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亮剑之老子是孔捷在线阅读 - 348 个人利益与国家荣辱

348 个人利益与国家荣辱

        时间总是在悄然不觉间快速流逝。

        转眼到了一月,一日。

        中华民国建立之后,全国改用阳历,即以旧历十一月十三日为中华民国元年第一日。

        也就有了元旦这个节日。

        但实际上,在元旦这个官方节假日设立很长一段时间里,不管是官方,还是民间,对于新设置的“元旦”并不感冒。

        大多数百姓,照例喜欢过旧年。

        元旦时的排场,与春节相比,相去甚远。

        今天的天气不错,户外没有再持续地刮那种刀片似的冷风,上午太阳出来之后,阳光洒在身上,总算多出几分暖意。

        团部。

        后勤部部长董三,正在向孔捷汇报这次铁三角联合作战中,独立团缴获的物资装备情况。

        “团长,这次咱们全团几乎都参与了作战,就连骑兵连都没有落下。”

        “除去给旅长送去的那批装备,您猜猜,还有多少?”

        孔捷抬手做出要揍人的架势,笑道:“你小子还学会拐弯抹角了,快说!”

        “是!”

        “团长,咱们这次的作战缴获,那可是相当丰厚,从上往下说吧,山炮三门,迫击炮八门,掷弹筒十五门,重机枪四挺,轻机枪二十五挺,晋造六五步枪、汉阳造、三八式步枪,各式步枪共计一千八百多支,手枪三百多支,手榴弹八十多箱,各口径子弹共计六万多发,战马二十三匹,还有各类军用物资……”

        董三一口气说下来,脸都快笑歪了。

        这下子,他这个后勤部部长腰包鼓了起来,说话的底气都足了。

        “好小子,干得不错,咱们独立团这么大一摊子,愣是让你小子管的是井井有条。”

        对于董三,孔捷不吝表扬。

        董三道:“团长,这管后勤真心不难,只要您给我充沛的物资,您就是给我一个师,我也给您管过了来喽!”

        孔捷笑骂道:“你小子还真是一点都不含蓄。”

        话锋一转,孔捷说道:“只是凡事得细水长流,眼下咱们团里的后勤物资丰富了,也得节省着来。

        现在时局稍好一些,咱们还能弄到这样的缴获。

        可再往后,日子越发艰难,再靠缴获维持咱们独立团两千五百多号战士的吃喝用度,包括作战的装备和弹药消耗,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只靠缴获肯定是远远不够的。

        咱们还得自己搞生产,最好咱们自己也能做点儿生意,来持续供应咱们独立团的后勤所需才是。”

        董三应道:“是,请团长放心,我们后勤部肯定合理的规划好物资的使用。

        至于做生意的话,嘿嘿,我和徐部长那边,其实也商量了好几天了。”

        说到做徐轻年,孔捷当即喊道:“和尚。”

        “到,团长,您叫俺!”和尚掀开帘子走了进来。

        孔捷道:“去把徐轻年给我叫过来。”

        “是!”

        孔捷又和董三闲聊了片刻,财务部部长徐轻年跟着和尚到了团部。

        “团长!”

        “甭客气了,坐吧!”

        “是!”

        待徐轻年坐定,孔捷望着徐轻年和董三,说道:“这下子到齐了,你俩一个是后勤部部长,一个是财务部部长。

        独立团的后勤运作,财务保障的重担,基本上都在你们两个身上担着,两位同志,你们辛苦了。”

        董三正色道:“团长,您这是什么话?我们再辛苦,能有前线作战的同志们辛苦吗?

        我恨不得也亲自上前线杀鬼子,来得痛快。”

        孔捷却是黑着脸大骂道:“你小子少胡扯,你可是管后勤的人才,让你上战场,除非是咱们独立团都拼完了,连老子也死在前面了,才轮得到你小子。

        趁早给我断了这心思,你在这后勤上能发挥的作用,可比你小子到前线送死大得多。”

        董三讪讪地挠了挠头,再不敢胡言乱语了。

        而孔捷对董三的充分肯定,以及呵护,则是让董三越发的感激了。

        当初要不是孔捷带着人,去战俘营把董三他们一行人救出来,还加以重用,又怎么会有董三的今天?

        孔捷是不知道董三的小心思的,骂完了懂三,又问徐轻年道:“这些日子,团里事情多,我也来不及多问,老徐,你父亲怎么样了?”

        孔捷说到这里,徐轻年忽地下了炕,站了起来,朝着孔捷敬了个军礼,满脸郑重道:

        “团长,我嘴巴笨,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感激的话,但我徐轻年今天就把这话放这儿了,从今往后,我就把自个儿这条命交给您了。”

        孔捷乐道:“老徐,怎么突然这么严肃起来了?坐,慢慢说,到底怎么了?”

        “是!”

        徐轻年应了一声,重新在炕位上坐下,说道:“团长,事情我都听说了。”

        “谭县大龙山的土匪出面之后,父亲还真的准备了赎金,交给了日本人,想让日本人把我赎回去,结果日本人把那笔赎金给吞了,然后还回去告诉父亲说,我已经被土匪给杀害了。”

        “听管家说,当时父亲得知消息之后,两眼一黑,直接就轰厥过去了。”

        “前些日子,团长您让突击队的同志们护送我,乔装打扮进了县城,我见到了父亲。”

        “父亲整个人憔悴了许多,人也瘦削了,只是一见着我,他整个人立马就焕发了精神,拉着我询问,究竟是什么情况。

        我就和父亲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还告诉父亲,我今后就参加八路军了,现在在八路军独立团孔团长的手底下做事。”

        “父亲听了之后很是感慨,一直对我说,我应该好好的感谢团长。

        父亲还对我的选择做了特别的肯定,最后,父亲感慨说,这真是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经历了这么多,我现在也很有些感慨,直到今天,我才终于走上了正确的道路,要不是团长,我还不知道要给小鬼子做事,愚蠢到什么时候呢?”

        原来是这么回事,孔捷忍不住笑了笑,感慨道:“老徐,你看看你身边的战友,看看咱们独立团的战士,其实有很多同志的情况和你是类似的。

        战士们舍小家,为大家,为的是什么?

        为了是咱们中国的命运,为的是咱们民族的命运。

        我们不想做亡国奴,我们想自由,想平等,想富足,想和平,所以我们聚在一起,抛头颅,洒热血。

        临行的时候,家里人虽然不舍。

        老母亲,老父亲,更是满眼泪水。

        可送别我们的时候,他们的话语却是那么坚定:

        儿子,去了战场上,一定要好好跟着八路军打鬼子,爹娘为你们感到骄傲。”

        “我可以肯定,当徐父得知你不在日伪银行工作,而是转投八路军的时候,他的心底也一定是为你感到骄傲的。”

        话语声中,徐轻年的眼睛里已经闪烁起泪花。

        “是啊,团长,父亲不仅是支持我当八路军,我还没有开口,他就表示,希望我这边可以帮忙,让他与咱们八路军联系上。

        父亲说他别的没有,倒是有一些家资,愿意毁家纾难,略尽些绵薄之力。”

        “徐老深明大义啊!”孔捷赞道。

        徐轻年将滑出眼眶的泪水胡乱地擦拭了一把,说道:“然后我告诉父亲,这也是这一次我回来见他的原因,我是受了团长的所托,来请父亲帮忙的。

        父亲没有犹豫,直接答应了下来,还表示,只要我们独立团有用的上父亲的地方,父亲一定鼎力相助。”

        孔捷重重地点了点头,“虎子必有虎父,老徐,你是好样的,徐老更是大义。

        以后找到机会,我一定要代我们八路军,好好地感谢感谢徐老。”

        徐轻年道:“团长,感谢就太见外了,做这些事情,父亲是发自内心的,父亲说,这本来就是每一名中国人都应该去做的。”

        孔捷点了点头:

        “老徐,话说回来,徐老在县城里的安全问题必须要做足了。

        咱们与徐老的接触,一定要加倍谨慎,决不能让徐老有暴露的危机。

        另外,我会安排一些人马,就潜伏在县城里,随时保护徐老的安全。

        如果真发生了暴露的情况,也要第一时间把徐老救回根据地。”

        徐轻年虽然不自私,他可以不为自己考虑,但总难免为父亲考虑,当即感激道:“我替父亲谢过团长!”

        孔捷笑道:“都是革命同志,老徐,你就别客气了。”

        “说正事吧,财务部方面,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徐轻年回道:“团长,突击队的同志们从国军和晋绥军的管辖区回来之后,带回来大量的法币。

        现在咱们财务部方面,有法币两百七十多万,日币五十多万,其他的货币共计二十多万。”

        孔捷点了点头,心里头也有些震动,他很清楚这些钱意味着什么。

        之前从鬼子占领区的日伪银行抢回来的日币、法币,给总部送了一批过去。

        当时就帮总部减轻了不少的经济负担。

        眼前这笔法币,绝对能够起到大作用。

        同时,孔捷也有些意外,没想到突击队的这些兔崽子们这么狠,去人家国军、晋绥军的地盘儿抢了这么多钱回来。

        难怪前段时间,国军和晋绥军方面发了狠,到处围剿土匪呢!

        这是被抢怕了,生怕土匪再跑到银行抢劫去。

        另外,关于这次从国军和晋绥军的地盘儿抢回来的这些钱,孔捷有多方面用途。

        一方面自然是要给总部送上一大部分,以缓借总部的经济困难。

        另一方面,这批法币可是要用来和晋绥军五十七团做生意的。

        那边的路子,蒋刀已经和那五十七团的三营长钱守财都谈妥了。

        上次的试探***。

        那五十七团团长杨重山,明显已经心动。

        下一次双方交易,孔捷敢笃定,只要钱到位,肯定能够从五十七团那里捞到大批的装备过来。

        火炮什么的动静太大,估计五十七团也不敢乱来。

        但轻重机枪,还有掷弹筒,这些武器应该都没有问题。

        大不了多花点钱。

        而在孔捷的理念里,只要能用钱解决的,那都不算个事儿。

        当然,也不能总去抢劫,能自己挣钱才是硬道理。

        想到这里,孔捷继续问道:

        “咱们独立团对外生意方面,这些日子筹划的怎么样?”

        董三汇报道:“报告团长,根据咱们独立团现在的情况,咱们要是对外做生意的话,主要的商品方面有这些东西:粮食作物,包括咱们种植的土豆、玉米、红薯之类,按照团长您的提议,这些粮食作物还可以生产加工成土豆粉、红薯粉之类的用来售卖。

        然后就是咱们开采的煤炭生产出来的蜂窝煤,和蜂窝煤的煤炉子。

        这两样商品我和徐部长商量过,只要能运到鬼子占领区,或者是晋绥军、中央军那边的管辖区售卖,肯定能行。

        修械所这边这段时间可没有闲着。

        我下令单独给拎出来了一条煤炉子生产线,这煤炉子构造简单,比生产枪支弹药什么的可简单太多了,这段时间一直在大力生产,现在这个蜂窝煤煤炉子,已经生产了一千多个。”

        徐轻年道:“父亲那边也已经准备就绪,只要咱们这边把货源提供过去之后,就可以通过父亲的各大商铺来售卖。

        而自从上次我与父亲见面之后,父亲已经不再执着于以前的信念,这段时间甚至主动和一些日本商人来往。

        日本人因为此,也比较信任父亲。

        这样一来,咱们的商品通过父亲那边出面售卖,又有日本商人从中帮忙,日本人很难察觉到这些货物的来源,会是咱们独立团。”

        孔捷立马看清楚了其中的利害,长叹道:“徐老一身傲骨,深明大义,只是这么一来,不免成为外人眼中的汉奸。

        为了抗日的事业,而不惜自毁名声,徐老的大义,是我辈的楷模!”

        徐轻年道:“当时父亲做下这个决定的时候,我也曾劝过父亲,可父亲说,个人的荣辱比诸于国家利益,实在是微不足道,如果牺牲他一个人的名声,却能换回民族的大利,父亲宁愿背负一身骂名。”

        “徐老实在是令人敬佩。”董三忍不住攥紧了拳头,砸在桌子上。

        孔捷沉默了片刻,道:“老徐,你放心,功过是非自有明眼人来评断。

        徐老对于抗日事业,对于这个民族所做出的奉献,后人决不会忘记,也不绝会令老人家蒙冤的。”

        “是!”徐轻年应道。

        “关于对外生意方面,董三,你和老徐就商量着来。”

        “这条生意路如果走稳了,咱们独立团才算是有了稳定的经济来源。”

        “这一切可就看你们两个了。”

        “是,请团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徐轻年和董三齐声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