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从艾尔登法环开始在线阅读 - 105.先坐个牢

105.先坐个牢

        贝纳尔带着赵肆往火山官邸的方向走。

        两个人,两匹马,并驾齐驱。离得近了,能感觉到火山那滚滚热浪,火山里的岩浆翻滚冒泡,烟气飘到了天上。鼻子里嗅到浓浓的硫磺味,在这里生活的久了,    想必嗅觉和味觉会受影响吧。即使是不会被毒死。

        火山官邸依仗着格密尔火山的地利,简直是易守难攻,火山到处是悬崖峭壁,火山官邸又建在火山内,就一条正路能上去。

        贝纳尔说道:“我知道拉卡德做的事,但是我不认为他做错了。他只是在做分内的事。”

        “我也觉得他是在做‘分内’的事。”赵肆很同意贝纳尔的说法。

        只不过对赵肆来说,    拉卡德所谓的“分内事”大概是想推翻黄金树吧。

        “我知道指头一定很生气,”贝纳尔顿了一下,    “但是我请你不要伤害拉卡德。”

        “你跟拉卡德关系很好?”赵肆问道。

        贝纳尔也不掩饰:“他是我的挚友。”

        “所以要是我对他不利……”赵肆拉长音没往后说。

        “我不会碍你事,    ”贝纳尔深吸口气,“但是我会为挚友报仇。”

        甚至是完成挚友的遗愿。

        贝纳尔不会向赵肆和盘托出,他只是表达自身的信念。他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但是他又无法违背指头,所以只能做此取舍。

        “哈哈,我可没办法伤害拉卡德。”赵肆笑了,“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褪色者而已。”

        “那指头叫你来干嘛?”贝纳尔问道。

        “指头怎么跟你说的?”赵肆反问。

        “指头只说让我帮你进入火山官邸。”贝纳尔耸耸肩膀,表示自己知道的也不多。

        赵肆轻松的说道:“我就是来给拉卡德传个信,你不会告密吧?”

        “不会。”贝纳尔说的很坚定,他有自己的荣誉,打小报告这种事,怎么能是一个骑士该做的事呢。

        “那就好,希望我们这次能合作愉快。”赵肆满面笑容。

        贝纳尔换个话题:“你是哪里人?”他指的是赵肆的打扮,这不属于交界地的打扮相当扎眼。

        尤其是路上行人的目光,搞得贝纳尔很不自在,    就好像他在跟个疯子同行。

        “我来自交界地之外,    那是个伟大的国度。”赵肆异常严肃的说道。

        他很入戏,    保持着自己的人设。为了这次的任务,    他甚至专门写了个剧本。赵肆发誓要把拉卡德“演”到流泪,洗刷“圆桌最能惹事的褪色者”头衔。当然,他没向着黄金树发誓。

        “海外来的?真是少见。”贝纳尔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下,像是想起来什么,觉得赵肆没说谎。

        大概是也遇到过老翁之类的怪人吧。贝纳尔很可能把赵肆归类为老翁那种怪人了。

        “交界地之大,无奇不有。”赵肆说道。

        《艾尔登法环》的故事主要发生在交界地。交界地四面环海,中间也是海,地图整体看起来就像是个缺了口的环。

        而交界地之外,已知的地方有蛮荒地和芦苇之地。说明海外还有更广阔的地方,这个艾尔登世界,绝非只有交界地这么一个小地方。

        交界地的地位应当是“世界的中央”,相当于希腊神话里的奥林匹斯,或者北欧神话里的阿萨神域。

        这么重要的位置,拥有超凡的意义,当然就很受人追捧啦。在其他大陆打生打死,也不过是人类王国的战争。只有拿下交界地,推行律法,才是从神到人,完成全部的统治。

        只要拳头大,    谁都有可能成王,但是不是谁都能成神的。目前的女神玛莉卡,便是稀人出身,掌握着黄金律法。

        稀人本身也来自于交界地之外,长寿、不爱生孩子,充满了各种谜团。

        “稀人”这个词听起来很难理解。这就得从日本本土传说入手来解释了:稀人是来自日本传说中“来自灵界的访客”,它们会定期拜访各村落,为村民带来幸福,但若招呼不周,亦有可能带来祸害。

        在交界地,稀人大概能引申为“具有神性的人”,换句话说就是离神最近,甚至是早就被神选中的人。而这里所说的“神”,应当是无上意志。

        本来稀人信仰星空、月亮,然后无上意志以此为指引,将稀人引到了交界地,叫他们来开发这片荒芜的土地。

        哎,问题来了,稀人如果是受到无上意志的指引才来到交界地,那为什么无上意志会派艾丝缇们,毁灭稀人建立起的永恒之城呢?

        很正常。信仰上帝的希伯来人,也没少被上帝折腾,不还被送到古埃及人那里去做奴隶吗。

        信仰不坚定、感觉被背叛、不开心,总之要是想降下惩罚,那理由多得是。用艾丝缇大流星砸,没用大洪水就知足吧。

        猜测的再厉害点:稀人不是被指派到交界地搞开发的,而是被流放过来的。就像是把犯人流放到无人的土地,结果他们发展的挺好似的。

        新的问题来了:稀人信仰月亮,怎么会受无上意志的指引?

        这个就更简单了,看看现在的黄金王朝。有人信仰黄金树本身,有人信仰黄金律法,黄金树与黄金律法绑定在一起,密不可分,基本上可以说是一体的。但是从来没见过有人说“我信仰无上意志”,偌大的交界地,连龙飨信仰都有一席之地,能见到教堂。无上意志别说教堂了,连块碑都没有。

        所以这些人信什么,对无上意志来说真的重要吗?大胆点:交界地所有的超凡都来自于无上意志,无上意志就是艾尔登世界的上帝。

        以为这是个多神论的世界,没想到其实是一神论。无上意志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说要有星星月亮,便有了星星月亮。

        祂能把月亮赐给稀人,自然就能把月亮收回去。

        思维发散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转眼间赵肆就跟着贝纳尔围着格密尔火山绕了小半圈,终于来到了火山官邸的大门前。这火山官邸修建的高大气派,直插云霄的尖顶有一种不服输的气势,明亮的琉璃瓦片与彩玻璃都表现出拉卡德的品味。

        贝纳尔没直接带赵肆进入火山官邸,而是先带着赵肆来到了牢镇。这是位于火山官邸之下,极其靠近熔岩的小镇,甚至于有些建筑物干脆就建在了滚烫的熔岩里,立马赵肆就感觉到了一股燥热,好像头发稍都要冒烟了。马明显有些不安。

        但是镇子里的人倒是都很有精神,他们穿着都挺清凉的,忙忙碌碌的在做自己的事。只不过因为地势关系,住在牢镇里的人并不多。

        牢镇整体走势,是依靠火山的峭壁,斜着盘旋向上与火山官邸相连接。这地方寸草不生,人能活着也是不容易,可能还是因为黄金树的赐福吧。

        而牢镇的建筑风格与火山官邸保持一致,甚至还加了很多牢狱里面的刑具、牢笼作为装饰,堪称是“禁狱风”。从这里抬头看火山官邸,显得更加巍峨气派。要打下这样一座城堡,真是想都不敢想。

        找旅店将马停在马厩里,然后贝纳尔给赵肆开了个房间。

        “你先在这里住下,我去里面看看。”贝纳尔说道。他当然指的是火山官邸,他要先去给赵肆探探拉卡德的口风,看来他还是有好好履行身为圆桌厅堂褪色者的职责。

        赵肆拿了钥匙去房间,一开门就愣住了,眼前哪里是房间啊,分明是个牢房,连房门都是铁皮的有个观察窗。而床干脆就是茅草床,墙角还放着铁笼子,里面关着一具骷髅。墙上装饰着镣铐、皮鞭等刑具,灯具是拷问烛台,窗户上装着铁栏杆。

        “所以……”赵肆吞咽口水,“这是火山官邸监狱主题套房吗?挺有情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