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从艾尔登法环开始在线阅读 - 33.推销(感谢鱼鱼没有疑问、死神fans、陈皮貘大12的月票)

33.推销(感谢鱼鱼没有疑问、死神fans、陈皮貘大12的月票)

        小教室在二楼,从地理位置上来说离杜鹃教堂比较近。但是很僻静,要在二楼走廊绕一个大圈才能进来,没有什么快捷的楼梯或者通道。要说捷径的话,走房顶、房檐爬窗户会更快一些。

        看来瑟濂这老三位也知道自己不怎么招人待见,所以挑了个偏僻位置。这房间里最有特点的就是有大块的结晶,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上面,反射出奇异的光灿。确实挺吸引人的。

        辉石是星星形成的琥珀,辉石魔法是在探索星星的生命。开采出的大块结晶,加工成辉石,制作成法杖,想想还带点小浪漫。可惜,赵肆学不来魔法。

        此时的赵肆在小桌子上展开他与托普斯的图纸,介绍给瑟濂他们三人看。

        “众所周知,魔法的起源在于星星,星星在天上。人想观察星星,太过于困难,尤其是现在拉塔恩将军封住了星星。”赵肆感觉自己特像个推销员。

        “而且,用人力探索星空,危险系数很高。虽然我知道三位肯定都有为魔法献身的奉献精神,但是我奉劝三位还是留着有用之身,为魔法的传承多尽一份力。”

        “当然,我知道你们的求知欲是控制不住的,所以我给三位准备了这个。”

        他抽出辉石计算机的图纸,展示给他们看:“正所谓一人智短,众人智长。变成星星种子虽然能够探索起源,但是你们想想变成那种状态之后,就算你们探索到了起源,又该如何与人分享呢?这对魔法的发展根本没有帮助啊。”

        在赵肆的观念里传承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偏偏有人爱干那种截胡断流的事。比如有些贵族专门有一些奇奇怪怪又复杂的词语,以此来与平民拉远距离,显示高贵,再将教育牢牢把在手中让下面的人不会读书写字,由此显得贵族更加厉害。

        这样好吗?这样不好。只会让一切变得如同一潭死水,没有新鲜活力,不贴近生活,最终消亡。

        魔法也是同理。探索起源,最后化身为星星种子,在外人看来可不是好事。从魔法师球护符的介绍可知,星星种子是学院的噩梦,被称为魔法师球,基本无法交流。也并非是起源派魔法师自身变化而成的,而是将很多魔法师聚集成球。

        其形象是个一人多高的巨大的球,能看到外面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揉在一起的辉石头罩。那只是辉石头罩吗?不,应该不是。这里面用了一种意向的表达手法,既辉石头罩代表了脑,进而代表了智慧。

        受到学院认可的魔法师,会被赐予辉石头罩。用辉石装点头罩,增加魔法师的智力,是有智慧的象征。而托普斯这种没头罩的,则是“失了智”的代表。

        星星种子还会结晶化,失去最后的“生命”。

        也不怪现在的魔法师看见星星种子就发毛,这玩意儿换谁看见心里都犯怵。

        所以这么做怎么看都是白费力气,除了前赴后继的消耗掉优秀魔法师的生命外,没见对魔法的传承和推广有什么明显帮助。

        “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懂得使用工具。”赵肆拍着图纸,“连野兽获得了智慧后,都知道用石头做工具。魔法师的智力一点都不低,干嘛要用人脑子去观想星空呢?宇宙浩瀚无垠,看见个什么星球爆炸、陨石群之类的觉得恐怖很正常。但是我们可以用工具来探索,隔着一面镜子看,危险就能好很多。”

        “这就是辉石计算机的作用。让这件工具代替你们的脑子,来帮你们探索起源,你们吃饭喝水睡觉都无所谓,它工作着就行了。”

        赵肆指着亚兹勒和卢瑟特:“两位大师就是聪明人,先一步把头盖骨和脑子换成了辉石。然后还有配套的辉石天文望远镜、辉石网络等等,能够让你们无时无刻的在保持安全的情况下,观测星空探索起源,绕过黄金树都不是梦。”

        赵肆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堆,托普斯站在一旁很尴尬。这种天马行空的幻想,在托普斯看来更加不切实际,比防御魔法还不靠谱。

        拿着图纸给三人展示的赵肆则不以为然,无论是工业程度还是其他水平,很明显交界地是不具备生产他说的这些东西的能力。但是那些都无所谓,这世界有神有魔法有祷告,如此超规格的东西,辉石都能当脑子用了,跳过那些现实的东西,一脚油门杀向神秘侧就完了。

        原理不重要,能用就行。

        瑟濂看了看两位大师,两位大师沉默不语没有一点反应。

        赵肆看着他们三人,感受着这安静地空气,小心翼翼的吞咽唾沫,心中祈祷着:他们一定要感兴趣啊!

        10秒,整整静止了10秒。

        这10秒钟对赵肆而言,犹如十年一般漫长,然后他看到亚兹勒的辉石脑袋好像闪了一下光。他揉揉眼睛怕是没看清楚,可紧接着卢瑟特的辉石脑袋也闪了下光。

        虽然微弱,但是赵肆的目力不错,还是捕捉到了微光。

        唰唰唰、嗡嗡嗡

        二人的辉石脑袋不停闪光,看起来像是在交流。

        ——在用意识沟通?

        赵肆有些吃惊。没想到这俩人都不用语言了,而是进化成更高效的意识交流,这恐怕是通过研究结晶人的微弱思绪搞出来的成果。

        正疑惑之间,感觉有个声音在脑海中响起,那是个略显苍老的男人声音:“我是亚兹勒。你刚才说的东西,可行性有多高?”

        赵肆听见这句话就觉得有戏,看向石柱状辉石脑袋的亚兹勒,说道:“工艺方面的话,辉石计算机应该跟你们现在这个辉石结构差不多。只要这一套能够成功做出来,就一定能达到我所说的效果。反正现在除了星星种子这一条路之外,你们二位也没什么好的探索方法,不如试一试。”

        “你自己做不出来这些东西吧。”瑟濂忽然说道。她还是正常的语言交流。

        赵肆也不隐瞒:“没错,只靠我和托普斯是做不出来的。所以需要帮助。”

        瑟濂声音显得有些低沉:“所以你是想利用我们?”

        “不不不,这是互惠互利。”赵肆急忙摇头,“这是一个好构思,但是需要有能力的人把它实现。这就像是一场投资,而且做出来的东西多半也是你们用,有什么不好的?”

        “这种话可说服不了我。”瑟濂的语气逐渐冰冷。

        “嗯……”赵肆一时语塞,看向了托普斯。他这一瞬间,有一种梦回校园被班主任训话的感觉。

        托普斯也很紧张,汗水把厚实的魔法长袍都打湿了,可他看到赵肆的眼神,最终还是鼓起勇气,拿出他制作的盾牌:“师、师姐,先别急着否定。你看,我想做出防御魔法,这几天在他的帮助下已经有些成果了。”

        面对托普斯的时候,瑟濂的语气居然有所缓和:“什么成果?”

        “能弹开辉石魔砾了!”托普斯晃着手中的盾牌,“你不信的话可以现场试验,这个人真的有些想法的。”

        看着激动地像个孩子的托普斯,瑟濂没直接回答,而是先跟两位大师简单交流了一下。

        片刻后,瑟濂说道:“那就在这里试吧。让他拿盾牌,我来施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