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从艾尔登法环开始在线阅读 - 74.恶兆

74.恶兆

        恶兆之子们将赵肆和葛瑞克送到了弃置恶兆的地底深处,再往前走就是恶兆大教堂。

        赵肆有些奇怪,不太明白这里为什么要修建教堂。

        而恶兆之子们显然不想过去,因为老师吩咐过不让他们过去。

        谢过他们提供了一根火把照亮后,赵肆决定前往大教堂,而葛瑞克紧随其后。

        “你看前面黑乎乎的,感觉很不祥啊。”葛瑞克有些发抖。

        “见你叔叔你怕什么?”赵肆觉得好笑。

        葛瑞克缕缕头发:“我也没见过他啊。这不是头一次偷偷跑来吗,万一他不认识我怎么办?”

        赵肆差点笑出声:“你都听说过他,他怎么可能没听说过你?”

        “也是哦。”葛瑞克恍然大悟,觉得赵肆说的真有道理。

        赵肆是这么想的:蒙葛特和蒙格都会说人话,大概率也识字,这肯定是有人教的。

        不提蒙格,单说蒙葛特的话,蒙葛特有一身好武艺,黄金树的能力也用的出神入化独树一帜。

        光是变出各种武器的作战方式,就很少见。

        归根结底还是那句话:有人教。

        葛孚雷和葛德文肯定都会来探望他们。葛孚雷走了之后,一定是葛德文在照顾他们。

        蒙葛特受葛德文影响肯定很深,变得内心强大,虽然不能正视自己的身份,但是不会将自身的情况归结为其他人的错误,从而记恨埋怨无关的人。

        与食粪者形成了鲜明对比。

        蒙格嘛,这孩子可能从小就歪心眼,以一股子破罐子破摔的气势,闯出了自己的路。

        “恶兆本身不是错。”赵肆一边走一边说,“其实跟你身上的黄金树赐福一样,这也是一种赐福。”

        “啊?长成那样也算赐福?”葛瑞克大为不解。

        赵肆点头:“对,长成那样本身就是赐福。是生命熔炉的赐福,生命熔炉是现代黄金树的前身,是初始黄金树。所以你们其实是同源。”

        “听起来很难让人相信啊。”葛瑞克皱起眉头。

        “你会怀疑也正常。就像说起半神大家最先想到的是力量、最强等词汇,说起赐福可能也觉得该是华丽丽的。”赵肆试着用本地人的说法,在给葛瑞克解释。

        黄金树的赐福,最显著的表现就是金黄色的眼瞳。比起浑身都是角,那是显得唯美。

        可这没准就跟原始版本的“天使”似的,长的千奇百怪才正是具有降妖伏魔威能的形象。

        但随着文化变迁,发现大家对小孩、美貌女人和强壮男人的形象,接受度更高。加上白翅膀后,更有圣洁的感觉。

        所以原始版本就不再提了。

        这也说不上是谁对谁错。这大街上突然冒出个浑身长角甩尾巴的人,是有点吓人。

        “当初把熔炉百相当做恶兆,并且下令要求丢弃的人,很小家子气。”赵肆只能这么评价。

        小家子气,不懂有什么容不下的。要是相处时间长了,其实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吧。就跟在人类之外多了个“熔炉族”似的,能怎么样嘛。

        很意外,葛瑞克居然在点头:“你说的没错。丢掉恶兆确实小家子气,把他们纳入麾下才是应该做的事。看他们挺通情达理的,智力也正常,说明能够接受教育,也是我叔叔教的好。所以理应成为黄金的一份子,为黄金树出一份力,不该被困在这里。”

        别说,这段发言深得赵肆的心,虽然里面偷着领主的味道吧,但至少不歧视异类。

        这葛瑞克搞不好还有颗一视同仁的心。不管是什么奇葩,只要能为他所用就会被纳入麾下。起码比下令要求丢弃恶兆之子的人,要大气很多。

        接近大教堂门口的时候,火把上的火光摇曳,有风吹动。在下水道里有风,那只能说明有换气口。

        ——不,不是换气口,是杀气!

        赵肆的脑子反应过来了,但是身体没跟上,眼睛在前方的黑暗中捕捉到了一点金光,如同闪电般飞了过来。

        “嗡”

        腰间的学院徽章亮了一下,产生能量薄膜在赵肆身前,弹开了金光。金光弹飞钉在了墙上,定睛一瞧,发现是一柄由金光凝聚而成犹如实质一般的短刀,片刻后化作光点消失不见。伸手抓着徽章,心中感激托普斯救他一命。

        赵肆浑身毛发倒立而起,目光穿越黑暗,在大教堂里面看到了一双红铜色的眼睛——熔炉的颜色。

        葛瑞克也看到了短刀,急忙站在赵肆身前:“蒙葛特叔叔,是我啊,葛瑞克,你记得我吗?”

        其实他想说的是“你认识我吗”,但是这么说显得生分,所以改成了“你记得我吗”。甭管记不记得,先这么说,把问题交给对方,多少占据一些主动权。

        “葛瑞克?”里面传来苍老、低沉又有些沙哑的声音。倒不是说这人岁数有多大,可能因为这个生活环境和心理状态,让这人的声音显得厚重。

        “对。”葛瑞克点头,“是我。”

        “呼”

        大教堂里燃起淡蓝色的磷火,照亮了那一方空间,显露出两道身影。

        “进来吧。”

        听到这句话,赵肆才跟着葛瑞克走进去。

        大教堂很宽敞,装修风格比较简约,正中央也没供奉什么神像,倒是两边的长椅上摆放着一个个小雕像,那是恶兆幼子的形象。或者说,是水子。

        里面两道身影,一个是坐在椅子上,身上披着破斗篷有些佝偻的蒙葛特。一个是穿着的神职人员似的,腰板挺拔站在一旁的蒙格。

        这对双胞胎兄弟,因为熔炉百相的原因,不太能分辨出长相,头上长的角倒是都挺有个性。蒙葛特的犄角基本集中在右半边脸,能看到左半边有银白色的头发。而蒙格的角长得满头都是,配上血红色的眼珠,看起来确实很像恶魔。

        “这是谁?你们来这里干什么?怎么很久没见大哥过来了?”蒙葛特拄着拐杖站起来,他那个身高也是高的出奇,赵肆都得仰着头看他。

        葛瑞克不由自主的退后一步,说道:“这位是我朋友,他说找你有事情要谈。至于我父亲,我也很久没见过他了,他现在既不出门也不见客,蛮奇怪的。”

        “跟我有什么好谈的。”蒙葛特一点不为自己差点错伤好人而愧疚,“我还以为是不怀好意的人呢。”

        赵肆没先直奔主题,而是看向那些小雕像:“这些雕像,是你做的?”

        “对。”蒙葛特回答。

        “每次有新的恶兆之子被丢下来,我哥哥总会做个雕像摆在这里。”蒙格插嘴说道,“为了供奉,这也是教堂存在的意义。”

        这其实是水子供奉。“水子”原指出生后不久即死亡的婴儿,因为没有来得及起名,所以一律称为“水子”,意有“像水那样流走的孩子”。对这样的婴儿,人们一般不举行葬礼,大多是找个地方埋了。而僧侣认为,胎儿具备成为人的可能性,灵魂应当和去世的成人一样受到供奉;那些给人们带来不幸的“水子”亡灵本身并无恶意,只是希望人们关注“水子”,供奉他们,使他们早日超度。

        相当于给因为各种原因无法成人的孩子,提供了一种宗教说法,也给父母提供了一种精神寄托。

        父母做雕像除了怀念之外,还抱有一种避祸的心态:怕被恶兆记恨,怕被诅咒。而蒙葛特在教堂里制作供奉恶兆幼子的雕像,是为了以宗教的方式化解恶兆之子的怨气——即使他们并未死亡。

        “蛮好的。”赵肆没手贱去碰一碰。

        蒙葛特注视着赵肆,想看看这小家伙想要做什么。

        赵肆深吸口气:“我得到消息,有人要对葛德文不利。”

        此话一出,赵肆顿时觉得教堂内的气温骤然下降。他赶紧说道:“我是圆桌厅堂的人,指头得到了一些风声。”

        这才感觉到气氛稍显缓和。这次回圆桌厅堂,赵肆是得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的,比如指头确实知道一些事情,再比如指头不介意赵肆打着它的旗号做些什么事。

        不然就不是给秘文剑做奖励,而是安排二百刀斧手直取他性命了。解指女巫说的话,也让赵肆有底气,很明显是在表达认可赵肆的私自行动。

        官方认证的“锦衣卫”,这还不够他嘚瑟的嘛?这种时候,正是搬出老板来吓唬人的时刻,不用白不用。

        “哼,指头有什么了不起的。”蒙格双臂在胸前交叉,摆明了不服气。

        蒙葛特回头瞥他:“闭嘴!”

        蒙格顿时不说话,闭起嘴巴注视着赵肆。

        “指头知道些什么?”蒙葛特问道。

        赵肆清了清嗓子:“指头…大人,知道的也不算多。就知道有人在背地里谋划想要刺杀葛德文。”

        “哈哈哈,”听到这个蒙格笑起来,“葛德文交界地无敌谁不知道?龙都不是他的对手,刺杀他?开玩笑,开黄金树的大玩笑。杀手总不能是号称交界地最强半神的拉塔恩吧,哈哈哈哈,太滑稽了。你是不是不知道,半神死不了啊。”

        “不,半神会死。”赵肆说道,“命定之死。”

        蒙格更是笑的前仰后合,直拍大腿:“哈哈哈哈哈,不行了。哥,这小子太会讲笑话了。受不了了,哈哈哈哈。死亡卢恩在黑剑手里,谁能从他手里抢走?嗯?连命定之死的正主,都被黑剑打成灰了,就现在交界地这些臭鱼烂虾,你跟我讲讲谁能打过黑剑?”

        一连串的问题确实无解,但蒙葛特忽然说道:“不非得要抢。可以偷,可以骗。”

        “哥,你不会是相信这小子说的话了吧?”蒙格大感意外。

        “我相信指头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蒙葛特注视着赵肆,“能不能详细说说。”

        “很抱歉,不能。因为没有更多的信息。”赵肆叹了口气,“但是只要组织起力量去保护葛德文,就一定能遇到杀手,从而有可能揪出幕后黑手。”

        “哼,就算是真的。葛德文也不需要别人来保护。”蒙格斜着头看天花板,“而且我们也没义务没资格去保护一个黄金。”

        话音刚落,“啪”一声脆响,蒙葛特直接抽了蒙格一个大嘴巴。蒙格人都傻了,嘴角渗出血来。

        “如果大哥真的需要帮助,我义不容辞。”

        这就是蒙葛特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