检查了自己裸露在外的手臂和脖颈,然后道:“没有了。”

        江殊同点点头,在地上看了一圈,“这些草应该不会有什么毒性,等会消个毒。”

        他说着站起身,朝沈芙伸出手,“起来。”

        “不用,我自己可以。”在这种事情上,沈芙永远有一种不解风情的小倔强。

        江殊同以为她是为刚才的事害羞,点点头收回手,率先往前走。

        没两步听到身后“啊”了声,他回头,见沈芙又跌坐回了地上。

        她的表情有些痛苦,小脸都皱到了一起,像是极力的忍耐着什么。

        江殊同快步走回去,“怎么了?”

        地上有一个小土坑,沈芙没看到,一脚进去踩空了,摔了个四脚朝天。

        好不容易爬起来,随即脚踝处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疼到话都说不出来,一点力气都用不上。

        沈芙做着深呼吸,眼泪都出来了,半晌才委屈巴巴的挤出一句:“脚……好像……崴了。”

        说这话的时候沈芙有点心虚。

        刚刚他好心要拉她起来,她还拒绝了。

        江殊同的脸果然黑了。

        沈芙马上解释,“那边有一块凹槽,我刚才不小心踩进去的,那也不能怪我……”

        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什么,她的声音越说越小。

        “……”

        谁怪她了?他看起来很凶吗?

        江殊同又好气又好笑,拿出手机先给小松发消息让马上过来。

        久久没听到回应,沈芙伸出手。

        她没敢抬头,硬着头皮道:“那你能……再拉我一下吗?”

        江殊同收了手机,握住她手腕,收紧力道,微微一拉。

        沈芙没做好准备,猝不及防的被拽起身,差点撞进他怀里。

        她重心不稳,另一只手下意识的抓紧了他的衣服。

        站稳后,又有点不好意思的放开,然后惊魂未定的拍了怕胸口,委屈道:“——你怎么也不打声招呼。”

        “……”

        她歪理还挺多。

        “能走吗?”江殊同问。

        “能。”沈芙又做了两个深呼吸,觉得那种剧痛缓解了不少。

        “确定?”

        “……”

        沈芙没忍住,仰头道:“我走不了你背我吗?”

        江殊同垂眸看她。

        气氛似乎又变得有一点尴尬。

        沈芙有点懊恼,刚想说“开玩笑的”,就感觉腰侧忽然环过来一只手。

        接着一阵天旋地转,她人已经被江殊同打横抱起来。

        沈芙下意识的伸手环住了他的脖子。

        江殊同掂了掂分量,“你多少斤?”

        什么意思?

        嫌她重吗?

        那一瞬间自尊大过所有,沈芙感觉不到脚上的疼痛也不尴尬了,不服道:“我——”

        刚说一个字,就听他又慢悠悠来了句:“怎么这么轻。”

        “……”

        沈芙扯了扯嘴角,生生咽下了后半句。

        江殊同挑了下眉梢,“你刚刚想说什么?”

        “没什么。”沈芙撇过脸,顿了一下道:“我是想说我其实挺重的,是你臂力好。”

        江殊同“嗯”了声,嘴角勾起一个弧度,俯身把沈芙放到小椅子上。

        沈芙的鼻尖蹭到了他的肩膀,她下意识屏住了呼吸,松开环着他脖子的手。

        “你先别动。”江殊同说。

        沈芙很听话的连眼珠子都没转,目光直直的落在不远处的湖面。

        耳朵却竖起来,仔细听着身后的动静。

        他似乎是在找什么东西,发出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

        最终,沈芙还是按捺不住好奇,转头看过去。

        江殊同不知道从哪边翻出一个小型的药箱,这会在里面挑挑拣拣,找出了棉签和一瓶消毒用的碘伏。

        沈芙有点愣怔。

        出来钓鱼,还带这些的吗?

        江殊同最后又拿了一瓶红花油,搬了张凳子坐到沈芙对面。

        然后,他直接伸手,握着她的脚腕放到了自己膝盖上。

        他的指腹温热,被他触碰过的肌肤似乎都因此灼烧起来。

        沈芙实打实的懵了一下,下意识的想缩回脚却被他捉住。

        “别动。”他说。

        沈芙真的不敢动了,直到……他又上手脱了自己的鞋。

        虽然她没有脚臭这种毛病,但这么热的天,出了汗,毕竟也不是香的!

        沈芙又挣扎起来。

        “我……我自己来吧。”

        江殊同把鞋摆到一边的草地上,看到她微微扭动的脚指头还有点好笑。

        他想捏一捏,又忍住,“说了别动,怎么不听话。”

        那语调带着笑意,像是哄孩子一般。

        沈芙很不争气的沦陷在这样的温柔里,再一次老实了。

        江殊同仔细的观察了她的脚踝,那里已经迅速的肿起来一块。

        他皱了眉,“刚才你落地的时候,骨头有刺痛的感觉吗?”

        沈芙摇头,“没。”

        江殊同点点头,“应该没有骨折,小松一会就到,等会去医院拍个片子看看。”

        他一边说,一年伸手握住了她脚腕,轻轻的试着往回拉。

        这样可以抑制毛细血管破裂。

        原本稍微缓解的疼痛又变得有点尖锐,沈芙“啊”了一声,一下子带了哭腔,“——疼。”

        “我知道。”江殊同放轻了语调,手上力道却一点没减,“忍一下,两分钟就好。”

        “可是——真的、很疼啊!!”沈芙的眼泪已经吧嗒吧嗒往下掉。

        江殊同似乎是狠了心,恍若未觉。

        疼是真的疼,但考虑到大喊大叫很影响形象。

        沈芙咬着唇,尽量不发出声音。

        那两分钟似乎格外漫长。

        直到江殊同终于松了手,沈芙才长长的舒口气,断断续续道:“你、就不能、轻点、吗?”

        江殊同把红花油倒在掌心,慢慢的覆到伤口处。抬头对上沈芙泪眼汪汪的模样,心跟着揪起来。

        她惹麻烦的能力他从小就领教过,很多你觉得根本不可能出问题的事情,她总能出其不意。

        惹了麻烦她也很识时务,如果是她的错,她道歉比谁都快,又乖又可怜的样子看起来格外的无辜。

        如果不是她的错,那就不得了了。

        实在是很不让人省心。

        但又拿她没什么办法,如果现在说她一句什么,她的眼泪马上能成串落下来。

        江殊同能想象到那个画面。

        他叹口气,轻缓道:“我的错,对不起。”

        沈芙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那语调还挺……真诚。

        沈芙攥着衣角,很轻的“恩”了声,盯着他的手指看了会,目光逐渐往上移。

        这个点,日头逐渐西斜,夕阳洋洋洒洒的落进来。

        他低着头,薄唇微抿,侧脸轮廓柔和。

        沈芙看的有点呆,渐渐的竟然忘了脚上的疼痛。

        直到他放开了手,“好了。”

        沈芙回神,眼神闪躲着落到别处,“谢谢。”

        江殊同拿湿纸巾擦着手,跟没听到似的,“什么?”

        “谢谢。”沈芙重复了一遍。

        江殊同“哦”了声,语调有点欠揍:“谢谢谁呢?”

        沈芙:“……&¥#@#!”

        接下来的时间过的有点漫长,江殊同虽然握着鱼竿,但是一条鱼都没上钩。

        他静不下心。

        刚才,他对她说抱歉的时候,下一句本来是:“要不然我负责?”

        但是她那样快的回了一句“没关系”,倒让他剩下的话都变得不太合理。

        他什么时候也这样优柔寡断了。

        江殊同自嘲的笑笑。

        小松是二十分钟后到的。

        把所有东西搬回车上也需要点时间,江殊同拿了冰袋让沈芙敷着,叮嘱她先别动。

        沈芙玩了会手机,看他们忙来忙去有点过意不去,自己找了根树枝撑着,一瘸一拐的往车上走。

        江殊同在后备箱理东西,抬头看到的时候沈芙已经到了车门口。

        他皱了皱眉,“你——”

        “我自己可以。”沈芙扔了树枝,扶着出门,很倔强的试图自己跨上去。

        身前挡过来一只手。

        沈芙顺着那方向抬头,“干嘛?”

        说了两个字,对上他微沉的面色,又变得有点底气不足,“我真的不是特别疼了。”

        江殊同简直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

        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倔,还是说他表现的太好说话了?

        江殊同侧头看了眼湖面,一秒后回头,直接弯腰把人抱了起来。

        沈芙睁大眼睛,刚想挣扎,头顶上传来他略显低沉的一句:“别乱动。”

        沈芙果然老实了,任由他把自己放到了座位上。

        小松瞄了一眼这边的场景,很识趣的躲在后备箱后面没露头。

        保姆车的空间比较大,沈芙坐稳后安顿好自己的脚。

        车门敞开着,江殊同靠在门边,外头的光被他挡了大半。

        沈芙垂眸盯着脚踝处,偷偷往侧边瞄了一眼,耳尖悄悄的红。

        他怎么还不走。

        等着她说谢谢吗?

        ……

        胡思乱想着,忽然听见江殊同道:“低头。”

        “什么?”沈芙说。

        江殊同抬手,慢悠悠的略过沈芙头顶,从上头取下一根绿油油的杂草。

        再看过来的时候眉梢微微扬起,眼神似乎带着点玩味。

        沈芙:“……&¥#*#?!!”

        这一根草能联想到的实在太多,沈芙脑海里闪回过无数的画面。

        一瞬间手速大于脑速,她猛的伸手抢过,藏到了身后。

        “你——”怕人听到似的,她压低了声音,“你怎么不早说。”

        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大,江殊同单手撑在车门边框,低低的笑了两声。

        “才看到。”

        ……

        鬼、才、信、他!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个亲亲在什么时候呢(思索)

        感谢在2020-03-1010:00:00~2020-03-1112: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带仙气儿的鹿肉包子精39瓶;小妖22瓶;川川15瓶;W12瓶;2954475010瓶;花深6瓶;许下你听不到的承诺4瓶;干我屁事3瓶;孟秋时陆、流云2瓶;初无言、我霉最可爱、抹茶奶绿、贰、甜甜哒、栀虞°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