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帝少的私宠罪妻在线阅读 - 第1148章 我最不会委屈自己了

第1148章 我最不会委屈自己了

        “相亲?”

        沈晚星看着陆云晋,将陆云晋看得有些不自在。

        “别听他胡说。他嘴上没把门,说的话一个字都不能信。”

        “呵呵,大哥你就是怕爸妈念叨你。我知道你就是这样的德行。”陆云齐也就是趁着沈晚星在场才敢这么说陆云晋。私下,他可一个字都不敢多说,生怕被大哥给弄死。

        沈晚星眉眼带着笑意。

        “哥哥这年纪也确实应该成家了。”

        沈晚星看他四舍五入快四十了,这年纪别人都当爸爸了,他还孤身一人。

        “不着急。”

        “怎么能不着急呢?如果你没有坚定地不结婚,那么还是抓着机会赶紧结婚生子吧。我知道你早年是为了家族继承和找我的下落,耽误了婚姻大事。但现在,一切都好转了呀。”

        她是真的心疼陆云晋。

        “到时候再说吧,一切随缘。”

        “哥哥,你是不是嫌相亲麻烦呀?那等我回到帝都给你张罗?你一定要给我这个妹妹一点面子呀。”

        沈晚星知道他并不抵触结婚。

        那么就该早些将事情解决了。

        “我希望你身边有个知冷知热的人,能够一直照顾你。爸妈以后会老的,而我也有照顾不到的地方。我是这世界上最喜欢哥哥幸福的人了,想你拥有一个和和美美的家。多少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吧?”

        她最在乎的就是陆云晋。

        他说,他要保护她一辈子。

        他也做了很多让她感动的事情,他说他愧疚后悔当年没有好好照看她,让她走丢了,还吃了那么多苦头。母亲告诉她,哥哥从来都不哭,只是提到她的时候会红了眼眶。

        这样的人,凭什么不能得到幸福呢。

        “我会考虑的。”

        陆云晋看着她如此认真的神色,点了点头说道。

        “你是我妹妹,我也是最希望你能幸福,你别那么倔强,但也别委屈自己。”

        “我最不会委屈自己了。”

        她仰着头看向他。

        陆云晋没有反驳,她是最会委屈自己的人了。

        “你和陆燃是怎么回事?要是真的有意向,我可以和贺家斡旋。只要你喜欢,就行。他家世差也没什么正经工作,都行,大不了往后就入赘陆家,正巧他也姓陆,以后不用纠结孩子和谁姓了。”

        这倒是本家人。

        “……我们没什么关系,我也不喜欢他。”

        沈晚星也不知道他怎么还关注这点小事,生怕他乱点鸳鸯谱。

        “可是我看他很顺眼。”

        “哥哥别开玩笑了,我和陆燃就是朋友。你别乱来,到时候折腾出事情我都不知道怎么收拾。”之前网上谣传的那些,都让她难以招架了。

        只要她和陆燃站在一起,便有人用暧昧揶揄的眼神打量他们,就好像他们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一样。

        “好。”

        他好遗憾。

        要是出现一个让晚晚动心的男人该有多好,将贺西洲给膈应死,看他还敢不敢那么高傲。

        “那我先回了。”

        沈晚星也没什么事。

        “我送你!”陆云齐特别积极,“东西都装在后备箱里。”

        “我开了车的。”

        “那我开你的车回去。”陆云齐改口特别快,他就是不想错过和妹妹相处的时间,他感觉晚晚也不是很想搭理他。

        沈晚星拒绝不了厚脸皮的陆云齐,最后只能点头答应,就当是找了一个司机。

        “那我送你回家。”

        他得看看晚晚在贺家过得好不好,“娇娇也快要生日了吧,我给她带了生日礼物,到时候当面交给她。”陆云齐的心里只记挂着娇娇,他对贺西洲以及他的崽子,都有点意见。

        他便是这样爱恨分明的人。

        “娇娇会很高兴的。谢谢你呀。”

        “哪有什么可谢的,这都是应该的。”

        陆云齐知道自己和大哥的差别,晚晚有事就会找大哥帮忙,并且也不会客气。但是对他就不同,十分客气就像是对待外人一般。她和闻然都没有这么生疏。

        他开着车,从后视镜里面看向沈晚星。

        发觉她低着头在看手机。

        “晚晚,你在贺家过得真的好么?”

        “还行吧。那也不是我的家,只不过是暂住而已,有什么好不好的。”沈晚星也说不清住在贺家算好还是不好,只是那个偌大的庄园里面承载着她许多过往。

        那些见不得人,难以启齿的事情。

        “如果你不开心的话,就出来吧。大哥有办法的。”

        “我能熬到那个时候的,贺西洲也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那个时候他应该会让我走。”

        她心里想着,应当会如此的。

        但也不确定,毕竟这男人向来都难测。

        “嗯。”

        陆云齐分明有很多话想要和她说,可是话到了嘴边就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了。

        车子开到了贺家山庄,因为这熟悉的车牌号,所以没有被拦下。

        他一路开到了主宅。

        沈晚星下车将后备箱里的东西给拿出来,陆云齐看到连忙接过。

        “这种活儿哪里需要你来做,你先进去吧。外面还有点热。”现在是八月中旬,宁市的天闷热闷热的,沈晚星的秋季新品的预售倒是很火爆。

        宁市的夏天不算长,再等一个月就会转凉进秋天了。

        再过一周,也要到两个宝贝的生日了。

        八月二十号。

        沈晚星被陆云齐赶到了一旁,她站在那里看着陆云齐将那一箱一箱东西往家里搬,很快就有人出来帮忙了。

        陆家人准备了很多东西,将客厅里面堆成了一个小山。

        “这是给娇娇的,这是给你的。剩下的那些是爸妈给那个孩子的。”

        那个孩子,自然就是周周。

        其他人都没怎么和龙凤胎的哥哥接触过,生疏得很。但也没有忽略他,倒是陆云齐将他刻意忽视了,听说那孩子长得很像贺西洲。

        他这也是恨屋及乌。

        “这么多东西,到时候搬不走。”

        她是要走的。

        福伯听到了,手上的动作顿了顿。

        陆云齐无所谓地说道:“哪里可能搬不走,要实在麻烦,那等到了帝都再买。反正这些东西大多都是商场买的,只是那小围脖是妈亲手做的,这不能丢。”

        “嗯。”

        沈晚星应了一声。

        “陆三少今天送东西过来,要不在这里吃饭吧?”福伯招呼着客人。

        “那好呀,我还打算在这里吃晚饭呢。以前经常来贺家,这几年有点生疏了,不知道有没有我住的房间?”

        他还得寸进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