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从机械猎人开始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三赢

第四十一章 三赢

        高工来到了电缆部落最后的一处所在。

        首先引入眼帘的,便是一座看上去颇为先进的试验室。

        实验室的后面,是一座三层楼的员工宿舍,不过如今已经被改造成大长老的别墅。

        而别墅左侧是一座神庙,拜的不知是哪路野神,右边则堆积着很多打包好的物资,看的出来,那位大长老是已经做好跑路的准备了。

        高工将目光落在神庙之中,那里传来一种强烈的危险感。

        他眯了眯眼,直接走了进去。

        一个男人的上半身挂在门口,他的手指死死扣在门槛上,因为用力过度,导致指甲崩裂。

        而他的下半身,则被密密麻麻的神经线路取代,神经线上,一个个树突结构鼓起,像是一个个小瘤子。

        而当高工将目光落在‘瘤子’上时,这玩意肉眼可见的抖了几下,然后炸了开来,炸出一团胶质液体。

        “这么敏感,敏感肌么。”

        高工吐槽了句,这个男人他认识,大长老儿子赵易,除了孟多之外的部落第一战士,五大属性都达到10点,在畸变的情况下,力量能暴胀一半。

        单论属性,这家伙只比前任的‘双花红棍’差上一点,哪怕在机械猎人群体中,也是个精英模板。

        不过对于如今的高工来说,也不够看就是了。

        跨过这家伙,高工便看到越来越多的神经线,像电缆一样从神坛之中蔓延而出。

        ‘树突’也越来越大,有的甚至能清晰看到里面的‘人形’。

        高工走到神坛面前,一脚将内门踹开,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水池大的营养液槽。

        韩教授浑身赤裸的躺在里面。

        而在营养液槽之中,还有一种生物。

        缸中之脑!

        ‘缸中之脑’并不是一个超大号的脑花,它的外形更接近于一条透明色的章鱼,数百条触手缓缓转动着,大的有十来米,小的不过两三厘米,正绕着韩教授缓缓转动着。

        而章鱼的吸盘部位,则被一个个蓝色光点取代,形成一个超大的蓝光漩涡,看上去充满了神秘与梦幻。

        此刻,随着触手蠕动,这些蓝色光点正照射在韩教授的身上,让他的肤色、骨骼也变的透明起来,只有体内的神经丛不断被点亮。

        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张人形的神经网络。

        韩教授的头发被剃了个干净,取而代之的是一根根小指粗的神经束,密集分布在前额叶、后额叶、顶叶,也就是前后脑勺。

        整体看上去就像是一款莫西干发型的脏辫。

        还特么挺潮。

        “老夫聊发少女狂么,教授,你这次真的差点没把小妇女给弄死。”

        水中,韩教授缓缓睁开双眼,只不过眼神无神;此刻,他的全部脑力都集中在前额叶中,那里负责的是精神功能,至于其它的脑部系统,都处于停机状态。

        眼皮之所以睁开,只是眼部神经的条件反射。

        任务给了他三个选项,干掉韩教授、杀死缸中之脑,以及解救韩教授。

        三项其实都不容易。

        因为干掉韩教授,就意味着要对抗一位感知超过40,而且掌握一部分‘缸中之脑’力量的精神系boss。

        而杀死缸中之脑,便意味着要帮助韩教授成为新的‘超级大脑’,对方领不领情且不说,光是‘缸中之脑’临死前的几下aoe,就足够让高工死上好几次了。

        如果高工上一世不是捏脸界的大师,虚拟世界的主宰,任务根本不可能做的那么轻松。

        先是故意被吸入脑中。

        然后让黄元莉‘重启’系统。

        自己再借助‘紧箍圈’脱身。

        被顺着网线找来的韩教授,就像是出来接客的仿生妓女,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我该怎么对付你呢,教授,又或者说——缸中之脑?”

        高工看向透明章鱼,咧嘴一笑。

        “谈谈条件吧,我如果能帮你处理掉这个老男人,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缸中之脑’的触手依旧无意识的转着圈。

        “别装了,就算我现在杀掉韩教授,他的一部分人格也只会不可逆转的进入你的体内。”

        “你想一辈子留下这个老男人的东西吗?”

        沉默了片刻,营养槽突然荡起一圈的涟漪,然后一只透明的触手从水中探了出来,点在高工的手背上,掌背的一个神经节点亮起。

        ‘黄元莉’的声音在高工的脑中响起。

        “我应该信任你吗?人类。”

        “当然不应该。”

        高工坐在池子边上,笑呵呵的给对方算了笔账。

        “我帮你推演一下,最好的结局,便是你干掉韩教授,甩掉黄元莉,独立自主的活下来。”

        “当然,你也知道,韩教授做了那么多准备,要想一点东西都不留下,那不现实。”

        “第二种,便是你吞噬黄元莉,成为这具少女肉身的宿主,再怎么说,少女的脑花都比老头子的脑花要香,虽然都比不上猪脑花。”

        “但你真就甘心吗?好不容易从沉睡中复苏,这个世界有这么多强大的肉身,而你居然只能选择一具这么弱的碳基低级猿,而且胸还这么小。”

        “第三种可能,你的主体意识被韩教授毁灭,黄元莉成为新的缸中之脑。”

        “还有更坏的下场,韩教授将你吞噬,半点渣滓都不留。”

        “当然了,还有最后一种可能,便是被我欺骗,随机以上四种结局之一。”

        “但万一我要没骗你呢,毕竟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我能帮你们解决这个困境呢?”

        “告诉我,你的选择是什么?”

        ‘缸中之脑’再次沉默了下来,片刻后,一条足有三米长的触手从营养液中探出,像是某种高工以前画过的本子,一点点将他缠绕起来,那贴在皮肤上的精神节点一一亮了起来。

        一种难以言喻的清爽从高工的精神层面涌出。

        [你的躯干神经受到强化刺激,感知+1]

        [你的内脏神经受到强化刺激,感知+1]

        [你的脑灰质受到强化刺激,感知+1]

        [你的脑白质受到强化刺激,感知+1]

        高工正舒爽之中,那触手的尖端从他脑后绕过,轻轻的抚摸在后额叶上。

        一种特殊的精神波动从脑后传出。

        下一刻,杨教授版的电疗再一次从高工脑中爆出。

        神经层面纠缠在一起的‘缸中之脑’受到的电疗痛苦是高工的十倍。

        “呼——神清气爽,”高工龇牙咧嘴,“你小子刚刚是不是想要窃取我的想法。”

        透明触手抖了抖,居然传来一种不好意思的情绪。

        ‘果然——’

        没有孕育出智械危机的主脑ai、没有经历伦理重塑的泛意识主体、以及没有出过星球的土著领袖。

        人送外号,宇宙三傻。

        “这次就算了,下次不能这样了,捆绑继续。”

        ‘缸中之脑’的触手又伸了出来。

        [你的丘脑受到强化刺激,感知+1]

        [你的松果体受到强化刺激,感知+2]

        [你的人品-1]

        人品:3

        备注:用无知少女的肉身满足变态老男人的野望,用人类的奸诈去欺骗纯洁的意识生命,你的人品居然还有下降空间!

        高工翻了个白眼,没搭理系统。

        而在松果体强化过后,缸中之脑也陷入了疲惫状态,触手上的精神节点一闪一闪,宛如没有电的电灯泡。

        高工其实并没有欺骗对方,倒不是他足够诚信,事实上,如果现在他30级,他会立刻出手,将对方绑票当‘辅助脑’用。

        谁说‘生物电池’只能人类来做,意识生物一样可以!

        可别瞧不起人家!

        然而目前这个局面,帮‘缸中之脑’是唯一一个三赢的选择,黄元莉保住了脑花,而高工赢两次。

        只有韩教授受伤的世界达成了。

        高工摸出另一个‘紧箍圈’丢到池子里。

        “给韩教授戴起来,然后唤醒你体内的小妇女,让她用心灵感应去连接我和这个老头子,记住,是单向连接,可别搞错了!”

        黄元莉似乎做了一个漫长的梦,在这个梦中,她仿佛与整个拾荒城连接在一起,以一种很奇怪的视角扫遍整个城市。

        她那初窥门径的心灵感应在‘缸中之脑’的精神力量增幅下,强大的不可思议。

        而同时,她的感觉也渐渐冷漠,或许有一些好奇,但更多的,是一种混沌。

        没有感情的自己,让她自己很恐惧。

        然而很快,她就从海底又飘上来,就像是一具复活的尸体,浮到海面的同时,‘人’的感觉也涌了出来。

        “别楞着,听我说,我让你这么办……”

        高工的声音突然从天空响起。

        好半晌,黄元莉才回过神来,惊愕开口——她发现自己可以不用喉咙可以直接说话。

        “你是说,让我把你的痛苦转嫁给教授?”

        “没错,‘中枢神经直控圈’能产生电疗的效果,两个圈子就是两倍的痛苦。”

        “而‘缸中之脑’再用脑力催化一下,能达到十倍。”

        “十倍的电疗,足够让这老头子直接昏过去了,他一昏,就断掉了与‘缸中之脑’的连接,这只大章鱼就可以顺利将他排出体外。”

        “第二步,便是照葫芦画瓢,你用‘心灵感应’感应我的疼痛,缸中之脑会强化你的痛苦,让你昏过去,而你一昏,它就能彻底摆脱你。”

        “等等,万一我昏过去,这玩意把我吃了怎么办?”

        高工耸了耸肩,“那明年的今天便是你的忌日,我会给你上香的!”

        “你——”黄元莉感受到了久违的怒火。

        “放心吧,你这小胳膊小腿,那大章鱼是不会感兴趣的,”高工顿了顿,意味深长的道:“如果它真吃了你,便意味着它彻底占据你的肉身,那我会很轻松的干掉你,为你报仇。”

        黄元莉迟疑了下,咬牙道:“好,我配合你!”

        整个计划并不复杂,关键是信任,‘缸中之脑’很难信任人类,而黄元莉则只信任高工,韩教授就更不用说了,偏执到只相信自己。

        这是一个囚徒困境。

        而高工所做的,便是把囚徒的‘枪’拿到自己手上,然后逼迫她们三赢。

        没错,高工赢两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