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糖去冰[娱乐圈]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第五十章=

        江殊同还在拍夜戏,简短几句过后结束了聊天。

        沈芙的注意力又回到刚才那张照片上。

        老式的手机像素很低,加上光影,整张照片都带着朦胧的年代感。

        沈芙定定的看着屏幕,回忆侵袭而来,她有短暂的失神。

        直到手臂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

        她低头,胖胖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了过来。

        沈芙和它对视了两秒,然后把手机屏幕递到它眼前,“好看吗?”

        胖胖歪了歪头,又慢慢的往回缩。

        沈芙伸手点了点它的背,把抽屉里的东西重新整理好。

        刚才出了一身汗,还得重新洗个澡。

        走到门口,她又想起什么似的重新退回来,把胖胖放到了玻璃缸里。

        并且学着江殊同的语调叮嘱:“乖乖待在里面知道吗?不许乱跑。”

        ……

        洗过澡,沈芙坐到书桌前订了明天一早的闹钟,一抬头看到胖胖正有点不甘心的扒拉着玻璃缸。

        不过它腿短,缸壁又滑,只是徒劳。

        沈芙看了一会,确定它现阶段还爬不出来。

        不过,再长大点就不一定了。

        想了想,沈芙打开淘宝,挑挑拣拣买了一个豪华特大款的玻璃缸。

        付款完成确认订单,和卖家沟通好尽快发货,沈芙趴在桌上和胖胖对视。

        “喜欢吗?”

        “……”

        “不说话就当你喜欢了。”

        沈芙心满意足的关灯上了床。

        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她却没什么睡意。

        脑海里又浮现江殊同穿着校服坐在图书馆地上看书的画面。

        乍一看还以为是什么三好学生。

        照片放在那个手机里好像不□□全,毕竟年代太久远,保不齐哪天就开不了机了。

        沈芙重新坐起身,从桌上抱过笔记本电脑,把照片导进去又发到现在的手机上。

        看了眼时间,十二点半。

        她给之前熟悉的照相馆老板发消息:【在吗?】

        这家照相馆老板是个挺怪的人,有点艺术家的气质,但很厉害。

        而且,找他洗照片不用担心泄露**。

        印记照相馆:【在的。】

        沈芙:【我有一些照片想洗一下。】

        除了那张陈年旧照,沈芙把《风华》开机时候和江殊同拍的合照也发了过去。

        印记照相馆:【好的。您什么时候要?】

        沈芙:【我明天要出差,洗完放在你那吧,我三天后过来拿。】

        印记照相馆:【您这个照片,是用什么设备拍的。】

        沈芙:【呃。是我小学用的老式翻盖机……这个,可以洗出来吗?】

        印记照相馆:【可以的,我尽量提高一下清晰度。】

        沈芙:【好,谢谢。】

        印记照相馆:【应该的。】

        ……

        关上电脑,沈芙终于放下了一桩心事,沉沉睡去。

        次日,横店。

        飞机落地是中午,太阳正烈。

        沈芙睡了一路,取了行李脑袋还是晕晕乎乎的。

        上了大巴,这种眩晕的感觉更强烈了一些。虽然车上开了空调,但空气不流通,沈芙甚至有点反胃。

        好在出门的时候包里放了口香糖,她嚼了两粒,薄荷味冲上脑门刺激着神经,胃里那种翻涌的感觉也逐渐平息下来。

        沈芙戴上降噪耳机,靠着窗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本来现在手机上确认一下预定的酒店房间,但是想到晕车的时候看手机恐怕会雪上加霜,还是作罢。

        听欣欣说,剧组这两天格外的忙,江殊同已经熬了两个通宵。

        所以她这次过来不想麻烦他,也没有把行程告诉任何人,房间也是自己订的,不在之前的酒店。

        耳机里在放《Speechless》,沈芙闭上眼,放空了思绪。

        这首歌她本来不算很喜欢,但是半年前在江殊同车上听到,回去后重新看了《阿拉丁》,之后一发不可收拾的沉迷其中,经常单曲循环。

        胡思乱想中,四十分钟的车程也很快过去,沈芙办完入住,先试着给欣欣发了条消息。

        沈芙:【在干什么?】

        欣欣隔了半个小时才回:【在片场,这条都拍了六遍了,我要热死了啊啊啊啊啊】

        沈芙:【今天什么时候结束?】

        欣欣一连回了好几条:

        【估计又要到半夜。】

        【昨天就熬了一晚上,再这样下去我觉得我要升天了。】

        【不过还好,明天就杀青了,终于!!要结束了!!!】

        ……

        【你呢,什么时候来横店?别错过杀青宴!!】

        隔着屏幕,沈芙都能从那一连串的感叹号里感觉到欣欣的激动。

        想了想,她回:【我在横店了。刚到。】

        欣欣:【???】

        沈芙:【你先忙,不用管我。】

        ……

        欣欣那头没动静了,沈芙等了一会放下手机,去卫生间洗了把脸。

        可能是晕车加上轻微的中暑,她胃里还有些难受,就着水喝了瓶藿香正气口服液。

        沈芙倒在床上,打开和江殊同的聊天框,输了一行字又删掉。

        还是算了,他现在应该很忙。

        耳机里还放着歌,眼皮却越来越重,最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手机上有欣欣的消息。

        3:00/

        【终于只剩三场戏了!!】

        【你晚上过来看看吗?】

        4:25/

        【我艹!!出幺蛾子了!】

        【啊啊啊啊啊】

        ……

        欣欣没说具体情况,沈芙看的一头雾水,再发消息过去,那边却没有回。

        沈芙抓了抓头发,有点担心是什么不好的事情,起身到卫生间洗漱一番,准备去一趟片场。

        她在酒店门口打了辆车,在路上,她和欣欣聊了会天,大致明白了情况。

        出状况的是一个叫骆晓希的女演员,在《风华》里饰演的是一个叫姚清的女n号。

        齐王年少时遇险,是姚清救了他一命。

        之后,姚清就一直反反复复的出现在齐王的回忆里。

        而冷心冷情的齐王之所以对女主处处网开一面,一开始也是把她错认成了姚清。

        后来调查才发现,姚清早就在几年前去世。

        可以说,这个角色虽然从头到尾没有正儿八经的出现过,但处处推动着剧情。

        骆晓希也不是新人了,演过几部电视剧的小配角,反响虽然都不错,但都是反面角色不讨喜。

        连带着骆晓希也一直没有更好的资源,稍微好一点的也都是相似的反面角色。

        长此以往,形象固定住,就很难有大的发展。

        而姚清这个角色,虽然只是一个十八线小配角,也不需要多少演技,但很能让人眼前一亮。

        遗憾的是,骆晓希前段时间生病了。

        导演还算通融,她的戏份一直压着没拍。

        本来说好今天赶过来,没想到半路又出了点意外。

        赶着杀青,导演也等不下去了,只能另找他人。

        关键的问题是,找了好几个群演,江殊同都不满意。

        沈芙是知道江殊同脾气的,他要么不计较,真计较起来没人能左右他。

        ……

        外围工作人员都热的满头大汗,有人拿喇叭喊着什么。

        远远的能看到江殊同坐在摄像机后面,侧头和导演说着话。

        沈芙走近,先和导演打了招呼。

        “小沈?”可能是连日劳累加上天气炎热,导演的声音带着点沙哑,“你什么时候到的?”

        “刚到。”沈芙说。

        沈芙是背对着江殊同的,这会能感觉到身后那道视线。

        “伤养的怎么样了?”

        “小伤。”沈芙笑了笑,尽量让语气听起来轻快,“早就好啦。”

        像是为了证明这句话的真实性,她还原地轻轻的跳了两下。

        “住宿怎么安排的?”导演又问。

        沈芙挠了挠头:“我自己订了酒店,都安顿好了。”

        “那就好。”导演点头。

        沈芙暗暗舒口气,侧头去看江殊同。

        他穿着锦服,额角出了汗,脸上几乎已经没什么妆。

        沈芙还是第一次从他脸上看到这么明显的疲惫。

        她知道他这段时间辛苦,但没有亲眼所见,不知道会累成这样。

        有点心疼,却不好表现出来。

        沈芙想起前段时间,她还因为他短信少而暗自生闷气。

        她咬了咬唇,有点释然,又有点懊恼。

        江殊同也抬头看沈芙。

        很遗憾的,这么长时间没见,他没能从沈芙脸上分辨出哪怕一点久别重逢的兴奋。

        他这两天忙,没顾得上她,她竟然就真的也没给他发消息。

        连过来横店,都没通知他,也忒没良心。

        江殊同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两人各怀心思的对视两秒,还是导演道:“小沈,你别愣着先坐会。”

        沈芙挨着凳子坐下,大风扇呼呼呼的吹过来,热意却丝毫不减。

        “小沈。”导演话锋一转:“你还记得剧本里那个姚清吗?”

        “记得。”沈芙点头。

        导演把情况大致说了一遍。

        沈芙斟酌着:“那现在需要改剧本吗?”

        问出这话,她也有点忐忑。

        这个角色虽然不大,但真的挺重要,总共就三场戏,再删就没了。

        如果是改,她串联着前后的剧情,牵一发动全身。

        临近杀青,为此大动干戈显然也不可能。只能继续物色合适的人选。

        但是明天就要杀青了,剧组这种地方,凡事多少都讲究一点黄道吉日。

        据说导演找人算过,明天下午三点之前,是吉时。

        而姚清的三场戏,其中有一场是和江殊同,原剧本是傍晚,最好在今天拍完。

        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人。

        空气有点沉默。

        导演叹了口气,忽然道:“小沈你学过表演吗?”

        周围的目光瞬间齐刷刷的汇聚过来。

        沈芙一口水呛在喉咙口,咳了好几声才顺下来,连连摆手,“没。我学戏剧的。”

        “总算也接触过一点吧。”导演打量着她,“要不你试试?闲着也是闲着。”

        沈芙吓得嘴角都扯不动了,干笑两声,“我不行的,您不要开玩笑了,我不习惯镜头的。”

        除了大学的时候拍微电影出过镜,沈芙平时连自拍都不太有。

        导演“诶”了声,“你这外貌条件可以,小姑娘长这么漂亮别谦虚。”

        “……”

        副导演也附和着:“就几场戏,试试也无妨的。”

        沈芙下意识的去看江殊同,拼命眨着眼睛,想让他帮着说句话。

        江殊同却以为她是想玩玩的。

        就像小时候带她出去,她见到什么想尝试的,总要回头看他一眼征求意见。

        这么理解着,江殊同点了点头,“去吧。”

        ???

        沈芙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推去化妆换了衣服,欣欣听到消息也跟过来帮忙。

        “就几个镜头。”欣欣安慰道:“别紧张,你一定可以的。”

        其实是很简单的剧情。

        姚清随家中长辈去护国寺祈福,在后山偶遇当时被毒蛇咬伤的齐王。

        由于后山是禁地,荒无一人,所以齐王久未得到救治,神智已经有些涣散。

        姚清略懂些医术,无奈之际,用嘴吸出了齐王肩头的毒素。

        ……

        这可以说是全剧最大尺度。

        沈芙回忆完,恨不能穿越回去晃着肩膀问问当时的自己:

        为什么要写这一段!!!

        等化妆师走了,沈芙压低了声音问欣欣:“这个吸-毒的情节,有替身吗?”

        “有啊。”欣欣咬着块菠萝干,“之前两个群演过来试戏,都用的替身。”

        沈芙松口气,拍拍胸口。

        还好还好。

        沈芙底子好,其实没怎么化妆。

        做完发型,去小隔间里换了衣服,她有些不习惯的扯着裙摆走出去。

        欣欣抬头,很夸张的“哇”了一声,嘴张成“O”字形。

        沈芙一身蓝色的云烟衫,梳的是最简单的垂鬓髻,流苏从耳侧垂落,搭配一个小巧的珍珠耳坠,从里到外透着一股干净的气质。

        导演很满意的点头,和蔼道:“要不要再熟悉一下剧本。”

        “……”

        她写的剧本都要熟悉岂不是很丢人。

        沈芙忙道:“不用。”

        导演拿了对讲机,示意各部门就位。

        几个机位都对过来,沈芙有点拘谨。

        好在这个角色本来就是一个花季少女,不用什么演技,前面这段路走的好看就行。

        导演很耐心的指导走位,沈芙NG了几遍后,渐渐的适应了那种全场焦点的感觉,放松下来。

        日头西斜,终于到了吸-毒的情节。

        沈芙按着导演的指示,在江殊同旁边跪坐下来。

        只是——

        怎么好像没人说要用替身?

        再看江殊同,他跌坐在地,背靠在后面的树干上。

        周围有工作人员在手动洒着桃花瓣。

        像是已经入了戏,江殊同半眯着眼,薄唇紧抿,脸上有痛苦的神色。

        真的都……没有替身吗?

        如果由她来提的话,会不会太矫情?

        沈芙等了几秒,尴尬的不知道该从何入手。

        导演看了一会,拿过喇叭喊:

        “你扒开他衣服。”

        ……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杀青!!重头戏!!!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