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从艾尔登法环开始在线阅读 - 81.嘛咪嘛咪轰死你!

81.嘛咪嘛咪轰死你!

        赵肆甩着手臂走出厕所,沐浴在黄金树的金光下,才感觉到一丝温暖。布莱泽身上的寒气太重了,可能是长期跟菈妮在一起沾染上的。

        这以后上厕所都不能放下戒心,生活太不容易了。

        上厕所当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殊不知有很多人是死于厕所刺杀。厕所作为私密空间,是很多杀手理想中的刺杀环境。

        曾经老翁教给赵肆刺杀三要素:一、目标人物行动规律,二、刺杀场地与工具的选择,三、刺杀时间。

        厕所几乎满足以上所有条件。所以布莱泽选择在赵肆上厕所的时候出现,不是乱选的。

        回到练习场的时候,赵肆手臂才感觉到钻心的痛。但是能感觉到没伤到骨头,他跟谁都没说受伤的事。不然问起来很不好回答。

        场地中央,葛瑞克正在跟维克学习龙雷。学习方法是被雷劈。这次葛瑞克没傻傻的穿铁甲,而是穿了简单利索的寻常衣物。

        赵肆走过去,故作轻松的靠在木栅栏上,笑着说道:“葛瑞克,你在用龙雷的时候,念一句咒语没准会管用。”

        葛瑞克手心里正在聚集金黄色的一点点闪电,听到赵肆的话,扭头看去问道:“什么咒语?”

        “嘛咪嘛咪轰死你!”赵肆说道。

        葛瑞克察觉赵肆额头冒虚汗脸色有些苍白,但是没往心里去。因为他知道赵肆刚才也在练习,以为赵肆只是太累了。

        维克听着这所谓的咒语直摇头,觉得就是这不知名的小子哄葛瑞克玩的。赵肆的事,维克是有耳闻的,但是他不太理解这种跟街边混子似的人,怎么就成为他的同事了。他心目中的同事,是巴格莱姆那样真正的骑士。

        圆桌骑士这个称号,维克非常满意。

        说来也巧,在赵肆以前的世界里,凯尔特神话中有亚瑟王与圆桌骑士的故事,传播度相当广,衍生出了很多不同的作品。值得一提的是亚瑟王有个别称,叫“永恒之王”。

        更巧的是强盛无比威名远扬的亚瑟王,最后死在了家庭伦理上。反叛的莫德雷德是他的亲儿子,而他的王后桂妮维亚又跟圆桌骑士中最有名的兰斯洛特有染。再加上本来盛极一时的圆桌骑士们,因为各种各样的关系,离开圆桌去往他方,等于也削弱了亚瑟王的实力。

        宿命无法逃离,预言总会实现。号称坚不可摧的圣城卡美洛,最终沦陷。

        看起来多少能跟交界地的玛莉卡对上号。而且王城罗德尔里也组建了以褪色者为主的圆桌,由指头来统领。王城圆桌厅堂的大门上,还有个狮子纹章,表明与葛孚雷沾点关系。

        赵肆不在乎维克是怎么看他的,他只关注着葛瑞克。

        葛瑞克将“嘛咪嘛咪轰死你”谨记在心,有没有用不重要,这更像是来自于好友的鼓励。

        紧闭双眼回忆着雷电的感觉,嘴唇嗡动念着:“嘛咪嘛咪轰死你!”

        滋滋声在耳畔响起,他手中多出一根金黄色的雷枪,照着维克就丢出去。维克不甘示弱,也捏起【古龙雷枪】丢向葛瑞克的黄金雷枪。

        两股奇异的雷枪并未在空中碰撞,而是在触碰到的那一刹那,彼此扭曲缠绕发出劈啪作响的声音互相抵消。最后还是维克的古龙雷更胜一筹,再完全消磨掉葛瑞克的黄金龙雷后,仍然保留了一部分,却也因为后劲不足,掉落在葛瑞克脚下。

        “我是个天才。”葛瑞克向维克伸出一根手指,“不管你承不承认,我都是个天才。”

        维克没说话,只是发出轻微的哼声。赵肆觉得维克大概想说的是:血统好罢了。

        抱歉,在交界地血统好就是能为所欲为。超凡世界很没办法的一件事,就是血统与个人实力绑定,然后个人实力又与财富地位挂钩。这同时也影响了交界地的战争方式,他们这里还流行着武将单挑。

        不光是武将单挑,连王都能单挑。巨人战争里兵对兵、将对将、王对王、神对神,打的跟《封神演义》似的。这也不稀奇,神话英雄故事里的王一般都很能打,比如亚瑟王、贝奥武夫、列奥尼达斯。

        实力不够就受不住财富和地位,会被实力更强的人掠夺。游戏本体剧情里的葛瑞克,就遭受了这种对待。

        地主家的傻儿子突然就遭遇了战争,还是在父亲死亡,祖母失踪的情况下。根本守不住王城的葛瑞克,想到了女装逃出王城的办法,几经辗转去了史东薇尔城,还作死挑衅女武神玛莲妮亚,被打的跪地求饶加舔脚。嗯,就是玛莲妮亚的脚是义肢。

        这一回,葛瑞克在赵肆的帮助下获得了好老师,也听话训练,愿意学习新东西。实力肉眼可见的成长,虽然跟那些早已成名的半神还有很大的差距,但是总的来说是个好的开始。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葛瑞克充分掌握黄金和龙雷的祷告后,便能自己修炼争取早日成为独当一面的半神。

        见葛瑞克这边没什么事,赵肆独自走向了大剑的位置。一边走,左手指尖一边玩弄着灵火。

        冰蓝色的火苗在指尖跳动,随着手指运动上下翻转,然后被弹到大剑上。大剑“呼”一下燃起灵火,赵肆手指向上挑,大剑腾空而起在空中飞舞。

        而背后传来轰隆隆的雷响,以及葛瑞克那大声吟唱的“嘛咪嘛咪轰死你”。一样通则百样通,葛瑞克能丢出雷枪,自然开始向雷击进军。他是见过雷电的,不用再刻意的去追寻雷电。这比地底下那些没见过天空也见过雷电的龙人士兵,起点不知道高出多少。

        坐在地上从物品栏里掏出炭笔和笔记本。这个用疯马皮做封皮,羊皮纸做瓤,绑着绳子的笔记本,是学院门前镇的纪念品。上面记载了一些赵肆觉得重要的事和一些心得体会。

        比如瑟濂想要去雪山、盖利德斗技场战斗祭典、壶村偷猎者等等。

        流水剑的心得——消力、连环攻击。现在加上一条:波涛汹涌。

        再用简笔画的形式,画上巴格莱姆和老翁,写上:灵动与沉稳。将刚才练习时的体会,尽量完整的记录下来。

        笔记本上还记载着关于交界地起源的猜想:生命熔炉、黄金树、龙王等等。并且都配着简笔画,赵肆的画工在交界地肉眼可见的增长。

        得益于习武,让他的眼力和控制力大幅度增长,能够更尽量控制着手,画出眼睛所看到的、脑子所想象的东西。

        有一页写着:大古龙古兰桑格斯。后面标注“?”。

        然后写下了刚才见到维克时,通过“圆桌骑士”发撒思维的小想法。

        提笔写下:性转亚瑟王传说。

        “亚瑟王——玛莉卡”

        “桂妮维亚——葛孚雷”

        “摩根——拉达冈”

        边上备注上理由:

        玛莉卡的地位相当于亚瑟王,都受到神秘力量的感召,是命运选定的主角,金发,受人爱戴。

        葛孚雷与桂妮维亚一样,都是原配,夫妻恩爱,战斗力天花板。后面追加一句:桂妮维亚捉奸亚瑟王和摩根,出轨兰斯洛特报复亚瑟王,葛孚雷?失去赐福。

        拉达冈与玛莉卡一体双魂,能够变换,摩根与亚瑟王同母异父,摩根迷倒亚瑟王生出莫德雷德,拉达冈与玛莉卡生出米凯拉和玛莲妮亚。

        葛瑞克中场休息的时候走过来,坐在边上,先灌了一肚子水。然后好奇的探头:“写什么呢?”

        赵肆大大方方的展示:“心得体会。”

        见赵肆这么大方,葛瑞克不好死盯着看,也就没了好奇心。

        “没想到你还会记笔记。”葛瑞克擦着头上的汗水,他的头带都湿透了。

        “嗯,当然会记笔记。”赵肆头也不抬的说道,“问你个问题:大古龙古兰桑克斯是不是死在王城里了?”

        葛瑞克点头:“是啊。”

        “那尸体呢?”赵肆问道。

        “尸体?处理啦。”葛瑞克一边擦汗一边说道,“事情是这个样子的。那天呢,本来风和日丽天气很好,大家工作的工作,喝酒的喝酒。我呢,就照常喝杯酒的工夫,它就突然撞进城里。那家伙地动山摇啊。

        “当时留守城里的是我父亲,所以是我父亲出面杀死了古兰桑克斯。紧接着就是弗尔率领着古龙大军压境,后来的事你肯定听说过啦。”

        赵肆点头:“对,葛德文和弗尔桑克斯化敌为友了。”

        “没错。古兰桑克斯的尸体确实就丢在原位,本来想着晾几天,给大家看看我们黄金家族的实力。顺便还取了一些材料,改装了一些大树守卫。”葛瑞克吐槽着,“就起名叫龙装大树守卫,真土。”

        “那你觉得该叫什么?”赵肆一边记载葛瑞克的话,一边笑着问道。

        “要是我的话,就叫他们巨龙守卫!”葛瑞克得意的仰起头。

        “巨龙守卫听起来像是守护巨龙的,不像是守护黄金树的。”赵肆摇摇头不太认可这个名字,“你接着说大古龙的事。”

        葛瑞克也没纠结名字的事,清了清嗓子说道:“后来嘛,拉达冈火速登基。我偷偷跟你说,他是个小心眼的强迫症。他一上位,就要翻新整个王城。你懂吗?翻新整个王城。”

        从葛瑞克的语气里能够听出来,翻新整个王城绝对是个恐怖的大工程。王城不说别的,光城墙都得有三层。最外面旷野上一层外墙,护城湖上一层中墙,城内一层内墙。那可谓是铜墙铁壁,围了个滴水不漏。翻新,要是连城墙也翻新,鬼知道得多少年才能做完。

        “为什么?”赵肆问道。

        “别人恐怕不知道为什么,不过我知道。”葛瑞克看了看维克离他们很远,才说道:“因为他想清除我祖父生活过的痕迹。他嫉妒我的祖父!你看现在的王城多夸张,连房顶都是金色的。因为真的用了黄金,太晃眼了。那具大古龙的尸体也是他下令分解入库的,本来古龙因为鳞片的关系,不会很快腐烂的,能放很长时间展现给大家看,我父亲如何英武。”

        “所以你的意思是他连你父亲都嫉妒?”赵肆恍然大明白。

        葛瑞克坚定的点头:“就是这样。他嫉妒我们黄金家族的丰功伟业,嫉妒我祖父受人爱戴,嫉妒我父亲特别出色,比他所有子嗣加起来都要厉害。”

        听起来好像很离谱,但是一想到是葛瑞克说的,又觉得很合理。

        “那古兰桑克斯的武器呢?”赵肆在本子上,按照记忆画出了“古兰桑克斯的雷电”。

        葛瑞克冥思苦想了一下:“哦,想起来了。从那件武器里削制出了一条矛,就用那条龙的名字来命名,然后也收到库里去了。至于其他的部分,自然拿去做其他东西了。”

        葛瑞克捏着下巴想了想:“你这倒是提醒我了。我可以去把那条矛取出来用用。”

        “你这个库,不会是国库吧。”赵肆怎么想都不觉得会是黄金家族的私库。

        “嘿嘿。”葛瑞克瞅着赵肆奸笑,“还就是我家族的库房。当初我就觉得好玩,偷偷私藏了。”

        赵肆挑起眉毛,没想到葛瑞克这么有远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