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神秘复苏:夺取诡画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到来的新娘

第五十七章:到来的新娘

        寂静无声的树林,蜿蜒的小路,手电筒的光亮若隐若现,周围很安静。

        夏青看着那仿佛没有尽头的小路,眉头深沉,黑暗笼罩住众人,没有人说话,    每个人都很沉默着向前走去,在这种环境中行走,每个人心里都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

        王芸紧紧的跟在夏青身后,看着周围那扭曲而狰狞的树林,就好像择人而噬的恶鬼一样。

        王芸咽了咽口水,背后已经被冷汗侵湿,    身体不住的在颤抖,她很紧张,    也害怕,可她不敢停下,她知道现在不能变成他们的累赘,一旦变成累赘,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抛弃她,甚至可能杀掉她,她不傻,能看出来这些人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周围太安静了,一点虫鸣鸟叫声都没有,在乡下,这个时候应该是鸟鸣与虫吟并存,而在这里却没有出现这些本应该出现的情景。

        王芸不知道她们走了多久,时间好像过的很漫长,脚踩在枯枝败叶上,却没有一点声音传来,    这很古怪,就好像这片天地已经失去了声音一样。

        一切都将归于寂静,    有些时候,    能给人带来恐惧和绝望的不是惊悚的声音,而是当你行走在一片被黑暗笼罩的世界上,周围空寂一片,没有半点声音,除了你之外空无一人……

        “夏,夏青姐,我们还要多久才可以到啊?”

        王芸那有些颤抖的声音,在众人之间响起,夏青皱了皱眉,看着前方蜿蜒没有尽头的小路,心里也没底:

        “我也不知道,现在情况很不对劲,周围太安静了,除了我们好像根本没有其他活物一样,而且我们走了那么久,连那老头说的桃林都没看见。”

        夏青说到这里,借助手电筒的光亮看了看老李:

        “老李,情况好像有些不对劲。”

        听到夏青的话,    老李脸色很凝重,    扫视了一下周围,    眼眸中闪过一抹忧虑,看了看手表,10.30,距离他们进山已经快三个小时了:

        “情况确实有些古怪,我们是八点多进的山,现在已经十点半了,都已经走了快三个小时了。”

        “按道理,我们走了那么久,早就应该到了才对,结果到现在我们连那片桃林都没看见。”

        说到这里,老李,眼眸中的忧虑之色更重了。

        听到老李的这番话,众人脸或多或少的都有些变化。

        夏青看着周围那深邃的黑暗,以及一成不变的景色,咬了咬嘴角,有些试探的问了一句:

        “我们是不是被鬼打墙?不然怎么会走了那么久都没有到?”

        经夏青这么一说,眼镜男推了推眼镜,脸色有些凝重,扫视了一下周围,发现附近那些扭曲的树林,似乎很熟悉,好像真的跟夏青说的一样,他们可能鬼打墙了:

        “有这个可能,可能性还不低,周围的树林我们好像已经走过了,而且还不止一次。”

        眼镜男,拿手电筒照了照了侧面的树,继续开口说道:

        “这棵树,我上次就看到了,看它扭曲的方向,跟我之前看到的一模一样,起先我只是以为这些是正常情况,在这种诡异的地方,有两棵长相差不多树也很正常。”

        “也就没有往鬼打墙这方面去想,现在经夏青你这么一说,那这些树就很不正常了,所以我们现在极有可能已经被鬼打墙了!”

        老李朝眼镜男手电照的方向看去,发现确实跟他说的一样,那棵扭曲的树很是熟悉,他好像也见过。

        夏青脸色难看的打量起周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眼镜男刚才的那番话原因,导致她现在看这些诡异而扭曲的树木,总觉得很熟悉。

        王芸眼晗惊恐的躲在夏青身后,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就这样打量着周围。

        “老李,怎么办?”:夏青看着漆黑一片的小路,神情有些慌乱,不过脸上还算是镇定,见老李那眉头紧锁的样子,夏青犹豫了一会继续开口说道:

        “要不用那件东西?”

        听到夏青说这话,老李和眼镜男以及那个阴沉着不说话的青年脸色都是一变,纷纷转头看着夏青:

        “你那东西,不能用,至少不是现在用,那东西只有等遇到我们都解决不了的事情后,你才可以使用。”老李看着夏青,脸上的神情极其严肃。

        “嗯,老李说的没错,你那件东西太危险了,可控性太低了,如果不是危机时刻,还是不要拿出来比较好。”

        这个时候,眼镜男也开口说道,也在劝说夏青。

        那个阴冷青年,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夏青,可他那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听到几人的话,夏青点了点头,眼眸中闪烁了一下。

        王芸听着几人的对话,云里雾里的,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也不知道他们说的那件东西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说太危险了,不能现在拿出来。

        老李拿着手电筒,扫视着周围,感受着周围那不寻常的寂静,他知道必须做点什么了,现在已经十点半了,距离送信要求的时间,只有不到两个小时了。

        如果不尽快脱离鬼打墙,到时候,完不成送信任务,他们一样会死!

        想到这里,老李咬了咬牙,看了看眼镜男几人,见他们都没有要表示的样子,声音有些低沉的说道:

        “这次我来,后面的就得你们了,我的东西用不了几次了,后面的路你们必须出力。”

        听到老李说这话,眼镜男和阴冷青年,相互对视了一下,同时点了点头表示没问题:

        “可以,后面的路就我们来,你只要让我们脱离鬼打墙就行了。”

        听到眼镜男和阴冷青年的保证,老李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拿出半截发黑的指骨以及一根红色的灯笼棍。

        指骨很小,看起来就跟小孩子的尾指差不多。

        眼镜男等人看着老李的动作,眼眸闪了闪,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的看着。

        王芸搞不懂这些,看着老李手中那发黑的指骨,小脸顿时就白了,直接躲到了夏青的身后,不敢去看。

        她是学医的,对于老李拿出的指骨,她一眼就认出这分明是人骨,而且还是一个小孩的指骨。

        老李看着手中的发黑的指骨,眼中闪过一丝肉疼,看了看周围,老李没有在犹豫,将发黑的指骨用一根鱼线穿起,又将鱼线的另一头穿进了灯笼棍的尖端。

        老李提着灯笼棍,看着被鱼线吊着的半截指骨,眼眸中满是肉疼,说实话,如果不是送信的时间可能不够了,再加上眼镜男和阴冷青年都不愿意出手,他是根本不会拿出这东西来的,这玩意可是他拼了命才得到。

        而且这东西用一次少一次,一旦用完了,他活命的机会就少了一大半。

        拿着灯笼棍,老李狠了狠心,没有在犹豫什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特制的打火机,直接将那半截发黑的指骨给点燃了。

        指骨点燃的瞬间,一股黑幽色的火苗在指骨上燃起,燃起的火光将众人笼罩在内,驱散了黑暗,阴冷与不祥在众人身上弥漫,让人不经头皮发麻。

        当黑暗慢慢的褪去,众人终于看清楚了附近的情况,以及那蜿蜒小路的尽头是什么。

        可当众人看清楚附近的情景时,所以人都张大了嘴巴,眼中露出了惊恐之色。

        老李眼眸中颤动不已,此时那有什么扭曲的树林,在他们眼里分明就是,一具具倒挂在树上的尸体,有男有女,有人有动物,那些尸体扭曲腐烂,有些甚至就只剩下下半身挂在树上,肠子拖在地上都已经发黑了。

        眼镜男和夏青看着这一切,脸色难看至极,扭曲腐烂的尸体,阴冷与不祥,诡异的树林,这一切的一切都说明着,他们这次的任务很危险。

        “啊~!”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刺耳的尖叫传来,声音中带着哭腔,是王芸发出的尖叫。

        听到这声尖叫,老李脸色顿时就是一变,猛的低头看向了手中燃烧着的指骨,在随着王芸的尖叫声响起后,原本燃烧极慢的指骨直接开始爆燃,只是瞬间就已经少了将近三分之一。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沉默寡言的阴冷青年,脸色瞬间变得有些惨白,猛的转头看向了侧边。

        当看清楚那边的情形后,阴冷青年瞳孔紧缩,就看到此时在那挂满尸体的树林中,有一个黑色的人影就这么静静的的竖立在哪里,一动不动,一双血红色的眼睛就这样死死的看着他们,仿佛随时随地就会扑上来将他们给撕碎一样。

        “老李,夏青,眼镜,走,快点走,这里有只真正的鬼!”

        阴冷青年的声音中带着急促,更带着一丝恐惧。

        当听到有鬼在这里的时候,老李脸色就是一白,没有任何犹豫提着指骨灯转身就跑,朝着那露出真正面目的小路尽头跑去。

        夏青和眼镜男反应也是极快,在听到有鬼的瞬间,直接就朝着小路尽头的老宅跑去。

        他们现在很清楚,在指骨灯燃烧殆尽之前,那只厉鬼是不会袭击他们的,所以只要在指骨灯烧完之前,跑出这片桃树林,他们就可以活下去。

        阴冷青年看着周围的残肢断骸,脸色极其难看,跟着老李他们一起向老宅跑去,而王芸就呆呆的站在原地,就这样看着树林中的残肢断骸,神情呆滞,已经被吓傻了。

        老李和夏青他们看都没看王芸一眼,直接就跑了,根本没有要管她的意思。

        等王芸从呆滞中恢复过来,发现自己周围已经是漆黑一片,老李和夏青他们已经消失不见,附近的桃树上依旧挂满了尸体。

        王芸看着这一切,眼里满满的涌现出了绝望,眼泪从眼眶中涌出,嘴里大声呼喊着:

        “夏青姐!李叔!你们在哪里,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小路的方向跑去,王芸此时的内心是绝望的,恐惧在心中蔓延,看着桃林中的尸体,虽然害怕,可王芸不敢停下来。她怕自己一停下来,就会成为那些挂在桃树上的尸体,就这样一直跑着,拼尽全力的跑着。

        可这桃林中的小路是没有尽头的一样,不管王芸跑多久,跑了多远,她似乎都在原地没有前进过一样。

        慢慢的王芸的速度降了下来,直到彻底停下来,王芸弯着腰大口的呼吸着,眼里的泪水一滴一滴的滴在地面上。

        她绝望了,彻彻底底的绝望了,抬头看着没有尽头的小路,嘴巴张了张,却已经说不出话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僵硬沉重的脚步声从王芸的身后传来,由远极近,不急不缓。

        在听到这个脚步声的瞬间,王芸猛的转过头去,脸上带着慌乱以及恐惧,当她看清楚后面脚步声的主人是谁后,眼睛瞬间睁大,眼中满是惊恐:

        “不!不要过来!不!不要过来!求求你!不要过来!”

        王芸惊恐的看着身后,不断的后退着,嘴中不停着叫着不要过来之内的话。

        黑暗笼罩住了桃林,仿佛饿鬼食人一般,将王芸吞噬在内,在一声绝望的哭喊声后,桃林恢复的平日的安详与宁静……

        此时得老李四人,听着后面王芸的哭喊声,神情很是平静,没有人会想着去救她,那是在找死,他们不是圣人,对于王芸这样的新人,死了也就死了,根本不会让他们产生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

        说起来,还是因为王芸的尖叫声,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如果不是这样,他们根本不会逃的那么狼狈。

        他们心里是这样想的,看着小路尽头的老宅,老李四人,加快的步伐,他们知道,只要到了老宅,他们就安全了,虽然他们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安全,可他们确定一点,桃林中的那只鬼大概率不会追来。

        因为老宅里可能也有鬼,可哪怕知道老宅中可能有鬼,他们也必须去,这不仅仅是为了活下去,也是为了送信,信要是送不到他们还是要死……

        大山西边,距离安溪村几十个公里的一处草地上,周围很荒凉,杂草丛生。

        漆黑如墨的夜色下,一辆突兀出现的公交车,行驶在这片草地上,公交车的灯光穿透黑暗,将笼罩的黑雾驱散。

        周围很安静,公交车缓缓的停在了草地上,在草地压出了深深的轮痕。

        随着公交车的停站,车门缓缓的打开,惨白的灯光从车内弥漫而出,一位全身干枯,身穿嫁衣头戴红盖头的新娘,慢慢的从公交车上走出,朝着大山深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