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糖去冰[娱乐圈]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四章=

        看完那段视频,沈芙一下子清醒过来。

        她背后出了一声冷汗,迟迟没敢点开评论。

        带了江殊同的大名,加上那段虽然不够清晰但足够看得清脸的视频,热搜很快蹦上了第一,后面跟了一个红色的爆字。

        虽然沈芙从不追星,但也知道一个顶流男演员突然被爆出“恋情”,而且有视频这种似无法辩驳的“铁证”……

        评论想不血雨腥风都难。

        更何况她不久前刚刚莫名其妙的上过两次热搜。

        沈芙心里乱成一团,却又无比清晰的意识到这不是什么好事。

        但此刻的她无法预料后果。

        殷乐:【你不会还在睡吧?!!你快给我醒醒!!!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芙:【……】

        殷乐:【你还活着啊!!!!!!】

        殷乐这会人在法院,发不了语音,只能用一大串的感叹号表达她复杂的心情。

        沈芙:【刚醒。】

        殷乐:【不是,你先说那视频真的假的?】

        沈芙打了一串省略号又删掉。

        【我也不知道。】

        【大概是……真的吧。】

        殷乐:【???】

        沈芙:【就是昨晚,我不是喝醉了吗,然后后面的事我也不知道。】

        殷乐:【?那你们昨晚……】

        沈芙:【不是你想的那样,我醒来的时候就一个人在房间,他昨晚应该不在的。】

        殷乐:【热搜呢?!】

        沈芙欲哭无泪。

        【这个我也不知道。】

        【你先帮我看看,下面评论什么样。】

        屏幕上方断断续续的显示“对方正在输入”,过了一会,殷乐只发了一句:【你真的想知道?】

        沈芙:【不想去看,你大致说说吧。】

        殷乐:【你让我复述这个……有点残忍,我骂不出来。】

        沈芙扯了扯嘴角。

        看来比想象的要严重。

        殷乐:【江殊同呢,你联系他了吗?】

        沈芙:【没有。】

        沈芙又返回过去看了眼聊天记录,他昨晚说今天早上的航班,现在应该在飞机上。

        殷乐:【我觉得你还是不要看评论了,让江殊同那边的危机公关快点处理吧。】

        【我这边要开庭了,等会再联系你。】

        ……

        殷乐果然没动静了。

        沈芙抓了抓头发,最后还是点进了那条微博的评论区。

        ——?我不信!!!

        ——我艹这什么???

        ——这是那个之前就上过两次热搜的编剧?惊天大瓜!!

        ——有一说一,这个视频是真的。

        ——是女的主动贴上去的吧?

        ——视频里看这个女的一直拽着江殊同胳膊,但江殊同也没推开她啊……仔细看一分三十秒的时候他还伸手揽了一下。

        ——只是送喝醉了同事回房间而已,这就按头恋情就有点太扯了。

        ——你们家送女孩回房间人还跟着进去不出来的?粉丝别逗了,你们哥哥就是谈恋爱了。不过这女的看起来也不简单。

        ——你们太搞笑了,脏水往人女孩身上泼。人家要是真有那本事,你们酸也没用。

        ——十年老粉,有女朋友没什么,但这个女的我不太能接受。

        ——一直以为他会喜欢成熟点的……

        ——赶紧截个图,我觉得微博很快就要撑不住了。

        ……

        大概是事出突然,评论里说什么的都有。沈芙扫了一圈,除了纯粹吃瓜的路人,粉丝对她都很抵触。

        这种时候,沈芙脑子里的第一反应竟然是:会影响江殊同吗?

        思来想去,看着时间差不多,她给江殊同发了几条消息:

        【下飞机了吗?】

        【有没有看到热搜,这个……怎么办?】

        等了一会,那边也没动静。

        倒是林嘉洛打了电话过来。

        “没事吧?”

        “还好。”沈芙说。

        “别太担心。”林嘉洛道,“这事一大半还是冲着殊同去的,那些评论千万别当真。”

        沈芙大概懂这话的意思。

        江殊同大红大紫这么多年,树大招风,盼着他出事的人实在不会少。

        这还是这么多年,他第一次绯闻缠身。

        其实这样说来,在一切没有澄清之前,她和江殊同之间就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如果这时候爆出她的一点黑料,那江殊同也会因此受到牵连。

        沈芙不由努力回想,自己这么多年,有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

        好像除了大学念书的时候逃过几节课,她一直也算是循规蹈矩的好学生。

        想到这,沈芙放心了一些。

        听那头没动静,林嘉洛又道:“我也是刚下了飞机就听说这事,放心,殊同那边的公关是业内最好的。”

        刚下飞机。

        如果没记错的话,昨天林嘉洛和江殊同是一起接受的采访,今天行程也应该是重合的。

        “嘉洛哥。”沈芙顿了下,“你知道江殊同他……现在哪吗?”

        “他昨天就回北京了啊。”林嘉洛奇怪道:“昨晚采访做完他接了个电话就走了,他没联系你吗?”

        昨晚就回来了吗?

        沈芙心头一沉,说不上是失落还是慌张,自然也体会不到林嘉洛那句微妙的“他没联系你吗”背后的深意。

        “没有。”沈芙的声音闷闷的,“可能……在忙吧。”

        林嘉洛还想说什么,那边助理提醒他快到地方了准备一下。

        沈芙乖巧道:“嘉洛哥你先忙吧,我没事的,谢谢你。”

        挂了电话,她又抱着希望看了眼微信。

        江殊同还是没回消息。

        可是他明明昨晚就回北京了,有多要紧的事连手机都没看过吗。

        微博评论区的恶意猜测加上江殊同的“消失”,沈芙的心情一下子跌到谷底。

        她一直觉得自己不算脆弱的人。

        漫画刚开始在网上连载的时候,也会有人因为主观的不喜欢某个人物或者某种剧情就对作者恶语相向。

        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她一直都很乐观,一直都能处理的很好。

        但现在,她忽然有点绷不住了。

        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下来,一滴一滴落到手机屏幕上,视线模糊了。

        房间门这时候被推开,沈母进来道:“小芙我和你爸爸出去一趟,你——”

        看到沈芙满脸泪痕的样子,沈母的话生生顿住,“你哭什么?”

        听到动静,沈晏端也跟着过来,他手里拿着车钥匙,像是要出门。

        “怎么回事?”

        “不知道。”沈母说,“进来就这样了。”

        看来他们是还没有看到热搜。

        沈芙抬手擦了擦眼泪,努力控制住情绪,“没什么。”

        “你们是、要、出去吗?”她抽着气,说的断断续续。

        很少见女儿这样,连沈母都愣了一下,“是。我和你爸爸要去趟医院。”

        “医、医院?”沈芙磕巴了一下,本能的问:“谁住院了吗?”

        “你程奶奶。”沈晏端说,“昨晚突发的脑溢血,病危通知都下了,我们也是刚接到电话。”

        沈芙怔住。

        所以他昨晚赶回来是因为……

        一瞬间,如释重负。

        下一秒她的心又提起来。

        “那现在呢?”她忙问,“程奶奶她度过危险期了吗?”

        “没呢。”沈母说,“还在手术室。”

        沈芙:“我也要去。”

        掀开被子,她又顿住。

        看到微博热搜的人想来不少,这会很多人都能认出她。

        医院人来人往,要是被拍到她和江殊同同框,那真的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你快别添乱了。”沈母说,“你床都没起呢收拾好得多长时间。”

        “我和你爸先去,等会地址发你,你要是想过来等会自己打车。”

        沈芙点了点头。

        走到门口,沈母又不放心,回头叮嘱:“有什么事记得和妈妈说。”

        ……

        外面传来大门关上的声音,家里又安静下来。

        沈芙从床头柜里摸出面小镜子照了照。

        实在是哭的不成样子,她跑到卫生间洗了把脸,找出冰袋敷眼睛。

        厨房有早餐,但是沈芙没什么胃口。

        她坐在客厅随便放了个综艺打发时间,其实什么都看不进去。

        微博已经崩溃,根本点不进去。

        很多朋友同学发信息或者打电话过来问情况,沈芙不想回,把手机调到免打扰又怕错过医院那边的消息。

        就这么煎熬着,大约是一个小时后,沈母终于从医院那边发来消息。

        程奶奶手术成功,已经送到了ICU。

        沈芙松口气,又等了一会实在坐不住,打了江殊同的电话。

        紧张的忙音后——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Sorry,thenumberyoudialedispoweroff.”

        “……”

        沈芙怔怔的听完了这段机械的语音提醒。

        关机了?

        她想了想,又把电话拨到小松那。

        “沈小姐。”没等沈芙开口,小松就利落道:“公关这边已经采取了紧急预案,您不要担心。”

        “呃不是,我是想问……”

        话到嘴边,沈芙却忽然不知道怎么开口。

        小松却好像猜到了似的,解释道:“老板的外婆昨晚住院了,我们是昨天半夜的飞机赶回北京的。”

        “我凌晨送老板到医院,之后去处理其他的事情,但是老板的手机刚才关机了,我现在也没联系上。”

        知道江殊同和沈芙关系特殊,小松也没隐瞒,一五一十的交代了行程。

        “不过您放心。”小松最后说,“微博上的情况这边公关会马上处理。”

        沈芙知道小松很忙,道了谢挂断电话。

        思来想去,她还是准备去一趟医院。

        沈芙在衣帽间埋头找了一会,翻出一个黑色的鸭舌帽,又戴了口罩。

        全副武装后,她才出门打车。

        快到医院门口的时候,手机响起。

        以为又是无关紧要的电话,沈芙随便扫了一眼,然后怔住。

        来电显示上,赫然写着“江殊同”三个字。

        沈芙指尖都颤了一下,接听后放到耳边,很轻的“喂”了一声。

        “是我。”他的嗓音低沉,略显沙哑,很明显的带着疲惫。

        江殊同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他下了飞机手机就没电了,在手术室门口也没心情管,直到外婆转进了ICU才想起来问护士借了个充电宝。

        一开机看到小松发过来的消息,一字一句读下来,背后出了一声冷汗。

        江殊同坐在ICU外面的走廊里,尽量简单的解释:“外婆出了点事,我昨晚赶回来的,手机刚刚没电了。”

        “……”

        “你在哪?”

        沈芙看着不远处出现的医院大门,“快到医院了。”

        江殊同默了两秒,“我在这等你。”

        挂了电话,他阖了眼,往后靠到墙上。

        这边的走廊没什么人,静悄悄的。几道门隔着的病房里,生死一线。

        江殊同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忽然的感觉前面来了人。

        他睁眼,是余彤。

        “怎么就你一个?”余彤先问。

        “我妈回家去拿东西了。”江殊同说,“沈叔叔他们去安排病房。”

        余彤点点头,扬了扬手机,页面上是上了热搜的那段视频,“这怎么回事?”

        看她一副你不给个解释就完了的架势,江殊同微微坐直了身子。

        “昨晚她喝醉了,送她去我房间休息。”

        “为什么回你房间。”余彤警觉的抓住重点。

        “她订的另一家酒店。”江殊同说,”当时她迷糊的六亲不认,索性就送到我房间了。”

        看余彤一脸的狐疑,他又道:“当时我助理也在,这视频里没拍出来,应该是故意的。”

        “……”

        “放心,我昨晚没在那个房间休息。”

        “那这个热搜呢?”余彤在椅子上坐下,“怎么处理。我刚打芙丫头好几个电话,她都没接。”

        “没接?”江殊同问了一句。

        “不然呢?”余彤火气又上来了,“网上这些人说这么难听,她指不定躲哪哭呢。”

        江殊同眉心蹙起,“我会处理好的。”

        在余彤听来,他这话说的云淡风轻,没什么分量。

        但知道他是言出必行的性格,说了就一定做得到,剩下的那些娱乐圈的事她也不懂。

        想了想还是问:“那昨晚你——”

        江殊同捏了捏眉心,打断她,“问这么多干什么,跟审犯人一样。”

        “你要是没什么不轨之心……”余彤随口玩笑道:“还怕我问啊。”

        江殊同沉默下来。

        他的目光落在对面的白色瓷砖上,缓缓道:“那我要是有呢?”

        “你说什么?”余彤怀疑自己听错了。

        “我说——”江殊同顿了一下,“我要是对她沈芙,确实有那样的心思。”

        余彤蹭的转头,“你别乱来。”

        江殊同也看她,目光格外的沉静,“我说真的。”

        “……”

        余彤兜里的手机这时候响起,她看了眼起身,“我科室有事。”

        走了两步,她又回头,“你——”

        江殊同笑了一下,点头。

        “那你们?”

        “没有我们。”江殊同说,“是我。是我单方面的,对她有非分之想。”

        余彤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科室那边又打电话过来,她留下一句“忙完再找你”匆匆走远。

        沈芙从电梯口出来,见周围人少了摘下口罩,迎面就碰上余彤。

        她好像赶时间,看见她脚步顿了一下,想说什么又没说下午。

        “表嫂?”沈芙迟疑着。

        “你来干什么?”余彤问。

        “找江殊同。”沈芙脱口而出。

        说完反应过来,讪讪的改口道:“看程奶奶,顺便……找江殊同。”

        余彤扯了扯嘴角,觉得江殊同说的那句“单方面”实在缺乏说服力。

        “行。”她看了眼走廊的呃方向,无力道:“你去吧。”

        沈芙目送余彤上了电梯,沿着走廊往里走。

        江殊同靠墙站着,在接小松的电话。

        抬头看见沈芙,他说了句“就这样”挂断电话。

        沈芙磨蹭着走近,在半米处停下,有很多话想问又好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

        刚说了一个字,她就感觉手腕被拽住,接着身体踉跄了一下,不受控制的往他怀里倒去。

        江殊同沉默着,紧紧的抱住了沈芙。

        他知道,

        他的女孩,受委屈了。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

        感谢在2020-03-1810:00:00~2020-03-1910: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荒荒18瓶;十一月、皮卡丘的小披风10瓶;七元6瓶;22654627、暖眸森光2瓶;等等、冷清秋、抹茶奶绿、初无言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