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从艾尔登法环开始在线阅读 - 75.柔软的心

75.柔软的心

        赵肆松了口气:“那真是太好了。”

        能得到蒙葛特的承诺,虽然是意料之中,但是能亲耳听到,便觉得心中一块大石头落地了。

        蒙格不知死的又开口:“哥,你别忘了咱们什么身份。”他扬起手腕,露出上面的枷锁。

        “我们可都戴着枷锁呢,又不能见光。葛德文可是货真价实的黄金,住在有层层护卫的大宅里,哪里轮得到你我操心?人家是天上的太阳,咱们只是下水道里的老鼠。都不被家族里承认。”

        他与蒙葛特都有囚具,上面蕴含着黄金魔力能够拘束他们。作为恶兆中最麻烦的存在,自然特别防范他们。

        “那又怎么样?”蒙葛特的右手,紧紧握住了拐杖。看起来疙疙瘩瘩拧着八道弯的木头拐杖,里面暗藏他的武器——咒剑。

        这把剑由他的诅咒之血变化而成,所以他不太想面对,便封印在了拐杖之中。

        “那又怎么样?”蒙格反问蒙葛特,“我们是污点啊,是黄金中的污点,不被人承认。要我说,就让他们去刺杀葛德文好了,他死了没准黄金树都会受影响。到时候我们就自由了。”

        “那又怎么样!”蒙葛特低吼着,能感受到其中蕴含的愤怒。

        “父亲和大哥对我们不好吗?”蒙葛特说道。“被丢在下水道里,是因为你我的长相是恶兆。这都是无奈之举,但是他们没少来这里照顾我们吧。没他们,你连人话都不会说。现在你会说话了,居然就说这些?你还是个人吗?”

        “可他们……也没做什么啊。”蒙格头真铁,现在还在顶嘴。

        “没做什么?你我的能力都是凭空来的,不是跟父亲和大哥学来的吗?”蒙葛特不停地用拐杖敲地板,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他的祷告我一点都没学会。”蒙格不服气的说道。

        “那是你笨!”蒙葛特的声音洪亮,把教堂都震得好像颤了一下。

        “我…你…呃……”蒙格还想狡辩。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蒙葛特的拐杖就敲在蒙格的天灵盖上,“咚”的一声闷响。

        旁观的赵肆和葛瑞克都觉得脑壳痛,蒙格更是抱着脑袋蹲在角落里缩成一团,疼的直哼哼,身子不停发抖。

        这下蒙格彻底哑火了,再乱说话就不是挨打那么简单了。

        赵肆心里不由得给蒙格挑大拇指:你是真头铁,真叛逆啊,怪不得整花活呢。

        见到蒙格服软,蒙葛特才稍微平息了怒气:“父亲走后,一直是大哥照顾我们,教了很多东西给我们。我也从他身上感受到了温暖。”

        “然后你把这种温暖,传播给了其他恶兆之子?”赵肆明知故问。

        “没错。所以如果说他有危险的话,我一定会去救他,一定!”蒙葛特说的异常坚定。在他眼里葛德文只是他的好大哥,没那么多耀眼的光环。一家人,互帮互助再正常不过了。

        蒙葛特文韬武略样样精通,说的上是个文武全才,这跟葛德文脱不开关系。知恩图报,为家族尽忠,算是他一直希望的。

        想到蒙葛特戴着枷锁,都能用出黄金的力量,赵肆心里更加有底。虽然现在摘不下枷锁,但是对付黑刀刺客应该问题不大。

        “指头有什么计划?”蒙葛特问道。

        赵肆拍着葛瑞克的肩膀:“先由他来想办法把你安插在葛德文身边,这样就能时刻提防着杀手。”

        “为什么不直接通知葛德文?”蒙葛特觉得很奇怪,被刺杀的正主显然不清楚这件事。

        这个问题由葛瑞克来回答:“没办法通知。我父亲与世隔绝了,谁都见不到他,他也不想见任何人。”

        在刚才听说有人要刺杀葛德文的时候,葛瑞克的情绪比较复杂,有恐惧还有兴奋。他能嗅到飘荡在王城上的阴谋气息,却无法捕捉。这就是个机会,证明他自己的机会。

        “嗯……”蒙葛特沉思片刻,“那用什么理由?”他指的是把他安插在葛德文身边,看来这个身边并非贴身保护,而是指潜藏在葛德文附近。

        赵肆想了下说道:“葛瑞克新聘请的老师,怎么样?”

        “嗯?”葛瑞克愣了一下。

        “你看,这小子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很缺一个好老师好好教导他。”赵肆抓着葛瑞克的手腕晃悠,“我刚刚推荐他去学龙雷,正巧,你也能教他正统黄金家传武艺。”

        “黄金与龙雷倒是不冲突。”蒙葛特点点头,“作为黄金家的后裔,弱成这样实在不像话,看来大哥平时对你都太骄纵了。”没想到蒙葛特一下就入戏,立马有了老师的架势。

        “不是吧?”葛瑞克没想到这么快就敲定了他的事。

        “是,就是这样。”赵肆想了想,“至于我,身份也挺尴尬的。没办法直接放进葛德文那边,所以我打算通过斗技场的战斗祭典,一路打进王城的斗技场,夺得冠军。我听说冠军能够为王室效力,没准是个机会。”说这话的时候,他看向了葛瑞克。

        “嗯,我父亲不会去看战斗祭典的。”葛瑞克拍拍赵肆的肩膀,“不过我会去,所以只要你能得冠军,我立马当场招募你!”

        葛瑞克还挺聪明,一点就透。赵肆满意的点头:“这样,我们就能聚集起来,一起保卫葛德文。对了,你知道弗尔桑克斯在哪吗?”他问葛瑞克。

        葛瑞克摇摇头:“你要是问兰斯桑克斯,我能告诉你她在哪里。弗尔嘛,我就不清楚了。”

        “那你找兰斯学龙雷的时候,帮我打听打听弗尔的动向。”赵肆说道。

        “不是,你们这就给我安排好了?”葛瑞克左右张望,很难接受现在的事实。

        “不然呢?”赵肆拍了一下葛瑞克的后背,“你该抓紧时间了。”

        蒙葛特赞成:“没错。我会好好训练你这块废铁的。”

        “废铁?我不是黄金来的?”葛瑞克难以相信蒙葛特居然这么说他。

        “别灰心,就算是废铁,经历过熔炉的锻造也能焕发光彩的。”蒙葛特居然在安慰葛瑞克,这样葛瑞克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

        “熔炉,对,熔炉。”赵肆说道,“你有没有想过,你身上这个样子,并不是恶兆?”

        “嗯?”蒙葛特不明白赵肆是什么意思。

        “你应该听说过熔炉骑士吧。”赵肆在试探。

        “熔炉骑士……”蒙葛特回忆一下,“你说的是我父亲身边的那些精锐骑士吧。”

        赵肆说道:“对。熔炉骑士,他们拥有熔炉百相的力量,能用特殊的祷告。你的形象就是熔炉百相的样子,并不是什么丑陋的诅咒,而是吉兆,是生命熔炉的赐福。而生命熔炉又是黄金树的初始形态,所以你跟黄金树本来就是一条线上的。”

        “哈哈。”蒙葛特皮笑肉不笑,“别人异样的眼神,可不是靠追本溯源就能解决的。”

        “没错,但没必要厌恶自己吧。”赵肆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瞟向蒙葛特的拐杖。

        蒙葛特捕捉到了他的眼神,又用拐杖磕了磕地板:“确实如此,可谁又能说得准呢。”

        赵肆也知道,这种心结不是靠三言两语就能解决的。宽慰的话语,说多少都不嫌多,也不太管用。

        在交界地,唯心的力量太过于强大。甚至强大到了“自我实现”的地步,或者说是“相由心生”的程度。

        心理状态能影响到真实存在的物体,或许是身体样貌或许是随身器物,都有可能发生改变。

        熔炉骑士一个个用着熔炉百相祷告,神圣又帅气。那熔炉百相祷告跟黄金祷告,本来差别也不大。蒙葛特太过阴沉了,手中咒剑更显得很扭曲。

        诅咒之血,与其说是别人对他的诅咒,倒不说是自己对自己的诅咒。如果他能够正视自己的话,想必能发挥出更强大的力量吧。

        至于诅咒之血的燃烧问题,都是熔炉百相了,身上长角屁股后面长尾巴的,血能燃烧不是很正常嘛,搞不好开发开发都能重现巨人火焰哦。

        估计要想让蒙葛特解开心结,还得靠葛德文,并且在阳光下生活一段时间,接受些善意才行。这就需要葛瑞克好好配合蒙葛特了,看葛瑞克跃跃欲试的样子,大概是问题不大吧。

        嗯,但愿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