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我成了玩家眼中的bug在线阅读 - 第040章 星空下

第040章 星空下

        若是这话让昭武姬听到的话,宋星必定会引来对方一阵白眼。

        什么叫做不算丑?

        难道还能有人,比她好看的?

        只是昭武姬并未听到宋星的言论,宋星也只是对高水寒提出一种可能性而已。

        宋星的建议很简单,就是希望高水寒能够通过昭武姬,在未来与安西境内的昭武九姓取得联系,建立联盟关系,助力其在安西建立一个强有力的势力。

        而一旦以昭武九姓为起点开始,势必会有更多的部落族群相仿。

        届时安西的局面将会大有改善。

        就在宋星和高水寒探讨可行性的时候。

        正在和侍女们收拾被褥的昭武姬,也在悄无声息的观察着不远处的那个男人。

        侍女将正在晒在太阳下的一床被褥翻了个面,随后凑到昭武姬的耳边。

        “您真的不准备离开这里了吗?”

        昭武姬闻声收回注意,小声道:“他们不会放我们走的。”

        “可真要长留此地了吗?”

        昭武姬笑道:“这几年安西军虽偶有征伐,但都是小打小闹,我相信,安西军不会一直安于现状,而是在谋划着重现大唐高宗时期的荣光。”

        “您觉得这个大唐将军,会帮助我们?”

        昭武姬脸上的笑容,更加的自信起来。

        她默默抬头,正好迎着不远处高水寒投过来的视线。

        “只要他还是个男人,便一定会帮我们!”

        ……

        “火长,这个方向真的会有盗匪吗?”

        荒野上,一行十一骑,沉默的向着西北方向警戒前行。

        一名骑兵,驱马到了火长尚罗利的身边,小声询问着。

        正在观察着前方地形环境的尚罗利收回注意,将脸上蒙着的面纱提了提:“前方应当有背阴的地方,到了后稍作休整,补充食物和饮水。”

        他没有回答手下人的问题。

        因为在尚罗利看来,既然高水寒让他往这个方向寻找,那必定是能找到的。

        至于到现在都未曾找到,那只是因为自己还没有找到。

        自从出了营地所在的盆地之后,道路就变得很难走,即便他们有马,也走的很是缓慢。

        直到黑夜降临,尚罗利才带着人找到一处适合宿营的地方。

        火焰将从隔壁荒野上收集来的枯枝朽木点燃,为众人带来了一丝温暖。

        队伍配备的铁壶里,水和肉干、干菜、麦粒混合在一起煮熟。

        吃完了食物,感受着热量从腹腔传递到整个身体,尚罗利双手环抱在胸前,裹着长枪斜靠在石块上。

        “老曹牲口!这会儿肯定又在耍流氓!”

        “……”

        尚罗利抬头看了一眼星空,目光中闪过一抹莫名的亮光。

        “回去后,某是不是也该找一个?”

        “……”

        ……

        璀璨的星光,将温柔的光芒洒在人间大地上。

        安西都护府治所龟兹城。

        副都护高府。

        如今的高府,显得愈发的僻静,再也不显往日的热闹。

        年轻的门房伙计叹着气看向府门外面空荡荡的街道,将两盏灯笼挂在府上,转身将府门合上,未曾像以前一样将府门上栓,只是虚掩着,便走进一旁的门房里面合衣靠在踏上闭眼休息着。

        若是小郎君回来,就能直接推开府门回家了。

        总是给自己偷偷塞鸡腿的福叔,已经好久没给自己鸡腿了。门房伙计双手紧紧的裹在一起,想着想着就带着倦意进入梦乡。

        府内。

        高母今天再一次发泄了一通,让郎君阴沉着的脸都快要滴下墨水来。

        骂累了的高母,在婢女们的伺候下,皱眉入眠。

        “这几日都去哪了?”

        府上书房里,高仙芝站在一方书桌前。

        书桌是他当初特意花重金买回来的,整张檀木拼接的书桌,却是看不见一条拼接的缝隙。

        书桌后面的椅子上,有一道淡淡的痕迹。

        这是他当初生怒之下,一鞭子抽在上面的。

        而当时这把椅子上,坐着倔强不愿读书的高水寒。

        这个书房,也并非是他这位安西军副都护的,而是高水寒的。

        高仙芝注视着这些他亲手布置的书房物件,眼中带着一丝疲倦。

        在他的身后,一系红袍铁甲的高玉暖,静静的站立着。

        听到父亲问话。

        高玉暖微微抬头,目光闪烁着:“去了至拔州、天马州、故墨州……”

        三州皆在葱岭以西,离安西数百里之遥,如今也几乎都不在安西军的掌控下,被诸国统治,只是与大唐还有联系,是为番邦依附。

        “都到了故墨州了?”高仙芝微微闭眼。

        身为安西军副都护,整个西域的地形时时刻刻装在他的脑袋里面,提到一处地名,他便能立马想到这些地方的具体位置。

        只是他沉吟着开口后,便再无动静。

        高玉暖皱着眉,抿着嘴,秀眉红唇下带着一丝忧愁。

        “阿耶……那边都没有阿弟的消息……”

        看着父亲的肩膀微微一动,高玉暖叹气道:“不过女儿已经与这些地方的国主叮嘱过,一旦发现阿弟的踪迹,便要他们将其缉拿,通知我们过去。”

        高仙芝的脚步动了。

        他缓缓的走到了那张椅子前,缓缓坐下,双手放在书桌上,掌心贴着桌面缓缓的移动着。

        “玉暖,你观这些番邦国主,如今对大唐是何态度?”

        高仙芝似乎并不是在意自己那离家出走,至今了无音讯的儿子,而是分析着西域目前的形式。

        高玉暖瞪大双眼,仔仔细细的注视着父亲,随后才又开口:“番邦……朝中如今的作为,似乎让不少人有些……”

        “他们有异议?”高仙芝的手指开始敲击桌面,目光幽幽的看着巾帼须眉的女儿。

        高玉暖长于军务,自是熟稔西域形式,开口道:“更西边有大国,对他们有所觊觎,似乎给了不少压力……”

        “哼!”

        高仙芝冷哼一声,眉目之间浮出一抹杀气:“若朝中再出五万兵马,本将便轻率大军,西征诸国,以雷霆天威,昭示大唐国威!”

        这个爹,似乎更关注于江山社稷。

        高玉暖向前一步:“阿耶……您说是不是该往河西那边找找?”

        自家阿弟是个怎样的人,高玉暖心知肚明。

        这就不是一个会往西边那等危险地方去的人,嘴上说是要建功立业,不过是因为不愿意读书而已。

        所以,最有可能去的地方就是往关内走,去河西,甚至现在都已经跑到长安城去看那盛世景象了。

        按照高玉暖的心思,自家就是十足的将门,又何必要阿弟读那些书。

        读了书,就能让敌人投降?

        再说了,有阿耶这位安西大将在,朝廷当真会让阿弟进入朝堂,身居高位吗?

        高仙芝却是用手指重重的敲了一下桌面。

        最后看向高玉暖:“某说过,最近收收心,你要和外面的人一起,配合封常清,将商路上的盗匪们清理一下。盗匪为祸一方,商贾便不愿前来,他们不来,安西军如何获取粮草物资,这是头等大事,你莫要因小失大!”

        高玉暖猛的抬头。

        看着父亲。

        欲言又止,最后却只能是叹息一声,恭敬领命。

        “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