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师姐的极品医婿在线阅读 - 第919章 一见如故

第919章 一见如故

        山巅跪倒的一群人纷纷起身,彼此间悄然看向对方,老脸上没有任何的色彩,可心里却狰狞的像是一头猛兽。

        身为玄门的强者,一直以来都受人尊敬,即便是五境十荒二十八宗的强者见了他们都得点头哈腰,恭敬客套一番,然而今天他们彻底颜面扫地了。

        “去看看玄钟!”

        玄鹤瞪了一眼黑袍,后者身影一晃便至玄钟面前,而后将他搀扶而起。

        看着怀里饱经皮肉之苦所幸性命无碍的儿子,黑袍缓缓揭下斗笠,那黑色的雾气逐渐的散去,露出一张狰狞可怖的面庞,皱皱巴巴的皮肤明显曾经被大火烧伤过。

        “这就是你的代价!”玄鹤走来,阴测测的盯着他。

        黑袍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搂着已经晕厥的儿子。

        “当年那场大火,你就不应该救下她!而今,她的儿子恩将仇报,把你的儿子打成这样,哼!”

        玄鹤的语调中带着积分嘲弄,让得黑袍浑身都在颤抖着。

        如果陆鸣在场肯定会相当惊讶,虽然玄鹤没有指明可显然是在说,当年陆家灭门时的那场大火中,是黑袍冲进火海把他母亲救了出来。

        但至于其中到底有什么关系,玄鹤没有接着说下去,而是沉声斥道:“黑袍,这口气你可能咽的下去?”

        黑袍声音嘶哑,灼伤的脸颊上露出一抹狰狞,“咽不下去,也得咽!父亲大人,那陆鸣已经不再是十余年前那个愣头少年了!我等修为在他面前,根本不足一提。”

        “杀人,诛心!”玄鹤大袖一挥,冷笑道:“难道你忘了,当年把古雨桐从火海中救出,她求你的那件事?”

        “您老是说……”

        黑袍霍然抬头瞪大了眼双眼睛。

        狞笑的玄鹤缓缓点头道:“不错,我说的正是你心中所想的那件事!杀人容易,诛心难!如果那陆鸣……嘿嘿嘿,到时候无须你我动手,他心中愧疚便会让自己自裁当场!”

        “明白!”黑袍缓缓站起身来,看了一眼怀中凄惨的玄钟,亦是狞笑道:“打不过他,但我可以用另外一种方法,让他生不如死!”

        这父子二人的对话,听的玄鹄和玄雀等人一愣一愣的,硬是不知道他们在谋划着什么,即便知道自然也不会透露给陆鸣,他们对他那可是恨之入骨!

        玄门,一座座宏伟的宫殿坐落于玄苍界中的山脉里,在一栋金碧辉煌的大殿前,柳玄风带着陆鸣四人正快步走来。

        远远看去,大殿内只有三人,首席之上的门主玄尊以及手下端坐着的玄镜和兰芝夫妇俩。

        玄尊微闭的双眸霍然睁开,眺望着远处走来的陆鸣,旋即大笑一声站起身来,竟然朝着大殿门口赢了过来。

        “陆阁主,久仰大名,如今终有机会与你一见呐!”

        人还未至,玄尊便大笑着喊道。

        远看着那不怒自威的男人,陆鸣眉宇暗暗一皱,此人看似随和并且身上没有丝毫的气息,但即便如此却给他一种相当危险的感觉。

        柳玄风一边引路,一边介绍道:“陆阁主,这位便是我们玄门的门主,玄尊大人!”

        陆鸣稍稍加快脚步,行至大殿中冲着玄尊抱拳回礼,笑道:“门主大人,岂敢让您起身迎接。”

        “唉,陆阁主这话见外了。”玄尊一把拉住陆鸣的手,朝着大殿内走去,没有回到首席之上,而是与他随便找了一个作为,并肩坐了下来。

        “我玄尊虽在玄苍界中,对于外界之事却颇感兴趣,尤其是陆阁主的传奇经历更是让我羡慕啊!所以英雄出少年,陆阁主真乃是少年中的英豪。”

        其实玄尊将陆鸣称为少年,听起来有些违和,但是这称呼没有一点的毛病,玄尊看似也就三十多岁与其陆鸣年纪相仿,但是他的真实年纪已有数百岁。

        故而,将其称为少年一点都不为过。

        此间种种,陆鸣自然是心知肚明,玄尊客气说话直率为人洒脱,给他第一印象很不错,两人也就畅谈了起来。

        “父亲,母亲。”

        一旁的双儿,快步走向了玄镜和兰芝,并且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父母颇为溺爱,拉着她一阵嘘寒问暖,询问过三关中她可曾受伤,在得知女儿安然无恙后方才是长舒了一口气。

        “此番多亏陆先生照顾,父亲,母亲,孩儿为您二人引荐陆先生。”

        双儿说着,便准备带父母去跟陆鸣打个招呼,可是心思缜密的兰芝却拉住了女儿,冲着她暗暗摇了摇头。

        “陆阁主跟门主交谈甚欢,我们就暂且不要打扰他们了!”兰芝眼神示意,低声道:“那苏梦和林挽月,在这儿也没什么事,不如你先叫上她们一块,暂且去咱院落休息。”

        双儿没有多想,只是看陆鸣和玄尊了得投机,这边悄然喊上了苏梦和林挽月,跟着父母出了大殿。

        虽然陆鸣和玄尊二人,正在畅谈着,但周遭的一切二人不仅听在耳中也看在眼里,但他们默契的视若无睹,任由他们离开。

        “陆阁主率性,力敌牛家八大长老,可谓是痛快淋漓!”玄尊大笑着。

        陆鸣摇头道:“此战,我并未出手,而是我师父动的手。”

        “半仙前辈,哈哈哈,都一样。关键是陆阁主有针对牛家的魄力啊!”

        玄尊说着站起身来,看了一眼四周,道:“我跟陆阁主一见如故,那俗套的过场咱就免了,有诸多事情我还得跟陆阁主讨教,不如去我小院,你我把酒言欢好生畅谈一番,如何?”

        “正合我意。”陆鸣起身一笑,道:“人多了,反倒是拘束,玄门主,请!”

        两人都是性情中人,说罢就离开了大殿,直接前往玄尊的居所,这是一栋古色古香的院子,院子不大却很优雅。

        两壶好酒,一张石桌,简单的四个小菜,两人就坐在凉亭下边喝边聊。

        起初的陆鸣以为,这玄尊只是投其所好,故意装作洒脱随性,但喝着喝着却发现,没有外人在场的玄尊,不仅没有玄门门主的架子,而且还有着一颗仗剑天涯的心。

        只是可惜,在其位谋其职,他被玄门门主的身份束缚着。

        两人意气相投,聊的颇为起劲,从陆鸣的奇幻经历最终又谈论到了修炼之道,高手之间的攀谈,都是关于修真一途最为深奥的领悟,彼此也逐渐看是相互欣赏。

        而在玄门另外一处院落里,客厅中已经摆放着一桌饭菜,那是兰芝和双儿亲手做的。

        “二位快入席吧。”兰芝做出一个请的手势,旋即看了一眼屋外,笑道:“我刚才派人去看过,陆阁主和门主交谈甚欢,今夜怕是要促膝长谈,咱们就不等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