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糖去冰[娱乐圈]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天色将晚,进了市区,车辆汇成长流,街道的喧嚷隔着车窗传进来。

        敷了一路冰袋,沈芙感觉好了不少。

        江殊同中途接了几个电话,小松也汇报了一些事情,都是和演唱会有关的。

        被这么一提醒,沈芙跟着心头一沉,想起件很重要的事——

        她这样,还能去演唱会吗?

        趁着江殊同他们聊工作,沈芙拿出手机搜索:脚扭伤后多久可以正常行走?

        [至少三周吧。]

        [伤筋动骨一百天。]

        [轻微扭伤恢复起来5-10天,一般的脚踝扭伤恢复起来要两周左右。]

        ……

        沈芙掰着手指算了下时间,觉得希望有点渺茫。

        总不能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去吧,那样她可能连家门都出不了。

        虽然,之前是花了很大力气才说服自己去看看的,但现在可能真的去不了的时候,她也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

        反而,很难过。

        沈芙调整了冰袋的位置,觉得现在也不是很疼了。

        她不由又安慰自己:万一呢。

        万一她这个脚伤不是很严重,说不定两天就好了。

        ……

        胡思乱想中,医院到了。

        谈遇等在大门口,开了车门,首先看了眼沈芙的伤势。

        “不是我说江殊同。”他“啧”了声,“你这也太不靠谱了,就这么一会,你把我妹妹弄成这样?”

        江殊同刚挂一个电话,按灭了手机屏幕,侧着身子去看沈芙。

        她这会垂着眸子,睫毛轻颤着,不吵不闹的,看着乖的不行。

        江殊同笑了一下,把手机往旁边一扔,“你怎么不说她太不听话了,我能怎么办。”

        “……”

        沈芙默默的瞅他一眼,没反驳。

        “别找借口。”谈遇不依不饶的,敲了敲车窗玻璃,“我跟你讲,这事没完。”

        江殊同眉毛一扬,“那你说怎么办?”

        “我说……我想想啊。”谈遇顿了两秒,像是真的有在思考,然后话锋一转:“你钓的鱼呢?”

        “干什么?”江殊同假装没听懂。

        “什么干什么。”谈遇抬手下巴微抬,“我妹妹脚都扭伤了不该补补吗?你想吃自己再去钓。”

        江殊同笑骂一声,“你怎么跟你妹妹一个样。”

        他们这样扯皮是常态,从小到大都没变,沈芙本来只是默默的听着,不想掺和。

        但是。

        什么叫跟她一个样。

        沈芙听到这瞪大了眼睛,“我什么时候抢你鱼了?”

        “……”

        江殊同和谈遇终于发现他们不知不觉忽略了这位最重要的伤患。

        谈遇咳了一声,扬起一个笑脸,关切道:“还疼不疼,我们先去拍个片子。”

        ……

        谈遇曾经在A大医学院就读过两年,虽然后来入伍,但当年也是风云人物。

        加上余彤在这里工作,一路过来打招呼的人不少。

        大多数人还会问一句旁边小姑娘是谁,谈遇都是笑笑,说我妹妹。

        沈芙听在耳朵里,偶尔跟着乖巧的笑笑。

        她忽然想起江殊同曾经也和别人这么介绍过自己。有了对比,才发现那是多么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他们没走门诊,直接去了骨科办公室。

        谈遇敲门进去,“蔺师兄。”

        靠窗的办公位上举起一只手,“这呢。”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男人转着椅子滑出来,眼睛还盯着手里的文献,一边问:“谁啊?”

        “是我,谈遇。”

        男人听到这抬头,“哟,稀客。”

        “来找你老婆?”

        “不是。”谈遇指了指沈芙,“我妹妹,脚扭伤了。”

        蔺平昱恍然,目光落到沈芙身上,“看不出来啊谈遇。”

        “……”

        “你还有这么漂亮的妹妹,以前藏着不让见呢?”

        “少废话。”谈遇对师兄的尊敬维持了三秒,“快点。”

        “你这什么态度。”蔺平昱摇头,搬了张椅子朝沈芙招手,“妹妹,过来我看看。”

        沈芙扶着谈遇的手,乖乖的过去坐下。

        “几岁了?”蔺平昱问。

        沈芙老实道:“二十二。”

        “有男朋友吗?”

        谈遇“诶”了声,“看病就看病,你管那么多。”

        蔺平昱睇他一眼,“那你一边去别打扰我看病行不行?”

        “……”

        蔺平昱在沈芙脚踝处看了一圈,终于问到正事:“怎么扭伤的?”

        “钓鱼。”沈芙觉得有点丢人,小声解释,“不小心踩空了。”

        “鱼钓到了没?”蔺平昱随口又问。

        沈芙:“……没。”

        “那挺亏的。”蔺平昱笑了一下,回到电脑前开检查单,“你这没个十天半个月还好不了。”

        “啊?”沈芙没想到真的会这么严重,“我现在不怎么疼,应该……不需要这么长时间吧?”

        “十天半个月还嫌长?”蔺平昱侧头看她一眼,“这种扭伤一般都要养上一段时间,你还算轻的,看着没伤到骨头,不然伤筋动骨一百天。”

        “照CT去吧。”

        蔺平昱大手一挥,甩了检查单过来。

        沈芙扯了扯嘴角,一瘸一拐起身。

        “少走路。”蔺平昱在后面喊,“让你哥背你。”

        ……

        从医院出来,沈芙拎了一堆的药,郁闷的靠在车窗上不说话。

        “回哪?”谈遇问。

        沈芙拿指尖点了点车窗上的一个小黑点,声音闷闷的:“外婆那。”

        谈遇笑笑,“不敢回家?”

        沈芙扯了扯嘴角,“差不多吧。”

        现在这副样子回家就是找骂。

        而且,答应了外婆过去住的。

        谈遇看出她不高兴,但不知道怎么才能逗她开心。

        现在不是小时候了,那时候的沈芙,不管是什么天大的事,一根棒棒糖一个小蛋糕就能哄好。

        女孩长大之后心思多了,加上各自忙着学业工作家庭,他这个做哥哥的渐渐也不太了解她喜欢什么。

        想了想,谈遇还是问:“吃点什么吗?”

        沈芙摇头,“不太饿。”

        “前面有个蛋糕店。”谈遇说,“我下去买些小甜点。”

        沈芙顺着那方向看了一眼,有点心动,她甚至好像已经闻到了甜腻的奶油香。

        “那我要黑森林和彩虹冰奶卷。”

        “就这两个?”谈遇问。

        沈芙挠了挠头,“我还想吃西瓜。”

        “我记得以前不喜欢西瓜。”谈遇说,“下午摘的那两只好吃吗?”

        “……”

        沈芙缓缓摇头,“没吃到。”

        “为什么?”

        沈芙:“……摔了。”

        不可避免的,她又想起了当时的场景——

        阳光、草地……

        还有,那个吻。

        沈芙无意识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那里似乎还残留着一点他的温度。

        ……

        不对,你在想什么?

        为什么要一副……很怀念的样子啊!

        沈芙深吸口气,晃了晃脑袋,试图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甩掉。

        “怎么了。”谈遇看她实在反常,忍不住问:“是不是最近有什么烦心事,剧组那边的?”

        “没。”沈芙否认。

        “你脚都这样了,最近就别回横店了,好好在家里养着,不然那边没人照顾,如果有二次拉伤,半年都不一定能恢复……”

        ……

        沈芙发现表哥自从结婚后,别的没有,唠叨人的功夫越来越厉害。

        听了半天,终于,蛋糕店到了。

        谈遇留下一句“等着”下了车,沈芙舒口气,手机上进来一条消息。

        江殊同:【回家了没,医生怎么说】

        沈芙盯着屏幕看了两秒,慢吞吞的打字:

        【在路上】

        【不严重,但是要休养半个月[叹气/]】

        江殊同:【好,我帮你跟剧组说一声,暂时不用回去了。】

        沈芙:【嗯】

        ……

        直到谈遇回来,那头也没再有动静。

        以为对话就这样结束了,沈芙关上手机,拿了块小蛋糕慢慢的吃。

        谈遇明显的感觉到沈芙心情比刚才好了不少。

        看来还是小孩子心性。

        车缓缓启动,沈芙的手机又响。

        几乎是本能的,她扔下蛋糕,抽过纸巾擦了擦手去看消息。

        江殊同:【好好养伤,别乱跑知道吗】

        什么啊,他说不乱跑就不乱跑,凭什么。

        心里这样想,沈芙还是很听话了回一个“嗯嗯”的表情包。

        江殊同:【我会检查的】

        沈芙眨了眨眼睛,他要怎么检查。

        谈遇一直观察着沈芙的表情,这会忍不住了。

        “谁的微信?”

        沈芙的思绪被拉回,惊觉旁边还有人。

        她下意识的把手机扣到月匈口。

        谈遇已经瞥到一眼,但没看清备注,“男的?”

        沈芙的内心激烈的挣扎着。

        说是江殊同也没什么,但是她刚才的表现不用想都应该是有点花痴。

        而且,已经错过了最佳的坦白时间。

        现在说是江殊同,要么不可信,要么……不正常。

        想到这,沈芙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胡说:“女的。”

        前面正好是红灯,谈遇停了车,侧头瞅她一眼。

        “你觉得我会信吗?”

        “……”

        沈芙用食指挠了挠耳后根,一时间找不到更好的解释,索性破罐破摔道:“你、爱信不信吧。”

        “是不是哪个男生,说来听听。”

        谈遇循循善诱,“我是你哥又不会害你。”

        说给你听?

        那不就等于说给江殊同听吗?

        沈芙摇头,往座椅里窝了窝,“你一个大男人,那么八卦干什么?”

        谈遇一时语塞。

        他总觉得一模一样的话他不久前刚听谁说过。

        仔细回想了两秒,他恍然。

        “你这怎么还带人身攻击的,是不是跟江殊同学坏了。”

        “……”

        接着,谈遇又就“怎么防范男人的套路”“出门在外怎么保护自己”唠叨了一路。

        沈芙听的昏昏欲睡,还要时不时附和一声,来满足这位平时在家没有话语权人士的表达**。

        远远的看到谈家院门了,沈芙松口气,又忽然想起什么。

        “哥,你给外婆打过电话说我……”

        她指了指自己的脚。

        谈遇的表情僵了一下,“你没打吗?”

        “……我忘了。”

        谈遇靠边停了车,“那你现在打。”

        他话音刚落,外婆已经从大门里出来。

        外婆眯着眼辨认了一会,确定之后走上前,“我听到车喇叭的声音了,还在想是不是。”

        “怎么也没打个电话回来,以为你们还要有一会。”

        “……”

        谈遇扶了扶额,率先下车。

        外婆吓一跳,“怎么是你,不是说……”

        谈遇摸了摸鼻子,“出了点小状况。”

        他没多说,绕过车身打开了副驾驶的门。

        沈芙扶着谈遇的手一瘸一拐的下了车,朝外婆挤出一个笑,“我……脚崴了。”

        外婆的脸色一变再变。

        “就这么一会功夫怎么就崴脚了,怎么弄的伤成什么样严不严重?”

        “……”

        一路往里走,外婆的问话就没停过。

        沈芙眨了眨眼睛,默默的把视线转向谈遇,挤出一个无辜的笑。

        “问我哥。”

        谈遇:“……”

        果然,外婆立马把矛头转向孙子,“你这哥哥怎么当的,人你好好带出去的弄成这样……”

        “奶奶…奶奶……”谈遇头都大了,勉强插上话,“我真不知道。”

        “不知道?”外婆声音拔高了两个度,“什么叫不知道?”

        沈芙舒口气,扶着墙一蹦一蹦的往房间走。

        “不是。”谈遇侧头看到沈芙的背影,“诶你——”

        “你什么你。”外婆一掌打过去,“怎么说话呢。”

        谈遇无力道:“我说的芙丫头。”

        “你妹妹那我等会再去问。”外婆拽着不让他走,“你给我说清楚。”

        “去过医院了,医生说要好好养着。”

        “这还用你说?”

        “……”

        沈芙终于艰难的挪回了房间,她关上门,倒到床上。

        微信上有几条消息,是漫画工作室的编辑。

        方文:【我上次和你说那事,再考虑一下?】

        沈芙脑袋犯糊:【什么事?】

        方文:【签售会。】

        她换了语音:“销量真的很好,我建议你办一下。放心不需要你做什么,流程都是会安排好发给你。”

        “你到时候只需要把你那漂亮的脸蛋露一下,签几个名,后期宣传我们会跟上。”

        沈芙也想起来件事。

        “你之前说的广播剧,还有动静吗?”

        “什么广播剧,那些现在都不重要。”方文说着顿了下,“瞧我忙忘了没来得及告诉你,有影视方找过来了。”

        沈芙“啊”了一声。

        “漫画影改不算热门,有这个机会真的太难得了。我知道你不想露脸,但也不能把出名的机会往外推吧。”

        ……

        挂了语音电话,沈芙脑袋有点乱。

        谈遇在外头敲门,“芙丫头。”

        他拖长了尾调,像是要算账。

        沈芙回神,迟疑着应了一声,“有事吗,哥?”

        “叫爸都没用。”谈遇说,“开门。”

        沈芙翻了个身,捂住一只耳朵,“我脚不太方便,不想走路。”

        “……”

        外头真的安静下来。

        沈芙撑着坐起身,又听到院子里传来什么动静。

        好像是有人来了。

        她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实在听不大清,又重新躺下。

        隔了两秒,旁边正对着院子的窗子从外面被打开,谈遇手肘撑在窗台上,姿态闲散。

        听到动静,沈芙侧头看了一眼,和谈遇对视两秒后,又默默的转过了身。

        “……”

        行吧。

        谈遇一阵气结,他准备说完话就走。

        “江殊同——”

        谁知道刚说了三个字,原本背对这边躺着的沈芙就忽然转过头,“什么?”

        谈遇扯了扯嘴角,一字一顿的接上后半句:“——的助理送鱼来了。”

        “不是。”他用指骨敲了敲窗台,“沈芙你给我解释一下,凭什么我一说他名字你就搭理我了。”

        “……”

        沈芙一阵心虚,生硬的扯开话题,“小松哥走了吗?”

        谈遇:“……”

        “走了。”

        “你管谁都叫哥是吧。”谈遇很不服,“合着他助理地位都比我高,背锅怎么就轮到我了。”

        “……”

        “怪不得说女大不中留。”谈遇留下这么一句“砰”的关上了窗。

        作者有话要说:前天晚上梦到芙芙,她很委屈的问我,麻麻我的事业线呢?

        dbq麻麻马上帮你安排上!!!

        感谢在2020-03-1110:00:00~2020-03-1210: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27633378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三沐吧吧10瓶;XO4ever5瓶;东南一株草2瓶;初无言、抹茶奶绿、Z、冷清秋、Ftttt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