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草根律师也有春天在线阅读 - 第394章 找上门的客户

第394章 找上门的客户

        这一天,王川一边用手擦着汗一边往所里走,一进门正好碰到王大姐。

        “出去开庭了?”王大姐热情的打招呼道。

        “去了趟一中院,一个二审的案子谈话。”王川道。

        王川胸部和后背的汗水早已将他的衬衣浸湿,律所内空调给的很足,阵阵凉气袭来,衬衣粘在他的身上,感觉很不舒服,看起来也不雅观。

        “王大姐,我去清洗下,一会儿咱们再聊哈。”说着,王川向里面就走。

        “快去吧,擦擦汗!”王川身后传来了王大姐的声音。

        王川急急忙忙的走到工位旁,放下公文包后拿着一块小毛巾去了卫生间。王川最怕夏天,一到夏天热汗不断,迫不得已王川一入夏便会准备一块小毛巾,专门擦汗使用。

        他从卫生间走出来时,身上清爽了很多,在空调的作用下很快衣服便干了。此时的王川坐在工位上喝了一口早上沏的茶水,心里舒坦了不少。

        “王律,恭喜啊!你打算瞒我们到什么时候?”对面的杜文慧站起身冲他微笑道。

        “恭喜什么?我瞒你们什么啦?”王川一楞,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

        “你去年做的一个竞业限制的案子被高院列入了典型案例。你不知道?”杜文慧惊讶道。

        “哦,就这事啊!我还以为怎么了呢,这算什么喜事啊!”王川恍然大悟道。

        “别看咱们王律师职业年限不过两年多,但是他做的案子差不多年年会被纳入典型案例,不是最高院的就是高院的,这对王律已经不稀奇了!”王大姐走过来嘻嘻哈哈道。

        王大姐一席话说的王川有些不好意思,他腼腆一笑。

        众人正在说笑之时,王川的手机响了。

        “您好,您是那位?”王川问道。

        “您是王律师吗?”手机中传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是啊!您有什么事吗?”王川问道。

        “王律师,我想向您咨询下法律问题。您方便吗?”对方问道。

        “方便,不过最好能面谈,您把材料都带上。咨询收费您能接受吗?”王川道。

        “可以,多少钱一个小时?”对方问道。

        “一百元一个小时。不到一个小时按照一个小时计算。”王川报价道。

        好,没问题。您是在石景山吗?我在网上看到了您的信息,律所地址是不是石景山……。”对方道。

        “对,您过来吧,我正好在所里。”王川跟对方确认了地址后,说道。

        “好,我一会儿就到。”对方说完,挂断了手机。

        “王律,可以啊!这么快就有案子上门了!”郝仁元在一旁笑道。

        “估计是网上看到我信息找过来的,收费高不了。赚点零花钱而已!”王川自嘲道。

        “也是,我去年在法律网站上注册后,一共也没接到几个案子,也就赚点零花钱。”郝仁元道。

        下午三点多,一位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走进了律所的会议室。

        “王律师您好,我叫周正。我想跟您咨询下竞业限制的问题。这是我的劳动仲裁裁决书,这是法院开庭通知书,材料都在这儿了。”金丝眼镜男人一边说,一边将案卷材料递给了王川。

        眼前的周正看起来像是个高级知识分子,很儒雅,很有气质,却又带着一丝威严。不像是一般公司职员。

        “您想咨询什么?麻烦您说详细些!”王川接过案卷材料,看了一眼周正道。说完,他翻起了案卷材料。

        “自我介绍下,我是帝都一家科技公司的总经理,去年十月份时因为我的经营理念与公司大老板不一致,最后我离开了公司。

        在离职时,我与公司签署了一份竞业限制协议。约定自我离职之日起十二个月内不得到竞品公司任职,公司按照我在职时工资的百分之五十按月支付补偿金。

        后来,有个朋友请我帮忙,我这人书读了不少,但是法律意识淡薄,禁不住朋友三句好话,就去了他们公司做执行副总。

        实话实说,我当时心存侥幸,觉着都过去好几个月了再有半年就期限届满了,老东家不会知道这事。

        后来也不知道我的老东家是从哪知道了我的事,给我发了一份律师函,要我履行竞业禁止义务。我接到律师函就从朋友公司退了出来。

        但是后来还是被老东家给仲裁了,按照协议约定我要按照补偿款的双倍支付违约金,并且要求我继续履行竞业禁止义务十二个月。”周正道。

        “我看劳动仲裁的裁决书上写着要您支付违约金四十八万,怎么这么高?”王川抬起头看向周正。

        “竞业限制协议上约定的补偿款是一个月两万元,我原来的工资平均下来一个月有四万元。所以违约金很高。”周正道。

        “您在您朋友公司工作了多久?对于违反竞业禁止这事,您认吗?”听完周正的话,王川心中一惊,对方一个月的补偿款是自己好几个月的工资啊!

        “这事我认。我前后一共在我朋友公司干了有三个月,有工资发放记录。谁叫我违约了呢,但是我觉得违约金有点高。

        另外,竞业限制协议中有一条我特别不理解,他们要我再履行十二个月的竞业限制。”周正皱着眉头道。

        “嗯,我个人认为,裁决您支付的违约金确实有点高。我认为应该按照您违反竞业禁止的期限计算违约金,最多计算三个月的违约金,不应按照十二个月计算违约金。

        另外,您刚才说有一个条款不理解,您是指那条?”王川找出了竞业限制协议。

        “就是第4.5条,……在本协议履行过程中,如发生争议而提起仲裁及诉讼的,则前述竞业限制期限应扣除仲裁和诉讼的审理期限;即竞业限制期限在扣除仲裁和诉讼审理的期限后,不应短于本协议约定的竞业限制月数。

        就是这条,按照公司的说法,协议上约定了十二个月的竞业禁止期限,如果诉讼和仲裁这段时间不算的话,等于我要多履行好几个月的竞业限制期限。”周正一脸的气愤,看向王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