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神秘复苏:夺取诡画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睡着了?

第二十五章:睡着了?

        林千将鬼棺放在了被杨间弄过的跑车上,整个人直接就坐在了鬼棺上,他打算就这样坐在鬼棺上出去。

        杨间看到林千这德行,顿时很无语,看着一边坐在鬼棺,一边继续用手摸鬼棺的林千,杨间无奈的说道:

        “林千,你是有多喜欢这棺材啊?”

        “哎,杨间话可不能这么说,我这不是喜欢,而是真爱!你这个单身狗是不会懂的。”

        说完就没有在管杨间了,继续摸着鬼棺,林千反正已经决定了,只要今天不把鬼差的灵异窃取到,他是不会把这棺材给王小明的。

        听到林千的这番话,杨间彻底无语了,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你自己不也是单身狗吗?单身狗何苦为难单身狗呢。”

        想到这里,杨间摇了摇头,转过身看向了张韩,看张韩那随时随地要死给自己看的模样,杨间有些于心不忍,想了想还是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张韩,我看你的厉鬼也快要复苏,说不定等会就死了,反正也要复苏的,还不如便宜了我,我直接把你装进装尸袋里,这样不仅仅能防止厉鬼跑出来,也可以让你死的放心一点,还可以让我赚一笔钱,这可是一举三得,何乐而不为呢!”

        张韩在听到杨间的这番话后,整个人都麻了,赶紧摇了摇头:

        “我……觉得,我应该还撑得住,我还是有机会的,只要回去后,他们能履行承诺,我就可以活下去,所以,杨间你还是不要想着把我卖了!”

        听到张韩的拒绝,杨间有些失望,摇了摇头:

        “可惜了,那可是一个亿啊!”

        而张韩在听到杨间的惋惜的语气后,整个人都是一颤,赶紧坐上了自己的车,他觉得,自己要是再在杨间面前晃,杨间都有可能直接把自己给弄死后,拿去卖钱!以杨间的性格,张韩相信他能干得出来!

        看着慌慌张张上车的张韩,杨间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也坐上了跑车,启动了发动机:

        “林千,别研究那玩意了,冯全都躺里面一个多月了,都没有研究出来,你这才多久,怎么可能研究的出来!”

        “赶紧坐好,我们要离开黄岗村了!”

        听到杨间的话,林千也很无奈,看了看屁股下的鬼棺,眼里发狠:

        “劳资今天不弄到你的灵异,我就不姓杨!”

        林千心里这么想着,也不在棺材上坐着了,从鬼棺上坐了下来,坐在了鬼棺的旁边,可林千的手从头到尾就没有离开过鬼棺哪怕一秒!

        看到这一幕的杨间,没有在说话,一踩油门,跑车直接就冲了出去,离开了黄岗村。

        跑车行使在道路上,坐在后面的林千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他发现自己正在犯困,而且困意越来越强,而且林千惊奇的发现,自己身上的鬼没有任何反应。

        感受到这情况,林千下意识的看向了鬼棺,认为是这玩意搞的鬼,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的眼睛已经闭上了,他睡着了,就这样毫无防备的睡着了!

        而正开着车的杨间毫无察觉,在路上开了一会,杨间突然问林千:

        “对了,林千,你经历的那次灵异事件是什么级别的?在黄岗村里没想起问你,现在安全了,你可以说说吗?”

        “嗯?林千?”

        等了好一会都没有听到林千的回答,杨间有些疑惑,看了看后视镜,这才发现林千已经睡着了:

        “嗯?睡着了?怎么会?难道是因为太久没有睡觉?”

        杨间这样想着,想了各种原因,甚至连撞鬼了,他都想了,可这是不可能的,所以杨间只是以为林千太困了,所以才会坐在鬼棺旁边睡着了。

        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当然不是!

        林千现在的状态有些奇怪,他好像在做梦,不,不是好像,他就在做梦!

        林千看着面前那民国时期的建筑,林千整个人都迷茫了:

        “我这又是怎么了?还有,这是哪里?怎么好端端的跑这里来了?”

        林千打量着周围,有些无语,而就在这个时候,林千眼前就是一花,然后他就看到了一堵墙,墙上挂着几副画,其中大部分都是模糊的,只有一幅画是例外。

        那是一幅男人的画相,看穿着,是民国时期的人无疑了。

        而林千在看到这幅画的瞬间,眼神就是一变,眼里满是冷意,死死的盯着画相中的那男人。

        画相里面的人仿佛是查觉到了林千的视线一样,微微转动眼睛,与林千对视,而就在那男人看到林千的瞬间,嘴角竟不由的露出了笑容。

        林千看着这笑容,面无表情,随着画相上男人出现了变化,林千突然就是眼前一花,等在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已经醒了。

        睁开眼睛的林千低着头,他知道那男人是谁:

        “张羡光吗?原来如此,我说我的尸体被鬼画带着那么多天,就只窃取到了一部分灵异,原来他也是画中人!”

        “看来他也是想要驾驭鬼画,原著中,张羡光准备了那么久都没有完全驾驭鬼画,甚至为此弄出了一个跟鬼画长的一模一样女人。”

        想到这里,林千心里的疑惑少了很多:

        “看来我今天能在梦中看到他,不是偶然了,以鬼画为媒介,直接拉我入梦吗?好诡异的手段!”

        林千想到这里,心里的疑惑又少了很多:

        “张羡光准备了那么久都没有驾驭鬼画,而我却不过是几天就驾驭了鬼画的一部分灵异,是因为这个威胁到他了吗?”

        林千低着头沉思着:

        “张羡光是民国时期的人,他活了那么久,不可能没有布置,而我的出现可能会让他竹篮打水一场空。”

        “因为我是最有可能完全驾驭鬼画的人,一但我完全驾驭鬼画,他就没办法对我怎么样了,毕竟到那个时候,我会很难杀。”

        “所以,如果张羡光对鬼画势在必得的话,就必须在我找到完全驾驭鬼画的方法前,抹掉我,如果是这样,那么今天见到他就不是偶然了!而是必然!”

        “所以,他是想看看我吗?看看是什么样的人可以在他的前面,窃取了鬼画的部分灵异,然后找机会弄死我!”

        想到这里,林千眼睛已经眯了起来:

        “这样吗?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得加快了,至少成长到能与张羡光搬搬手腕的地步!”

        仅仅是因为见了张羡光一面,林千就想到了那么多,林千觉得自己想的没有错,每一个从民国时期活到现在的人,都有明确的目的,就比如王家老宅里面的那位。

        却说这林千睁开眼睛的时候,某处灵异之地,一个男人嘴角露着微笑,喃喃自语着:

        “哦~是一个年轻人吗?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能干的吗?居然在我前面窃取了鬼画的一部分灵异,了不起的年轻人,可惜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