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爷爷是洪武大帝!在线阅读 - 三十四寿宴

三十四寿宴

        “你砍回去没有?”马皇后落泪,抿着嘴问道。

        “儿子砍回去了,追着鞑子骑兵砍了一百多里地!”平安大声道,“儿子没给您丢人!”

        马皇后亲手帮平安擦去泪珠,又看向别人。

        一边看,一边数着。来回,数了两三遍。

        “买驴呢?泼虎儿呢?”马皇后对沐英问道。她喊的两个人,也是她的养子。

        沐英又跪下,哽咽道,“他们随儿子征云南,战死了!”

        “母后!”朱标赶紧上前搀扶。

        “好几年见不着,见着一回就少两个!”马皇后落泪,“虽说不是俺亲生的,可都是俺身上的肉!”哭着,捶打沐英两下,“你是当哥的呀,咋不护着弟弟们的周全!”

        沐英泪如雨下。

        “尸首呢?”马皇后问道。

        “带回的是骨灰!”沐英泣道,“他们的遗愿,死了之后安葬在您老的孝陵边上,日夜都能看着您,陪着您!”

        “俺的儿呀!”马皇后哭出声。

        朱雄英也鼻子酸酸的,仰着头不让眼泪落下。

        “娘!”沐英又道,“战死沙场,是儿子们的命。我们是您和陛下的儿子,也是大明的儿子。我们保着家,也要保着国!”

        马皇后用围裙,狠狠的擦着眼睛,“走,跟俺回家,俺给你们包饺子!”

        随后,一群汉子簇拥着她,朝外走去。

        ~~~~

        寿辰这天,宫中所有人都穿吉服,张灯结彩。

        群臣朝会给皇帝贺喜,安南,高丽,暹罗等地常在京师的使节,也要觐见祝贺。

        马皇后难得的穿上凤袍,坐在梳妆台前,任凭女眷们给她梳妆打扮。

        宫内,所有的嫔妃都在坤宁宫中,一会儿要跟着马皇后前去柔仪殿,接受朝廷命妇的恭贺。

        郭惠妃是马皇后的妹子,笑着给马皇后头上插一根凤簪。

        “姐姐!”郭惠妃笑道,“您呀,要多打扮打扮!瞧瞧,多好看!”

        “俺都这个岁数了,还打扮啥?”马皇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没来由的有些心酸,“老啦!上回俺这么盛装打扮,还是大妞在的时候。你看,这些簪子呀,耳环呀,都是她命人给俺造的!”

        她口中的大妞,就是朱雄英的生母,故太子妃常氏。

        这句话,让殿中的气氛有些清冷。大喜的日子,皇后先想起的,居然是已故的儿媳妇。这让许多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同样盛装打扮,却并未靠得很近的现太子妃,吕氏。

        后者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让人挑不出毛病的笑容。

        “英哥儿呢?”马皇后看看左右,没看到朱雄英,开口问道。

        这时,朱雄英背着手从外进来,“皇祖母,孙儿在这!”

        他穿着簇新的红色金龙团服,带着金冠,跑到马皇后身边。忽然跪下,背着的双手举高,“孙儿祝皇祖母,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看清楚他手中的东西,殿中的嫔妃们都笑了起来。

        朱英雄手里捧着的,是一捧鲜花。

        随即,朱英雄抽出其中一朵,插在马皇后的鬓角,笑道,“孙儿愿您,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俺这个岁数还带花,可羞死了!”马皇后慈爱的笑着,看看镜子里的自己,终究没有摘下。

        “哥,等等,我.........”

        这时门外又传来声音,朱雄英的同母弟朱允熥,也跌跌撞撞的进来。跑得急了,一下绊在门槛上,跌了一跤。

        却没哭,而是也跑到马皇后身边,奶声奶气的说道,“皇祖母,戴花!哥子说,了,戴花好看!”

        他粉嫩的小脸上,还带着些许的泥土,稚嫩的模样让殿中的嫔妃们都笑了起来。

        “好好!俺的老孙儿有心了!”马皇后亲昵的贴下朱允熥的脸,又亲昵的抱抱朱雄英。

        人群中,吕氏的笑容是那么尴尬。

        同样是皇孙,她的儿子们只能在外头远远的看着,上不得近前。

        “娘娘,吉时已到!”贾贵从外面进来,跪着笑道,“请娘娘起驾!”

        “好!”马皇后站起身,拉着朱雄英。郭惠妃在后,抱着朱允熥,一行嫔妃紧随其后。

        “皇后娘娘起驾,柔仪殿受命妇朝拜!”贾贵扯着脖子大喊。

        ~~~~

        繁华的礼仪一天才结束,华灯初上之时,宫中摆开宴席。

        这等宴席,是分餐制。朱元璋和马皇后坐在御阶上,朱标和朱雄英分列两边,往下延申是回京的几位藩王,再往下则是其他皇子,朱允炆等皇孙和母妃。再往下,则是公侯将相。

        所用的菜肴并不是什么山珍海味,但也经过精心烹制。一共是二十二道菜品,烧香菇、蟠龙菜、炙蛤蜊、炒大虾、田鸡腿、笋鸡脯、三事、烹河豚、酒糟蚶、烧鹿肉、镶肚子、带冻姜醋鱼、生爨牛、花珍珠、烹虎肉、炙泥鳅、酢腐、水母烩、油煎鸡、炙鸭、一捻珍、水煠肉。

        朱元璋的面前,比其他人多一道鹿肉。

        按说,这样的菜品并不完全符合帝王之家的礼节,可无论是朱元璋还是马皇后,都不是讲究这些虚礼的人。

        在这两位看来,这样的菜品已经很是骄奢了。

        每年正旦大朝,皇帝都要招待辛苦一年的臣子们用宴。历朝历代,无不当成一年中最大的事,所用器皿所吃的菜肴,唯恐不能展现天朝的富足。

        而到了大明,朱元璋招待臣子们,就是三菜一汤,吃完赶紧回衙门干活去,并且红包都没一个。

        “今天皇后寿辰,都不必拘礼,多喝一些!”朱元璋心情大好,举着金杯笑道,“不喝躺下几个,就不是好样的!”

        殿中皇子群臣大笑。

        “待会,都要给皇后献寿里,母亲教你那些话,你记住了吗?”吕氏那一桌上,她小声的对朱允炆说道。

        “儿子记住了!”朱允炆郑重的点头,不知为何他有些紧张,手心中都是汗水。

        酒过三巡,秦王朱橚,晋王朱棡一并上前,跪在马皇后面前。

        “今日是母后的寿辰,不孝儿给母后祝寿!”两人同时叩首,并有宫人捧上寿礼。

        晋王的寿礼是,五十把晶莹剔透的玉如意,组成的巨大的寿字。

        马皇后今年,正好五十整。

        晋王的寿礼,则是两尊,金光灿灿的佛像。

        “呀,太贵重了!”马皇后惊道,“俺一个老婆子,要这些金银干啥?”

        “您养育儿子们,儿子们自然是要给您老最好的!”秦王笑道。

        边上,朱元璋微微皱眉,本想说什么,但看在是寿宴上,并未多言。

        随后,燕王朱棣捧着个盒子上前,打开笑道,“母后,这是辽东女真部进来的三百年老参,儿臣献给您老,愿您老凤体安泰,福寿延年!”

        “三百年?”马皇后笑道,“这可是难得的宝物!”

        此时,吕氏忽然一捅朱允炆,“过去!”

        朱允炆脸色郑重的起身,跪在马皇后脚下,“孙儿给皇祖母贺寿!”说着,对外拍拍手。

        几个太监,抬着一个屏风进来,展开之后上面竟然满是大小不一的寿字。

        “这是孙儿给您老万寿屏风,上面每个字都是孙儿亲手所写!”朱允炆朗声道,“祝您老,万寿无疆!”

        马皇后和朱元璋啧啧称奇,“一万字?都是你亲手写的?这要写到什么时候!”

        “孙儿从一年前就开始写,每天日落之后写二十八个!”朱允炆大声道。

        世人重孝,此屏风虽非金银,也不是延年益寿的药材。可却是晚辈的一片赤诚孝心,远超珍宝。

        “你有心了!”马皇后笑道。

        朱元璋也点头笑道,“诸皇孙之中,你读书最好,性子最稳重老成。你这贺礼,可比你几个叔叔的,好了许多!”

        闻言,吕氏的笑容藏都藏不住。

        可下一秒,她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变成疑惑。

        因为一直在皇后身边的朱雄英,不知何时,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