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在亮剑当战狼在线阅读 - 第396章 诀别电报

第396章 诀别电报

        三公里外。

        曹三连带着屠锋、刘满缸还有娄大强三个连长站在一个山头上,正举着望远镜向着鬼子营地这边眺望。

        即便隔着三公里,

        都能听到鬼子营里传过来的喊杀声。

        再看到营地里纵横穿梭的弹道流光,屠锋他们三个都是一脸的羡慕,这么一场大仗,他们却只能旁观,团长真是太不够意思了。

        “他娘的。”屠锋忍不住吐槽道,“团长也太不够意思了。”

        “就是。”刘满缸也道,“这么大仗居然不让我们炮兵上。”

        “你们上个屁上。”曹三连没好气地骂道,“给鬼子送菜?”

        说完一指鬼子营地中央,又说道:“你们也不看看那是什么?”

        “那是一整个炮兵联队,而且还是三八式七五野炮,甚至于还有一零五口径的野炮,就咱们的这十几门九二步兵炮,怎么干得过人家?”

        刘满缸、娄大强还有屠锋便哑了。

        打炮战,还真是打不过。

        顿了顿,曹三连又说道:“等着吧。”

        “小王说了,运气好的话我们也能捞着汤喝。”

        “鬼子的那两个步兵大队如果回援,其中一个大概率会从我们这里过。”

        “到时候李云龙肯定会派兵打阻击,咱们炮兵团就可以跟鬼子干一仗。”

        娄大强他们三个便难免有些泄气,其他营连在吃肉,他们三个炮兵连却只能够喝汤,而且不一定喝得上,真是人比人得死哪。

        ……

        三营长孙彬,也有着同样的感慨。

        进攻开始前,孙彬其实憋着口气。

        独立团的几个营级干部,张大彪、沈泉、王怀保还有他,四个人的资历就数他最浅,加入独立团也最晚。

        但即便这样,孙彬也不想输给他们几个。

        所以孙彬憋着劲想要抢在另外几个营前面突入鬼子营地。

        然而残酷的现实很快就击碎了他的梦想,王怀保的二营都已经突入鬼子军营,可是他的三营却仍旧被死死挡在一百米外,不得寸进。

        鬼子火力太猛,还有装甲车,冲不上去。

        看到九连的进攻又一次遭到鬼子的瓦解,孙彬彻底怒了。

        不能再耗下去了,再耗下去,他们三营不光会落在二营的后面,没准还会落在一营和县大队后面,那他就成了落后分子!

        当然,这还不是最让孙彬担心的。

        孙彬最担心的是,由于三营行动迟缓,导致整个作战行动失败,真要是这样,就把他孙彬枪毙了也难赎其罪。

        当下孙彬跳起身厉声大吼道:“全都有……”

        原本被鬼子死死压制在地上的一千多名战士便纷纷跟着跳起身。

        孙彬将手中驳壳枪往前一指,接着厉声大吼道:“跟我冲,杀啊!”

        吼完,孙彬便迎着鬼子机枪,甩开大步向着前方的鬼子营地冲上去。

        “杀!”三营战士跟着发出一阵气吞山河的咆哮,也端着刺刀跟上去。

        “冲!冲啊!弟兄们跟我冲!”孙彬一边甩开大步往前飞奔,一边嘴里发出无意识的呐喊,一边又横着驳壳枪连续开火。

        不时有流弹尖啸着从孙彬耳畔掠过。

        不断有战士加快脚步冲到孙彬前面。

        但是很快,这些战士就倒在了鬼子的流弹之下。

        孙彬没想那么多,这一刻他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也许下一个倒下的就是他,但那又如何?无论如何,也要尽快突入鬼子营地。

        “咻咻咻!”不时有子弹尖啸声响起。

        不时有冲在前面的战士无声无息倒下。

        孙彬脚下不停,鬼子营地正在迅速接近。

        “哒哒哒哒哒!”又一道耀眼的火舌卷过来。

        冲在孙彬前面的六七个战士便齐刷刷地倒在地上。

        孙彬的眼睛一下红了,多好的战士,就这样牺牲掉了。

        但是没有办法,即便明知道会牺牲,也必须迎着机枪冲锋。

        这是他们身为军人的职责,也是他们身为军人的使命,他们的职责就是保家卫国,他们的使命就是与敌人、血战到底!

        距离更近,鬼子的火力变得更密集。

        孙彬已经有好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孙彬跟前、身边还有身后的战士更是换了一茬又一茬。

        来不及多想,来不及恐惧,孙彬继续甩开大步往前冲。

        终于,前面不远就是战壕,越过战壕就是鬼子的军营,眼看就要突入到鬼子军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孙彬却看见,一辆仿维克斯装甲车的炮塔已经缓缓转过来,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他。

        孙彬心下便猛一咯顿:这下完球了。

        仿维克斯装甲车的重机枪瞬间就能把他打成筛子。

        偏偏孙彬还不能停下,也不能卧倒,因为身后就是他的战友,他如果卧倒,跟在他身后的战士就得牺牲,这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拿自己的身体堵枪眼。

        就在孙彬自忖必死的时候,视野中却猛然绽起一团耀眼红光。

        孙彬急定睛看时,却错愕地看到那辆仿维克斯装甲车已经爆开。

        在那电光石火般的一瞬间,孙彬甚至看到了金属乱流在装甲车内乱窜的璀璨景象,像极了他小时候见过的打铁花表演,只不过是小型打铁花,但是更耀眼。

        就在孙彬怔愣的片刻之间,一道道耀眼的火舌从侧面飞卷过来,守在战壕里以及几个环形街垒后的鬼子便一片片倒下。

        紧接着又有轰轰几声巨响。

        鬼子的两挺机枪当即被掀翻。

        紧接着,三营战士便潮水般涌入鬼子营地。

        再接着,孙彬便看到了王怀保,这家伙正趴在一辆坦克车身上。

        王怀保几乎是同时看到了孙彬,招手喊道:“老孙,还愣着干吗?赶紧上来,我们过去支援团长还有老沈、老张他们几个!”

        孙彬如梦方醒,赶紧也纵身跳上一辆坦克。

        紧接着又响起孙彬的一声大吼:“七连继续往前推进,八连还有九连跟我走!”

        三营的一千多名战士迅速一分为三,大约四百多人继续往前推进,剩下的七八百人便跟在十几辆坦克还有装甲车后面往东迂回。

        ……

        连续发出数道命令之后。

        宫野道一就开始在指挥部耐心等待。

        至少前五分钟,宫野道一还是很有信心的,觉得营地内有五百多名精锐步兵以及三千多炮兵,甚至还有两个中队三十多辆坦克装甲车,所以坚守两个小时完全没有问题,只等外出的两个大队赶回来,战斗也就该结束了。

        但从第五分钟开始,局面就急转直下。

        “报告,战车第一中队已经集体玉碎。”

        “报告,西北侧防御阵地已经遭到突破。”

        “报告,西南方向防御阵地遭到八路军突破。”

        “报告,北侧阵地遭到突破,小野田阁下已经玉碎。”

        “报告,独立团的特种部队抢走了战车第一中队的坦克以及装甲车,正以逆时针方向朝南侧、东南及东侧防御阵地迂回。”

        噩耗一个接着一个传回指挥部。

        宫野道一整个人都已经懵掉了。

        在决定布这个局之前,在决定钓鱼之前,宫野道一道想到了很多种的可能,却唯独没有想过会是现在这样的局面。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这才过了不到一刻钟!还不到一刻钟啊!

        独立团竟然就从北侧、西北以及西南方向先后突入近卫第二师团临时驻地?

        无论如何,临时驻地可是驻扎了半个步兵大队以及一个战车大队,甚至还有一个近卫野炮兵联队以及一个独立野炮兵大队,虽说这些炮兵的战斗力不足以与步兵相比,可再怎么样也有三千多人,这可是三千多皇兵!

        他派出了一个大队的炮兵支援战车营地,

        最后竟然没能帮助战车中队控制住局面?

        战车第一中队最终居然还是遭到全歼了?

        战车第一中队的坦克兵甚至连进入坦克以及装甲车的时间都没有?

        宫野道一直到现在都还不明白,独立团的战士是如何在不被日军警戒哨发觉的前提下渗透到如此之近的距离?怎么做到的?

        一个接一个问号,浮现在宫野道一面前。

        宫野道一真想找个八路军问问,你们怎么做到的?

        遗憾的是,他已经没有机会了,因为指挥帐篷外面已经响起枪声,而且还是mp38冲锋枪的枪声,来的是独立团的特种兵!

        “师团长!”松本正宪匆匆入内。

        “请你赶快离开这里,赶紧离开!”

        宫野道一却猛一摆手,说道:“命令!”

        停顿了下,宫野道一又说道:“近卫野炮兵第二联队、独立山炮兵第十大队以及近卫辎重兵第二联队,立刻自毁!快去!”

        “哈依!”松本正宪猛一顿首,转身离开。

        宫野道一又把目光转向帐篷里唯一剩下的一个电讯兵。

        “高仓君,草拟电文。”宫野道一说完就开始口述电报。

        什么电报?当然是发给第一军司令部及华北方面军司令部的诀别电报,到了现在,宫野道一也是明白,这一仗不可能再有奇迹发生了。

        遭此大败,他身为师团长只能杀身成仁了。

        “华北方面军司令部及山西第一军司令部:”

        “职率近卫第二师团之主力于两月前执行d号作战计划,虽战术得当,奈何八路军独立团太过诡诈,浮亮山匪区近两百村庄遍布地道乃至四通八达,浮亮山要塞之地道更是浩大且繁杂,以致屡次强攻而无果。”

        “为节约时间以及作战物资,”

        “遂决定采取引蛇出洞之战术……”

        口述到一半,帐篷忽然间被人用刺刀划开。

        ……

        “呲拉!”王野只轻轻一刀,便把面前的方顶帐篷划拉开。

        为防帐篷内的鬼子开枪偷袭,在划开帐篷这后,王野便一个侧身闪到了旁边,不过并没有枪声响起。

        只有收发电报的嘀嘀声。

        还有一个鬼子的说话声。

        跟在王野身后的魏西来下意识地举起狙击步枪。

        “放下!”王野一伸手摁下魏西来的步枪,然后从豁口一脚就跨进帐篷之内。

        峰篷内的陈设非常简单,中间一张帆布桌,旁边几张帆布凳,在帐篷的角落里摆着一排的无线电台,有一个鬼子电讯兵正用铅笔记录。

        一个鬼子高级将领则站在旁边,正在口述电文。

        看到王野进来,鬼子高级将领便立刻停止口述,对电讯兵道:“高仓君,后面的电文你就自由发挥,随便说点什么都可以。”

        “中将?”王野的目光落在鬼子将领的领章上,说的是日语,“近卫第二师团似乎就一个中将,所以你是宫野道一,对吗?”

        “不错,我是宫野道一。”宫野道一点点头又道。

        “你呢?你是独立团长李云龙?还是特战大队的大队长王野?”

        “你能猜到我是王野,还能猜到我是特战大队长,真是不错。”王野笑道。

        “这些早就不是秘密。”宫野道一哂然说道,“那么现在,就让我们来一场指挥官之间的公平决斗吧!”

        “好啊。”王野说完前跨了一步。

        宫野道一双手竖举军刀,绕着王野踱走两步,突然一个跨步,再挥刀斜斩。

        王野见了只是哂然一笑,也不躲,只是随意的一伸手便夺住宫野道一军刀,而且直接抓在了刀锋上。

        “纳尼?”

        宫野道一瞬间两眼圆睁。

        发报的鬼子电讯兵也是瞠目结舌,不过手上动作却毫无停顿,极其娴熟的将一串串点划符通过发报机逐一的发出去。

        趁着宫野道一愣神之际,王野一把将其抓住。

        然后再攥着军刀往宫野道一的脖子轻轻一剌,只听呲的一声,老鬼子的脖子便如金鱼嘴般绽裂开来,一股股的血箭便从创口飙射出老远。

        王野再一松手,宫野道一便烂泥般瘫倒在地。

        拿军刀在宫野道一身上擦了擦血,王野目光转向那个电讯兵。

        电讯兵感受到了王野的死亡凝视,不由得加快了发报的频率。

        王野却微微一笑,说道:“不着急,你慢慢发,不管怎么样我都会让你把完整的诀别电报发送出去。”

        ……

        在太原,第一军司令部。

        虽然已经凌晨两点多钟,但是一楼作战大厅内仍旧灯火通明。

        包括司令官岩松义雄、参谋长花谷正在内,第一军所有的高级将领以及高级参谋们都在等待近卫第二师团的消息。

        此时坂本隆一和水原拓也正在争论。

        争论的焦点则是独立团会不会上当?

        坂本隆一认为宫野道一的钓鱼不可能成功,独立团不会上当。

        水原拓也则认为独立团一定会咬钩,即便明知道这是个陷阱,也一样会主动咬钩。

        自从上次的争执之后,水原拓也似乎是把坂本隆一记恨上了,每当坂本隆一提出一个意见,水原拓也便会提出针锋相对的意见。

        “坂本君,只能说你太不了解李云龙。”

        水原拓也哂然一笑道:“更加不了解王野。”

        坂本隆一怒目以对道:“水原君又了解多少?”

        “我对这两人的了解也不多。”水原拓也微微一笑,又说道,“但是我对他们两人的行事作风略有研究,李云龙此人喜欢剑走偏锋,王野此人则更是凶悍,但凡让他们闻着一点血腥味,便立刻会像鲨鱼盘猛扑上来。”

        岩松义雄突然插话道:“那么,水原君以为此战结果会如何?”

        水原拓也稍稍的犹豫了一下,才又反问道:“我能说实话吗?”

        “当然。”岩松义雄不假思索的颔首道,“我想听的就是实话。”

        “哈依。”水原拓也微微顿首,又说道,“实话就是,凶多吉少。”

        顿了顿,水原拓也又接着说道:“司令官阁下,我建议你还是让第九飞行战队的攻击机以及战斗机提前做好准备。”

        “让第九飞行战队提前做准备?”

        岩松义雄一下没明白,反问道:“什么意思?”

        “当然是摧毁近卫第二师团遗弃在浮亮山外的四十八门野战炮,还有高达两千多吨的弹药、油料以及药品等物资!”水原拓也沉声说道,“这么多门野战炮以及这么多作战物资一旦落入到八路军独立团手中,其后果将不堪设想!”

        听到这,岩松义雄不由得激泠泠地打个冷颤。

        花谷正瞠目结舌的道:“水原君,不至于此吧?”

        “是啊,怎么可能呢!”情报课长佐久间次郎这次也是不相信。

        “危言悚听。”坂本隆一冷然道,“且不说独立团不会主动咬钩,就算独立团真会主动咬钩,以近卫第二师团在浮亮山下的兵力也足以坚守两小时,那时候,外出的宇多田大队和谷村大队早已回援,所以等待独立团的结果只有一个,就是全军覆灭!”

        “多说无益。”水原拓也哂然道,“我们还是等浮亮山的电报吧。”

        正说话之间,通讯课长井上靖急匆匆地走进来,收脚立正顿首:“司令官阁下,近卫第二师团通讯课通讯高仓俊次中尉刚刚发来诀别电报!”

        “诀别电报?!”岩松义雄和花谷正同时惊呼出声。

        佐久间次郎、坂本隆一等几个高级参谋也是勃然色变。

        只有水原拓也流露出一副“我就知道是这样”的遗憾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