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爷爷是洪武大帝!在线阅读 - 五 咱不想让你当汉武帝

五 咱不想让你当汉武帝

        “不行,一定要打下去!”

        刹那间,稚嫩清脆的童音在大殿中回荡。

        “小祖宗!”奉天殿的太监总管,朴国昌一声惊呼,差点吓得昏过去。

        而大殿之内,正在商议军国大事的朱家爷俩和文臣武将们,先是一愣,然后则是满脸诧异。

        “谁在外头?”朱标起身,皱眉怒喝。

        其实,情不自禁的喊了之后,朱雄英也有些后悔。见无数道凌厉的目光,齐刷刷的看过来之后,也有些腿肚子转筋。

        “是儿臣!”朱雄英大着胆子回了一句,然后昂首挺胸从门外进入。

        刚一进去,就见朱标横眉立眼的看着他,咬牙切齿,似乎下一秒就要过来揍他。而朱元璋则是坐在龙椅上,一脸慈爱。

        “大孙,不在你祖母那养病,咋跑咱这来了?”朱元璋大笑道,“来的也不告诉皇爷爷,还在外边偷听!”

        这时,殿中群臣也反应过来,纷纷要弯腰行礼。

        “臣等,磕见皇太孙殿下!”

        方才朱雄英在外,只看到群臣的背影。此时才看清,文臣以李善长为首,武将则是以一个圆脸短须,面容沉稳的老者为首。

        此人,乃是现在大明军中第一人,中书右丞,太子太傅,魏国公徐达。

        “现在是洪武十五年,再过两年,这位千古名将,就要故去了!”

        朱雄英看着徐达有些苍老的脸,心中暗道。他这具身体的记忆中,徐达这几年小病不断,许多军国之事,已经不爱插手了。

        他不但是大明的重臣,而且还是朱家的亲家,更是朱元璋最亲密信任的臣子。即便是皇子皇孙,对他都要礼敬三分。

        野史中说,徐达后背疮发作流脓,不能吃发物。而偏偏重病的时候,朱元璋赏赐给他一只蒸鹅。吃了鹅就是死,不死就是违背君王的意愿。所以徐达一边流泪,一边吃了蒸鹅,死不瞑目。

        但朱雄英对此,嗤之以鼻。

        朱元璋何等人?他要杀人,用的着这么麻烦吗?他会在乎别人的看法,会顾及史书上怎么写吗?他要杀人,就会杀人,根本不屑此等脱裤子放屁,故弄玄虚的事。

        见这些臣子行礼,朱英雄忙侧身避开,不受全礼。

        并且快步走到李善长和徐达身前,一手拉着一个,开口道,“两位爱卿快快请起,雄英不过是个晚辈,不能受此大礼!”

        一句话,满殿人都是眼睛一亮。小小年纪,又是皇太孙之尊,能礼贤下士如此,说出这种话,甚是难得。

        朱标怒气冲冲的脸色缓和不少,朱元璋捋着胡子大乐。

        “看咱大孙多懂事!”朱元璋笑道。

        “殿下宽厚仁和,大明之福也!”李善长躬身笑道。

        而徐达则是不动声色,板着脸道,“君就是君,臣就是臣,君臣之礼不可废。”说着,再次行礼,郑重道,“臣,徐达,叩见皇太孙千岁!”

        他身后,那些武将们也紧随其后,“臣等叩见太孙千岁!”

        “好啦,好啦!”朱元璋笑道,“天德呀,你这人啥都好,就是性子太古板!”

        朱雄英受了礼,又亲手把徐达搀扶起来,“虽说君臣之礼不可废,但魏国公和我朱家,与其他人不同。此时又不是大朝会,一些繁文缛节,不必太过郑重!”

        朱标赞许的点点头,他这人最看重这些老臣。此时见儿子如此懂事,脸色更是缓和不少。

        不过,口中的语气依旧严厉,“你方才在外面嚷嚷什么?什么不能不打?小小年纪军国大事,你懂什么?你偷听也就算了,这有你说话的地方吗?”

        “你吼啥?”朱雄英还没说话,朱元璋不乐意了,怒道,“咱大孙说话咋了?”说着,又和颜悦色的对朱雄英说道,“你刚才在外头喊啥?”

        殿中所有的目光,都落在朱雄英身上,说不紧张是假的,他咽口唾沫。

        “皇爷爷,孙儿刚才听您说,要对缅甸那边停止用兵。孙儿以为,此举不妥!”

        “小畜生,胡言乱语!”朱标怒道。

        “你骂谁呢?”朱元璋唰的一下脱下布鞋,抄在手里,瞪着朱标,“有胆子,你再说一遍?”

        “儿臣.........”朱标后退两步,不敢再说。

        朱雄英心里偷笑,有史以来地位最稳固的皇太子朱标,最怕的是他老爹的鞋底子,说出去谁信呢?

        “为啥不妥呢?大孙你继续说!”朱元璋对孙子,马上又换成笑脸,说道。

        “云贵边境,缅甸真腊等地,土司部族多不可数,汉胡难分。而且土司首领等,犹如土皇帝一般,汉胡之民,只知有土司,不知有大明!”

        “分封官职赏赐是世袭爵位,是可以彰显天朝风范,但一味的怀柔,也会让他们心生不敬!”

        “比如这次云南战事,若土司等人视大明为父,怎会抵挡天兵?”

        “俗话说,记打不记吃,说的就是他们。所以孙儿以为,对大明心悦臣服者,大明不吝赏赐荣华富贵,世袭头衔。但对那些对大明首鼠两端,想要关起门来当土皇帝的,一定要打,打到他们怕,打到他们听了大明两个字,就要跪下!”

        “纵观华夏史书,这些边疆番邦,中原强大之时俯首称臣,而中原衰落之后,则如野狗一般不敬。就以缅甸为例,当初大元灭缅甸王朝,杀缅甸国王,众土司俯首叩拜。而大明代元,天下纷乱时,却露出了桀骜不驯之心,妄图裂土分疆!”

        “我大明兴于战,雄胜于赫赫兵锋。不趁着现在大明战无不胜之时打服他们,日后必然徒增麻烦!”

        有明一朝,除却三北的威胁之外,就数这几个地方闹的厉害。为了平定这些土司,耗费了无数的钱粮还有兵力。

        “所以孙儿觉得,不但不能不打,还要大打,一劳永逸,永绝后患!”

        小小的人儿,屹立于朝堂之上。声音虽然稚嫩,却满是决然的铿锵。朱家爷俩和群臣,越听眼睛越亮。

        待朱英雄说完,傲然的环视一周,“江河所致,必为大明之土。山川日月,皆为大明昌盛!”

        他本以为说得很对,但不想朱标又是怒喝一声,“在哪学来的歪理,大放厥词!”

        “你闭嘴!”朱元璋又呵斥儿子一声。

        先是从上到下,欣喜的仔细打量了一番朱雄英。然后咧开大嘴无声的笑笑,又看向李善长。

        “老李,你觉得咱大孙说的对不对?”

        李善长躬身行礼道,“对不对的,臣先不说!臣,先恭喜陛下,恭喜太子殿下!”

        “何喜之有?”

        “皇太孙年不及弱冠,却有此见识和谋划,实乃天赐之资!”李善长笑道,“而且,话语之中,隐含雷霆之志。更有雄据四海,威震宇内之心。”说着,也看看朱雄英,点头道,“小小年纪,实在难得。即便是秦皇汉武,在这个岁数,也断没有此等的远见和魄力。皇明有此嫡孙,大明有此未来之君,实乃陛下之喜,太子殿下之喜,臣等之喜也!”

        李善长的夸奖中,朱雄英不知觉的骄傲的挺着胸脯。

        魏国公徐达也开口赞叹道,“太孙千岁的话,真是说到了臣等武夫的心里。我大明如今兵强马壮,正应该策马千里,横扫宇内!”

        朱元璋又是点头笑笑,对朱英雄招手,“大孙,来,到咱身边来!”

        朱雄英慢慢走过去,刚要行礼,却直接被朱元璋,抱在了膝盖上。

        “这些话,是旁人教你的?”朱元璋柔声问道。

        朱雄英说道,“都是孙儿自己的一些,浅见!”

        “这可不是浅见了,这是王者之心!”朱元璋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江河所至,都为大明之土,这话说得咱血都热了,好似又回到征战天下的时候!”

        “可是!”朱元璋话锋一转,“你说的虽然对,虽然也有几分道理,却不能这么干!”

        “为何?”朱雄英不解。

        “因为爷爷,不想你当汉武帝!”朱元璋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