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后的锦绣人生在线阅读 - 169 快要冻死

169 快要冻死

        傅芸很是轻松浮在水面上,冰凉的河水确实是够呛,她是在故做轻松,忍着刺骨寒意对青萝招手道:“快点下来,别怕,看,我真的会水没有骗你是不是?”

        宋珩在一旁本想去拉她,看她在水中轻松的模样有些傻眼。

        原来她真的会水。

        李炳琮在一旁看得呵呵直笑,“既然弟妹这么能干,宋珩,你再帮我带个人上去!”

        他说完,就唤了身边一个不会水的下了水中。

        “李炳琮,你竟还笑得出来?”宋珩真想爬上去揍他一顿。

        李炳琮马上止了笑,心说,那还不是因为你媳妇儿太神奇了,一时让他忘了形。

        青萝看到主子已经在水里了,只得闭上眼睛从船舷边滑进了水里,浑身抖如筛糠。

        她慢慢下到水中,巨大的恐惧使得她忍不住双手乱抓,双腿也在乱蹬,傅芸将那一团浮在水面上的棉衣塞到她乱抓的手中,用力托着她的上半身说道:“别害怕,放轻松些,你信我!”

        青萝听她的,放松了紧崩身体的力量,水中的浮力让她神奇的浮在了水面上。

        青萝手中抱着的棉衣未被浸透,有一定的浮力,她便紧紧抱着棉衣不再乱扑,傅芸腾出手来,拽住她的两腋,慢慢朝岸边游去。

        宋珩在一旁看着她确实没有危险,方才应了李炳琮的要求,带上人跟在她后面,一起朝岸边游过去。

        很快脚触到了河滩,两个女人在半腰深的水中相互搀扶着,抱着那一大团棉衣,走上了河滩。

        紧跟着,宋珩也在后面拖着人跟了上来。

        冷!实在太冷了!

        宋珩不想再去管身后的人,看她抖个不停,上去紧紧抱住她,让青萝赶快打开那个棉衣包裹来。

        青萝抖着手半天才将包裹打开,三件棉衣都有些打湿,最外面那套是宋珩的,湿得最厉害,她把最里面湿得少些的那件拿出来给了傅芸。

        宋珩替傅芸把棉衣穿上,又拿自己的棉衣给她罩在头顶上遮雨,将她紧搂在怀中。

        河面上船已经彻底沉入水中,唯一的那点光亮也没了。李炳琮最后上的岸,人一个不少都救了上来。

        除了宋珩三人,其余的人全部身着单衣,手上紧握自己那把至死不离的大刀。

        按道理,邵屿他们的船即使落后,这时候也该跟上来了才是,可河面仍是漆黑一片,看不到任何船只的踪影。

        大家虽然都上了岸,但是又冷又狼狈,特别是那一群男人,都脱了棉衣,此刻正值半夜,伸手不见五指,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头无寸瓦,还下着雨,要命!

        到底是一群铁血汉子,都是常年习武身强体壮之人,李炳琮派了两人个去探路,其余人都在原地待命,夜太黑,看不见路,不能乱走,会有危险。

        傅芸被宋珩紧搂着坐倒在河滩边上,真的是冻哭了,她牙齿打颤说道:“宋珩,我不行了,好像快要冻死了,我要是死了,别急着把我埋了,我里衣夹层里有东西,你先取出来再埋我。”

        “什么?”宋珩也冷得很,强自镇定道:“别说胡话!”

        青萝在一旁把自己缩成一团,靠在傅芸脚边哆哆嗦嗦说道:“二少奶奶,都上了岸了,怎么会死,奴婢小时候没有棉衣穿,下大雪比这个还冷都没冻死呢,咱们死不了。”

        李炳琮像个不怕冷的怪物,脱了单薄的上衣光着膀子使劲拧着衣服里的水,插嘴说了一句,“这才刚立冬,又没下雪又没结冰的,你们还有棉衣穿着呢,还能冻死那才叫怪了!”

        傅芸听到他的声音就来气,甚至忘了自己父亲的事还得仰仗他手下留情,负气说道:“你还有脸说?这不都是你害的?”

        李炳琮被陈瑛摆了一道,对女人有阴影,嘴毒回应她,“嘿!你这还怨上我了?你不是自找的吗?你们这些小女人心思贼多,明明那么会游水,当年还故意装落水,赖上宋二!你要不赖上他,这会儿能在这儿受罪吗?”

        “你放屁!”傅芸气得脏话冲口而出。

        宋珩愣了一下,他其实根本不认同李炳琮的话,当年救落水的傅芸时,他能感受到她确实是不会水。但他也没想到,她能说出那三个字。

        傅芸一口恶气在心头,“不就是划个水吗?有什么难的?我差点淹死,就不能学会?姑奶奶我会的东西多了,少狗眼看人低!”

        李炳琮噗呲一下,哈哈笑起来,“是吗?你都会些什么?说来听听!”

        宋珩怒了,竟敢当众调戏他媳妇儿,“李炳琮,你滚一边儿去!”

        李炳琮有些讪讪,把手上拧了水的衣裳抖了抖,一边穿一边说道:“好好!不惹你们夫妻两个了!”

        好在没多久,派出去的两人回来了,手里拿着松油火把,说是前面两里地有一农户。

        有了火把照路,两里地也不算远,李炳琮立刻按排那两人带路。

        宋珩把傅芸背了起来,青萝哆哆嗦嗦掉在了最后面,她脚上只有一只鞋,在水里乱蹬的时候掉了一只,才走了几步路,细白的脚踝便被路边的荆棘划伤,疼得她又摔了一跤。

        李炳琮见状,索性走过来,将她打横抗在了肩上。

        青萝惊呼一声,挣扎道:“啊……世子爷,快放奴婢下来!”

        李炳琮道:“别喊了!能让爷背你,是你的造化,喊什么?放你下来,你能走过去吗?”

        青萝立刻闭了嘴,又是羞耻,又是委屈,又是无奈。

        此时傅芸也没别的办法,只得劝青萝,“你就让他背着吧,只当他是匹马,或者是头驴!”

        李炳琮本想就势说几句荤话,又怕惹了宋珩不高兴,这家伙心思太阴,还是少惹他的好,便哼哼两下,忍着道:“好好!本世子爷此次就给你们当马做驴,行了吧?”

        可能是实在太冷,激发了人的身体潜能,一行人只走了不到两刻钟的功会,就到了那处农户人家。

        三间土坯房子,上面盖的茅草,有两间还在漏雨。那农户看到来了这么一大群拿着大刀,浑身湿透了的男人,吓得赶紧把自己歇的正屋让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