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从艾尔登法环开始在线阅读 - 18.区区癫火(感谢白塔小仙人的打赏)

18.区区癫火(感谢白塔小仙人的打赏)

        “吼!”

        灭洛斯扬天长啸:“杀光所有人,玷污这个世界!”

        愤怒,诅咒世界,向黄金树宣泄自己的不满,这就是灭洛斯的心中所想。只要让所有人的赐福都变成“诅咒”,他就不再是异类,想必大家也都能过的“幸福”吧。

        那被双指压制着的恶念,在癫火的勾引下,完完全全的散发而出。

        他早些时候听说啜泣半岛出现了治不好的病症,便想到此一探究竟,希望能为他的诅咒温床提供帮助。

        反正也是病人,按照灭洛斯以往的经验,把那些得病的全杀光就好了。所以他从摩恩城主艾德格这边,得到病村的位置后,马不停蹄的赶过去。

        他丝毫未做调查,直接杀了进去,摩恩城的士兵想拦他,反而被他杀死。村民们受着癫火的煎熬,面对这尊杀神也不反抗,任由其屠杀。

        这正中癫火下怀。人失去生命的那一刻,正是癫火夺舍之时。灭洛斯发觉刚被他杀死的人,又站了起来,这回眼中喷吐黄色的火焰,将他团团围住。

        铺天盖地的癫火,将灭洛斯笼罩,他发出痛苦的哀嚎,能够感觉到脑子在被癫火侵占,即使是他的诅咒都难以抗衡。

        “你会是癫火之王吗?你有成王的器量吗?”一个男人在灭洛斯背后说道。他的脸上戴着一丝谄媚的微笑,眼窝里尽是乱窜的癫火——夏玻利利。

        夏玻利利看着被癫火压制,跪倒在地的灭洛斯,看了半晌默然摇头:“不行啊,不行啊。散发着恶臭的家伙,你毫无成王的资格。”

        “你没资格啊,没资格,所以你没资格。”

        “不过,或许能成为王的试金石。同我一起,等待能成为癫火之王的人到来吧,我会指引他打开那封印之地的,拥抱癫火焚烧一切。”

        灭洛斯慢慢的没了声响,只剩下粗重的喘息声,沉重的头盔下被遮蔽的脸庞,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

        在那之后,他就被关在教堂里等待着其他人的到来。

        说回赵肆。

        他整个人飞出去,摔进村民的尸体里,血染红了衣裳。灭洛斯扛着剑喘息,刚才的嘶吼使他需要恢复一下气力。

        灭洛斯的剑施展起来就是三板斧,不是抡、斩、就是劈。不需要什么技巧,以力取胜,实打实的一力降十会。

        再加上一身的板甲,实在可怕。

        对呀,记得灭洛斯好像是巨人来的?体型娇小的巨人?属于畸形或者先天不足吧,可那种怪力,真的很离谱啊。

        赵肆强忍着伤痛,从地上蹿了起来,右手多了一把短剑。

        灭洛斯也恢复好气息,双手握着剑旋转起来,这算是大剑的终极奥义——大风车。

        大剑在头顶和腰间旋转着,灭洛斯脚下踏步逼近赵肆,大有要将赵肆锯死的架势。

        眼瞅着灭洛斯逼近,赵肆左手取出一个油壶,丢到灭洛斯的脚下。灭洛斯一脚踩中,顿时滑到,赵肆紧接着丢出一只火焰壶。感谢圆桌厅堂的武备库,能让他找到这些好东西。

        火焰壶砸在灭洛斯的头上,登时燃起火焰,烧的灭洛斯嗷嗷怪叫满地打滚,压灭了火焰。

        趁这个空档,赵肆一剑刺进灭洛斯铠甲肩部的缝隙中,血顺着口子流了出来。

        赵肆与灭洛斯纠缠在一起,奋力压制着灭洛斯,饶是如此,灭洛斯的怪力也不是赵肆能够抗衡的。

        幸好先用火焰和短剑,消耗了灭洛斯的体力,短剑卡在肩膀,灭洛斯越是挣扎伤口越是严重,随着血液流出的更多,他的气力流失的也就更多。

        之前赵肆利用床帘恩泽的庇护硬抗一刀,疼痛激活行动能力强行向后跳,才以肩膀受伤为代价保住了性命。

        在这时候,他很是感谢这具身体的前主人,如此敏锐的战斗本能,想必前主人并非泛泛之辈。

        对于一个一点战斗经验都没有的人来说,能依靠“战斗记忆”这种玄学,使之在危难关头做出保命的反应,很是难得。

        看来黄金树转生系统,也不是一点优点都没有。

        “意识的上传、下载,还是有好处的。”赵肆不免发出感叹。

        危急关头,管不了是敌是友,还是抓紧时间接触威胁为妙。

        赵肆咬着牙说道:“有没有、有没有办法让他冷静点?”

        他是在询问手腕上的烧痕。

        回答他的是一股冰冷的感觉。这股冰冷从赵肆心底里升起,传导到灭洛斯身上,片刻后灭洛斯身上燃起诡异的火苗。

        那是冰蓝色包裹着黑气的火苗,一点温度没有反而异常冰冷,稍微燃烧片刻便消失不见。随着火苗消失,灭洛斯也停止了反抗。

        这时候巴格莱姆他们才赶过来,把灭洛斯沉重的身躯搬开,拉出了赵肆。

        海莲娜急忙施展恢复类的祷告,为赵肆治疗伤口恢复体力。

        赵肆从地上坐起来,看到了四周又有患病的村民围上来,空中只剩下火种的癫火呼一下又有扩大的趋势。

        “你们快把村民杀死,小心他们眼中的癫火。我去教堂里面,病原应该就在里面!”赵肆挣扎着起来,不等巴格莱姆说话,就闯进了教堂。

        巴格莱姆也没想到赵肆这么积极主动,连阿尔佩利希都想拦一下赵肆,却没拦住。

        因为赵肆心里明白,目前只有他是不怕癫火的。虽然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但是在处理癫火这事上,他来做是最好的。

        病原夏玻利利会有什么埋伏很难说,巴格莱姆要是贸然闯进去,搞不好中了埋伏也会发疯。赵肆可不想面对被癫火控制的巴格莱姆。

        赵肆刚冲进教堂,猛然被一个人抱住,一张平平无奇的大脸出现在他眼前,那人眼中的癫火狂乱的燃烧。

        他发出刺耳的嘶吼声,用眼睛对眼睛的方式,想要将癫火传染进赵肆的眼睛中。

        “呼”

        癫火涌入赵肆的眼睛,脆弱的眼球承受着烈火灼烧,那种疼痛感果然能把人折磨疯狂。赵肆同样发出吼声,是痛的,双手抓住对方的手腕想要甩开,却没想到那人手劲相当大。

        不,不是手劲大,是赵肆在癫火的影响下失去了本该有的力气,丝毫没有反抗能力,而巴格莱姆他们还在教堂外处理围上来的村民和他们的狗。

        人称狗薪王的大型犬,在感染癫火之后越发凶猛,巴格莱姆他们处理起来得加倍小心。

        总的来说就是没人能帮他。发狂扩散这项祷告,在奇袭的时候,可谓是效果奇佳。

        不过不用怕,还有烧痕在呢。赵肆也算是剑走偏锋了,自打知道烧痕能帮他处理癫火后,就特别想赌一把。

        俗称:作大死。

        他这么莽撞还有一层理由:想要逼出烧痕真正的主人。能够应对癫火的,不是与癫火同级别,就是比癫火还要高一级。

        “区区癫火。”动听的女人声音带着些许的轻蔑。

        带着黑气的冰蓝色冷火,顺着赵肆的眼窝反着燃烧回去,以癫火为燃料烧向偷袭者。

        “即使是癫火,也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