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大炎不良人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释劫VS燕昊天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释劫VS燕昊天

        燕昊天和释劫的战斗还在继续。

        燕昊天先手撕金刚法相之后,又团灭了十八罗汉,战力可谓是达到了巅峰。

        此刻,燕昊天也召唤出自己的法相,一个三头千手的佛像法相。

        佛像无相,燕昊天就站在佛像之前,以超然之姿,横亘在天地之间,跟释劫的巨脸对视着。

        释劫也不再只是巨脸,他也显露出真身,一个垂垂老矣的老叟,身着大红色袈裟,光头,佩戴佛珠,手持一根禅杖,在其身后是一个满身红光,巍峨无比的红色佛像。

        释劫的法相,是众生相,面容不断的变幻着,但不管怎么变,都跟释劫有几分相似。

        在这两尊法相面前,释劫和燕昊天本人,都显得格外的渺小。

        不管是前不久才出世的昆仑巨人,还是沙朝的石巨人,在他们面前,都是弟弟。

        此刻,两尊法相正在角力,而燕昊天和释劫则相对而坐。

        释劫盘坐于空,看着燕昊天,眼神复杂。

        释劫认识眼前这个男人。

        他修佛一千三百余年,从一个寂寂无名的小沙弥,一步步走到悬空寺首座的位置,没人知道他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

        在这漫长的岁月当中,他亲眼见识过无数人。

        这些人,或为了成佛,或为了修行,或为了权利,在众生之间,不断的挣扎着,奋斗着。

        有人成功了,有人陨落了,有人还在苦苦坚持着,而有人则选择了放弃,他也属于其中的一员。

        相对于其他人,释劫是幸运的。

        他的天赋、资质和悟性,都不是最好的,当然也不是最差的,跟大多数僧人一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苦修,期待着自己可以证道成佛。

        然而,在漫长的修行之中,整整三百年的时间,他也不过是超凡境修士而已。

        三百年的苦修,已经是他能达到的顶点了,不可能再进一步,而他的寿命,也在这期间,逐渐消逝。

        跟大多数苦修一样,他不甘心就这么止步于此,于是,他选择了下山历练。

        在这期间,他认识了燕昊天的先祖。

        当时的燕昊天先祖,也不过是一个寂寂无名的小辈而已,挣扎在生与死的边境线上。

        可能是看到他,就想到了曾经的自己,也可能是他看出了此人的不俗,只是缺乏一个机遇,于是,他给燕昊天这个机遇。

        果然,在他的点拨和帮助之下,这个寂寂无名的小辈,在之后的几十年里,修为突飞猛进,实力大增,很快出名,也很快上位,最终成为了极西王朝炙手可热的人物。

        而他呢?

        他还是游历四方,寻找自己的机缘,希望可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他寻到了自己的机遇,遇到了悄无声息降临世间的天劫。

        当时的天劫,正在寻找合适的分身,释劫不知道为何,被祂选中,成为了天劫分身。

        释劫得到了他想要的,但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寻到了机缘,他重新回到悬空寺,开始闭关。

        修为从超凡境一路跌境,一直跌落到九品,然后又重修回来,接着又跌境。

        如此反复,在来回跌境重修五次之后,释劫终于不在跌境重新,因为他已经达到了极限,如果再跌境,他就再也无法重修了。

        五次跌境重修,算是勉强达到了成为分身的资格,他的修为境界,更是从超凡境一路破境,跻身知道境,证道境,再到入圣境。

        然而,这个入圣境已经是他的极限。

        在跻身为入圣境之后,他出关了,开启了他的时代,以超强境界,横扫整个悬空寺,成为了悬空寺首座。

        在得到利益的同时,终究还是付出一些东西的。

        成为天劫分身的那段时间,释劫做了很多事情,选拔了很多人,他在布局,准确来说,是祂在布局。

        其中,他曾经无意间帮助的燕昊天先祖,就是一枚重要的棋子。

        在他成为悬空寺首座的时候,燕昊天先祖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极西王朝的国师,虽然他不是悬空寺方丈,可他手上的权利,已经等同于方丈。

        燕昊天先祖从释劫这里得到了他想要的,但在得到的同时,也要付出代价的。

        释菩提一家,家族鼎盛,子嗣众多,单单其先祖,就生育了几十个儿子,可这些儿子,除了其中一个接替了他之外,剩下的儿子都陆陆续续的夭折了。

        在那之后,近千年的时间,极西王朝国师一家,有一个众所周知的秘密,家主的子嗣众多,但最终能活下来的,往往只有一个,其他兄弟,都会在老家主退位之前夭折。

        他们是真的夭折吗?

        当然不是,他们成为了某个人续命的‘丹药’!

        其实,释劫的寿命,只有不到五百年,但他却足足活了一千三百年,之所以能活这么久,除了他是天劫分身,得到了天劫的馈赠之外,更多的原因,还是他在掠夺其他人的性命,为自己续命。

        释菩提一家,那些夭折的家主儿子,就是他的丹药和鼎炉。

        人生就是这样,在你为了心中的欲望,而开始不断攫取和掠夺的时候,也会被很高的存在掠夺。

        极西王朝的国师,之所以能成为国师,是因为释劫的庇护,如果释劫不在了,那释家现在拥有的一切,都会成为过去,被他人取代。

        即便释劫还在,如果释家不听话,换个人来当国师也是一样的。

        因此,释家在享受权利的同时,也要承受巨大的代价,但这个代价还是可以接受的。

        释家历代家主不好过,释劫本人也不好过,在他选择成为分身的那一刻,他就是一个傀儡,他的寿命在遇到天劫的那一刻,就已经被攫取一空,想要活着,就得不断从他人身上攫取。

        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靠着掠夺他人,释劫成功的活到了现在。

        但,自从一百多年前,孙曦圣的崛起和到来,既打乱了他的计划,也改变了他的计划。

        他被抛弃了!

        他所有的潜能都被榨干,所有的价值都被利用完毕,一个没有利用价值的人,跟废物有什么区别,但他还是靠着释家的不断输血,苟延残喘的活着。

        然而,他这么多年的所作所为,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悬空寺的人对他不满,极西王朝的人也对他不满,但他是天劫分身,有这个光环存在,还没有敢动他。

        孙曦圣打乱了他的计划,让他的光环出现了破绽,当孙曦圣失踪之后,他十分的兴奋,发起了东征计划。

        可惜,他低估了中洲势力的强大。

        尤其是当姜三甲出世之后,他更是被对方打掉了头顶的光环,他被抛弃的真相,已经人尽皆知。

        但,那时候的他,只是疑似被抛弃,没人能够证明这一点,只要他不承认,那他的光环就还在。

        可惜,在二十年前,那个女人的出现,彻底击碎了他的光环。

        一个趴在悬空寺、极西王朝身上吸血上千年的人,当他的牙齿掉落的时候,就是遭遇反扑和围攻的时候。

        现如今,他虽然还是悬空寺的首座,可只是空有名头,没有实权,现在的他,还不如一颗棋子,而事实上,他就是一个棋子,严格来说,现在的他是一颗弃子。

        导致他变成现在这副模样的,除了孙曦圣、姜三甲和那个女人之外,释家的背刺也十分关键。

        燕昊天当年为何被抛弃?

        当真是因为他毫无慧根,身体残缺吗?

        当然不是,燕昊天有慧根,而且极好,身体也不曾残缺,本来是他延续寿命最佳的鼎炉,可释天龙却亲手毁掉了他。

        二十年前,这个被自己遗忘的蝼蚁,趁着那个女人的到来,居然带着三千佛徒归来,企图推翻他。

        可笑,可笑至极!

        一个天才,当他被剥夺了一切之后,就是一个废物,即便他再次崛起,终究还是一个废物。

        三千佛徒又如何,现如今,他们还不是被钉死在悬空寺的路旁。

        从那个时候开始,释劫就下定决心,他一定要亲手宰了燕昊天,而今天就是他的机会。

        “燕昊天,你终究还是背叛了悬空寺。”释劫看着燕昊天,一副大失所望的表情说道。

        “背叛?”

        燕昊天摇摇头道:“是你背叛了悬空寺。”

        “我背叛?哈哈哈......”

        释劫疯狂大笑道:“无知小儿,你可知道,若是没有我,悬空寺能达到现在的高度吗?”

        “若是没有我,在千年之前,极西之地就被李不知给打没了。”

        “若是没有我,悬空寺这些年,怎么可能有那么多人成佛,”

        “若是没有我,你释家不过是一个随时都可能被踩死的蝼蚁,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成为王朝国师家族。”

        “我背叛?是我救了悬空寺,救了极西王朝,是悬空寺背叛了我,是极西王朝背叛了我,是你们背叛了我,你们才是最大的叛徒。”

        释劫咬牙切齿的说完最后一句话,他的表情变得狰狞而扭曲起来。

        然而,燕昊天却表情平淡道:“你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天劫给予的,没有天劫,你什么都不是。”

        “哈哈!”

        释劫大笑一声道:“即便没有祂,我依旧可以。”

        “呵呵!”

        燕昊天嗤笑一声道:“是吗?你方才说的一切,真的是你做的吗?如果不是天劫,在数百年之前,你就死了吧,你知道天劫为何抛弃你吗?”

        “因为我已经不需要祂的帮助了。”

        “呵呵!”

        燕昊天就好像看白痴一样看着释劫。

        没有言语,单单只是一个眼神,就让释劫暴怒无比。

        燕昊天的话,直击释劫的内心。

        他不愿意承认燕昊天说的真相,在那一千多年的时间里,释劫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天劫,他就是天劫,他是无所不能的神,是至高佛,跟天道是一个级别的存在。

        尤其是在他打败李不知和姜小白之后,他对此深信不疑。

        然而,他又不得不承认,他拥有的一切都是天劫给予的,离开了天劫,他真的什么都不是,因此,在多年前,他就萌生了一个想法,一个大胆而疯狂的想法,他要取代天劫,成为天劫。

        为此,他做了很多准备。

        可惜,还不等他展开行动,他就被天劫抛弃了。

        天劫似乎并没有识破他的计划,不但没有杀他,还在临走时,赋予了他超强的修为,半步不可言说巅峰的修为,有了这个修为,即便失去了天劫分身的身份,他依旧是无敌的存在。

        悬空寺的围攻,极西王朝的反扑,释家的背刺,确实让他十分难受,有些手忙脚乱,但他并不在乎,也不在意,在释劫看来,所有的阴谋诡计,所有的围攻,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土鸡瓦狗。

        但他也并不是完全不在意,他想要得到更多,想要重回巅峰,就需要证明自己。

        当他得知燕昊天居然证道成佛了,他第一时间就赶来了,杀掉一个半步不可言水巅峰的存在,就是他最好的证明,只有这样,他才能向所有人证明,即便没有天劫,他依旧是最强的。

        事实也确实如此,释劫很强,即便燕昊天精心挑选了开战地点,占据了天时地利,在面对释劫的时候,还是倍感吃力。

        在外人看来,他手撕了金刚,又团灭了十八罗汉,看似很强,几乎是压着释劫打,可燕昊天的情况,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眼前的释劫,不过是他的分身而已,他的本体并没有来。

        一个分身就打的燕昊天如此吃力,如果其本体前来,又该是何等的强大啊。

        “你的后手呢?精心准备了这么久,不可能没有安排后手,拿出来吧,不然的话,你就要死了。”

        刚才还异常暴怒的释劫,突然平静下来,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他伪装的一般。

        在二人说话期间,燕昊天的法相,已经落入下风,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

        三头千手的佛像,此刻两个脑袋已经被打爆了,千手也被释劫的法相,撕扯的七七八八,庞大的身躯之上,很多地方都凹陷下去了,有些地方更是出现了裂纹。

        如果燕昊天还不使出全力,没有其他后手的话,燕昊天真的可能会被释劫给打死。

        然而,面对释劫的挑衅,燕昊天表情平淡,他甚至都没有去看头顶交锋的法相。

        但,释劫还是看出来了,看似平淡的燕昊天,其实此刻非常的不好受,他的气息已经紊乱,脸色愈发的苍白,面容也逐渐变得老态起来,甚至可以看到他脸上的老人斑。

        “我确实还有后手,不过,不是给你准备的。”

        “哦?”

        释劫眉头一挑,饶有兴趣的看着燕昊天,说道:“那你是给谁准备的?给悬空寺其他几个老不死准备的吗?”

        不等燕昊天回答,释劫就摇摇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就想多了,除了我,其他几个老不死的不敢出来,他们只要敢动,南陀山的那几个老不死也会动的。”

        燕昊天点点头道:“我没打算动他们,他们自然有人对付。”

        “哦?那你的后手是给谁准备的?难道是给我的本体吗?”

        燕昊天摇摇头道:“你还不配。”

        (°ー°〃)

        “哈哈......”

        释劫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靠着旁门左道的手段成佛,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小子,你还太嫩了。”

        然而,下一秒,燕昊天的话就让释劫脸色大变。

        “你的本体不会来,你不敢动,以前多年的岁月,让你的本体变得腐朽不堪,你不敢离开悬空寺,因为你只要离开,就会死,而你的本体也不用我出手,自然有人对付你的本体。”

        此话一出,释劫脸色大变,他盯着燕昊天,沉默良久,缓缓问道:“你到底是谁的人?”

        “你猜!”

        释劫脸色变得阴沉起来。

        他盯着燕昊天看了一会儿,然后低下头,看向悬空山山巅上的许一凡一行人,眯起眼睛道:“你是天道的人?”

        然而,他在说完之后,又自顾自的摇摇头道:“你不是天道的人,天道的人我见过,你身上虽然有祂的气息,但只有一点点,难道你是天劫的人?”

        此话一出,释劫的脸色再次变得难看起来、

        但他盯着燕昊天看了一会儿,又摇摇头道:“不对,你不可能是天劫的人,难道你是零的人?”

        “呵呵!”

        燕昊天闻言,似笑非笑的看着释劫。

        “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你绝对不可能是零的人,零已经被分尸了,祂即便还活着,也被中洲的人封印着,你不可能是祂的人。”

        燕昊天却笑着说道:“你只是被天劫抛弃的弃子而已,你能知道什么,天劫当年也不过是零的复制品而已,你太低估零了,你以为当年天劫为何抛弃你?你以为天劫真的不知道你的计划吗?无知,愚蠢!”

        “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世界再次怒吼道。

        然而,燕昊天却没有理会释劫,而是站起身,转过头,看向天空某处,咧嘴一笑道:“零,让我向你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