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糖去冰[娱乐圈]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第四十九章=

        有外婆恨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时看着,江殊同的演唱会沈芙当然是去不成了。

        她养的两条鱼果然没两天就奄奄一息,最后被外婆炖成了汤。

        沈芙于是每天都守着胖胖打发时间。

        胖胖是她给那只龟取的名字。

        殷乐听到后很不能理解,问为什么要给一只龟取这么没骨气的名字。

        “怎么就没骨气了?”沈芙趴在桌上盯着胖胖看,反问道:“不然叫忍者神龟吗?”

        “拜托。”殷乐拖长了尾调,“胖胖?你仔细念两遍,养只猫叫这个名字还差不多,龟不都挺高冷的吗?”

        “是吗?”沈芙那手指戳了戳玻璃缸,胖胖似有所觉的探出了小脑袋,然后一点一点的爬过来。

        沈芙笑了,“我觉得不。”

        想了想,沈芙又决定征求一下江殊同的意见。

        她拍了张胖胖的图片发过去:【你要不要给它取个名字?】

        江殊同:【你取吧。】

        意料之中的回答,沈芙马上又发:【那你觉得……叫胖胖怎么样?】

        那头沉默了两秒。

        江殊同:【好听。】

        “……”

        两个字一个标点。

        沈芙:【你好敷衍哦[撇嘴/]】

        江殊同:【好听,顺口。】

        沈芙:【说实话?】

        屏幕上反反复复的“对方正在输入”后。

        江殊同:【有点过于可爱。】

        这下换沈芙愣了。她实在有点不敢相信,这段话是江殊同发出来的。

        盯着屏幕看了两秒,她慢吞吞的打字:【你……真的是江殊同吗?】

        那头回过来一条语音。

        “不然呢?”

        他好像是在彩排,背景音很杂乱,混着人声和音乐声。

        沈芙:【后天演唱会吗?】

        江殊同:【嗯。】

        沈芙有点失落,抠了两下手机壳,最后也回了一个“嗯”。

        “怎么。”江殊同回了语音:“又想来了?”

        他的尾调微微上扬,带着清浅的笑意。

        沈芙心跳漏了一拍,有一种无法形容的、五味杂陈的感觉。

        沈芙:【嗯。】

        江殊同有点意外。

        看来这两天是真的闷坏了。

        看他没回,沈芙又发了一条过去,很简单的,就一个句号。

        沈芙:【。】

        江殊同和小松打了个手势,去到安静点的地方。

        “不行,我瞎说的。”他声音里带了点无奈,“现场很乱,你脚伤还没好,不许瞎跑知道吗?”

        沈芙:【知道了。】

        看起来是真的不太高兴,江殊同有点难办。

        “下次吧。”他说,“我明年有巡回演唱会,大概在三四月份,到时候请你来看。”

        沈芙把这条语音反复听了两遍,最后回:【好。】

        两天的时间一晃而过,江殊同演唱会有直播,殷乐发了链接,但沈芙没有点开。

        她想,那就等明年三四月份。

        是约定吗?

        算是吧。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沈芙过的格外平静。

        江殊同在演唱会过后第二天就回了剧组,那边在赶进度,预计七月底就要杀青。

        夏天到了,拍古装戏就更辛苦了一点,早出晚归,大多数时候都休息不好。

        因此沈芙不太会主动打扰江殊同。

        她托欣欣把之前徐子骞给她的考研资料从横店寄了过来,闲来无事就翻着看看。

        从剧本提上日程到现在,将近半年的时间,沈芙脑海里的那根弦一直绷着。

        她不记得自己为此辗转过多少个深夜,多少次的殚精竭虑。

        现在猛然间放松下来,才发现自己是真的累了。

        已经有很久了,没有这样放空自己。

        念书的时候,别人都在逛街约会旅游,她把学业之外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画画上。

        本来是小打小闹的创作,却因为突然的爆火而变得压力倍增。

        定期的交稿,偶尔热爱又偶尔会觉得枯燥万分。

        只是,不敢辜负。

        所以咬牙挺着。

        终于完成连载,出版又耗费了大量的心神,紧跟着的就是毕业。

        初入职场,纵然当时的杂志社很小,同事之间大多相处融洽,但也少不了一些职场上的勾心斗角。

        好不容易稍微适应,杂志社倒闭了。

        ……

        回顾这一路,太多的情绪在心底叫嚣着,最终又渐渐归于平静。

        沈芙从前觉得,人能知道自己最终想要什么,不能辜负什么,就已经足够强大,能坦然的去面对前路的风雨坎坷。

        但现在,她忽然的迷茫了。

        这种迷茫始终和三个字有关:江殊同。

        她越来越迫切的想知道一个答案,有时候又放任自己鸵鸟着,觉得维持当下就好。

        徐子骞时不时的也会发两条短信过来,关心伤势,或者聊聊电影和生活。

        沈芙大多规规矩矩的回了,如果是关心,最后还会加上一句“谢谢师兄”。

        通常而言,成年人之间的疏离无需言明,但徐子骞好像感觉不到一般。

        他总是能很好的把握距离,既不会让你觉得冒犯,又不会离的太远。

        沈芙有点苦恼,又不知道该怎么改变这个局面。

        日子过的很快,一晃眼,沈芙的脚伤好了七七八八。

        那天睡前她手机忘了静音,很早就被一个电话吵醒。

        挂断后竟然也没了睡意。

        沈芙索性起身,踢着拖鞋走到外面,外婆正在菜地里忙活。

        外婆余光看到沈芙,奇怪道:“今天起这么早?”

        沈芙“嗯”了声,搬了张板凳坐到廊下,还有点睡眼惺忪的。

        “被电话吵醒了。”

        “谁那么没礼貌大清早打人电话。”外婆摘了个茄子扔到篮子里,解气道:“你有没有骂他一顿。”

        “没。”沈芙乐了,“就一推销房子的,被我挂了。”

        她抱起一旁的年年,“您准备那么多菜干什么?”

        “你妈刚才打电话,中午过来吃饭。”外婆说,“家里种的这些蔬菜我一个人也吃不完,来一趟就多带点回去,比外头的干净。”

        沈芙点点头没反驳。

        外婆总是这样,一辈子为儿女忙活着,让她歇一歇是怎么也说不听的。

        不如承了这些好意,让她心里头痛快。

        “对了。”外婆又道:“你妈说今天接你回去住。”

        她说着笑,“我估计,她是想你了,但又没拉下脸面说。”

        程奶奶这时候从门口进来,听了后半句问:“谁想谁啊?”

        外婆扭头瞅她一眼,“多大岁数了还听墙根。”

        程奶奶笑骂一声,“青天白日的,你在院子里说话还不让听了。”

        外婆直起腰,“就你歪理多。”

        “不跟你说。”程奶奶转而看向沈芙,“芙丫头起这么早。”

        “奶奶。”沈芙乖乖的叫人,起身道,“我去给您搬张椅子。”

        “不用。”程奶奶摆手,“你自己脚还没好利索,管我做什……”

        这句话说到一半忽然停了,沈芙疑惑的回头,见程奶奶扶着手边的柱子要倒不倒的样子。

        她吓一跳,忙跑过去,“奶奶。”

        “没事。”程奶奶缓了一会,摸索着在小凳子上坐下,“就是年纪大了,身体难免有点小毛病。”

        “我看你脸色也不对。”外婆说,“改天让清韵带你去医院查查。”

        “我自己身体我还不知道。”程奶奶敲着膝盖,“没什么大问题。”

        “你别不当回事,还以为自己多年轻呢,半截都入土了。”外婆一通数落。

        “好了好了知道了。”程奶奶受不了唠叨,敷衍道:“我改天去查查,估摸着是血糖有点高。”

        “到这种年纪了,不就那几种毛病么,别大惊小怪的。”

        “我大奖小怪?”外婆哼了声,“你这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程奶奶“哟”了声,“少来,我哪有你那么怕死。”

        “你不怕死?”

        “没你那么怕。”程奶奶说,“不就两眼一闭的事。”

        ……

        看两人这斗嘴一时半会没停下来的架势,沈芙溜达着回了房间,听到外婆他们开始扯年轻时候的事。

        人到老年,还能有这么一个随心所欲串门聊天的姐妹,实在是件再幸福不过的事。

        这么想着,沈芙给殷乐发消息:【我们以后老了做邻居怎么样?】

        殷乐:【不怎么样。】

        沈芙:【?】

        殷乐回了两条语音:

        “除非你跟我回我们那的小县城。”

        “不然我得给那工作狂打多少年的工才能在北京买得起一个厕所。”

        ……

        剧组那边的拍摄已经进入正轨,剧本不再需要大规模的修改。

        通常而言这种情况下,编剧不会全程跟组,连徐子骞也回了北京。

        沈芙当然也没有理由再去横店。

        那段时间没有事情做,沈芙也完全的放松下来,每到黄昏,她就坐着公交车晃晃悠悠的去大街小巷转悠。

        或许是这样的日子太平静,她忽然有了灵感,开始着手新漫画的脚本。

        时不时的,她也会关心一下剧组的进度。

        月底,《风华》的拍摄进入尾声。

        临近杀青,剧组那边发来消息,邀请沈芙参加杀青宴。

        临行前一晚,沈芙还在房间画画。

        沈母敲门进来,“行李收拾好没?”

        “就去两天。”沈芙说,“没什么需要收拾的。”

        沈母扫了眼桌面,“要考研?”

        沈芙“啊”了声,目光跟着落到桌角几本考研的书上,“随便看看,还没想好。”

        沈母把牛奶放下,“早点睡。”

        “知道了。”沈芙应下。

        思绪被打断,再落笔已经找不到刚才的感觉。她索性关上数位板,伸了个懒腰活动筋骨。

        旁边玻璃缸里,胖胖也跟着伸出头。

        沈芙喝完牛奶去洗澡,走之前把胖胖拿出来放到桌上,由着它自己爬。

        洗完澡回来桌上却没了胖胖的身影。

        沈芙开了所有的灯,桌上地上包括床底下都找了一遍,还是没有。

        她狐疑着走到客厅,“妈,你看到胖胖没有。”

        沈母在看电视剧,闻言头都没回,“你不是宝贝一样放在房间吗,现在怎么问起我了。”

        沈芙一边各处找,一边道:“我洗个澡它就不见了,说不定自己跑出来了。”

        沈母狐疑道:“它跑的有那么快吗?”

        “你还真别小瞧它。”沈晏端喝了口茶,慢悠悠的插话,“我上次见它从阳台一溜烟就到了房门口,四条腿划的飞快。”

        “……”

        沈母斜他一眼,把电视暂停,起身道:“那你还说什么,还不快找?”

        ……

        虽然开着空调,但是里里外外的跑,沈芙还是热的满头大汗,一场澡算是白洗了。

        她最后瘫倒在沙发上。

        “要不别找了,我觉得它明天自己会出来的。”

        话音刚落,沈母在房间喊:“这呢。”

        沈芙那一瞬间怀疑自己在幻听,直到沈母又喊了一遍,她才挣扎着沙发起来,慢吞吞的往房间挪,“来了来了。”

        “你书桌抽屉没关紧,她躲进去了。”

        沈母说着在里头扒拉,“这里面都是些什么,没用的就扔掉一点。”

        “弹珠怎么还留着,这扑克牌都多少年了,纸飞机你也要……”

        沈芙到门口就听见这两句,一下子反应过来她说的是哪个抽屉。

        仿佛是被踩了尾巴,她飞奔过去合上抽屉,背抵在上头干笑两声,“都是小时候的东西,就……留个纪念。”

        “我又不抢你的。”沈母把她往旁边扯了扯,“胖胖还在里面呢。”

        沈芙“啊?”了一声。

        “啊什么。”沈母摇着头往外走,“跟你爸一个样,什么东西都当宝贝舍不得扔。”

        等房门关上,沈芙才舒口气坐到椅子上拉开抽屉。

        胖胖像是被吓到了,躲到了最角落里。

        沈芙把它拿出来,气呼呼的晃了几下:“你乱跑什么乱跑什么乱跑什么!”

        胖胖缩着头一动不动,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样子。

        沈芙把它放到桌上,重新去看抽屉。

        里头都是些小时候的东西,现在被翻有点乱。

        沈芙一样一样的拿出来。

        玻璃弹珠、纸飞机、扑克牌、溜溜球、弹弓……

        大部分都是那会跟在江殊同后面玩的。

        除此之外,还有一部翻盖的旧手机。

        应该是她小学时候,妈妈买了方便她在学校联络用的。

        那会触屏手机还没流行,这个翻盖机除了拍拍照打打电话没有其他功能。

        沈芙找出充电器插上,竟然还能开机。

        她寻宝一般,一样一样的翻。

        通讯录除了爸爸妈妈外婆,还有几个当时的同学。

        好像那时候,能用手机和同学偷偷摸摸发几条短信也是能开心大半天的事。

        虽然聊的无非也就是今天老师布置了什么作业,对面的文具店又上了好看的小熊笔。

        沈芙翻到相册,一张一张的看下去。

        老式手机的按键音“叮叮咚咚”的,让人有一种时光倒流的错觉。

        其实也没几张照片,有偷拍的睡觉的同学,有植树节种下的小树苗,还有……江殊同。

        沈芙的手指顿住,然后抽了张纸,把屏幕重新擦了一遍。

        这张照片,她还有印象。

        当时她也就五年级,江殊同高一。

        应该是三月份的一个傍晚,她放了学,去高中部找表哥。

        表哥说在图书馆,她绕了一圈,最后先碰到了江殊同。

        他当时穿着校服,坐在两个书架之间,长腿微曲,手里拿了本书,看的还挺认真。

        浅啡色的夕阳从窗口落进来,为他的侧脸渡上了一层朦胧的光。

        沈芙攥着手机,鬼使神差的,就把这一幕拍了下来。

        可惜没关声音。

        “咔嚓——”一声,在安静的图书馆里不能再清晰。

        江殊同皱了下眉头,“啪”的一声收了书扔到书架上,大概是为又被人偷拍而感到生气。

        但侧头见是她,表情一下子缓和下来。

        沈芙想躲,已经来不及。

        江殊同笑了一下,往后重新靠到书架上,扬眉看过来,“还拍吗?”

        “……”

        “不拍我起来了?”

        不得不说,穿着校服的江殊同,眉眼干净,带着少年人的不羁,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

        ……

        手机“叮咚”一下,思绪被打断。

        是江殊同的微信:【吃过饭了没?】

        沈芙算了一下,距离上一次聊天,已经过去二十八个小时。

        虽然知道他在忙,但心底还是生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小脾气。

        她决定晾他一会。

        就半个小时吧。

        沈芙煞有其事的调了桌面的计时器。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她从未微博翻到知乎,又换到b站,却什么都看不下去。

        几乎是时时刻刻都在关心计时器。

        坚持了整整十几分钟,硬逼着自己看完了一个吃播,沈芙掐了计时器。

        算了,十几分钟也不错了。

        沈芙切回微信。

        【吃过了。】

        【刚刚在洗澡。】

        点了发送她又懊恼起来。

        你为什么、要、解释、啊!!!

        但随即,屏幕上马上出现的“对方正在输入”又让她的心情又一下子飞扬起来。

        江殊同:【胖胖呢。】

        沈芙顿了一下,还是很不争气的秒回了:【也吃过了。】

        江殊同:【给我看看。】

        沈芙“哦”了声,站起来,对着胖胖拍了张照片发过去。

        光线昏暗,玻璃缸隐隐约约的映出房间内的场景。

        女孩穿着吊带睡裙,微微弯腰,领口落的有点下,月匈口处春.光若隐若现。

        没注意那头短暂的沉默,沈芙字顾自发:

        【它刚才不乖。】

        【趁着我洗澡躲到抽屉里,害我找了好半天。】

        江殊同:【好看。】

        沈芙:【什么?】

        江殊同:【胖胖好看。】

        沈芙:【?】

        江殊同:【但没你乖。】

        沈芙:???

        作者有话要说:虽然我说正文不多了,但你们别慌啊,其实还是有挺长一段的。

        而且!!还有番外吖,好多好多好多甜甜的番外(尤其恋爱日常)(但跟后面剧情有关,我觉得我现在说有什么就剧透了哈哈,所以大家可以期待一下吖)

        这个演唱会芙芙没去,所以文案演唱会那个情节在后面。

        感谢在2020-03-1210:00:00~2020-03-1410: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戒糖咧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meidoooo17瓶;微微一笑而过10瓶;川川8瓶;一只陆橙子4瓶;千觞sy3瓶;慕楠、初无言2瓶;抹茶奶绿、嘉林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