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神秘复苏:夺取诡画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新娘的惊喜

第五十八:新娘的惊喜

        恐怖的桃林中,一道散发着黑幽的灯光在桃林中若隐若现。

        老李提着指骨灯,头也不回的朝着小路尽头的老宅跑去,夏青和眼镜男以及阴冷青年紧紧的跟在后面,深怕拖离了骨灯的笼罩范围之内。

        老李看着手中正在以极快速度燃烧的指骨,脸色极其难看,周围那些扭曲腐烂的尸体,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从桃林下坠落,落地之后,居然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以一种极其诡异,且严重违背物理常识的姿势站立着,而且这些扭曲的尸体正在随着他们的移动而移动着。

        看着周围发生的一切,老李知道,    如果他们不尽快离开这片桃林,    他们很有可能会被这些尸体直接围住,    到时候他们就距离死不远了。

        桃林中响起了风声,桃树随风摇曳着,脚步声与肉体摩擦声在桃林中响起,黑暗在侵蚀着指骨灯的光亮。

        老李眼眸颤动,低头看着手中开始闪烁的骨灯,脸上的表情极其狰狞:

        “骨灯要灭了!”

        察觉到这种情况,眼镜男等人脸色齐齐就是一变,他们不是傻子,都知道指骨灯灭了代表着什么。

        “眼镜,周文!”:老李的声音突兀的响起,很是急促:

        “你们两个,    别藏着掖着了,现在不出手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一旦骨灯灭了,    我们全都得玩完!”

        眼镜男和阴冷青年也就是周文,听到老李这番话,    脸色一凛,眼眸闪了闪,    相互对视了一眼。

        看着周围不断靠近的尸体,    以及闪烁着的骨灯,眼镜男咬了咬牙:

        “这次我来!”

        说完,从口袋里拿出一把锈迹斑斑的手术刀,当眼镜男将这把锈迹斑斑的手术刀那出来的瞬间,一股阴冷朝周围蔓延,一栋老旧的诊所出现眼镜男的身后,若隐若现,虚实不定。

        眼镜男看着手中的手术刀,感受着刀上扑面而来的阴冷,眼中闪过一抹惊恐,看着那栋突兀出现的诊所,咽了咽口水,嘴里喃喃自语:

        “希望我这次运气还跟上次一样!”

        眼镜男看着手中锈迹斑斑的手术刀,眼眸中闪过一抹狠色,看着小路尽头弥漫的黑暗,咬着牙,握住手术刀直接朝着小路尽头的黑暗挥去。

        只是顷刻之间,小路尽头的黑暗瞬间消失,露出了那栋老宅的全部模样。

        不仅仅是小路尽头,连他们周围的黑暗也退散了大半,    脚步声与肉体拖动声也消失不见了半数。

        老李手中的骨灯也不在闪烁,恢复了之前那缓慢的燃烧速度。

        众人一见到这情型,脸上顿时浮现出了喜色,纷纷不由的都看向了眼镜男。

        可当他们看清楚眼镜男现在的样子后,脸色顿时就有微变,此时眼镜男脸色惨白,全身被一股阴冷笼罩,那气息简直跟一只鬼没什么两样。

        眼镜男感受着众人的视线,没有说话,将锈迹斑斑的手术刀放回口袋里,随着手术刀的放回,笼罩在眼镜男身上的阴冷快速消失。

        感受到这一情况,眼镜男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这次运气不错,没有被拽入那所诊所。”

        老李看着眼镜男,眼眸闪烁了一下,没有说什么,看着前方那栋老宅,提着指骨灯,快速的向前跑去。

        周围的景色倒退着,指骨灯的光亮引领着众人。

        黑暗依旧在侵蚀着他们,桃林中的脚步声越来越密集,而他们距离老宅也越来越近,终于在指骨灯还只剩下三分之一的时候,他们跑出了桃林。

        众人看着不远处空地上的老宅,不由的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夏青看着空地上那红砖砌成的老宅,眼眸中闪过一抹庆幸。

        眼镜男此时已经是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弯着腰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哪怕周围的空气散发着腐臭。

        “还好跑出来了,不然我们今天就全部交代在桃林里了。”

        说话的老李,此时的老李已经是满脸的冷汗,转头看了看身后的桃林,眼中的庆幸之色,毫不掩饰。

        夏青点了点头,表示很赞同老李的这个说法,刚想附和一句,就看到老李脸上满是惊恐,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就听到周文那绝望而又惊恐的声音:

        “救我!”

        夏青猛的转头看向了周文,脸上满是骇然,就见周文的脸上,头上,身体上突兀的出现了一只只发黑腐烂的手,直接将周文给拖拽着进入了桃林。

        老李和眼镜男惊恐的看着这一幕,简直匪夷所思,而就在周文被拽入桃林的瞬间,他们的周围,出现了一个个扭曲模糊的人影,正在一步一步的朝他们走来。

        看到这一场景,老李瞳孔紧缩:

        “怎么可能!鬼为什么会出桃林!”

        周围那些扭曲腐烂的尸体,正在靠近,眼镜男脸色惨白,身体因为恐惧,不受控制的开始颤抖。

        夏青看着这一切,嘴唇微微颤抖着,扫了眼老李和眼镜男的样子,夏青咬了咬:

        “不能在这样下去了,如果不想办法解决这些鬼的话,我们都要死!”

        看着那些越来越近的厉鬼,夏青脸上有些狰狞:“用那个!不然就没机会了!”

        想到这里,夏青没有在犹豫,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巴掌大的灵位,在掏出这个灵位后,夏青二话不说直接跪在地上,双手捧着灵位,脑袋低垂着。

        老李和眼镜男在看到夏青掏出这玩意后,脸色顿时就黑了,根本没有多想什么,直接就躲到了夏青的后面,也直接跪下来,脑袋低垂着,动也不动。

        而随着夏青几人跪下的瞬间,一股阴冷从灵位上传来,然后开始弥漫出去,那些原本正在朝夏青他们靠近的厉鬼,瞬间全部僵硬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脚步声全部消失,风吹过桃林的声音也停止了,周围突然安静了下来,夏青三人跪在地上,脑袋低垂着,一动不动,如果可以看到他们脑袋下的脸,那么就会发现,老李和眼镜男的脸色已经是铁青一片了,眼中的绝望已经更浓了。

        此时要说最绝望的当属夏青了,她是最绝望的了,因为她是捧着灵位的人,更能直观感受到灵位此刻发生的变化。

        他们现在就只能堵运气了,如果运气好,这七分钟内灵位中的鬼不跑出来,他们就可以活,如果跑出来了…………

        却说老宅内,一间老旧的房间内,有一个青年直挺挺的站立在房中心,青年脸色死灰,皮肤青黑一片,眼眸紧紧的闭着,周身环绕着一股挥之不去的阴冷。

        而在青年的前放,摆放着一面有些虚幻的镜子,镜框很老旧,可镜面却很光滑,在镜子的两边各放着一根手臂长短的白蜡。

        房间内的布置很诡异,诡异的青年,诡异的镜子,以及诡异的白蜡,仿佛都在说着这里很不祥。

        “咯吱。”

        房门突兀的自行打开,一股阴风从门外挂入,一位身穿红嫁衣,头戴红盖头的新娘迈入房间内。

        在新娘进入房间后,房门砰的一声合上了,而那镜子两边的白蜡瞬间自行点燃,惨白的烛光笼罩住了整个房间。

        随着烛光亮起,那虚幻诡异的镜子上,浮现出了一个脸色死灰,眼眸紧闭的青年,以及一位身穿嫁衣,头戴红盖头的新娘。

        新娘缓缓来到青年的身边,用那干枯发黑的手,温柔的牵起来了青年的手,仿佛青年就是她的新郎一般。

        …………

        大昌市,郊外,高速公路旁,林千站立这半空中,看着底下相互吞噬的饿死鬼与血鬼,眉头紧锁,转头看了看周围,发现并没有什么异样。

        “这是怎么了,怎么感觉要出什么事情一样。”

        林千看着不远处那翻涌的血塘,眼眸中有些疑惑:

        “没什么问题,鬼血中的厉鬼没有出来啊,既然那只源头鬼没有出来,为什么我会有一种自己会死的错觉?”

        林千眉头紧锁着,扫视了一下周围,的的确确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能股越来越强烈的危机感依旧在持续着,甚至林千的皮肤上都开始起鸡皮疙瘩了。

        看着手臂上的鸡皮疙瘩,林千脸色有些难看,他不清楚到底将要发生什么,可他知道能让他产生那么强烈的危机感的东西一定很恐怖!

        想到这里,林千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直接进入了饿死鬼的身体里,只要变成饿死鬼,在恐怖的东西都不可能直接弄死他。

        林千看着周围,青黑色的眼睛扫视着,可哪怕是这样,那股子不好的预感也没有消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千眯起了眸子,手中瞬间出现了一根棺材钉,看着底下的血塘,他有些怀疑是不是鬼血中的厉鬼要出来了。

        这其实也怪不得林千会这样想,毕竟在这里能对他产生危险的,就只有鬼血里的源头鬼了。

        看着依旧源源不断从血塘中爬出的血鬼,林千眼眸中很是疑惑。

        可突然,林千瞳孔紧缩,身体顿时一僵硬,整个人,不,整只鬼就这样僵硬在了半空中。

        林千眼中闪过一抹惊恐,他此时心里满是不解:

        “怎么会,为什么我会被瞬间压制到无法动弹!”

        “开什么玩笑!我现在可是饿死鬼!”

        林千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现在除了眼睛可以动外,其他的根本无法控制。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饿死鬼怎么会被突然压制!”

        林千想不明白,眼眸中裸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眼睛微微转动着,扫视着周围,他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就当林千的余光看向自己左边时,瞳孔不受控制的开始收缩,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诡新娘!怎么可能!开什么玩笑!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林千看着那无风飘动的嫁衣,以及那靠微微上扬的红盖头,无一不在说明,这就是诡新娘……

        此时林千心里是苦涩的,他愣是没想到会是在这种遇到诡新娘,可慢慢的林千就发现有些不对劲了:

        “嗯?诡新娘好像不是实体?而是虚幻的!”

        林千用余光看着那飘动着,有些虚幻的嫁衣,眼眸缓缓眯起:

        “媒介?”

        “灵异映射?”

        “还是鬼橱?”

        林千脑子里极快的思考着,可就在这一瞬间,林千瞳孔放大,他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鬼画正在被拉扯,那拉扯力度之大,简直无法想象。

        “诡新娘想要补齐拼图!”

        这个想法不由自主的浮现在林千脑海中,感受着体内的那股拉扯力,林千脸色极其难看,眼眸中满是阴沉。

        可林千突然发现,无论身体里的那股拉扯力有多大,都没办法将鬼画从饿死鬼的体内拉扯出,就好像诡新娘没有办法将鬼画从饿死鬼身体里拿出一样。

        感受到这一情况,林千心里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还好,饿死鬼可以护住鬼画,不然我今天铁定凉凉!”

        林千心里这样想着,可还没等他完全放心下来,眼前突然就是一花,等他恢复过来,看清楚面前的场景后,心里就是咯噔一下。

        此时林千发现,自己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血塘的上方,距离血塘的高度不超一米。

        看着翻涌的鬼血,林千眼眸颤抖,有些不知所措:

        “诡新娘要做什么?”

        也就在这个时候,林千突兀的感觉到了一股灵异入侵到了饿死鬼身体中,当感受到这股灵异的瞬间,林千眼中露出一抹惊疑:

        “这是,招鬼!”

        “诡新娘在利用饿死鬼招鬼!”

        可在这里除了他和鬼血外还有什么鬼?难道……

        想到自己的这个猜测,林千整个人都不好了,他知道诡新娘要招的鬼是什么了:

        “诡新娘居然要招鬼血中的源头鬼!”

        林千现在很想跑,如果再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他一定不会来处理鬼血,一定不会!

        灵异在扩散,诡新娘借助饿死鬼开始招鬼,虽然不知道诡新娘是怎么做到的,可她就是做到了。

        随着诡新娘发动灵异,底下翻涌的血塘突兀的开始发生变化,原本那些正在撕咬饿死鬼的血鬼瞬间全部化作了血水,流回了血塘中。

        随着这些血鬼的消失,血塘中的鬼血突然开始朝着上空的诡新娘流去,只是瞬间,鬼血就弥漫到了诡新娘脚步,淹没了嫁衣的裙摆。

        而就在鬼血接触到嫁衣的瞬间,鬼血顷刻之间开始变得虚幻,然后缓缓的融入了嫁衣中。

        林千看着这一切,瞳孔放大又缩小,除了这些他什么都做不了,他现在就相当于一具无法行动的尸体,只能任由诡新娘摆弄。