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爷爷是洪武大帝!在线阅读 - 十六读书论

十六读书论

        “哈哈,还是咱大孙说话中听!”老头子笑得皱纹都堆叠起来,亲昵的捏了下朱雄英的鼻子,“你可别净捡咱爱听的说,回头就学了你这些不争气的叔叔们!”

        “孙儿可不是为了讨好您,才这么说的!”朱雄英正色道,“孙儿是不大想来读书,可也知道人不能不读书,皇爷爷读书,是为了孙儿好!”

        说着,继续大声道,“方才父亲也说了,我朱家往上几代人,都是穷苦百姓。有求学向上之心,却求而不得。连饭都吃不饱,哪有钱读书认字呢?”

        “人不读书不识字,就没有出路,一辈子都在地里刨食儿,代代如此代代贫寒。人不读书不明礼,不明智..........”

        朱雄英的侃侃而谈中,老头子的思绪瞬间飞得好远,一下回到了从前。

        小时候家里穷得揭不开锅,哪有余粮送自己去学堂。认识那几个字,还是祖上阔气过的母亲,每晚在月光下,亲手教给自己。

        后来长大,父母兄长皆亡,自己去了庙里当和尚。干了一天杂活累活之后,赶上大师傅心情好,教自己几个字,读几句书。

        再往后庙里然自己下山要饭..........游历四方。那时候,每次路过村庄乡镇,都要偷偷趴在学堂外头,听里面的先生讲学。

        人不读书,或许会有些成就。但有了成就之后,必然会感到自身在学识方面的缺乏。人这一辈子,要想不断向上,就要不断学习。

        “古人云,人不学不知义,玉不啄不器。皇爷爷让孙儿和皇叔们读书,就是希望我朱家的子孙,都能成为玉器,而不是地里的顽石!”

        朱雄英说完,马上被老头子抱在怀里,“说的好,大孙,说的好哇!”说着,大笑起来,“标儿,听到没,咱大孙说得好!”

        这时,一群须发皆白的老臣从外面进来。

        看服饰,这些都是大明朝的大学士。各个面容刻板,举手投足都是儒家风范。

        “臣等参见陛下,参见太子,太孙殿下!”

        大明开国之后,朱元璋定下的规矩是恢复唐礼,再加上此时的风气,还不是后世大清那种动不动就下跪的君臣礼仪,这些老臣只是鞠躬行礼。

        他们行礼之时,朱雄英从老头子怀里出来,微微侧身,表示谦让没有受他们的权礼。

        这一举动,让众位大学士,备感惊奇。

        “太孙殿下,这是何意?”武英殿大学士,宋讷问道。

        “虽名是君臣,但孤现在是来读书的。诸位爱卿以后就是孤的师长,学堂之中,孤不能受诸爱卿的全礼。诸爱卿讲君臣大义,但孤也要论师生之谊!”朱雄英开口道。

        几位大学士面露惊喜,其中年纪最长的文华殿大学士张长年对老头子说道,“陛下,皇太孙礼贤下士之心,千古罕见啊!”

        其他几人也道,“东宫有佳儿,大明幸甚,臣等幸甚!”

        “他虽是太孙,但也是孩子,往后还要诸位爱卿严格教导!”话虽如此说,太子朱标嘴角的笑意,根本就绷不住,心中得意骄傲也掩饰不住。

        “哈哈!”老头子不管那些,笑得畅快,“咱朱家就是这个种儿,从小就深明大义!”说着,笑道,“方才他说的为何读书的那些话,你们听到没有?”

        “臣等听见了!臣有疑问,请问殿下!”文华殿大学士张长年问道。

        “但说无妨!”朱雄英道。

        “您方才说,皇上让诸皇子读书是为了明礼明智。”张长年道,“可现在皇上贵为天子,朱家富有四海,为何还要学圣人学说呢?”

        “打天下靠武,治天下靠文!”朱雄英毫不迟疑,朗声开口道,“大明以武立国,以文治天下,仁义道德礼仪教化不可缺也。何为德,何为礼,何为教化?圣人学说也!”

        “诸位皇叔将来都要就国于藩,上马治军,下马牧民。若他们都不通圣人学问,如何驾驭治下臣民,如何做天下的表率?”

        “再者说,学乃是为了有仁义之心。身为大明皇族,当以天下百姓为先。治理国家,当以仁为本。我们读书,不单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江山社稷,黎民百姓!”

        “说得好!”老头子一拍大腿,胡子乱抖,对朱标和众位皇子说道,“听到没?咱就是这个心思!”

        “咱当了皇帝,朱家做了天下,可不能忘了咱们的出身。有人跟咱说,咱是啥圣人的后代,自家人知自家事,咱不敢高攀。咱们朱家,就是穷苦百姓出身。”

        “让你们读书,不为了考状元当秀才,是为了让你们知道世上的不易。知道朱家有今天多艰难,是为了让你们不忘本,不能当了皇子皇孙,回头出去祸害老百姓!”

        说着,老头子对朱标瞪眼道,“你给咱盯好,往后这些混账小子,谁还敢在学堂胡闹,读书不上心,给老子往死里打!”

        一番话,杀气腾腾。

        众皇子马上跪下,叩首道,“儿臣等,谨记父皇教诲!”

        ~~~~

        老头子说完之后,带着太子朱标还有几位大学士,另去一边的殿中说话。

        学堂里,朱雄英和诸位小屁孩王爷们,大眼瞪小眼。

        湘王朱柏等人带头起身,“臣等,参见太孙殿下!”

        朱雄英开口笑道,“诸皇叔平身免礼!”随后,在太监的引导下,朝最前面,他自己的座位走去。

        大学堂是皇子皇孙们读书的地方,除了太监和老师外,闲杂人等一律没有。而且在老师讲课的时候,连太监都在避在十步之外,不得上前。

        老头子亲自定下的铁律,阉人不得识字。

        朱雄英走到自己的座位,旁边一个瘦小的孩子起身,“臣弟,参见大哥!”

        “唔,二弟!”朱雄英上下大量对方一番,淡淡的说道。

        这孩子,就是朱标的庶长子,诸子之中排行老二,原本时空未来的建文帝朱允炆。

        他身材有些瘦弱,面容细长,举手投足都一板一眼,颇为沉稳,一看就是谨守规矩的。据说他出生的时候,脑袋有些扁,好似半边月亮,因此老头子给他取个小名,半边儿。

        前世,朱雄英有个同学也是这样。

        据说是出生时不太畅快,被护士把脑袋拉长的,所以长大之后,脑袋是椭圆形。

        对朱允炆,朱雄英谈不上好恶。记忆中,他们两兄弟的关系似乎也比较疏远。毕竟不是一个娘生的,平日又不住在一块儿。

        不过,朱雄英对他还是有些好奇。

        手握朝廷的名分大义,麾下雄兵百万良将无数,竟然还让朱棣几万人给打败了。败了也没啥,还是天下名副其实的皇帝,可以暂避锋芒迁都去其他地方,再召集大军勤王。

        要知道,朱棣兵临南京城下的时候,身后还有十数万忠于朱允炆的军队,拼命的追赶呢。

        这就好比斗地主,手里俩王四个二,结果让人给打了个春天,简直不可思议。

        “嗯嗯!”大学士宋讷站在前方,咳嗽两声,“今日,臣给诸位殿下,讲论语............”

        “哎,先读书吧!刚才说了一堆好话,调子弄得那么高。若是不好好学,只怕老爹要在没人的地方收拾自己!”朱雄英心中叹息一声,翻开书本。

        ~~~

        好不容易挨到了放学,各个皇子藩王太监奴婢等都在学堂外等着接人。但朱雄英身份最贵,他要先走。

        刚出门就看到了贾贵,点头哈腰的等在那儿。

        “快,轿子呢,殿下读书累了,伺候着!”贾贵挥舞浮尘,“给殿下端蜜水来润润喉!”

        “别咋呼啦!”朱雄英看他一眼,上了轿子,“走!”

        不过,轿子没走几步,就看到前面一个带着一群宫女的女子。

        心中百般不情愿,也要下轿,恭敬的说道,“见过母妃!”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现在的太子妃,朱标的继室,朱允炆的生母,吕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