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从艾尔登法环开始在线阅读 - 42.逃跑计划

42.逃跑计划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赵肆像模像样的学习欧赫剑舞,然后缠着玛莲妮亚学习流水剑。

        玛莲妮亚在见识了欧赫剑舞之后,也觉得这是个奇妙的剑术。她从没想过剑士手中的剑,居然能像魔法师的魔法那样丢出去,还具备不俗的杀伤力。

        如此,欧赫剑舞成为了赵肆在流水剑之外的隐藏杀招。很少有人会想到,剑士会把手里的剑丢出去,还跟个钻头似的旋转,再回到手中。

        初次遇到这招的时候,饶是玛莲妮亚实战经验丰富,也差点吃个暗亏。

        赵肆在学剑术这方面,确实天赋不一般。艾隆梅尔都未想到,用气驱动武器这么抽象的概念,赵肆能够理解。

        他不知道的是,赵肆在练欧赫剑舞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剑仙的画面,意外与欧赫剑舞贴合。

        一样通则样样通,流水剑的消力他都搞得出来,他不相信搞不懂欧赫剑舞。

        交界地这地方本身就玄学,褪色者的身份更玄学。

        赵肆有一个“学不会欧赫剑舞怎么办”的针对计划,那就是假如跟着艾隆梅尔正常学不行的话,就想个办法弄死艾隆梅尔,然后靠追忆来学。

        灵火都能靠死之鸟的追忆掌握,更别说欧赫剑舞了。

        好在他入门了,而且还是用灵火入的门,这才让艾隆梅尔多活几天。

        用气操控剑,是抽象,但是用灵火可不抽象。本来他就会把灵火缠在武器上,然后再按照艾隆梅尔的教导,把灵火放出去,隔空操纵便有了像模像样的【灵火·欧赫剑舞】。

        这段时间可苦了玛雷玛雷。只因为自家女神整日被师弟缠着,让他与女神接触的机会越来越少,可又不好说什么。

        而且人家俩师姐师弟做的都是同门该做的事,他总不能拦着不让人家切磋练武吧。

        “恨啊,可恨啊,我为什么就没个好身体学剑术呢?”玛雷玛雷已不知多少次仰天长叹,抱怨黄金树的不公。

        这种时候,一般是海莲娜来开导他:“你看我还是个盲的呢,不也活的好好的。看开点啦。”

        “可是,可是我的女神……”这个慕残的玛雷玛雷,还真是对玛莲妮亚心心念念。

        海莲娜神秘兮兮地说道:“你没发现,昨天她对你笑了一下吗?”

        “哎?”玛雷玛雷愣住,很努力的回想。他无法确定海莲娜说的是不是真的,因为脑海中对于玛莲妮亚的记忆都是添加过恋爱滤镜的。

        他眼中的玛莲妮亚,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粉红色的心形泡泡。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精神,坚定地点头:“对,是对我笑了。”

        海莲娜拍拍玛雷玛雷的肩膀:“这就对了。距离产生美,你看你现在不缠着她,她反而对你有好感了是不是。训练完之后,递一块毛巾,送一杯温水。如此细致入微的温柔,才是女孩子喜欢的。”

        “好像是哦。”玛雷玛雷有些感动,没人教过他追女孩,都是自己盲目的瞎搞,现在想想海莲娜说的很有道理。

        “那你能帮我探探口风,看她对我有改观吗?”玛雷玛雷请求道。

        海莲娜很豪爽的答应下来:“没问题。我现在跟她可是好闺蜜!”

        玛雷玛雷不太懂“闺蜜”是“闺中密友”的简称,但是他通过这几天的观察,发觉海莲娜跟玛莲妮亚走的很近,玛莲妮亚也不排斥她,俩人时不时的还有肢体接触。比如拉个手啊挽胳膊什么的。

        “呜,我多希望是我拉着米莉亚女神大人。”

        每当看到这个画面,玛雷玛雷嘴唇都要咬破了。嫉妒啊,连同性都嫉妒啊!

        四下无人的时候,玛莲妮亚质问赵肆:“你到底有没有计划?”

        “有,现在只是温和一些的。要是玛雷玛雷还不开窍,我就得下点猛药了。”赵肆的脸颊被玛莲妮亚扯着,说话有些含糊不清。

        玛莲妮亚没用力,只是表达自己的不满之情。

        “那你倒是快点啊!”玛莲妮亚催促着。

        赵肆挣脱开,一个劲的点头:“快快快,这就快,我看火候也差不多了。我搞点小状况,推波助澜一把。”

        走的时候,他回头望向玛莲妮亚:“师姐,你现在有把我当亲师弟吗?”

        玛莲妮亚沉默片刻,才说道:“如果没有利益冲突的话,你就是我亲师弟。”

        这话说的很谨慎,赵肆毕竟还挂着个指头使者的身份,他日若对圣树体系下的米凯拉兄妹不利的话,玛莲妮亚一定毫不犹豫的挥刀砍杀赵肆。

        但是这句话也代表了玛莲妮亚的承诺,赵肆心里还是开心的:“叫一声师姐,一辈子都是师姐。同门相残的事,不会出现在咱们流水剑身上。”

        “但愿如此。”玛莲妮亚低着头说道。

        赵肆又试探性的问:“师姐,在处理完你和我的事之后,你能跟我去一趟王城吗?”

        “不可能。”玛莲妮亚摇头,“没有王的旨意,我不能随便进王城。”

        “那假如说是为了米凯拉和葛德文呢?”赵肆问道。

        “你知道些什么?指头知道些什么?”玛莲妮亚听到米凯拉,明显气势变得凌厉起来。敢威胁米凯拉的人,她都要杀死。

        赵肆叹口气:“不好说,但是等咱们去了魔法学院,应该就会有新的线索了。我想让你跟我一起去,不只是因为满月女王的能力,还因为可能会有对葛德文不利的事。而影响葛德文的事,不就会影响米凯拉吗?”

        “哥哥…确实与大哥关系很好。”玛莲妮亚拉近与赵肆的距离,“如果有什么危险或者阴谋你敢瞒着我的话……”

        不等她说完,赵肆先笑着说:“师姐放心,我要是真敢瞒你的话,一定把脑袋送给你砍。”

        对玛莲妮亚隐瞒,并没有好处。玛莲妮亚若是能成为介入阴谋之夜的一股力量,那赵肆就有了很硬的底牌。

        除玛莲妮亚之外,还有一个人可能会成为他的底牌。

        那就是在王城地下,被关押在弃置恶兆的监牢中,拥有“百相”被人嫌弃却依然心中充满爱的半神——蒙葛特。

        想让葛德文死的人是谁,尚不明了。但不想让葛德文死的人,清清楚楚。

        ——可惜,不知道怎么找弗尔桑克斯。要是有这条小龙王在的话,葛德文就更有保障了。

        赵肆感觉想的东西太多了,搞不好会掉头发谢顶。

        晚上,玛雷玛雷照例大摆酒席,这次还请了艾隆梅尔。这都是海莲娜的建议,她跟玛雷玛雷说:“你请艾隆梅尔来一起吃饭,跟米莉亚聊聊剑术的事,她一定会开心的。到时候再让艾隆梅尔说你几句好话,可比你自吹自擂管用。”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好像大家都有点不清醒,玛雷玛雷还趁机摸了一下玛莲妮亚的义手,这更让他心灵放飞如坠五里雾中,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艾隆梅尔也没想到玛莲妮亚确实是个剑术大家,稍微指点他几句便收益颇丰,再奉承几句欧赫剑舞便飘飘然。

        艾隆梅尔怎么回家的都没印象,到了家倒头便睡。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坏事了。

        “行刑剑…丢了……”

        艾隆梅尔啪啪抽自己俩大嘴巴,怕是宿醉不清醒,可翻遍了屋子都没找到那大的夸张的行刑剑。

        当玛雷玛雷得知此事的时候,整个人软倒在座椅上,差点昏过去,幸亏赵肆扶住了他。

        “丢了,丢了就去找。”赵肆关切的说道,“城主你先别着急。这样,你先别宣扬出去,要是有要砍头的事,先找个代替用具。我们去给你找,我们是外人,出城不会惊动其他人的。”

        “你们?”玛雷玛雷看看赵肆,又看看玛莲妮亚。

        “人多力量大啊。”赵肆语重心长,“做男人的怎么能放不开手呢?再说了,由我师姐出马,不是更放心吗?”

        “唉……”玛雷玛雷长叹一声,“只好如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